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60章 干得漂亮!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60章干得漂亮!

    “龙象拳”的力量,用在手肘上,使得秦朗的这一肘击,力道至少超过了五百斤!

    一道闷响后,奥迪车驾驶座这边的车窗,已经产生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陈峰吓了一大跳,忘记要发动汽车了。

    秦朗又接连肘击了三下,随着裂帛一般的清脆声音响起,前车窗上的玻璃终于碎了,露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洞。

    秦朗毫不犹豫,将手伸进去,片刻后将陈峰从奥迪车中拖了出来。

    砰!

    秦朗对着陈峰的肚子来了一拳,击打在陈峰**上的力道,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哇!

    陈峰剧烈咳嗽,干呕不止,身体萎靡地贴着奥迪车滑下,最后颓废地坐到了地上。

    奥迪车的车身,也因为刚才的撞击,而留下了一片明显的凹印,足见秦朗那一拳的力量。

    秦朗才不会去管这个叫陈峰的人是什么来头,有什么显赫的家庭背景,敢骂他,还敢用车来撞他,他不狠狠教训这人一顿,他都感觉对不住自己。

    陈峰坐在地上,捂着胸口,用惊惧的眼神看着秦朗,再不敢乱放厥词了。

    他这种人,因为身世优渥的缘故,反而要比一般的人更加害怕竞争,害怕被揍,在死亡或者重伤的威胁下,他显得比任何人都要不堪一击。

    秦朗懒得去管陈峰,在奥迪车内看了一下,发现了一把伞,是那种长柄的大伞,最前端的金属部分十分尖锐,十分坚硬,用来干某件事正是最合适的东西了。

    秦朗拿着这把伞,围着奥迪车,先后在四个位置停下,这四个位置,就是车子的车轮。

    然后,秦朗依次将手中的大伞捅了出去。

    噗嗤噗嗤!

    噗嗤噗嗤!

    四道声音之后,这一片地方都可以清楚地听到轮胎快速漏气的声音,之前饱满的轮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干瘪着。

    蒋盈盈忍着没笑出声,心中却欢乐得很,如果不是身在校园,又考虑秦朗是唐雪的“相好”的话,她真想上前抱住秦朗,狠狠亲秦朗一下才好。

    秦朗,干得漂亮!

    蒋盈盈心中乐呵呵道第060章干得漂亮!

    。

    至于陈峰,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四个车轮子干瘪了下去,车子趴窝了,他也没敢再反对什么。

    “给你脸,你不要脸,现在你知道了惹怒我的后果,活该你!”秦朗朝陈峰说完这句话,扔掉大伞,朝后面走去。

    “走吧,蒋盈盈。”

    秦朗大大咧咧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陈同学,你自己先去看医生啊。”蒋盈盈说道。

    让她再陪着陈峰去看医生,就算她是老师,她也不会做。

    陈峰眼睁睁看着红色奇瑞载着蒋盈盈和那个暴力的年轻人扬长而去,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奥迪车是他从父亲手中借出来的,原本还想在校园里面显摆显摆,现在倒好,不仅车窗玻璃碎了一块,四个车轮子还被扎破,怎么将车拖到汽修厂都是个麻烦事,回家后肯定得挨训。

    “蒋盈盈,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师德,面对那个无赖还这么有耐心。”秦朗在车中笑道。

    蒋盈盈无奈地说道:“师德不师德的就不说了,主要是他是学生。假如换成其他人这样对我胡搅蛮缠,我早就发飙了。”

    “也是,那个陈峰,就是一个奇葩。”秦朗是无法理解,作为大学生怎么有胆量,能够跟老师示爱,而且用的还是胡搅蛮缠的方式。

    “他去年就应该毕业了,毕业论文没过,留校了一年,名义上还是云海大学的学生。”蒋盈盈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这人敢这么肆无忌惮了。”秦朗恍然。

    一般的在校大学生,就算对女老师有好感,就算敢向老师示爱,可也绝不敢对老师围追堵截的。

    蒋盈盈像是随口说了一句:“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不用担心他会报复你。”

    秦朗没好气地追问为什么。

    别看蒋盈盈开着的只是一辆奇瑞qq,但她的气质,她的衣服价格,可都不是普通的大学老师能够拥有的,换言之,既然蒋盈盈有能力搞定陈峰这事,那蒋盈盈的家庭背景,不会很小。

    两人很快就到了“康乐”养生会所。

    当秦朗带着蒋盈盈走进大厅时,正在大厅内的养生会所员工,都不禁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怎么回事第060章干得漂亮!

    ?秦朗怎么带着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来养生会所了?该不会是向唐雪示威来的吧?

    因为会所很多员工,其实都认为秦朗和他们的唐总,在秘密恋爱,只是关系没有在公众面前确定下来而已,可现代秦朗和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来养生会所了,难道就不怕唐雪吃醋?或者说秦朗和唐雪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

    众人这样八卦地想着,秦朗因为要去找唐雪拿银针,所以也没注意到众人脸上的表情。

    蒋盈盈虽然认识唐雪很久了,也来过养生会所不少次,但养生会所大部分人不认识她,却也是事实。

    “盈盈,你怎么来了?”

    这时候,刚好出来有事的唐雪,恰好看到了蒋盈盈,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意,“找我有事吗?走,去我办公室谈吧。”

    众人见原来这位美女和唐雪是熟人,这才释然,看样子秦朗和唐雪的关系没有破裂啊。

    “嗯,是有点事,走,秦朗,去唐大美人的办公室说吧。”蒋盈盈自然不方便将痛经的事情,在大厅内说出来,去办公室更加合适。

    唐雪见蒋盈盈和秦朗同时出现,想起之前蒋盈盈跟自己说的“引诱”计划,不禁有股微微的酸意,现在这样子,是代表蒋盈盈已经出击过了吗?

    不过唐雪天性冷艳,没有要询问的打算,带着两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什么?盈盈你找了这家伙,为你治疗……治疗那病?”唐雪听了蒋盈盈的来意后,愕然了。

    秦朗这家伙,什么时候又变为妇科大夫了?

    “是啊,秦朗用银针扎穴,可以治疗痛经。大美人你干嘛反应这么大?哦我明白了。”蒋盈盈忽然笑了起来。

    “明白什么了?”连唐雪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蒋盈盈呵呵笑道:“放心,治疗过程会很保守的,而且我会让唐大美人你现场监督,这样你就不必担心了。”

    唐雪这时候自然也明白了,俏脸一红,啐骂道:“胡说什么呢,你让秦朗治疗,跟我有什么关系?”

    蒋盈盈笑而不语。

    弄得唐雪更窘了。

    唐雪飞快取来一盒新的银针,又拿来了消毒剂,一并放到了茶几上,说道:“你们开始吧。”第060章干得漂亮!

    说完,唐雪就要离开。

    “大美人生气啦,吃醋啦?”蒋盈盈咯咯笑道。

    唐雪连忙摇头,也笑道:“你想多了,秦朗给你治疗,就好比一个小型的手术,越少人越好。”

    说完,唐雪离开了办公室,带上了门。

    “唐雪对你还真是放心呢。”蒋盈盈打趣秦朗道。

    “你好像对我更加放心。”秦朗笑道。

    “姐姐是知道你没那个胆,要不你吃了姐姐我啊。”蒋盈盈咯咯咯地娇声笑道,话语中充满了柔媚。

    秦朗连忙眼观鼻鼻观心。这个女妖孽!

    将银针消毒完毕后,秦朗暗中运转起了体内的真气,然后说道:“扎针的时候会微微有些痛,记住不要乱动。”

    蒋盈盈笑道:“那先扎哪儿?屁股吗?”

    秦朗无语:“蒋盈盈同志,你要严肃点。”

    “姐姐我不严肃,你是不是还想打姐姐屁股啊?”蒋盈盈调戏得乐此不疲了。

    秦朗真想将这妞好好一顿“教训”了,说道:“在沙发上趴好吧,俯卧,伸直双手。”

    蒋盈盈依言照办,不过动作却有些犹豫,显然第一次以俯卧的姿势趴在沙发上,暴露于唯一的一个男人眼中,还是让蒋盈盈有些难堪的。

    秦朗看着好笑。这小妞别看调戏他调戏得肆无忌惮,其实那些调戏招式,还不知道是从电视剧或者小说中学来的,本身经验根本全无。

    扎针首先从手臂开始。

    秦朗先后将八根银针,扎入了蒋盈盈手臂的不同穴位中,并且催动了真气,将真气也一并灌入了进去,好帮助蒋盈盈消除痛经的沉珂。

    接下来的几针,部位分别在臀部,大腿上,以目前秦朗的针技,倒也不用蒋盈盈脱掉衣服,隔着衣服就能准确施针了。

    只是,看着蒋盈盈趴在沙发上高高隆起来的臀部,秦朗忍不住说道:“趴低一点,屁股别这么翘好不好?”

    蒋盈盈幽幽地说道:“人家以为屁股翘一点,好扎针嘛!”

    秦朗直乐,这神逻辑。尽管高高隆起的臀部形状像桃子,十分好看也十分诱惑人,不过现在是施展“天医针第060章干得漂亮!

    法”的时候,秦朗可没心思去关注这个。

    等蒋盈盈依言照办后,秦朗迅速下针,完成了臀部以及腿部的扎针。

    只剩下最后一针了,部位在肚脐眼上方一寸处。

    “你站起来吧,手不要乱动。”秦朗叮嘱道。

    蒋盈盈站起来,看着秦朗低头弯腰,凑近自己小腹的模样,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

    “小秦朗,你这个动作好猥琐啊。”

    秦朗认准穴位,扎完这最后一针,心神放松下来,回应蒋盈盈道:“是好猥琐啊,像要喝奶一样。”

    这回轮到蒋盈盈无语了,索性来了一剂猛药:“那你喝啊!”

    秦朗赶紧举白旗投降。这妞太难对付了!

    “好了,保持站立姿势不用动,银针需要等两分钟后,才能取下来。”秦朗交待道。第061章窘死了

    秦朗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出去透透气。

    刚刚被蒋盈盈那妞挑逗,虽然他克制住了,可心绪难免不受影响,毕竟面对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心绪激荡是肯定的,所以需要平复平复心情。

    在大厅中,秦朗见到了唐雪。

    “银针扎完了?”唐雪问道。

    秦朗点了点头,去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冰水喝下,心绪顿时平静了不少。

    两分钟后,秦朗将蒋盈盈身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秦朗,一次扎针,就够了吗?”蒋盈盈还是很惊奇的。

    “够了,等下个月你的生理期来了后,就会发现不会再受痛经的影响了。”秦朗十分自信地说道。

    开玩笑,这一次扎针别看简单,只是找了几个穴位,然后几根银针扎下去而已,但实际上却远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这十多个穴位如何串联,特有的扎针顺序才能起到效果?这个问题,不明白就永远别想能治愈痛经的毛病。

    其次,最关键的,自然还是每一次扎针,都灌入了他的真气在里面!

    两大特点,决定了他的针法,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所以,蒋盈盈能够享受到这一次的施针,丝毫不夸张地说,是蒋盈盈的幸运。其他人秦朗还不会帮呢。

    谢绝了蒋盈盈邀请自己和唐雪一起吃午饭,秦朗搭车回到了家中。

    毕竟刚才的施针,损耗了一些真气,他需要通过打坐修炼,尽快复原。

    到了这天的下午,秦朗感觉体内真气法力,恢复了不少,便开始将银杏叶等配齐的药材,煎了一副中药,用来强健自己的肌肉。

    而与此同时,下班后的万帆,也因为路过“董氏乌发坊”,特意进店子去看了看。

    见到万帆来了,董全没忘记上次他眼中“不学无术”的秦朗为万帆配制药液的事情,问道:“万局长,你拿了那个秦朗发明的药汁洗了头之后,是不是压根就没收到什么效果,头发继续在脱落?”

    万帆点点头。这是实情。

    不过万帆随即补充说道:“秦朗早提醒过我了,说要连续洗头三天后,才能看得见效果。我想那时候我的头发就不会再第061章窘死了

    秦朗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出去透透气。

    刚刚被蒋盈盈那妞挑逗,虽然他克制住了,可心绪难免不受影响,毕竟面对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心绪激荡是肯定的,所以需要平复平复心情。

    在大厅中,秦朗见到了唐雪。

    “银针扎完了?”唐雪问道。

    秦朗点了点头,去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冰水喝下,心绪顿时平静了不少。

    两分钟后,秦朗将蒋盈盈身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秦朗,一次扎针,就够了吗?”蒋盈盈还是很惊奇的。

    “够了,等下个月你的生理期来了后,就会发现不会再受痛经的影响了。”秦朗十分自信地说道。

    开玩笑,这一次扎针别看简单,只是找了几个穴位,然后几根银针扎下去而已,但实际上却远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这十多个穴位如何串联,特有的扎针顺序才能起到效果?这个问题,不明白就永远别想能治愈痛经的毛病。

    其次,最关键的,自然还是每一次扎针,都灌入了他的真气在里面!

    两大特点,决定了他的针法,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所以,蒋盈盈能够享受到这一次的施针,丝毫不夸张地说,是蒋盈盈的幸运。其他人秦朗还不会帮呢。

    谢绝了蒋盈盈邀请自己和唐雪一起吃午饭,秦朗搭车回到了家中。

    毕竟刚才的施针,损耗了一些真气,他需要通过打坐修炼,尽快复原。

    到了这天的下午,秦朗感觉体内真气法力,恢复了不少,便开始将银杏叶等配齐的药材,煎了一副中药,用来强健自己的肌肉。

    而与此同时,下班后的万帆,也因为路过“董氏乌发坊”,特意进店子去看了看。

    见到万帆来了,董全没忘记上次他眼中“不学无术”的秦朗为万帆配制药液的事情,问道:“万局长,你拿了那个秦朗发明的药汁洗了头之后,是不是压根就没收到什么效果,头发继续在脱落?”

    万帆点点头。这是实情。

    不过万帆随即补充说道:“秦朗早提醒过我了,说要连续洗头三天后,才能看得见效果。我想那时候我的头发就不会再第061章窘死了

    秦朗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出去透透气。

    刚刚被蒋盈盈那妞挑逗,虽然他克制住了,可心绪难免不受影响,毕竟面对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心绪激荡是肯定的,所以需要平复平复心情。

    在大厅中,秦朗见到了唐雪。

    “银针扎完了?”唐雪问道。

    秦朗点了点头,去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冰水喝下,心绪顿时平静了不少。

    两分钟后,秦朗将蒋盈盈身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秦朗,一次扎针,就够了吗?”蒋盈盈还是很惊奇的。

    “够了,等下个月你的生理期来了后,就会发现不会再受痛经的影响了。”秦朗十分自信地说道。

    开玩笑,这一次扎针别看简单,只是找了几个穴位,然后几根银针扎下去而已,但实际上却远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这十多个穴位如何串联,特有的扎针顺序才能起到效果?这个问题,不明白就永远别想能治愈痛经的毛病。

    其次,最关键的,自然还是每一次扎针,都灌入了他的真气在里面!

    两大特点,决定了他的针法,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所以,蒋盈盈能够享受到这一次的施针,丝毫不夸张地说,是蒋盈盈的幸运。其他人秦朗还不会帮呢。

    谢绝了蒋盈盈邀请自己和唐雪一起吃午饭,秦朗搭车回到了家中。

    毕竟刚才的施针,损耗了一些真气,他需要通过打坐修炼,尽快复原。

    到了这天的下午,秦朗感觉体内真气法力,恢复了不少,便开始将银杏叶等配齐的药材,煎了一副中药,用来强健自己的肌肉。

    而与此同时,下班后的万帆,也因为路过“董氏乌发坊”,特意进店子去看了看。

    见到万帆来了,董全没忘记上次他眼中“不学无术”的秦朗为万帆配制药液的事情,问道:“万局长,你拿了那个秦朗发明的药汁洗了头之后,是不是压根就没收到什么效果,头发继续在脱落?”

    万帆点点头。这是实情。

    不过万帆随即补充说道:“秦朗早提醒过我了,说要连续洗头三天后,才能看得见效果。我想那时候我的头发就不会再第061章窘死了

    秦朗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出去透透气。

    刚刚被蒋盈盈那妞挑逗,虽然他克制住了,可心绪难免不受影响,毕竟面对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心绪激荡是肯定的,所以需要平复平复心情。

    在大厅中,秦朗见到了唐雪。

    “银针扎完了?”唐雪问道。

    秦朗点了点头,去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冰水喝下,心绪顿时平静了不少。

    两分钟后,秦朗将蒋盈盈身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秦朗,一次扎针,就够了吗?”蒋盈盈还是很惊奇的。

    “够了,等下个月你的生理期来了后,就会发现不会再受痛经的影响了。”秦朗十分自信地说道。

    开玩笑,这一次扎针别看简单,只是找了几个穴位,然后几根银针扎下去而已,但实际上却远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这十多个穴位如何串联,特有的扎针顺序才能起到效果?这个问题,不明白就永远别想能治愈痛经的毛病。

    其次,最关键的,自然还是每一次扎针,都灌入了他的真气在里面!

    两大特点,决定了他的针法,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所以,蒋盈盈能够享受到这一次的施针,丝毫不夸张地说,是蒋盈盈的幸运。其他人秦朗还不会帮呢。

    谢绝了蒋盈盈邀请自己和唐雪一起吃午饭,秦朗搭车回到了家中。

    毕竟刚才的施针,损耗了一些真气,他需要通过打坐修炼,尽快复原。

    到了这天的下午,秦朗感觉体内真气法力,恢复了不少,便开始将银杏叶等配齐的药材,煎了一副中药,用来强健自己的肌肉。

    而与此同时,下班后的万帆,也因为路过“董氏乌发坊”,特意进店子去看了看。

    见到万帆来了,董全没忘记上次他眼中“不学无术”的秦朗为万帆配制药液的事情,问道:“万局长,你拿了那个秦朗发明的药汁洗了头之后,是不是压根就没收到什么效果,头发继续在脱落?”

    万帆点点头。这是实情。

    不过万帆随即补充说道:“秦朗早提醒过我了,说要连续洗头三天后,才能看得见效果。我想那时候我的头发就不会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