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65章 最后时刻变卦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秦朗走后,办公室内的江心泰,有些不满地朝哥哥江心忠嘟囔道:“两百三十万有些低了,刚刚大哥你应该再抬抬价,多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两百三十万不少了,最主要是能够将厂子里的老员工都留下来。”江心忠明显没有江心泰那样在乎钱。

    “哼,留不留的,我们去操心干什么,只管将厂子卖了收钱就是。多出十万二十万的,还能换一辆好车开开。”江心泰依旧在埋怨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江心忠以及柳真真要钱要少了。

    “你懂什么!”江心忠一听弟弟将大小姐柳真真也抱怨上了,平素好脾气的他一下就怒了,“你如果不满意,那你留着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卖就是!”

    江心泰哼了一声,仍然桀骜不服。

    江心忠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你别忘了,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一听这话,江心泰脸色一变,不敢再表示不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不要跟我弟弟一般见识,他就是钻钱眼里了。”江心忠连忙向沙发上坐着的柳真真说道,表情恭敬,真的就像老管家在服侍自家的大小姐一样。

    柳真真拨了拨肩后的秀发,笑道:“柳伯,都跟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将我当晚辈看就行,我已经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了,柳伯您也退休了,用不着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叫习惯了。”江心忠憨厚地笑道,五十多岁的他,并没有觉得在二十岁的柳真真面前保持恭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习惯了也可以再改嘛,我很喜欢现在普通宁静的生活,叫我大小姐,真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呢。”柳真真莞尔道,明明是一件伤心的往事,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仿佛云淡风轻了一样。

    “哎!”江心忠内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真是苦了大小姐了。

    别的人,那个家族的其他人,怎么看大小姐无所谓,反正到他这儿,柳真真以前是他的大小姐,那么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是。

    思绪从那段伤心的往事中抽出来,江心忠说到了现在的事情上:“大小姐,除了我弟弟那部分的股份外,其余股份所值的钱,我都会交给大小姐。说起来我很汗颜,我弟弟手上的股份,其实也应该属于大小姐的。”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听到“柳伯”江心忠又称呼自己为大小姐,而自己似乎也叫柳伯叫习惯了,柳真真便明白,这份习惯是很难再改的了,索性不再执拗于这事了。

    柳真真笑道:“柳伯说的什么话!心泰叔手上的股份,自然归他,至于其他的股份,也是柳伯您自己的,和我没什么关系的。”

    江心忠很固执地摇头:“大小姐不肯要这笔钱,那也没关系,我给大小姐存着就是。”

    江心忠很明白,当初柳真真和她的父亲,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和帮助,这些年他靠着这家工厂也赚了一些钱了,如今大小姐这边遭了难,他一定会知恩图报。

    以前鼎鼎大名的柳家的一主一仆,到最后谁也没能说服谁,这事便搁置了下来。

    “柳伯,草拟合同的时候,别忘了将最重要的那一条写进去啊。”柳真真离开办公室之前,没有忘记这点。

    江心忠当然清楚大小姐指的最重要的那一条,便是购买者秦朗掌控蓝叶工厂后,要继续雇佣工厂的老员工这事。他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与此同时,在哥哥江心忠这儿受了气的江心泰,心态很不平衡。

    “哼,为了留住那些员工,十几二十万的钱就宁愿不要了,真是傻得可以!工厂都卖给人家了,还管那些员工干嘛?”

    江心泰很为少掉的那十万二十万而耿耿于怀,责怪哥哥江心忠太愚忠了。

    “柳家都将她驱逐出来了,哥还整天大小姐大小姐地叫着她,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真不知道哥是怎么想的。”

    江心泰这样自语着,对柳真真也不满了,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柳真真插手工厂被收购这件事,收购价绝对会多出二十万的。

    这边,秦朗已经回到了家中。

    明天签合同之前,他还是会去蓝叶工厂实地再看一看,尽管之前他已经查看过了,对工厂的设备、员工等较为满意。

    不出意外的话,这桩生意应该能谈下来了。

    此刻秦朗有些微的兴奋。

    毕竟他完成了一次收购,动用的资金还在两百万以上。

    想到以后自己也能当上老板了,秦朗砸吧砸吧嘴,很有些得意。

    大概除了他自己以外,别人都不敢相信短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就能够从一名需要为生计辛苦奔波的苦逼针灸师,一下成为一名一次能够拿出几百万现金巨款的人吧。

    秦朗找来一只密码箱,将家中的现金点出两万三十万来,装进了箱子中。

    箱子沉甸甸的,在手上提了提,秦朗有种很踏实的感觉,毕竟这些现金,才是明天交易完成的重要筹码。

    除掉这些钱,秦朗的现金加上银行卡上的钱,还有大概一百万左右。

    其实这一百万也并非闲钱,以后要研究化妆品、要购买设备、要给员工发工资、要打开销售市场,这笔钱肯定需要动用的。

    所以秦朗也明白,真说起来,现在他手头上还真没多少余钱,百万百万地流出去,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以至于现在秦朗想买一辆车都不敢了。

    秦朗想到这儿,不禁笑了笑。

    将密码箱放在安全的地方后,秦朗的兴奋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他从容地运转起赤炎诀,开始修炼,心态显得很稳重。

    第二天,秦朗到了工厂,沿着工厂周围仔细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便在傍晚的时候,如约到了江心忠的办公室。

    江心忠已经在等候了,见秦朗到来,江心忠憨厚地笑了笑,给秦朗泡了一杯茶,然后笑道:“我弟弟江心泰有点事,还在外面,为此耽误了秦先生的宝贵时间,我先说声抱歉。”

    江心泰手握蓝叶工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签署合同时,江心泰也必须签字,才能保证蓝叶工厂的全部股份,都掌握在秦朗的手中,这人自然需要来。

    只是,柳真真这个恬静、温柔的少女去哪儿了?

    秦朗道出了疑惑。

    江心忠解释道:“小姐下午有课,这会应该在公交车上,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秦朗心中惊讶,又被雷了一下。

    学生?

    也是,柳真真听说才二十岁,是学生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听着江心忠恭敬地称呼一个学生妹为“大小姐”,还是让秦朗很惊讶的。

    “大小姐在云海大学上学。”江心忠难得地透露了一条柳真真的信息。

    秦朗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点点头,暗道原来柳真真在云海大学上大学。

    接着秦朗就忍不住想象,蒋盈盈那“魔女”也在云海大学,当经管系的英语老师,柳真真有没有可能学的恰好是经济管理、而且恰好是蒋盈盈的学生?

    两个超级大美女,自己都认识,如果她们真是一个老师,一个学生,听着就有趣呢。

    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秦朗也就想想而已。

    见柳真真和江心泰都还没赶回来,秦朗边喝茶,边翻阅着合同。

    不多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一身白衬衫蓝色牛仔裤打扮的柳真真,进来了。

    柳真真今天换了个发型,将秀发盘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更加地清爽。没有如瀑布般的秀发披在肩头,柳真真雪白修长的颈脖,就好像天鹅的颈脖一样,优雅而美丽。

    “秦朗,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进来后,柳真真礼貌地说道。

    秦朗暗暗心惊于柳真真的漂亮,与她身上恬静、婉约的气质,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偏偏柳真真才二十岁,正值青春年少的时候,就好比从画中走出来的古典仙女,对男人的杀伤力不可谓不大。

    和柳真真打过招呼后,秦朗与柳真真以及江心忠谈起了合同的事情,合同他仔细看过了,很合理,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心泰怎么还没回来?”江心忠皱眉说道,看着秦朗来了快十分钟了,就为了等他弟弟,他很不好意思。

    掏出手机正准备再催一催江心泰,江心忠的手机忽然响了。

    电话是江心泰打过来的,这让江心忠隐隐觉得不妙。如果没有事,何必打电话过来?直接来厂子签合同就是了。

    果然,电话里,江心泰变卦了,说不愿出售自己手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了。

    “江心泰!你什么意思,怎么临时变卦了?”江心忠很恼火地质问道。

    秦朗和柳真真听到江心忠的话,都知道江心泰那边出问题了。

    秦朗摸了摸下巴。难道说,江心泰嫌自己给的收购价太低,想用这招来迫使自己加钱?如果是这样,他宁愿不收购了,也不会如江心泰的意。

    “哥,我恰好找到了一位愿意出更高收购价的金主,那厂子你不要卖给秦朗了,卖给郑老板吧,第065章最后时刻变卦

    能多赚到三十万呢。”电话那头,坐在一家高档茶馆中的江心泰,翘着二郎腿,十分兴奋地说道。

    江心泰的对面,则坐着一位穿金戴银的贵妇,看江心泰打电话时不住地向这人点头示意,应该就是江心泰提到的“郑老板”。只是这贵妇虽然打扮贵气,但却透着一股子庸俗和势利。

    “你联系了其他的人,打算将厂子卖给其他人?”江心忠说这话时,已经有了不小的怒意了。

    “对啊,哥,所以我不打算跟秦朗签合同了,打算跟郑老板合作了。”江心泰洋洋得意地说道。

    “混账!”江心忠终于勃然大怒,对着手机吼道:“你马上给我滚回来,十分钟内回不来,我打断你的腿!”第066章我笑,是因为你傻兮兮

    江心忠恼怒地说完,也不管江心泰如何在电话中辩解了,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糊涂蛋!”

    坐在椅子上,江心忠依旧气得胸脯剧烈起伏。

    然后,江心忠看向秦朗,脸上表现出歉意来,诚恳地说道:“秦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弟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想反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乱来的,合同照样签。”

    江心忠甚至因为江心泰突然闹的这一出,感觉羞愧。

    在他看来,既然已经和秦朗达成了合作协议,连收购价都已经确定了,就只差在合同上签字了,如果反悔,那岂不是无耻的行为,连做人都有问题?

    因此他才冲江心泰发那么大的火。

    秦朗笑了笑:“我相信江老板能够处理好这事。”

    毕竟江心忠这边,想得和江心泰不一样,有意继续与自己的合作,因此在事情没黄之前,秦朗也不介意多等等。

    江心泰喝茶的那家高档茶馆内。

    “郑女士,我哥让我回去,他似乎不愿再反悔,硬要将厂子转让给秦朗。”江心泰说道,他希望与面前这位有钱的女人合作,这样能得到更高的收购价格。

    珠光宝气却显得庸俗的胖女人,正是郑茶花。

    郑茶花怂恿江心泰道:“你手上反正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如果不答应转让厂子,合同就无法生效,如果江先生真有诚意和我郑茶花合作,就努力说服你大哥吧。”

    “我会的。”江心泰说道,他也正有这个想法,“合同还没签,就算临时变卦,不将厂子卖给秦朗了,秦朗也拿我没办法,毕竟这不犯法。”

    “嗯,江先生说得对。”郑茶花附和道。

    内心中,郑茶花正得意地笑着。

    最近因为想要多元化经营,郑茶花除了继续经营服装产业外,也看中了化妆品这一块,与一家外省的化妆品品牌达成了合作,在云海市建立新的化妆品生产公司,因此郑茶花便想直接收购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然后为那家外省公司贴牌生产化妆品。

    然后郑茶花相中了蓝叶工厂,找到了江心泰,恰好江心泰不满大哥江心忠转让工厂的价格,听说郑茶花愿意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江心泰心动了,现在郑茶花就第066章我笑,是因为你傻兮兮

    江心忠恼怒地说完,也不管江心泰如何在电话中辩解了,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糊涂蛋!”

    坐在椅子上,江心忠依旧气得胸脯剧烈起伏。

    然后,江心忠看向秦朗,脸上表现出歉意来,诚恳地说道:“秦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弟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想反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乱来的,合同照样签。”

    江心忠甚至因为江心泰突然闹的这一出,感觉羞愧。

    在他看来,既然已经和秦朗达成了合作协议,连收购价都已经确定了,就只差在合同上签字了,如果反悔,那岂不是无耻的行为,连做人都有问题?

    因此他才冲江心泰发那么大的火。

    秦朗笑了笑:“我相信江老板能够处理好这事。”

    毕竟江心忠这边,想得和江心泰不一样,有意继续与自己的合作,因此在事情没黄之前,秦朗也不介意多等等。

    江心泰喝茶的那家高档茶馆内。

    “郑女士,我哥让我回去,他似乎不愿再反悔,硬要将厂子转让给秦朗。”江心泰说道,他希望与面前这位有钱的女人合作,这样能得到更高的收购价格。

    珠光宝气却显得庸俗的胖女人,正是郑茶花。

    郑茶花怂恿江心泰道:“你手上反正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如果不答应转让厂子,合同就无法生效,如果江先生真有诚意和我郑茶花合作,就努力说服你大哥吧。”

    “我会的。”江心泰说道,他也正有这个想法,“合同还没签,就算临时变卦,不将厂子卖给秦朗了,秦朗也拿我没办法,毕竟这不犯法。”

    “嗯,江先生说得对。”郑茶花附和道。

    内心中,郑茶花正得意地笑着。

    最近因为想要多元化经营,郑茶花除了继续经营服装产业外,也看中了化妆品这一块,与一家外省的化妆品品牌达成了合作,在云海市建立新的化妆品生产公司,因此郑茶花便想直接收购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然后为那家外省公司贴牌生产化妆品。

    然后郑茶花相中了蓝叶工厂,找到了江心泰,恰好江心泰不满大哥江心忠转让工厂的价格,听说郑茶花愿意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江心泰心动了,现在郑茶花就第066章我笑,是因为你傻兮兮

    江心忠恼怒地说完,也不管江心泰如何在电话中辩解了,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糊涂蛋!”

    坐在椅子上,江心忠依旧气得胸脯剧烈起伏。

    然后,江心忠看向秦朗,脸上表现出歉意来,诚恳地说道:“秦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弟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想反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乱来的,合同照样签。”

    江心忠甚至因为江心泰突然闹的这一出,感觉羞愧。

    在他看来,既然已经和秦朗达成了合作协议,连收购价都已经确定了,就只差在合同上签字了,如果反悔,那岂不是无耻的行为,连做人都有问题?

    因此他才冲江心泰发那么大的火。

    秦朗笑了笑:“我相信江老板能够处理好这事。”

    毕竟江心忠这边,想得和江心泰不一样,有意继续与自己的合作,因此在事情没黄之前,秦朗也不介意多等等。

    江心泰喝茶的那家高档茶馆内。

    “郑女士,我哥让我回去,他似乎不愿再反悔,硬要将厂子转让给秦朗。”江心泰说道,他希望与面前这位有钱的女人合作,这样能得到更高的收购价格。

    珠光宝气却显得庸俗的胖女人,正是郑茶花。

    郑茶花怂恿江心泰道:“你手上反正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如果不答应转让厂子,合同就无法生效,如果江先生真有诚意和我郑茶花合作,就努力说服你大哥吧。”

    “我会的。”江心泰说道,他也正有这个想法,“合同还没签,就算临时变卦,不将厂子卖给秦朗了,秦朗也拿我没办法,毕竟这不犯法。”

    “嗯,江先生说得对。”郑茶花附和道。

    内心中,郑茶花正得意地笑着。

    最近因为想要多元化经营,郑茶花除了继续经营服装产业外,也看中了化妆品这一块,与一家外省的化妆品品牌达成了合作,在云海市建立新的化妆品生产公司,因此郑茶花便想直接收购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然后为那家外省公司贴牌生产化妆品。

    然后郑茶花相中了蓝叶工厂,找到了江心泰,恰好江心泰不满大哥江心忠转让工厂的价格,听说郑茶花愿意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江心泰心动了,现在郑茶花就第066章我笑,是因为你傻兮兮

    江心忠恼怒地说完,也不管江心泰如何在电话中辩解了,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糊涂蛋!”

    坐在椅子上,江心忠依旧气得胸脯剧烈起伏。

    然后,江心忠看向秦朗,脸上表现出歉意来,诚恳地说道:“秦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弟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想反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乱来的,合同照样签。”

    江心忠甚至因为江心泰突然闹的这一出,感觉羞愧。

    在他看来,既然已经和秦朗达成了合作协议,连收购价都已经确定了,就只差在合同上签字了,如果反悔,那岂不是无耻的行为,连做人都有问题?

    因此他才冲江心泰发那么大的火。

    秦朗笑了笑:“我相信江老板能够处理好这事。”

    毕竟江心忠这边,想得和江心泰不一样,有意继续与自己的合作,因此在事情没黄之前,秦朗也不介意多等等。

    江心泰喝茶的那家高档茶馆内。

    “郑女士,我哥让我回去,他似乎不愿再反悔,硬要将厂子转让给秦朗。”江心泰说道,他希望与面前这位有钱的女人合作,这样能得到更高的收购价格。

    珠光宝气却显得庸俗的胖女人,正是郑茶花。

    郑茶花怂恿江心泰道:“你手上反正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如果不答应转让厂子,合同就无法生效,如果江先生真有诚意和我郑茶花合作,就努力说服你大哥吧。”

    “我会的。”江心泰说道,他也正有这个想法,“合同还没签,就算临时变卦,不将厂子卖给秦朗了,秦朗也拿我没办法,毕竟这不犯法。”

    “嗯,江先生说得对。”郑茶花附和道。

    内心中,郑茶花正得意地笑着。

    最近因为想要多元化经营,郑茶花除了继续经营服装产业外,也看中了化妆品这一块,与一家外省的化妆品品牌达成了合作,在云海市建立新的化妆品生产公司,因此郑茶花便想直接收购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然后为那家外省公司贴牌生产化妆品。

    然后郑茶花相中了蓝叶工厂,找到了江心泰,恰好江心泰不满大哥江心忠转让工厂的价格,听说郑茶花愿意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江心泰心动了,现在郑茶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