都市最强仙医 第056章 防脱发的药汁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56章防脱发的药汁

    “好啊。”万帆听了秦朗的话,没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董老板,我先出去和秦朗说事,待会儿再找你商量治疗脱发的事情啊。”

    万帆起身,随秦朗到了店门外面。

    “董氏乌发坊”的老板董全,看着秦朗离开的背影,心中不舒服的感觉,变得更多了。

    在他看来,秦朗在这时候将万帆叫出去,很大可能,是和万帆过早谢顶的事情有关,他不禁心中冷笑,就凭秦朗这么年轻,根本不可能在防脱发方面有任何的建树,他倒是要看看,秦朗准备做什么。

    外面。

    听到秦朗说可以帮自己遏制住脑门圈顶的头发继续脱落,万帆首先和董全的反应是一样的,那就是不相信秦朗能够做到。

    毕竟,他了解过,秦朗是一家养生会所的养生顾问,用针灸治病他还信,可秦朗难道也能够用针灸,去治疗脱发?对此他是怀疑的。

    只不过,不同于董全,万帆清楚这个年轻人的背景身份,明白秦朗根本就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忽悠自己。

    所以,万帆还是眼睛一亮,脱口而出地问道:“秦朗,你真的有办法?”

    秦朗没有谦虚客套,直接点头说道:“我会一种利用中草药熬煮的汁液来洗头、滋养发质的方法,可以让万局长的脱发停下来,而且使用的中草药也是安全无害的。”

    “那好,那就太麻烦秦朗你了!”万帆马上激动地说道。

    董全告诉他,使用“董氏乌发坊”提供的法子,虽然对身体也是安全无害的,但董全明言了,那个法子只能减慢脱发的速度,最终只怕他还是会秃顶,可秦朗刚才说什么了?

    秦朗说,可以让他的脱发,完全停止下来!

    如果秦朗真的做到了,这意味着什么,万帆非常清楚。

    他至少在五十岁之前,不会秃顶!

    这对他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因此,万帆才带着极大的期待,马上接受了秦朗的帮助。

    随后,得到了秦朗治疗他脱发的具体方案后,万帆才重新走进了乌发坊的店内。

    而秦朗,则继续在这条繁华的大街上转悠着,希望尽快找到一个快速赚钱的法子,好第056章防脱发的药汁

    筹集到充足的资金,用来开始自己的事业。

    对于秦朗来说,治疗脱发、以及再生发,他都能够根据“玄青子”记忆中掌握的医学经验,从地球上找到中药材来实现。

    毕竟,“玄青子”的岐黄之术不仅精湛,而且十分驳杂,囊括了像修真者伤势的治疗、人体体质的改善、美容、治疗各种中毒、乃至妇科疾病,因此继承了这份宝贵医道经验的秦朗,可以说在外科、内科、妇科、养生、保健等方面,都拥有别人无法企及的优势,完全称得上是一名全能名医!

    因此,秦朗才会答应万帆。在他看来,这只是他随手帮的一个小忙而已。

    然而,“董氏乌发坊”内,听说了情况的董全,却当着万帆的面,毫不顾忌地指出了他对秦朗的深深怀疑。

    “万局长,你知道我这人有一说一,一根筋,有些话我就直说了。”董全端坐在椅子上,后背笔直,双腿与肩同宽,头发依旧梳理得一丝不乱。

    万帆显然知道董全就是这样严谨甚至说是刻板的性格,也没介意,笑道:“董老板直接说就是。”

    董全向秦朗表达不满了:“万局长,你那朋友年纪轻轻,是不可能在预防和治疗脱发方面,有任何独到经验的,不是我夸海口,真要有所建树,钻入这行没个十年八年的,根本就是连门都摸不到。我觉得那个年轻人太浮躁了,随随便便就说出可以帮到你的话,实在是很不负责任的。”

    万帆轻微地皱了皱眉,自然是对董全发表的见解不满意,如果不是看在董全确实是这么古怪性格的人,他都忍不住要反驳了。

    尽管如此,万帆还是说道:“别看秦朗年纪轻轻,不过董老板如果和他打过交道,就知道他为人挺稳重的,不是浮夸的人。”

    万帆的话,让董全一愣。

    这是在夸秦朗了?

    董全忍不住就问道:“那万局长自己的意向呢?对那个秦朗提出的帮忙,是什么态度?”

    万帆呵呵笑道:“我想请他帮忙,已经答应他了。”

    董全一愣,没想到万帆都已经答应下来了,那岂不是说万帆很相信那个甚至都还乳臭未干的年轻人?

    “万局长,既然你都决定下来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不过我俩是老交情了,我想等秦朗为你送治疗脱第056章防脱发的药汁

    发的药时,能不能将那药给我看看?”董全说道。

    他就是想看看,那个秦朗究竟能捣鼓出什么来。

    万帆答应了。

    董全随后说道:“如果接受秦朗的治疗,没有效果的话,万局长记得来找我,毕竟遗传性的脱发谢顶,需要抓紧时间治疗。”

    “好的。”万帆笑道。

    仅仅一天后。

    秦朗就在家中,用陶瓷锅熬煮出了一份墨色的药汁。

    他花了几乎半天的时间,逛了云海市好几家老字号的药店,总算将防脱发所需要的中药材全部买齐,整整半斤的药材,经过火的反复熬煮后,最终只剩下一小捧的药汁。

    浓缩的都是精华,这份药汁也不例外。

    秦朗就打算,光光用这药汁,终止万帆的遗传性脱发。

    药汁的量很少,很粘稠,就像洗发液一样,只不过洗发液一般是墨绿色的,而药汁是墨色的,闻着有股清香味,看着也不会觉得恶心,秦朗估计这药汁能够让万帆洗四次头左右。

    秦朗找到了一个造型讨喜的透明玻璃瓶,将药汁都灌了进去,然后带着出发了。

    到了市文化局,万帆工作的地方,秦朗将瓶子递给了万帆。

    万帆记下药汁的使用方法后,好奇地问道:“秦朗,这种药有名称么?”

    “没名字。”秦朗笑道。

    只不过是他随手制作的一种防脱发药剂而已,哪里还会花心思专门去给它取个名字啊。

    万帆将玻璃瓶子看了又看,显得很珍视,继而说道:“如果它真有效果的话,肯定会让无数深受脱发困扰的人喜爱的,到时候一定得取个霸气又响亮的名字,它的名气一打响,以后进入市场,不仅造福,秦朗你也会跟着收到巨大利益呢。”

    秦朗笑笑。万帆倒是想得远看得宽。

    不过万帆想的,并不完全准确,至少这种药汁,要进入市场能被普通人消费得起,就不太现实。

    就这小小玻璃瓶中的一点点药汁,造价可不菲哩!

    当然秦朗没有说出来,交完药后,便离开了。

    万帆将玻璃瓶放进了抽屉内,一直压制着想马上试一第056章防脱发的药汁

    试的冲动,等到下班后,万帆立即将装有药汁的这个玻璃瓶,小心翼翼地放入了公文包中,就要回家亲自体验。

    但随后万帆想到董全跟自己说的话,还是决定先去一趟董全那儿。

    “董氏乌发坊”内。

    依旧一身古板打扮的董全,扬着头,手拿着那个小巧玻璃瓶,将玻璃瓶举到了眼前,正在眼睛不眨地盯着玻璃瓶中的药汁瞧。

    越瞧,董全就越是心中不舒服了。

    这个秦朗,还以为他真会研制出什么东西来,没想到到最后,还是只捣鼓出了这玩意!

    这玩意,别看盖子打开后,闻着有股清淡的药香味,可许多中草药随随便便用火熬煮后,都能形成这种粘稠度的药汁,也能具有这种药香!

    他严重怀疑,秦朗之前完全就是在吹嘘,等到不得不“研制”出一种药物后,就胡乱搞出了一种毫无用处的药汁来交差,简直就是瞎胡闹!

    以董全的古板性格,如果秦朗是他熟人或者晚辈的话,他早就将秦朗叫到面前大声训斥了!但即使秦朗和他毫无关系,董全此刻也在心中大大鄙夷了秦朗一番,责怪秦朗为人不严谨、不脚踏实地。

    “董老板,你觉得这药怎么样?”

    见董全高高举着玻璃瓶盯着看了老半天了,脸色不悦,万帆忍不住问道。

    “极有可能是毫无用处的东西。”董全生硬地评价道。

    万帆无语了,这个董全,为人其实挺好的,就是太刻板了,说话容易得罪人,倒不是在故意针对秦朗。不过看董全的表情,恐怕只有真凭实据摆在董全的眼前,董全才会认可秦朗的能力。

    万帆决定自己先用着,等有了效果后,再以自己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呈现在董全的眼前,相信董全到时候会无比钦佩秦朗的。

    哪知董全却在此刻说道:“我能先取出一点来,看看么?”

    见董全只是要取一点点的药汁,不会影响了药汁的数量,万帆才答应下来。

    不过万帆还是很好奇地问道:“董老板是打算再研究研究吗?”

    董全直接摇头:“外表分析就够了,它对防脱发没效果几乎是肯定的。”

    万帆心想,既然这样,那你还要研究干嘛第056章防脱发的药汁

    ?

    董全说出了理由:“虽然它没什么用处,可如果秦朗捣鼓出来的这份药汁,对头发对身体反而有害呢?万一万局长一使用,反而加速了脱发,那就大大地不妙了,我还是先替万局长看看吧。”

    万帆暗中直翻白眼。董全这也太小看秦朗了吧。

    董全为人严谨,既然要研究秦朗的这份药汁是否“有害”,那就不是随随便便检查了,他需要拿一些设备来检测。很快,董全就投入到了工作状态中。

    万帆摇摇头,只有苦笑。看样子董全是和秦朗较上劲了啊。

    看董全忙碌的样子,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得出检测结果,万帆干脆去外面餐馆了。

    半个小时后,吃完晚饭回到“董氏乌发坊”的万帆,一进门就看到董全对着桌子上一大堆仪器设备什么的,直皱眉头。第057章自称姐姐的蒋盈盈

    “检测的结果怎么样了?”万帆不禁问道。

    万帆看董全皱眉的表情,还以为董全是检测出了那份药汁中,含有对身体健康不利的物质了,不过他没法肯定,只是认为而已。

    毕竟,他还是很相信秦朗的为人的。

    既然秦朗十分有信心地将这份药汁交给他,那理应不会害他的。

    董全看了看万帆,说道:“东西有没有毒副作用,真不好说。”

    “为什么?”轮到万帆疑惑不解了。

    以董全严谨的性格,一番分析检测后,药汁要么对身体有害,要么无害,怎么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来?

    董全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真搞不懂那个秦朗,是哪里来的胆量,居然用了好几种我都不认识的药材。”

    “莫非这个很不好?”万帆说道。

    “当然了,”董全毫不客气地说道,“是药三分毒,虽然通过各种药物的合理搭配,能够祛除毒素的影响,但他这份药汁里,使用的中药中,至少有两种的成分,是我分析不出来的,而对于药性不明的陌生中药,一旦随便服用或者使用,没准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你说那个秦朗不是胡闹么?”

    “那个。”万帆其实很想说,秦朗抓的中药有两种你不认识的,似乎也不奇怪吧,毕竟没人敢说知晓天下事物,何况你又不是专门的中药专家。只是这话万帆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

    “万局长,我并非自大,而是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草药,总共也就那么十几种,现在国内国际上使用的防脱发中药产品,全部来自于这十几种中草药的萃取提炼,那个秦朗使用了至少两种我都没见过的中药,那就很有问题了。”董全看出了万帆的欲言又止,主动解释道。

    万帆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站在董全的立场看,这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还是相信秦朗不会胡来,也不可能胡来。

    这样一想,万帆忽然问道:“董老板,你刚才说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药,就那十几种,那秦朗给的这份药汁中,其余的药材应该在这十几种里面能找到吧?我想他的配方,重点还是在这些药材上面的。”

    “是这样就好了,”提到这个,董全就更加认为秦朗不学无术了,“其余的中草药,品种倒是超过了十种,可没有一种是在公认的那十几第057章自称姐姐的蒋盈盈

    “检测的结果怎么样了?”万帆不禁问道。

    万帆看董全皱眉的表情,还以为董全是检测出了那份药汁中,含有对身体健康不利的物质了,不过他没法肯定,只是认为而已。

    毕竟,他还是很相信秦朗的为人的。

    既然秦朗十分有信心地将这份药汁交给他,那理应不会害他的。

    董全看了看万帆,说道:“东西有没有毒副作用,真不好说。”

    “为什么?”轮到万帆疑惑不解了。

    以董全严谨的性格,一番分析检测后,药汁要么对身体有害,要么无害,怎么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来?

    董全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真搞不懂那个秦朗,是哪里来的胆量,居然用了好几种我都不认识的药材。”

    “莫非这个很不好?”万帆说道。

    “当然了,”董全毫不客气地说道,“是药三分毒,虽然通过各种药物的合理搭配,能够祛除毒素的影响,但他这份药汁里,使用的中药中,至少有两种的成分,是我分析不出来的,而对于药性不明的陌生中药,一旦随便服用或者使用,没准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你说那个秦朗不是胡闹么?”

    “那个。”万帆其实很想说,秦朗抓的中药有两种你不认识的,似乎也不奇怪吧,毕竟没人敢说知晓天下事物,何况你又不是专门的中药专家。只是这话万帆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

    “万局长,我并非自大,而是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草药,总共也就那么十几种,现在国内国际上使用的防脱发中药产品,全部来自于这十几种中草药的萃取提炼,那个秦朗使用了至少两种我都没见过的中药,那就很有问题了。”董全看出了万帆的欲言又止,主动解释道。

    万帆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站在董全的立场看,这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还是相信秦朗不会胡来,也不可能胡来。

    这样一想,万帆忽然问道:“董老板,你刚才说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药,就那十几种,那秦朗给的这份药汁中,其余的药材应该在这十几种里面能找到吧?我想他的配方,重点还是在这些药材上面的。”

    “是这样就好了,”提到这个,董全就更加认为秦朗不学无术了,“其余的中草药,品种倒是超过了十种,可没有一种是在公认的那十几第057章自称姐姐的蒋盈盈

    “检测的结果怎么样了?”万帆不禁问道。

    万帆看董全皱眉的表情,还以为董全是检测出了那份药汁中,含有对身体健康不利的物质了,不过他没法肯定,只是认为而已。

    毕竟,他还是很相信秦朗的为人的。

    既然秦朗十分有信心地将这份药汁交给他,那理应不会害他的。

    董全看了看万帆,说道:“东西有没有毒副作用,真不好说。”

    “为什么?”轮到万帆疑惑不解了。

    以董全严谨的性格,一番分析检测后,药汁要么对身体有害,要么无害,怎么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来?

    董全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真搞不懂那个秦朗,是哪里来的胆量,居然用了好几种我都不认识的药材。”

    “莫非这个很不好?”万帆说道。

    “当然了,”董全毫不客气地说道,“是药三分毒,虽然通过各种药物的合理搭配,能够祛除毒素的影响,但他这份药汁里,使用的中药中,至少有两种的成分,是我分析不出来的,而对于药性不明的陌生中药,一旦随便服用或者使用,没准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你说那个秦朗不是胡闹么?”

    “那个。”万帆其实很想说,秦朗抓的中药有两种你不认识的,似乎也不奇怪吧,毕竟没人敢说知晓天下事物,何况你又不是专门的中药专家。只是这话万帆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

    “万局长,我并非自大,而是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草药,总共也就那么十几种,现在国内国际上使用的防脱发中药产品,全部来自于这十几种中草药的萃取提炼,那个秦朗使用了至少两种我都没见过的中药,那就很有问题了。”董全看出了万帆的欲言又止,主动解释道。

    万帆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站在董全的立场看,这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还是相信秦朗不会胡来,也不可能胡来。

    这样一想,万帆忽然问道:“董老板,你刚才说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药,就那十几种,那秦朗给的这份药汁中,其余的药材应该在这十几种里面能找到吧?我想他的配方,重点还是在这些药材上面的。”

    “是这样就好了,”提到这个,董全就更加认为秦朗不学无术了,“其余的中草药,品种倒是超过了十种,可没有一种是在公认的那十几第057章自称姐姐的蒋盈盈

    “检测的结果怎么样了?”万帆不禁问道。

    万帆看董全皱眉的表情,还以为董全是检测出了那份药汁中,含有对身体健康不利的物质了,不过他没法肯定,只是认为而已。

    毕竟,他还是很相信秦朗的为人的。

    既然秦朗十分有信心地将这份药汁交给他,那理应不会害他的。

    董全看了看万帆,说道:“东西有没有毒副作用,真不好说。”

    “为什么?”轮到万帆疑惑不解了。

    以董全严谨的性格,一番分析检测后,药汁要么对身体有害,要么无害,怎么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来?

    董全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真搞不懂那个秦朗,是哪里来的胆量,居然用了好几种我都不认识的药材。”

    “莫非这个很不好?”万帆说道。

    “当然了,”董全毫不客气地说道,“是药三分毒,虽然通过各种药物的合理搭配,能够祛除毒素的影响,但他这份药汁里,使用的中药中,至少有两种的成分,是我分析不出来的,而对于药性不明的陌生中药,一旦随便服用或者使用,没准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你说那个秦朗不是胡闹么?”

    “那个。”万帆其实很想说,秦朗抓的中药有两种你不认识的,似乎也不奇怪吧,毕竟没人敢说知晓天下事物,何况你又不是专门的中药专家。只是这话万帆当然不好意思说出来。

    “万局长,我并非自大,而是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草药,总共也就那么十几种,现在国内国际上使用的防脱发中药产品,全部来自于这十几种中草药的萃取提炼,那个秦朗使用了至少两种我都没见过的中药,那就很有问题了。”董全看出了万帆的欲言又止,主动解释道。

    万帆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站在董全的立场看,这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还是相信秦朗不会胡来,也不可能胡来。

    这样一想,万帆忽然问道:“董老板,你刚才说对防脱发有效果的中药,就那十几种,那秦朗给的这份药汁中,其余的药材应该在这十几种里面能找到吧?我想他的配方,重点还是在这些药材上面的。”

    “是这样就好了,”提到这个,董全就更加认为秦朗不学无术了,“其余的中草药,品种倒是超过了十种,可没有一种是在公认的那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