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21章 时城在担心你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她捧着碗的手微微一颤:“我自己可以去学校的。”

    昨天她查了一下,出了山庄后,她只要走十分钟,就能到一个公交车站。有直达亚特兰贵族学院的公交车。

    “可是夫人说……”

    “既然她那么想做公交车,就让她坐。”时城沉着脸走下楼梯,也不知是因为还带着起床气脸色才不好,还是因为她又不小心说错什么话了。

    张嫂不再多言,替时城拉好椅子,默默地退到一边。

    一顿早餐结束。

    她拿了书包,犹豫着要不要跟时城一起出大厅时,时城已经站起身走了出去。连瞥她一眼都没有。

    哎……看来是她又说错什么话惹得时城不高兴了。可是她好像没有说错什么话吧?她只是说了她自己可以坐公交车去学校,时城不喜欢带她一起上学,她这样说,时城不应该觉得很高兴才对吗?

    真是看不懂。

    “少小姐,等等。”张嫂追上来,递上一部手机:“差点忘了,这是夫人给您准备的手机。里面存了家里的电话、夫人的电话和少爷的电话。对了,还有学校理事长的电话,夫人说了,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打电话给理事长。”

    “……”

    十分钟后。

    她专注地盯着公交车来的方向,不多时,她要等的公交车就来了。

    时间还早,公交车上只零星地坐着几个打着瞌睡的上班族。

    她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景物快速地倒退着。到达亚特兰学院需要差不多半个小时,她还可以补一下眠。

    “老头,多少钱?”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

    许千夏睁开眼睛看过去,染着一头栗色头发的男生正拿着一张白金卡,询问着司机:“能刷卡不?”

    司机大叔生气地瞪他一眼:“你有钱了不起啊?”

    “诶!你这死秃驴怎么说话的呢?”男生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这个人……许千夏连忙站起身,几步走了过去:“抱歉啊,大叔,我帮他付、付钱。”

    她从口袋里掏出三枚硬币,继而看了男生一眼,说道:“这个是要投币的,刷卡的话只能用公交车卡。”

    “是你!”阎一蒙直接无视她的话,一脸惊喜地看着她。

    想不到他因为车子抛锚了,临时起兴坐公交车居然撞上了让他“心心念念”一整晚的、时城的女人!

    “叙旧到后面去!”司机大叔瞪了他们一眼。

    “诶!你这……”

    “别吵架。”她拉过阎一蒙,走到后面的位置坐下。

    阎一蒙顺势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一脸不悦地说道:“这死秃驴居然敢这么对本少爷讲话,改天我就买了他的公交车,让他喝西北风去!”

    许千夏听着,不接话茬。

    要不是知道这个男生跟时城是认识的,她才不会多事呢。

    “对了!”阎一蒙一脸的好奇,凑近她询问道:“你几个月了?你们为什么不做措施呢?”

    “……”她满头雾水,不懂他问的是什么,索性不接话茬,装作没听到继续看着窗外倒退着的景物。

    “算了,这问题怪害羞的。”阎一蒙捂嘴偷笑:“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奇怪的人。

    她对阎一蒙的结论。

    “还要好一会才、才到,你不睡一会儿吗?”她抬眼看他,发现这家伙长得其实挺帅的,就是……老说奇怪的话。

    可惜了。

    “不不不。没什么比八卦更重要。”阎一蒙摇头:“姑娘,你倒是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我有点困,你不困的、的话,看牢路,到了、叫我。”她换了个舒服的坐姿,闭眼休息。

    阎一蒙愣了一下,连忙扯住她的袖子:“你别睡啊!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再睡嘛!”

    她选择性耳聋,不管阎一蒙怎么叫,死活都不睁开眼睛。

    “好,你不理我。”阎一蒙哼了一声:“我诅咒你睡觉撞到头。”

    “嘭!”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吃痛地捂住头,一双眼睛又惊又恐地看向阎一蒙。

    刚才车子颠簸了一下,她撞到头了!就发生在阎一蒙说完话的后一秒。

    “我、我是无辜的!”阎一蒙举起双手:“这不是我干的。”

    这当然不是他干的,他只是乌鸦嘴而已!

    许千夏咬咬牙,不跟他一般见识。

    “咦?那不是时城的车吗?”阎一蒙突然开口,站起身来:“真是他!”

    她连忙往窗外看去,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不紧不慢地跟在公交车的后面,也不知跟了多久了。

    时城不是应该早就走了吗?按照时间来说,现在应该已经到亚特兰大学部了。

    “他不会是担心你吧?”阎一蒙瞪大了眼睛:“时城居然会担心人,劲爆!司机,快停车,我要下车!”

    “呵……”公交车司机冷笑一声:“你以为是你家的车啊?想停就停?不到站点车不停!”

    “靠!死秃驴!”阎一蒙握紧拳头,一副要冲上去打架的模样。

    许千夏连忙拉住阎一蒙:“别生气!这本来就是规矩,不到站点公交车是不会停的。”

    “什么破规矩?”阎一蒙被许千夏拉的坐回了位置:“抛锚了也不能停吗?”

    “吱——”公交车突然停了下来。

    公交车司机一脸阴郁地走下车,没多时,又走回来:“抱歉啊各位,车子抛锚了,修好可能要半个小时,如果赶时间请下车坐下一班车。”

    可怕!

    许千夏站起身,侧身走过阎一蒙。一定要离这个家伙远一点。

    “我说什么来着?”阎一蒙一脸得意:“真是天助我也!诶!你等等我!”

    阎一蒙几步跟了上来,许千夏直接无视他,目光锁定红色法拉利。

    或许真的跟阎一蒙说的一样,时城是担心她,所以一直跟在公交车后面。如果真是那样,她现在可以去碰碰运气,看时城会不会善心大发,搭她去学校。

    “时城。”她敲了敲车窗,她趴在车窗上,但车窗贴了特殊车膜,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太好了,可以沾你的光搭顺风车了。希望时城能带我们一程!”阎一蒙乐呵呵地走过来。

    下一瞬,车子直接开了出去。

    许千夏还维持着敲车窗的姿势,头发被车开走的带起的风弄得有些乱。

    居然!直接走了!

    她莫名心底有些失落,转身气鼓鼓地看着阎一蒙:“你的话不是很、很准吗?怎么这回就、就不准了?”

    阎一蒙委屈地挠挠后脑勺:“我哪知道好话就不准呀?”

    她认命地叹气,抬脚往前走。

    “你去哪呀?”阎一蒙几步追上来:“你别生气呀!我这就叫人来接我们。”

    “我没生气。”她停住脚步:“就是觉得时城翻、翻脸太快了。”

    没有阎一蒙,时城大概也不会搭她的。

    “时城会对你翻脸?”阎一蒙满脸的羡慕:“他在我面前,从来都只有一张冰块脸!真是羡慕你!”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她倒是希望时城能一直对她冰块脸呢!

    几分钟后,她被阎一蒙拉上一辆外观低调,里面却奢华的商务车。

    “要喝点什么?咖啡?牛奶?”阎一蒙很是殷勤地凑上来:“姑奶奶,你倒是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

    坐别人的车,她不好意思再故意无视阎一蒙,只好含糊地回答:“是意外。”

    阎一蒙摆出一副“我懂,我都懂”的表情。

    “不过,我问的不是怎么成功的,是你们怎么认识的。”

    又来了,奇怪的话。

    “我回、回答了啊。”她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是意外。”

    “噢!你说意外认识的啊!”阎一蒙狠狠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我还以为……算了算了。你留个电话给我,我们以后慢慢聊!”

    人生若无八卦,何来乐趣?

    “你在前面岔路口放下我就好。”她专注地看着窗外,无视阎一蒙向她要手机号的话。

    “为什么?”阎一蒙疑惑地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她摇头:“如果被人知道我坐你的车来的话,别人会议论你的。”

    跟一个结巴坐同一辆车什么的……

    “骇!我还以为什么呢!这有什么好怕的?”阎一蒙凑近她,邪笑了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公主抱抱你下车哟!”

    许千夏板起脸:“不用,谢谢。”

    她相信,她要是不拒绝,这个奇怪的人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车子很快在亚特兰高中部门口停下,她打开车门跳下车,礼貌地道别:“再见。”

    “小丫头!你跟谁再见呢?”

    她身后突兀地响起韩俊旭那响亮的声音,以及女生们的尖叫声。

    她刚要说话,视线里突然撞进一抹熟悉的红色。

    “时城!是时城学长!”

    “大学部的盛世大少爷!” 百度嫂索 —国民校草宠上瘾

    女生们的尖叫更盛刚才。

    法拉利的车门被拉开,时城沉着一张脸走过来。

    “哟!让我猜猜,盛世大少爷来高中部干啥呢?”阎一蒙从车上跳了下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时城的脸色那么差,许千夏缩了缩脖子,想走上去,又想起时城定的家规,只好站在原地。只是她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了他的不高兴。

    时城、韩俊旭、阎一蒙,三大巨头上次同框是在去年的江山市少年跆拳道比赛上。

    但上次跟他们三个站在一起的,是星二代上官梓樱。而这一次,却是个从未见过的女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