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64章 邻家少女柳真真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64章邻家少女柳真真

    秦朗打算生产一种一种护肤品,类似olay玉兰油的那种。

    不过他的产品,用的原料,会全部是中草药,不掺杂任何对健康不利的化工成分,相信这是新产品的一大吸引人的地方。

    当然,以他目前的医术,要通过中草药来改善人的皮肤,让皮肤美白洁净,自然是可以百分之百达到的事情,因此按照秦朗的设想,新产品面世后,护肤效果绝对秒杀任何一种顶级护肤品。

    大致的设计方案,秦朗先前就开始做了,要制作出样品并不是很难。

    因此,秦朗将重心,放在了寻找一家合适的化妆品生产企业上面。

    经过多番地打探以及实地走访,秦朗终于锁定住了一家自己中意的化妆品生产企业。

    这家名为“蓝叶”的工厂,是四年前创办起来的,规模并不大,全部员工加一块只有三十来人,厂房面积在两千平方米左右,位于云海市靠近市郊的地方,是一家代为生产其他化妆品公司产品的工厂。

    对于这家以贴牌生产为主要业务的工厂,秦朗之所以满意,有多方面原因。

    首先,自然是这家工厂的老板,已经不打算再继续经营了。秦朗不会去管这老板不打算经营的原因,是经营不善还是资金周转困难,总之只要对方有意向出售,他才能收购这家工厂。

    其次,这家工厂有现成的工人以及几个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生产化妆品的常见设备也都具备,而且因为刚创办几年,这些设备还没有老化,因此收购成功后,是马上就可以拿来使用的。

    另外,诸如交通便利、工厂本身没有什么债务纠纷、各种手续齐全,也都是秦朗相中这家厂子的原因。

    在正式去拜访老板之前,秦朗就已经尽可能地将事先的准备工作做充足了,自然也就有了一个初步的心理收购价。

    然后,秦朗果断通过电话通知,双方约定了今天上午,就在“蓝叶”工厂的厂长办公室见面商谈。

    做事不拖泥带水,是秦朗的风格。毕竟如果这一家谈不拢,他也有时间去另外找其他家。

    工厂的厂长姓江,秦朗在厂长办公室见到了这个人。

    江心忠看上去五十三四岁,双鬓斑白,背稍稍有些佝偻,穿着普通,属于丢进人堆中就找不到的那种。第064章邻家少女柳真真

    秦朗能够看出这人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人,从江心忠的举止动作,从办公室简单的装饰,都在印证着他的判断。

    此后的交谈,秦朗果真发现江心忠话比较少,说话很温和,他和江心忠的商谈也显得比较顺利。

    江心忠有意向将厂子卖出去,不过在谈论到收购价格等最后的重要部分时,江心忠却说出了让秦朗很觉得意外的话来。

    “秦先生,我相信你的诚意以及资金实力,个人而言是很希望和秦先生合作的,不过蓝叶工厂是不是能够最后归属于你,还得经过一个人的同意。只有她同意了,我才会签署合同。”

    秦朗没有马上询问那个神秘的“他”或者“她”是谁,而是好奇地说道:“这家工厂不是江老板您在打理么?”

    江心忠就是工厂的老板,按理来说,关于工厂是否被收购,那决定权应该完全在面前这个男人手上啊!

    江心忠宽厚的嘴唇动了动,笑了一下,说道:“小姐说得很好,工厂经过我们的辛苦创立,早就有了感情,现在要将它送出去,希望接手的人能够与工厂投缘。”

    “投缘?怎么才算是投缘?”秦朗不解地问道。

    “答案在小姐那儿,小姐认为投缘了,我才会同意将工厂卖给你,这也是为什么你也得经过小姐的同意才行。”江心忠很认真地说道。

    “你家小姐是谁?难道江老板出自于一个大家族,工厂的实际掌控权在你家小姐的手上?”秦朗有些糊涂了。

    这让他觉得,江心忠怎么像大家族里面的管家一样?

    这样想,秦朗再看了看江心忠的模样,尤其是微微佝偻的背,别说还真符合电视剧中以一袭青色长袍出现的管家形象。

    “这个以后再说吧,”江心忠似乎不愿谈及他家小姐身份的事情,转而说道:“我家小姐傍晚的时候才会回来,不介意的话,请秦先生傍晚再过来一趟吧。”

    “好的,没问题。”秦朗记下时间后,便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秦朗还在想着江心忠提到的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是某位经商的女强人?还有,那位大小姐必须要求购买者与蓝叶工厂投缘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投缘,难道工厂就真不出售了?

    “还真是奇怪。”秦朗自言自语地笑道。第064章邻家少女柳真真

    傍晚大概五点半的样子,秦朗再次到了蓝叶工厂。

    进了江心忠的办公室后,秦朗看到办公室中已经有三个人了。

    江心忠与一个年龄比他小几岁、容貌看起来和他有几分相似的男子,坐在相邻的椅子上,而旁边一侧唯一的白色沙发上,则坐着一个年纪十九二十岁的少女。

    这名少女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她长相甜美,宛若邻家女孩一样,气质温柔,如同百合花一样,很容易就让人心生好感。

    女孩身高一米六四左右,不胖不瘦,穿着蓝色的长裙以及白色的衬衫,小腿纤细,腰肢细软,身材凹凸有致,比例非常好,一头顺滑的秀发披在肩后,出水芙蓉般一样好看。

    办公室内就这少女一个女的,秦朗尽管非常惊讶,可很明显,江心忠说的那位大小姐,无疑就是静若处子一般坐在沙发上的这名少女了。

    “你好,我叫秦朗。”先朝江心忠两人微笑点头后,秦朗面对这名素裙少女说道。

    女孩展颜一笑,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温柔和恬静之美,完美在女孩身上体现出来。

    “我叫柳真真。”女孩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听上去会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直接叫你名字好了,你也这样称呼吧。”仿佛是看出了秦朗正纠结该如何称呼自己,柳真真又笑着说道。

    秦朗不得不佩服柳真真的兰质蕙心,考虑得很周到。

    他先前还真纠结,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柳真真。

    叫“柳老板”肯定不对,不仅身份不对,也俗气;叫“柳女士”,人家这么年轻,这样叫估计旁边的江心忠会拿扫帚将自己赶出去;叫“柳小姐”也显得俗气。

    还是柳真真体谅他,没让他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但秦朗心中的惊讶,是无法避免的了。

    他可真没有想到,原来江心忠提到的大小姐,居然不是什么商界女强人,也不是盛气凌人的豪门富家女,而是邻家女孩般温柔的少女。

    “秦朗,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柳伯,你之前就认识了,这位是柳伯的弟弟,是工厂的股东之一。”柳真真指着江心忠二人,给秦朗介绍道。

    柳伯?柳真真叫江心忠为“柳伯”?第064章邻家少女柳真真

    江心忠姓“江”啊?

    难道江心忠真的是柳真真家的管家?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了。毕竟江心忠如果在柳家做事,跟着家族姓,被人叫做“柳管家”、“柳伯”是很正常的。

    秦朗不禁又望了一眼柳真真。看来这个温柔聪慧的少女,身世背景一定不简单呐。

    “你就是秦老板,年纪够轻的啊?”江心忠的弟弟,这个面容有几分和他哥哥相像的男人,身体却很富态,剃着板寸头,粗脖子上挂着一根粗金项链,眼神有些阴沉,显得有些桀骜。

    他说秦朗年纪够轻的,可秦朗总觉得这话也在同时说柳真真,似乎这人对柳真真有些意见,远不如江心忠对柳真真恭敬的态度。

    “请直接叫我名字吧。”秦朗跟这人说道。

    “我叫江心泰,既然秦老板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叫你秦朗了。秦朗,收购我们这家工厂,你打算出什么价格?”

    江心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中叼了根牙签,这样问道。

    秦朗不由皱了皱眉。

    他不是责怪江心泰不应该一上来就直接问价格,而是有些不爽江心泰说话的语气。

    不过或许江心泰性格就是这样,秦朗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坏了自己的心情。

    秦朗跟三人说道:“价格的事情稍后再谈吧,我还在等柳真真你的意见呢。”

    江心忠说过,只有柳真真同意出售工厂,收购才有可能达成的。

    柳真真很认真地问道:“我只问一件事,在你收购了工厂后,会解散原来的员工、重新招募员工吗?”

    秦朗想都没想,直接摇头道:“不会,我反而希望能让所有的员工都留下来,这是我的本意。当然,以后员工的待遇也不会变差的。”

    他收购这家工厂,是希望生产护肤产品,这相当于白手起家,他没有什么经验,当然要继续聘用工厂的原有员工了。

    “那好,我没问题了。”柳真真笑道,朝江心忠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这边答应了。

    柳真真相信秦朗不会骗人。当然,专门的这一条,肯定也会写进合同中。

    工厂中做事的很多人,来自于家境不好的家庭,第064章邻家少女柳真真

    他们勤劳,他们已经在这儿习惯了,柳真真不想因为工厂的被收购,而让这批人失业。

    她看中的“投缘”,其实就是希望为工厂找到的新老板,是一个有良心的人,而不是一个只知道赚钱不讲感情的老板。

    “既然小姐同意了,那我和心泰也没有什么意见了。秦朗,现在我们来谈谈收购的价格吧。”江心忠笑道。

    最后经过商谈,包括地皮、厂房、设备等等,收购价定为了两百三十万。

    对此秦朗很满意,柳真真、江心忠他们并没有刻意拔高价格,其实他的心理预估价格,还在两百五十万左右。

    商量好价格后,江心忠让秦朗有时间再仔细到厂子里看看,如果秦朗这边没问题的话,就定在明天下午的这个时候,正式签署合同。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秦朗说道。

    总算将工厂的事情解决了,创立一款著名护肤品的事业计划,秦朗想着,这时候应该算是顺利跨出了第一步了。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秦朗走后,办公室内的江心泰,有些不满地朝哥哥江心忠嘟囔道:“两百三十万有些低了,刚刚大哥你应该再抬抬价,多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两百三十万不少了,最主要是能够将厂子里的老员工都留下来。”江心忠明显没有江心泰那样在乎钱。

    “哼,留不留的,我们去操心干什么,只管将厂子卖了收钱就是。多出十万二十万的,还能换一辆好车开开。”江心泰依旧在埋怨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江心忠以及柳真真要钱要少了。

    “你懂什么!”江心忠一听弟弟将大小姐柳真真也抱怨上了,平素好脾气的他一下就怒了,“你如果不满意,那你留着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卖就是!”

    江心泰哼了一声,仍然桀骜不服。

    江心忠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你别忘了,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一听这话,江心泰脸色一变,不敢再表示不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不要跟我弟弟一般见识,他就是钻钱眼里了。”江心忠连忙向沙发上坐着的柳真真说道,表情恭敬,真的就像老管家在服侍自家的大小姐一样。

    柳真真拨了拨肩后的秀发,笑道:“柳伯,都跟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将我当晚辈看就行,我已经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了,柳伯您也退休了,用不着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叫习惯了。”江心忠憨厚地笑道,五十多岁的他,并没有觉得在二十岁的柳真真面前保持恭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习惯了也可以再改嘛,我很喜欢现在普通宁静的生活,叫我大小姐,真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呢。”柳真真莞尔道,明明是一件伤心的往事,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仿佛云淡风轻了一样。

    “哎!”江心忠内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真是苦了大小姐了。

    别的人,那个家族的其他人,怎么看大小姐无所谓,反正到他这儿,柳真真以前是他的大小姐,那么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是。

    思绪从那段伤心的往事中抽出来,江心忠说到了现在的事情上:“大小姐,除了我弟弟那部分的股份外,其余股份所值的钱,我都会交给大小姐。说起来我很汗颜,我弟弟手上的股份,其实也应该属于大小姐的。”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秦朗走后,办公室内的江心泰,有些不满地朝哥哥江心忠嘟囔道:“两百三十万有些低了,刚刚大哥你应该再抬抬价,多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两百三十万不少了,最主要是能够将厂子里的老员工都留下来。”江心忠明显没有江心泰那样在乎钱。

    “哼,留不留的,我们去操心干什么,只管将厂子卖了收钱就是。多出十万二十万的,还能换一辆好车开开。”江心泰依旧在埋怨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江心忠以及柳真真要钱要少了。

    “你懂什么!”江心忠一听弟弟将大小姐柳真真也抱怨上了,平素好脾气的他一下就怒了,“你如果不满意,那你留着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卖就是!”

    江心泰哼了一声,仍然桀骜不服。

    江心忠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你别忘了,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一听这话,江心泰脸色一变,不敢再表示不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不要跟我弟弟一般见识,他就是钻钱眼里了。”江心忠连忙向沙发上坐着的柳真真说道,表情恭敬,真的就像老管家在服侍自家的大小姐一样。

    柳真真拨了拨肩后的秀发,笑道:“柳伯,都跟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将我当晚辈看就行,我已经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了,柳伯您也退休了,用不着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叫习惯了。”江心忠憨厚地笑道,五十多岁的他,并没有觉得在二十岁的柳真真面前保持恭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习惯了也可以再改嘛,我很喜欢现在普通宁静的生活,叫我大小姐,真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呢。”柳真真莞尔道,明明是一件伤心的往事,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仿佛云淡风轻了一样。

    “哎!”江心忠内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真是苦了大小姐了。

    别的人,那个家族的其他人,怎么看大小姐无所谓,反正到他这儿,柳真真以前是他的大小姐,那么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是。

    思绪从那段伤心的往事中抽出来,江心忠说到了现在的事情上:“大小姐,除了我弟弟那部分的股份外,其余股份所值的钱,我都会交给大小姐。说起来我很汗颜,我弟弟手上的股份,其实也应该属于大小姐的。”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秦朗走后,办公室内的江心泰,有些不满地朝哥哥江心忠嘟囔道:“两百三十万有些低了,刚刚大哥你应该再抬抬价,多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两百三十万不少了,最主要是能够将厂子里的老员工都留下来。”江心忠明显没有江心泰那样在乎钱。

    “哼,留不留的,我们去操心干什么,只管将厂子卖了收钱就是。多出十万二十万的,还能换一辆好车开开。”江心泰依旧在埋怨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江心忠以及柳真真要钱要少了。

    “你懂什么!”江心忠一听弟弟将大小姐柳真真也抱怨上了,平素好脾气的他一下就怒了,“你如果不满意,那你留着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卖就是!”

    江心泰哼了一声,仍然桀骜不服。

    江心忠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你别忘了,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一听这话,江心泰脸色一变,不敢再表示不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不要跟我弟弟一般见识,他就是钻钱眼里了。”江心忠连忙向沙发上坐着的柳真真说道,表情恭敬,真的就像老管家在服侍自家的大小姐一样。

    柳真真拨了拨肩后的秀发,笑道:“柳伯,都跟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将我当晚辈看就行,我已经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了,柳伯您也退休了,用不着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叫习惯了。”江心忠憨厚地笑道,五十多岁的他,并没有觉得在二十岁的柳真真面前保持恭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习惯了也可以再改嘛,我很喜欢现在普通宁静的生活,叫我大小姐,真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呢。”柳真真莞尔道,明明是一件伤心的往事,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仿佛云淡风轻了一样。

    “哎!”江心忠内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真是苦了大小姐了。

    别的人,那个家族的其他人,怎么看大小姐无所谓,反正到他这儿,柳真真以前是他的大小姐,那么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是。

    思绪从那段伤心的往事中抽出来,江心忠说到了现在的事情上:“大小姐,除了我弟弟那部分的股份外,其余股份所值的钱,我都会交给大小姐。说起来我很汗颜,我弟弟手上的股份,其实也应该属于大小姐的。”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秦朗走后,办公室内的江心泰,有些不满地朝哥哥江心忠嘟囔道:“两百三十万有些低了,刚刚大哥你应该再抬抬价,多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两百三十万不少了,最主要是能够将厂子里的老员工都留下来。”江心忠明显没有江心泰那样在乎钱。

    “哼,留不留的,我们去操心干什么,只管将厂子卖了收钱就是。多出十万二十万的,还能换一辆好车开开。”江心泰依旧在埋怨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江心忠以及柳真真要钱要少了。

    “你懂什么!”江心忠一听弟弟将大小姐柳真真也抱怨上了,平素好脾气的他一下就怒了,“你如果不满意,那你留着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卖就是!”

    江心泰哼了一声,仍然桀骜不服。

    江心忠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你别忘了,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一听这话,江心泰脸色一变,不敢再表示不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不要跟我弟弟一般见识,他就是钻钱眼里了。”江心忠连忙向沙发上坐着的柳真真说道,表情恭敬,真的就像老管家在服侍自家的大小姐一样。

    柳真真拨了拨肩后的秀发,笑道:“柳伯,都跟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将我当晚辈看就行,我已经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了,柳伯您也退休了,用不着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叫习惯了。”江心忠憨厚地笑道,五十多岁的他,并没有觉得在二十岁的柳真真面前保持恭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习惯了也可以再改嘛,我很喜欢现在普通宁静的生活,叫我大小姐,真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呢。”柳真真莞尔道,明明是一件伤心的往事,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仿佛云淡风轻了一样。

    “哎!”江心忠内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真是苦了大小姐了。

    别的人,那个家族的其他人,怎么看大小姐无所谓,反正到他这儿,柳真真以前是他的大小姐,那么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是。

    思绪从那段伤心的往事中抽出来,江心忠说到了现在的事情上:“大小姐,除了我弟弟那部分的股份外,其余股份所值的钱,我都会交给大小姐。说起来我很汗颜,我弟弟手上的股份,其实也应该属于大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