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23章 厕所私处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女生们脸上都带着明媚的笑容,坐在她前桌的女生干脆转了个身坐着,趴在她桌上问道:“千夏啊,你快回答我,你跟时城学长是什么关系。”

    “千夏,你先告诉我你跟韩少爷是什么关系!”

    “不行!千夏,你先说你跟阎少爷是什么关系!”

    女生们说着说着竟然争吵了起来,气势彼此都还很强。

    许千夏一脸尴尬地站在原地,看着她们互呛。

    “千夏,你说!你跟他们三个是什么关系!”女生们最后一致地问了同一句话。

    “只、只是认识而已。”她小心翼翼地说话,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结巴。

    前桌女生歪着脑袋,不大相信地说道:“不可能这么简单吧?真的只是单纯的认识而已?”

    “绝对不可能只是认识!”烫着大卷发的女生语气肯定:“我跟盛世少爷也是认识的,可是上次我在餐厅碰到他,主动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直接无视了我。”

    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她心里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

    “我、我是说真的。”

    越是紧张,她的结巴就越严重。

    前桌的女生讶异地看着她,说道:“如果只是认识,那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连话都说的不利索了。”

    “是啊!你从刚才开始,说话就一直是结巴的!”另一个女生接话道。

    她心里咯噔一声,比刚才她们质疑她的话的真伪还要紧张。

    嘴上虽然说着她没那么脆弱,可真到了这么时候,她比谁都慌乱。

    “我……”她鼓起勇气,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说话就、就是这样的。”

    “……”大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鄙夷、惊讶、不屑、嘲弄。

    各种不友善的眼神像是漫天的海水,压的她喘不上气来。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早就应该习惯了不是吗?

    “原来你是结巴呀!”前桌女生恍然大悟:“你真可怜!”

    泪腺像是被按到了开关,她觉得自己的鼻子酸的厉害,这是要流眼泪的前兆。

    “请、请问厕所在哪?!”她垂下头,不让人看到她眼眶已经满含泪水。

    不能让人知道,她的脆弱。

    “走廊最左侧。”还是有人给她指了路。

    她顾不上道歉,直接跑出了教室,按照给她指路的人说的,往左侧跑去。

    “啊——”

    一堵人墙拦住了去路,许千夏一时收不住脚步,被撞得后退了好几步。

    韩俊旭面露诧异地看着她:“你……”

    不能被看到哭了!

    她连忙捂住脸,绕过韩俊旭快步往厕所跑去。

    “许千夏你站住!”

    韩俊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一直跑进厕所的隔间里,她整个人方才放松下来,盖上马桶盖,慢慢地坐了上去。

    “怎么会这样?”她将手指埋进头发里,眼泪一滴滴地滴到腿上,冰凉的液体越聚越多,染湿了校裙的一块。

    那种眼神,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也不是次看到了。以为会毫无波澜的内心,还是在那一刻奔溃了。她明明觉得自己足够坚强了啊,为什么还是不能克制住眼泪。

    “为什么……”

    她的声音颤抖着,却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咚咚咚。”

    “许千夏,你在不在里面?”韩俊旭的声音从女厕所门口响起。

    她一惊,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那个家伙,应该还不至于会强行闯进女厕所吧?

    “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韩俊旭的声音再度响起:“我知道你听得到,你给我好好听着!我原谅你了!你要不要说话是你的自由,我以后……反正,我原谅你了!如果你是因为我哭了,那我……我下次请你吃饭!要上课了,我是灭绝师太的课,先走了,我知道你在里面,赶紧出来吧!”

    随后响起脚步声,继而再无声音。

    她松了一口气,想要抽纸巾把眼泪擦干,却发觉隔间内没有纸巾了。

    现在外面应该没有人了,她站起身,忽而觉得有一些不舒服。

    “不会是……”她惊恐地抓紧了裙子。

    五分钟后。

    “夫人,张嫂的电话欠、欠费了,我只能打给您。”许千夏很是尴尬地说道。

    时夫人有些惊讶:“千夏呀,你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别着急,慢慢说。”

    “可能要麻烦您、您找人帮我买一样东西了……”她觉得自己脸颊火辣辣的,像是抹上了辣椒粉。

    初夏的阳光懒洋洋的,超市门口的猫咪慵懒地舔着自己的皮毛。

    “欢迎光临。”机械门自动响起声音。

    售货员抬头,目光在触及来人的时候狠狠一颤:“请问需要点什么?”

    时城沉着一张脸走进来,脸色黑的跟关公似的。

    “我自己找。”

    热脸贴冷屁股的售货员面露尴尬,伸手摸了摸鼻子:“好的。”

    五分钟后,时城从里面走出来,脸色比之前更差:“请问。”

    “您说!”售货员站直了身子,对方强大的气场让她不敢怠慢。

    时城干咳一声,压低声音:“卫生巾在哪里?”

    “啊?”售货员伸长了脖子:“您说什么?”

    “就是……女生每个月要用的那个。”时城的脸颊浮现两朵粉云,让一贯冰冷的他看起来颇为柔和。

    售货员满脸疑惑:“女生每个月要用的哪个?”

    时城的怒意终于上来:“卫生巾!你也是女的,你不知道女的每个月都要用到卫生巾吗?!还是说,大妈,你已经停经了,所以不记得之前每个月都要用到那个东西了吗?!”

    这家超市是时城特地挑的一家客流较少的超市,所以顾客很少,但还是有人听到这些话,好奇地往这边看过来。

    三四十岁的售货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十分钟后。

    “许千夏,你在不在里面?!”

    许千夏猛地瞪大了眼睛,差点惊讶地惊呼出声。

    她叫时夫人找人给她送卫生巾,她想过可能会是尚老师之类的人,却没想到居然会是时城!

    许千夏欲哭无泪,有种想装不在的冲动。

    “我在……”她红着脸回答,如果她不快点回答的话,以时城的性格,很有可能转身就走。

    脚步声由远及近。

    “你在哪一间,敲门。”时城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可怕。

    “这里!”她伸手敲了敲门,从隔间门板下面的缝隙,她可以看到时城的鞋子。

    她以为时城放下东西就会走开,却听到他突然沉声道:“开门!”

    开……门?

    “快点,好像有人过来了!”时城咬牙催促着。

    如果被人知道时城在女厕所里,那可不得了!

    想到这一点,许千夏无比快速地穿回裤子,伸手开了隔间的门。

    时城闭着眼睛走进来,隔间的门被快速拉上。

    高跟鞋抢地的声音由远及近,果然是有人进来了,而且那人打开的是相邻的隔间。

    她捂住鼻子,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小小的隔间内,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荡人心弦。

    时城背对着她站着,似乎是为了避嫌,一直闭着眼睛。她抬眼看到的是时城的侧面。她发现,时城的睫毛居然比一般的女生都要长,轻抿着的嘴唇简直引人犯罪。

    她突然想起前天晚上,她不小心亲上时城的嘴唇的那一瞬。

    她不记得那一瞬的感觉了,只觉得那一刻自己的心跳如鼓。

    天那!她忘记了解释那件事情了!更忘记了道歉!不知道那会不会是时城的初吻,不过时城那么帅,喜欢他的人那么多,肯定不会是初吻的。

    许千夏刚要移开视线,时城的眼眸微动,竟睁开了眼睛。

    视线霎时撞在一起。

    “我……唔!”她刚要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看他,时城已经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倏地瞪大了眼睛,时城的脸在慢慢地凑近她。

    时城这是要干什么?!

    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心,心跳,变得更快了。

    就在时城的脸距离她还有十公分的时候,对方突然偏离了方向,凑到她的耳边,极低的声音传入耳膜:“笨蛋!别说话!”

    对噢!这里是厕所,隔壁有人,这个时候她如果说话,隔壁的人会立刻发现不对劲的!

    刚才她居然还以为时城要……

    该死!时城虽然只比她大打算,但时城可是她法律意义上的抚养人啊!

    尽管她看不见自己的脸,却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肯定红得跟红富士似的。

    丢人!简直丢死人了!

    隔壁的隔间响起冲水声,紧接着发出一系列声音,高跟鞋碰撞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听不见。

    “呼——”时城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很是不耐烦地说道:“许千夏,你是猪吗?你刚才差点害死我你知道吗?!” 360搜索 妙-筆-阁:国民校草宠上瘾 更新快

    “对、对不起!”她诚恳地道歉,并且冲着时城深深一鞠躬。

    然而两个人相隔太近,她一弯腰,头顶直接撞到时城的胸膛。

    “嘶——”好痛!

    她皱着眉伸手捂住被撞到的地方。

    “许千夏,你真是无药可救!”时城深吸了好几口气也无法平息胸口的闷气:“我时城怎么会有你这个……”

    五一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