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97章 冤大头
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097章冤大头

    陈丘民眼睁睁看着秦朗潇洒至极地掏出两个鼓胀的信封,立即傻眼了。

    这种超大号的牛皮信封,一般都是用来装钱的,这点他比谁都清楚。

    可他还是不相信秦朗这个土包子,能够将这么多现金带在身上,便掀开了其中一个牛皮信封。

    一大沓整整齐齐的红色钞票,出现在陈丘民的视线中。

    光是这一个信封里面装的钱,就远超过了一万多块,陈丘民很不甘,但不得不承认,秦朗确实有能力支付那笔赔偿了。

    一旁的柳真真看着陈丘民泄气的神情,觉得解气了许多,向秦朗投过感激的一瞥。

    “没事,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我也看不惯。”秦朗朝柳真真笑道。

    柳真真笑笑,大概是羞于和秦朗视线对视,慌忙偏过头,不敢再瞧秦朗,心跳都加快了一些。

    “怎么样,你看完了吧?”秦朗面露嘲笑。

    陈丘民气恼不已,恼怒地哼了一声。

    秦朗将两个牛皮信封都收回,对陈丘民说道:“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

    柳真真忍俊不禁。

    陈丘民面红耳赤,开不了那口。

    “怎么,你说话从来都是在放屁吗?”秦朗戏谑道。

    陈丘民红着脸道:“你胡说!”

    “那你为什么不履行承诺?你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过了,只要我能掏出一万块,你就会叫我一声爷爷,孙子呐,我还等着你叫我爷爷呢!”秦朗抱着双臂,好整以暇。

    陈丘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口,颜面很是无光。

    秦朗毫不留情地说道:“算了,你还是别叫了,我要是真有了你这样不成器的混账孙子,我早就拿扫帚抽死你了,省得你在外面给我老人家丢人现眼!”

    扑哧!

    柳真真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秦朗这番刻薄的话,却是大大羞辱了陈丘民这个小人一番,她听着都觉得分外解气!

    陈丘民气得快要晕过去了,怒视着秦朗。

    “瞪什么瞪啊,再瞪你也是我孙子。”秦朗嘲讽道。

    陈丘民是明白了,自己继第097章冤大头

    续和秦朗纠结于这个问题,只会蒙受更大的羞辱,便转移话题道:“你也别高兴太早了,赔偿这只碗的一万多块钱,还得你出呢。平白要出这笔钱,呵呵,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和柳真真来赔偿?”秦朗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陈丘民反问道。

    “是谁捣的鬼,自己心里明白。瓷碗不是我和柳真真打破的,我们为什么要当冤大头?”秦朗的确不差这一万多块钱,就今天下午才从葛云天那儿得来的十万块,就足以赔偿了,可这只碗实际是陈丘民打破的,他当然不会化这笔冤枉钱。

    反正餐厅有监控,就算监控不到陈丘民在餐桌下面的小动作,那也能证明当时餐桌的摇晃以及餐具的被打碎,和柳真真无关。

    陈丘民死不认账,抵赖道:“你的意思是我打破那只碗了?可惜啊,你没有证据,相反,瓷碗就放在真真侄女那边,是谁打破的,你觉得餐厅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判断?”

    “别叫我侄女了,我没有你这样的长辈!”柳真真忽然开口,语气从来没有过的生硬冰冷。

    作为一个性格温柔的女孩子,柳真真极少像今天这样生气,对陈丘民厌恶。既然陈丘民已经将当年她父亲给的情分全抛掉,甘愿当柳松仁的走狗,还故意来羞辱自己,那她跟陈丘民也不用讲什么客气了。

    “好!”秦朗朝柳真真竖起了大拇指,“就这种人,当然要跟他划清界限,免得脏了柳真真你的人格。”

    “行啊,你倒是挺会说话!”陈丘民怨毒地看着秦朗,“不过今天这一万多块钱,还是得你出!”

    现在陈丘民就只拿赔偿这事说事,认定了这份赔偿肯定由秦朗负责,到时候他还可以在边上看热闹,看秦朗怎么白白少掉一万多块钱。

    “几位客人,你们商量好了么,准备怎么处理这事?”这时,之前来过一趟的服务生,礼貌地朝秦朗等人说道。

    这家豪华餐厅虽然注重顾客的体验,但也不可能当冤大头,顾客既然打碎了餐厅的财物,理应要赔偿。

    “你找他们俩赔!”陈丘民像个小丑,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说道。

    “咦,怎么回事?我才上个洗手间出来,秦朗,柳真真,你们这边怎么了?”蒋盈盈恰好赶到,很不解地说道。第097章冤大头

    “没事,这边的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了,”秦朗笑道,“对了蒋盈盈,你的学生柳真真刚好也还没吃晚饭,反正今天你请客,再去多点两个菜吧,行不行?”

    “行,当然行了,”蒋盈盈十分大方地说道,“真真,你待会儿跟秦朗过来,一起吃饭吧。”

    说完,蒋盈盈就去订好的那桌翻菜单,找服务生另外加菜去了。

    “秦朗,要不我先打电话让柳伯过来一趟吧。”柳真真小声对秦朗说道,她口中的“柳伯”,自然就是江心忠。

    柳真真的做法,无疑是想让江心忠送钱过来,了结这事了。

    可秦朗当然不会让自己、也不会让柳真真,当冤大头,花冤枉钱。

    他刚刚想出来了一个好法子,正准备派上用场呢。

    于是秦朗向柳真真说道:“这个电话不用打了。”

    柳真真有些不解。

    陈丘民却以为秦朗准备自认倒霉、息事宁人了,不禁洋洋得意,双手按在餐桌上,笑得十分阴险:“看样子你是准备代替柳真真付这笔钱了?”

    “呵呵,你傻啊。”秦朗嘲弄道。

    同时,秦朗的左手,中指和大拇指搭在一起呈弯曲状,悄无声息地对着餐桌弹了一下!

    一道餐厅内谁也不可能看得见的真气,从秦朗的手指间释放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带着很大的冲劲,像长了眼睛一般,冲到了餐桌底下,然后结结实实撞在了餐桌的下面。

    对于秦朗而言,接近练气二层的修为,要控制一小团真气的运行轨迹,比释放“火球术”都还要简单,因此这缕真气完全在他的掌控中。

    “砰”地一声闷响,在陈丘民的身边响起,圆形餐桌用黄梨木制作的盖子,不知因为何故,竟然翻了过来。

    而恰好这时候陈丘民的双手按在了桌子上,因此这一幕看上去就好像是陈丘民按得用力过猛,导致桌面整个翻转。

    没有任何意外,桌子上全部的菜肴,还包括一壶咖啡,一壶龙井茶,全都哗啦啦地从桌面上滑落,掉到了地上。

    乒乒乓乓!碰撞声接连响起。

    无论是装菜的碟子,还是饭碗,或者是茶杯、咖啡杯,这些全都由瓷器制作的精第097章冤大头

    美餐具,全都摔碎了,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

    陈丘民看着自己的皮鞋上沾着的菜汁以及碎瓷片,再看看周围狼藉的一团,彻底傻眼了。

    等清醒过来,陈丘民慌不迭地跳开,嘴上拼命说道:“不是我干的,这不是我干的!”

    “不是你干的?难不成刚才还地震了?”秦朗兴致勃勃地欣赏着陈丘民的慌张,嘲笑道。

    服务生就站在陈丘民的身边,此刻正看着陈丘民,自然是完全不相信陈丘民的辩解。他看得很清楚,整张餐桌就只有陈丘民接触了,现在餐桌突然翻倒,不是陈丘民的责任还能有谁?

    毕竟,刚才可没有发生地震。其他桌都还好好的呢。

    陈丘民看了看服务生,知道自己成为了唯一的嫌疑对象,心中叫苦不迭。同时陈丘民又百思不得其解,他明明记得自己的双手只是轻轻地按在桌面上,怎么可能将整个桌面都翻了过来?

    “秦朗,我知道一定是你捣的鬼,对不对?哼,一定是你!”陈丘民忽然指着秦朗大声说道。

    秦朗毫不留情地反击道:“你这条疯狗,只知道乱咬人了吗?”

    笑话,他和柳真真连接触餐桌都没接触,这一次陈丘民还想栽赃嫁祸?简直是痴心妄想!

    “先生,不好意思,我可以作证,桌面翻倒的时候,只有你在接触餐桌。”服务生平静地对陈丘民说道。

    “你什么意思?都说了这事是他在搞鬼!”陈丘民气急败坏地说道。要知道一桌子的餐具都碎了,全部赔偿加一块,可是很吓人的!

    秦朗冷笑道:“听不懂人话么?人家的意思是,是你打碎了餐厅的东西,这些东西全都得照价赔偿!”

    服务生沉默,但显然是默认了。

    陈丘民像发情的公狗一样狂躁,全然没有了形象:“我不赔,这些不是我打碎的!”

    “先生,现在你还不能离开,我将当着先生的面,清点这一桌的损失。”服务生仍然平静地说着,不过餐厅的两个牛高马大的保安,已经站到了旁边,陈丘民想跑也跑不了了。

    服务生首先说道:“先生,这一桌的菜,包括茶水和咖啡,都还没动过,但现在全没了,责任在于先生,所以饭钱会包括在你的赔偿中。”第097章冤大头

    陈丘民气得一口气堵在了胸间,剧烈咳嗽起来。算计来算计去,最后这顿饭的饭钱,还得有他付!

    柳真真微笑着,暗道这是陈丘民活该。

    服务生接着又说道:“先生,这一桌使用的全部餐具,都是同一套品牌,只是打碎了一个瓷碗的话,我们还能够补齐,但现在先生将餐具都打坏了,我们需要整套另换,所以赔偿的话,会按照整套价格来赔偿。”

    陈丘民已经气得脸都胀得通红了,一整套品牌餐具要赔偿,那得多少钱啊。

    服务生叫来了一位经理,经理跟陈丘民说道:“这一整套餐具都是德国麦森品牌的,价格昂贵,赔偿价格是三十六万八千。”

    “三十六万八?”陈丘民身体晃了晃,差点栽倒在地上!

    “是你自己说麦森餐具十分昂贵,怎么,你没有这个思想准备?还是赔不起这笔钱?不过我想这笔钱对你而言,应该不是什么大数目吧?”秦朗笑呵呵道,能够让陈丘民吃瘪又赔钱,他感觉心中无比地舒爽。

    陈丘民要出,当然也出得起这笔钱,可问题是陈丘民极度不甘心,明明餐具不是他弄坏的,却得由他赔,他十分地憋屈。一下就得出几十万,这个冤大头他当得真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