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26章 探望韩俊旭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她要等的那班公交车很快来了。

    既然答应了别人的事情,那她就一定会做到。

    然而她前脚刚踏上公交车的台阶,后脚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冰冰凉凉的触感。

    她错愕地转头:“时、时城学长?”

    “要不要上车啊?”公交车司机不耐烦地催促着她。

    “下车!”时城沉下身,一张脸像是覆了一层冰霜。

    她被时城的表情怔住,连忙跳下公交车,公交车快速驶离她所在的站牌。这辆开走的话,下一辆就得等上二十分钟了。

    但面对时城,别说敢怒不敢言了,她连怒都不敢,只能弱弱地问道:“怎。怎么了?时城学长?”

    时城眉心微皱,看着她的眼睛,重复着她的称呼:“时城学长?”

    他记得她一直叫的时城。

    许千夏捂住嘴,尴尬地说道:“叫习惯了。”

    自从李熏冉在运动场让她注意措辞,她就一直把时城叫“时城学长”,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习惯?”时城的眉心皱得更紧:“谁让你这么叫的?”

    “这个……”她看了一眼时城抓着她手腕的手,转移话题:“你找我有、有事吗?”

    她可记得时城说不想再见到她的,怎么又是什么情况?先是下午发短信给她,再是现在突然出现拦住她上公交车。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时城了。

    时城松开手,板着脸说道:“许千夏,你到底在犟什么?你就打算以后都一直坐公交车了吗?”

    “不是你、你不喜欢我坐你车吗?”许千夏一脸无辜。

    时城沉默片刻,转身:“上车。”

    她这才发现那辆炫目的红色法拉利正停在马路对面。

    “啊?”许千夏歪了下脑袋:“上、上你的车吗?”

    “难不成上你的车?”时城瞪她一眼,抬脚往对面走去。

    她可还得去一趟医院的,许千夏心里一急,快步走上前几步,伸手就抓住了时城的衣角:“时、时城。”

    时城停下脚步,扭头皱着眉看她。

    “我自己可以、可以回去的。”她鼓起勇气说道。

    时城凝眉,转过身来,一步两步,慢慢靠近她,两人的距离只隔半步。

    她的心跳,没由来地快速跳动起来。

    “我不是、不是不想上你的车。”她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是因为,我还有别、别的事情。”

    “噢?”时城盯着她的眼睛,双目放射出寒光:“你还有什么事?”

    时城的眼神好可怕!

    她害怕地攥紧手心,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去医院。”

    “医院?”时城身上的寒气消散,继而询问道:“你生病了?”

    “不、不是。”她摇头,注意着措辞:“是我的一个、一个朋友生病了。”

    “朋友?”时城再度皱眉:“这才第一天,你就有认识的朋友了?”

    他可知道在来到时家之前,她根本就没有朋友!

    “恩。”她低头,不敢看时城。

    “那好。”时城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我陪你去探望你朋友。”

    “啊?”她错愕的抬头:“你陪我去?”

    时城挑眉,转身往对面走去。

    这一次,许千夏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时城到现在还没有冲她发火已经是万幸了,她不敢再触及他的底线。不过,她知道,如果时城知道她要去探望的人是韩俊旭,估计会杀了她。

    所以,绝对绝对不能说出来!

    一抹红色穿梭在车水马龙间,很快在市中心医院门口停下来。

    “我、我自己上去就好了,我马、马上就下来。”她小心翼翼地说道。

    时城没说话,食指敲打着方向盘。

    这等于是默认?

    “那我上去了!”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快速打开车门下车。

    郑璃茉和李熏冉让她找韩俊旭的缺点或者拍出韩俊旭的丑照,那她就去偷偷拍张照片。不过,她好歹也跟韩俊旭相识一场,她会把照片拍的好看一点。

    这样的话,郑郑璃茉、李熏冉那边能交差,这边她也不会对不起韩俊旭。

    “站住。”时城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她脚步一僵,一颗心悬了起来,时城不会是想跟她一起上去吧?时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了?

    “你要空手去探望病人?”时城说着,伸出一只手来,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张卡:“拿去买点东西,别买太寒碜的,丢人。”

    原来不是要跟她一起上去,她一颗悬着的人稍微安定了一些。

    “不用了,我有钱!”她摆手拒绝。

    养父大概是觉得心里愧对她,在把她送到时家前,偷偷在她书包里塞了一些钱。

    “你哪来的钱?”

    他妈神经大条,是不会想到要给她零用钱的。

    “我养父。”她如实回答,只想时城快点放她走。

    然而,她的话音刚一落下,时城的脸色立刻就变差了,语气也立刻变得强硬:“我让你拿着就拿着!那张纸上不是写了么,要听我的话!”

    她想起家规里是有这么一条。

    犹豫了会,她还是伸手接过了银行卡。

    “把你身上的钱全都给我。”时城又道。

    “啊?”她错愕询问:“我身上的钱吗?”

    “你没听错。”时城皱眉,目光露出些不耐烦来。

    时城那么有钱,向她要钱干嘛?

    许千夏虽然疑惑,但不敢问,只得把书包里的所有钱都叠好递给时城。

    “好了,你走吧。”时城摇上车窗,她再看不到时城的脸。

    不过,时城说的对,她不能空手上去看韩俊旭,韩俊旭会起疑的。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黑色的卡,抬脚往医院内的水果店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前脚她刚走,后脚时城就下了车。目标是——医院对面的一个乞讨者。

    大抵是看时城气度不凡,乞讨者迎上前:“小哥,行行好吧,我女儿生病,急需用钱!”

    时城停住脚步,抬手,将许千夏给他的一千多块钱尽数放到了乞讨者的纸盒里:“祝你女儿早日康复。”

    那乞讨者好半天没有回过神,直到时城走远,他才连连鞠躬:“谢谢!谢谢你!小哥你可真是个好人!”

    好人吗?

    时城的嘴唇微抿,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另一边,许千夏坐电梯来到韩俊旭所在的第十八层,发现走廊入口处居然守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是混黑道的吗?

    她心里生出一些害怕。

    “时少小姐?”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是……

    “韩管家?”她欣喜地走过去:“你是来、来看韩俊旭的吗?”

    “我一直在医院照顾少爷的,您来这里……是来看我们少爷的吗?”韩管家的目光从她手中的水果篮移开,看着她问道,笑容和蔼。

    她有些心虚地点头:“是呀。”

    “那可太好了!”韩管家眼角带笑:“少爷一直在念叨您,说是跟您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的。可是夫人吩咐过了,不让少爷离开病房。”

    “这样啊。”她点头,心里觉得很是复杂,转而响起此行的目的,她更觉愧疚。

    “那时少小姐,快跟我来吧。”韩管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出入口处的两个保镖齐齐鞠躬。

    她吓了一跳,原来这是韩俊旭的人。

    “少爷,你看我带谁来了?”韩管家推开病房的门。

    “我说了,谁也不想见,滚出去!”韩俊旭恼怒的声音自里面传出来。

    许千夏顿觉尴尬,站在门外一时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韩管家却很淡定,脸上的笑意不减,转头扬声对她说道:“不好意思啊,时少小姐,少爷好像不想见人。”

    她微微一愣,下一秒,里面传出韩俊旭激动的声音:“谁?!是谁来了!?”

    韩管家对着里面微微鞠躬:“回少爷的话,是时少小姐,许千夏。”

    “小丫头!赶紧进来!”

    她终于明白韩管家刚才为什么那么说了。

    “那我进来了。”她对着韩管家微微一点头,抬脚往里面走。

    霞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给整个病房添上了一层淡粉色。

    病房内的设备一应俱全,简直跟五星级酒店的房间有的一拼,她收住诧异的目光,走到韩俊旭床前。韩俊旭的双手被绑着,一只脚被打了石膏,正吊着,而他一双眼睛格外有神:“小丫头!我就知道我没白养你!”

    他什么时候养过她吗?

    “时少小姐,东西给我吧。”

    许千夏直接无视韩俊旭的话,将水果篮递给韩管家后询问道:“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韩俊旭的两只手都被绑在床上,显得十分怪异。

    韩俊旭的脸一黑,瞪着韩管家咬牙切齿地命令道:“立刻把绳子给我解开!”

    “是!”韩管家这次不再拒绝,许千夏来了,少爷不会逃跑了。

    绳子很快解开,韩俊旭依旧没好脸色对韩管家:“出去!你给我出去!”

    “是,少爷。”韩管家对着许千夏淡淡一笑,走出了病房,随便带上了房门。

    房间内只剩他们两个人,韩俊旭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看着她说道:“那个……小丫头,对不起啊!我放了你鸽子!”

    “没关心。”她不在意地摇摇头:“反正我、我习惯了一个人吃饭。”

    韩俊旭诧异地看着她:“你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的吗?”

    “恩。”她点头,犹豫着开口:“韩俊旭,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