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29章 不等我你就死定了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是因为他爷爷,他最尊敬的人就是他爷爷了。”时夫人耐心地说道:“时城小时候很贪玩的,性子也不是这样。他爷爷去世的时候,他正在北海道跟人学捕鱼,回来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他爷爷最后一面了。”

    听着这些话,她心里沉甸甸的。

    “所以,他觉得亏欠时爷爷,不想让时爷爷失望,所以想要变强吗?”

    时夫人点头:“是啊,他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时城能够成器。头七那天,时城一个人在灵房呆了一夜,出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要不是现在已经不封建迷信了,我真怀疑时城是中邪了。”

    可是这样一心想要变强、性格冷漠的时城,真的就是时爷爷所希望看到的时城吗?

    “滴——”喇叭声响起。

    她连忙站起身:“我先走了!”

    张嫂递上书包,嘱咐道:“少小姐路上小心,晚上如果少爷没有时间来带您回来的话,您打个电话回来。”

    “好。”嘴上虽然答应着,但她心里已经决定如果时城不来接她,就搭公交车回来。

    快速跑到大门,她人已经气喘吁吁。刚一上车,还没系安全带呢,车子就飞一般冲出了盛世山庄。

    她捂住嘴,免得不小心尖叫出声惹时城不高兴。

    “下次动作快点。”

    车开那么快,时城的呼吸依旧平缓。

    她咬着牙挤出一个字:“好!”

    时间还早,路上的车辆还很少。红色法拉利倏然停在十字路口。

    “下车!”时城声线低沉,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她无声地点头,伸手打开车门。

    “放学了在校门口等我。”时城的声音再度响起。

    许千夏开门的动作微微一怔,继而利索地跳下车:“好!”

    车门一关上,那抹红色飞了出去。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站了许久。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时城了。说时城对她不好吧,按照时城的性格,他等不耐烦直接不等她是很正常的。但事实却是相反。

    说时城对她好吧,又实在说不过去。对她好会把车停在十字路口让她自己走去学校?

    时城太复杂,她索性不去想。

    好不容易到亚特兰,一进教室,她就被人连拖带拽地进了女厕所。

    “你、你们……”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郑璃茉和李熏冉。

    郑璃茉松开手,满脸期待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拍到丑照?!”

    李熏冉稍显淡定,但一双眼睛也是紧紧地盯着她看。

    “拍到了。”她回答着,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翻出照片递给他们。

    “……”两个人看了一样,沉默地对视两秒,继而看向她。

    郑璃茉性子急,直接就朝她吼:“许千夏,你脑子坏啦?!”

    李熏冉拉开郑璃茉:“你别先吼,听她怎么说。”

    她感激地看李熏冉一眼,说出自己做完就想好的话,“我本、本来想拍丑照的。可是被她发现了,我就、就说,我是喜欢他,想要拍照留念。所以,他就把、把我手机拿去,自拍了一张。”

    “原来是这样!”郑璃茉一改刚才的冷脸,直接搂过她的肩:“许千夏同志,没想到你看起来呆呆的,脑子居然这么灵光!”

    李熏冉双手抱胸,点头:“反应还算快。”

    “……”她以为这一关可能会很难过,没想到她们这么容易就相信了。

    心里突然升起一种愧疚感。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午饭她依旧是一个人吃。好在这么多年过来,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坐在食堂吃饭也不会觉得奇怪。

    但很多人似乎还记得那天在校门口的场景,纷纷往她这边看过来,说着她听不到的悄悄话。

    她可以无视那些目光,垂头认真吃饭。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熟悉的声音。

    她抬眸,面露惊喜:“胡叔叔?”

    “什么叔叔呀?叫我老胡!”老胡将餐盘放在餐桌上,在她对面坐下。

    她记得亚特兰是有专门的教师食堂的,老胡是心理辅导医生,按理应该去教师食堂吃饭的。

    她的疑惑还没问出口,老胡已经开口:“我是心理辅导医生,要深入群众,所以一般都是来这里吃饭的。昨天中午没看到你,你昨天中午在哪吃的饭?跟时城一起?”

    提到时城,老胡刻意压低声音。

    “您怎么……”

    老胡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直接说道:“学生的私人档案都存放在我这里,你的身份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放心,我绝对嘴严。”

    说着,老胡还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逗得她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吃完饭,作为特别辅导学生,她跟着老胡到辅导室。

    “来,汇报一下,有交到朋友吗?”老胡随意地坐着,这让她也没那么拘束了。

    “其实我、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是朋友。”她如实说道。

    老胡拿起笔,一边在档案上写着字,一边说道:“在你们这个年纪,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却能无私地帮你做事的,就是朋友。”

    “朋友分年纪吗?”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当……”

    嘭——

    辅导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发出巨大的响声。

    她被吓了一跳,但看老胡却是一脸的镇定。

    “小丫头!”韩俊旭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看来老胡一早就猜到踢门的人是韩俊旭——的人了。

    “你怎么、怎么来了?你出院了?”她有些诧异地站起身,看了那两个保镖一眼,两保镖双手置于身后站在韩俊旭身后,很凶的样子。

    “是呀!”韩俊旭得意地抬了抬下巴:“我说不让我出院我就绝食,我妈就让我出院啦!”

    这人……

    “你那么着急、着急出院干什么?”她担忧地看他打着石膏的腿一眼:“这要是再出事,韩、韩夫人又得担心了。”

    韩俊旭把辅导室当自己家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就骨折而已,多大点事儿?对了,老胡头,你干嘛带我家小丫头来这里?孤男寡女的,你几个意思?”

    他找不到许千夏,找人一问才知道许千夏被带来了这里。

    许千夏看向老胡,老胡毫不介意韩俊旭说话的方式,笑着说道:“现在千夏也是我特别辅导学生,跟你一样。”

    “跟你?”许千夏面露疑惑:“你也……需要心理辅导吗?”

    韩俊旭的心理素质应该没人能拼得过。这样的人,需要心理辅导?

    “老胡头!你话太多了!赶紧给我闭嘴!”韩俊旭急得要站起来,无奈脚受伤了站不起来,只得横空挥舞着手里的拐杖。

    老胡严肃起来:“韩小子,你要跟我打架的话,伤好了再来。我现在正在跟千夏聊正事呢,你要么闭上嘴在这里安生呆着,要么出去玩去。”

    “我也有正事!”韩俊旭瞥他一眼,眼中闪现着得意的光。

    一个响指打响。

    那两个保镖突然走到她面前。

    “这……”

    两个保镖的手一直放在身后,原来是因为一个手里拿着一束鲜花,一个手里拿着一封信。

    “这是给你的!”韩俊旭落落大方地说道:“我思来想去,怕你以后都不理我了,所以决定送你鲜花,还有……道歉信!”

    道歉如果亲口说不出的话,就写道歉信,这是她教给他的。

    她脸一黑,决定说清楚:“其实我不喜、喜欢你。你误会了。”

    韩俊旭的笑容僵在脸上:“你说什么?”

    坐着看戏的老胡悠悠地说道:“人家说不喜欢你!”

    “不可能!”韩俊旭把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丢:“你不喜欢我,还能喜欢谁?”

    “……”这都什么逻辑?

    老胡再度悠悠地开口:“我看时城就挺好的。”

    “闭嘴吧你!”韩俊旭狠狠地瞪了老胡一眼。

    老胡耸肩:“你继续。”

    韩俊旭一时语塞,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看向她:“你说的是真的?”

    她诚恳地点头,简直比珍珠还真!

    “……”韩俊旭再度语塞,脸颊飘上两抹可疑的红色。

    丢人!简直太丢人!

    “不过,东西我可以收下。”她伸手要去接花。

    “不行!”韩俊旭突然开口:“你们两个,把东西都拿出去丢了!不对!都烧了!”

    “是!少爷。”两个保镖没有迟疑,转身就往外走。

    “……”许千夏脸上的笑容凝滞住,她惹韩俊旭不高兴了吗?

    老胡“噗嗤”一笑:“韩小子,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吗?”

    “闭嘴吧你!”韩俊旭弯腰捡起地上的拐杖站起来,不再看她一眼,一瘸一拐地出了辅导室。保镖帮忙带上了门。 [ 首发

    “不用介意。”老胡脸上挂着掩不住的笑:“这小子就是少根筋!”

    她收回目光,微微点头:“这事我也有错,是我让他误会了。”

    老胡翻着学生档案,目光突然一亮:“难怪这小子这么着急出院!”

    诊疗室的门被敲响,韩俊旭的保镖打开门,对着他们躬身:“夏小姐,我们少爷让我带话给您。”

    “你说。”

    “臭丫头,放学后在校门口等我,不等我你就死定了!”保镖说得有模有样,说完又是一鞠躬,后退两步,带上了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