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25章 时城你这个王八蛋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五分钟后。

    “你找谁?”戴眼镜的男生抬头看她。

    她想起李熏冉提醒她注意称呼,便说道:“韩俊旭学长。”

    “你说会长啊。”男生推了下眼睛:“他骨折,被家人带回家了。”

    难怪她一直等不到人。

    “我知道了,谢、谢谢你。”说完她转身离开,这个时间再去食堂吃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得去超市买了一瓶八宝粥带回教室。

    教室已经回来了一半人,坐在她前桌的女生转过身:“你没去吃饭吗?”

    “没有。”许千夏如实回答。

    “噢!”女生点头:“我听说了,你跟时城学长啊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关系。交个朋友吧,我叫郑璃茉。”

    “你好,璃茉,我叫……”

    “许千夏,我记得。”郑璃茉笑笑:“你跟我说一下吧,你是怎么跟时城学长认识的。你们认识多久了?你喜不喜欢时城学长。”

    真是三句话不离时城。

    她避重就轻地回答:“偶然认、认识的。好像很多人都喜、喜欢时城学长啊。”

    “那当然啦!”郑璃茉颇为自豪地说道:“你不知道去年网上的一个排名吗?时城学长可是在连续四年的国民校草的评选中,稳坐第一的!”

    国民校草……

    居然还有这种排名吗?不知道时城自己知不知道。

    不过身为国民校草的暂时的女儿,她还是很欣慰的。

    “诶!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怎么跟时城学长认识的呢!”郑璃茉没有忘记这个问题。

    她喝完最后一口八宝粥,趁着吞咽的时候,想到了回答:“因、因为两家的家长认识。”

    “啊!原来如此!”郑璃茉点头:“对了!你要加入时城粉丝后援会吗?我跟小冉都是副会长!”

    时城居然还有后援会!

    她脸上的表情呆住。

    “加入吧,加入吧!你如果加入的话,我们的力量就会更强大!”郑璃茉一脸热血,还转头询问李熏冉:“对吧小冉?!千夏跟时城熟悉的话,对我们打败韩俊旭后援会可是很有帮助的!”

    为什么韩俊旭也有后援会?而且好像两个后援会要掐架?

    为什么她一点都搞不懂现状呢?

    “你可别忘了,她跟韩俊旭也是认识的。”李熏冉走过来,坐到她右边:“许千夏,你自己选择,是要加入我们,还是加入韩俊旭的后援会。”

    两个人的目光均是直直地盯着她,弄得她怪不自在的。

    “我选你们。”

    如果一定要选的话,当然是选时城啦!时城可是她老爸好吗?!不选时城的话,就等于她胳膊肘往外拐。

    “哟西!”郑璃茉挥舞了一下拳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人了。我现在分配给你一个任务,放学后去探望韩俊旭!”

    “……”许千夏脸色黑了一下。

    李熏冉皱眉:“郑璃茉,你脑抽了吧?”

    “我哪有!我神志清晰地很!”郑璃茉左右看了一眼,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可以让千夏去当卧底,去摸出韩俊旭的缺点,或者拍几张韩俊旭的丑照!把缺点或者丑照发到网上的话,今年的国民校草肯定又是属于我们时城学长的!”

    李熏冉沉凝片刻:“有道理。”

    “……”哪里有道理啦?!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郑璃茉十分满意地笑起来:“许千夏同志,我本以为你是根草,没想到你是块宝呀!加油!我在精神上给你鼓励!”

    明明是在夸她,可她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呢?

    李熏冉深深地看她一眼:“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许千夏张了张嘴巴,竟吐不出一个字来。

    她明明一个字都还没说,怎么就被“愉快地决定了”?还有,李熏冉看起来那么靠谱,怎么也跟郑璃茉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脑残粉吗?

    时城,我恨你的脑残粉!

    她欲哭无泪。好不容易在班里气氛和睦了一些,她不想破坏掉。反正时城说今天不想见到她,她不如先去一趟医院。

    只不过,得委屈韩俊旭了。

    身在特护病房的韩俊旭突然打了个喷嚏:“咦?难道是感冒了?”

    “少爷,你感冒了?”韩管家关切地走上前。

    “本少爷怎么可能会感冒!你快放我出去!我跟小丫头约好了的!”韩俊旭的双手被绑着,动弹不得。

    韩管家一脸为难:“抱歉,少爷。夫人吩咐过了,您必须留在这里好好养伤。”

    “那你给我小丫头的电话!”

    韩管家尴尬地摸着额头:“少爷,我怎么会有时少小姐的电话呢?而且,去问时夫人的话,有些失礼。”

    “失礼你个屁!你给我滚出去!”韩俊旭死命挣扎着,无奈绳子却越缩越紧。

    “少爷,您别乱动了,会弄伤手的。”韩管家关切地提醒。

    韩俊旭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借此平复烦躁的内心,好半天,他的情绪才平和了一些:“你,用我手机,打电话给时城。现在、立刻、马上!”

    很快,手机被接通,韩管家开了免提,拿着手机站在一边。

    “哪位。”时城的声音在韩俊旭听来一如既往地欠扁。

    韩俊旭咬咬牙:“大爷我!”

    “噢!性别认同障碍患者。”时城的语调都没有变。

    “靠!时城你这个混蛋!”韩俊旭差点没吐血,直想把手机摔出去,奈何手机在韩管家手里拿着,他肚子里的火气更盛。

    时城冷笑一声:“没事我挂了。”

    “等等!”韩俊旭想起自己打电话的初衷,压下火气说道:“给我许千夏的手机号,现在、立刻、马上!”

    “……”

    那边没有再传来声音。

    韩俊旭疑惑了一下,说道:“老头,快看一下是不是手机没电了。”

    韩管家的手刚要抬起,时城的声音响起:“不给。”

    “你!你敢不给?!”韩俊旭激动地要坐起来,但右脚打了石膏,正被吊着,他只好躺了回去。

    “敢。”

    一个字响起,紧接着手机传来嘟声。

    时城切断了通话。

    “时城!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少爷,通话切断了。”韩管家好心地提醒。

    “你当我聋吗?!”韩俊旭狠狠瞪过去,怒火中烧。

    那边的时城挂断电话后,直接拨了一个电话给家里的座机。

    “少爷,您怎么打电话回来了?我刚准备打给您。”张嫂的声音响起,带着些惊讶。

    时城沉默片刻:“怎么了?”

    “是这样,老爷今天要回来了,下午三点的飞机。老爷还没见过少小姐,夫人交代了,让您放学后别一个人回来,等少小姐放学后,一起回来。”

    张嫂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时城一个不小心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毕竟他跟少小姐的关系很微妙,根本看不出来两个人关系是好是坏。

    “我知道了。”时城的声线低沉。

    “您答应了?”张嫂声音微颤:“那、那就不打扰您了。”

    “等等。”时城出声:“许千夏的手机号你知道吗?

    张嫂连忙打开手机翻了通讯录把号码报给时城。挂断电话后,张嫂才发觉自己的手机停机了。

    彼时刚午休结束的许千夏接到一条短信。

    “我是时城。”

    简单的四个字,许千夏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有些想不明白时城干嘛突然给她发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代表什么意思呢?

    她还没想明白呢,又一条时城的短信进来:“许千夏?”

    她手一颤,连忙回了一条短信:“是我。”

    没几秒,又一条短信进来:“我是时城。”

    他不是说过了吗?

    “我知道。”她快速回复了三个字。

    “还是好困啊!你在干嘛呢?”郑璃茉转回头看她。

    不能让郑璃茉知道她在跟时城发短信,许千夏急中生智:“在跟我爸发短信呢!

    “无聊!”郑璃茉打了个哈欠,转了回去。

    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却突然明白过来,时城是想让她存下他的号码,却不知道她已经有他号码了。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不再发短信过去,而时城也没有再发短信过来。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放学时间到。

    亚特兰学院只有在高三的时候才需要上晚自习,并且是自愿制的。

    “许千夏!”

    她刚一站起身,郑璃茉跟李熏冉两个人就朝她一起走过来。

    在这之前她还存有侥幸心理,希望这两个人能忘记让她去医院探望韩俊旭的事情,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

    “我们已经打听到了韩俊旭所在的病房号,这可是费了我们不少功夫呢。喏,这个给你!”郑璃茉说着,不由分说地将一张纸条塞到她手里。

    李熏冉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眸露出期待:“许千夏,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 百度嫂索 —国民校草宠上瘾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好。”

    “任务艰巨,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加油么么哒,我们先走啦!”郑璃茉朝她做了一个飞吻,背着书包走出了教室。

    李熏冉倒是没说什么,直接出了教室。

    许千夏低头看了一眼纸条,二号楼18层特级vip病房。

    十分钟后,走到距离亚特兰不远处的一个公交车站。亚特兰学院的学生非富即贵,是没有人会坐公交车的。之前她碰到阎一蒙坐公交车也纯属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