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32章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时夫人这才满意地点头:“那千夏,你好好玩,我那边还有事情。”

    “好的,您慢走。”她乖巧地点头,目送着时夫人。

    韩俊旭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别看啦!走,这里太无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

    韩俊旭不回答她,拉着她就往某个方向走去。

    “韩少爷好!”

    “韩少爷!”

    期间遇上不少人,大家纷纷对着韩俊旭鞠躬打招呼,但这家伙虽是一瘸一拐的,但走路速度跟平常人一样快。

    韩俊旭把她往宴会场的一道小门带,出了小门,有卫生间和电梯。

    “二十三楼?”

    电梯门缓缓关上,她疑惑地看向韩俊旭。

    “恩!带你去天台!”韩俊旭得意地说道:“从天台往下看,超级好看!”

    电梯上行,一路没有停下。

    电梯在二十三楼停下,韩俊旭轻车熟路地带她往走廊最里面走,最终在一扇铁门前停下。

    他伸手拉了拉门,门被锁着。

    许千夏犹豫着说道:“要不然我们还是下去吧?刚才很多人跟你打招呼呢,我们……”

    韩俊旭置若未闻,思考了几秒后,手一伸:“把你的发夹给我!”

    她略一迟疑,还是取下了一根别着盘发的发卡。发型师为了固定她的发型,头发上有好几根发卡,取下一根倒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韩俊旭接过发卡,弯腰对着了钥匙锁鼓捣着。

    “这个能打开门吗?”她好奇地问道。

    “嘘——”韩俊旭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保持安静,站在一边等着。”

    “喔……”她点头,退到了一边去。

    走廊很安静,她只听到韩俊旭在鼓捣着门锁的声音。

    啪嗒——

    一声脆响,铁门被打开。

    “大功告成!”韩俊旭自带掌声,满是得意地转身看着她:“怎么样?!是不是更佩服我了?”

    她干笑一声:“打开了就、上去吧。”

    夜幕降下,整个江山市在灯光的点缀下变得更加炫目。

    从第二十四层往下看去,仿佛整个江山市似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星盘。

    “好漂亮。”她忍不住惊叹出声。

    她去过的最高的楼层才是医院的十几层,并且,不会有这么好的视野。

    晚风浮动,将她心底的阴郁一扫而空。

    “我第一次碰到梓樱,就是在这里。”韩俊旭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那是八岁的时候,她姑姑在这里办婚宴。我本来是跑上来透气的,正好碰到她在这里唱歌。”

    “唱歌?”她迟疑着问道:“她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唱歌呢?”

    “不是一个人。”韩俊旭脸色一沉,磨着牙齿:“她跟时城那个混蛋在一起!”

    她心底一震,原来那么小的时候,时城跟上官梓樱就认识了。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两个人一起站在酒店门口迎宾的场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

    “他们、为什么一起在阳台上?”她稳了下心神,问道。

    韩俊旭转身,背靠在栏杆上,撇了撇嘴角说道:“时城的爷爷过世不久,时城那段时间变得不太正常。应该是梓樱唱歌安慰他吧!那小子肯定是故意装柔弱,借此抢走我的梓樱!”

    装柔弱这三个字真的适合用在时城身上吗?

    只要一想起时城的眼神,她就觉得掉入了冰窟。

    “韩俊旭。”她转身,学着韩俊旭的样子背靠着栏杆,说道:“你跟时城,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韩俊旭冷哼一声:“没有误会!他小时候跟我抢梓樱,现在跟我抢你!他就是个小肚鸡肠、毒舌又见不得别人好的人!我跟他,水火不相容!”

    “……”

    时城什么时候抢过她了,时城对她,避之不及才对。

    而且,现在看来,上官梓樱的确对时城不一样。时城根本就用不着跟他抢人。

    韩俊旭的脑回路的确跟正常人不一样啊!

    但这些话说出来,肯定会伤到韩俊旭的心,所以她还是保持沉默好了。

    “对了!看夜景没有酒怎么行?我去酒店的酒窖找瓶好酒!你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韩俊旭不等她开口,连拐杖都不带,动作奇异地出了天台。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她甚至连张口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反正在宴会场她也无所适从,倒不如安安静静地呆在天台,不会有人打扰,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哎……”她长叹了一口气,有些后悔答应了韩俊旭。

    韩俊旭从出现在红毯,到拉着她上天台,别说有人嘲笑他了,就连直视他都没几个人敢吧?

    分明只是想把她骗来,她居然还傻乎乎地答应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冰冷的声音,低沉的声线,熟悉的冷冽气息。

    她浑身一怔,不敢置信地看过去:“时城,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时城板着一张脸,慢慢走近。

    白色西装是比较难穿的,而时城却是完美地驾驭了这一种白。说他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绝对不为过。

    在距离她还有半米的距离,时城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远处的天边,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时城不说话,她也不敢说话,垂首在旁边站着,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等着家长的一顿痛骂。

    “家规第三条还记得吗?”

    时城终于打破沉默。

    她微微抬头,死命地想着第三条是哪一条。家规她都记得,可是却从来没想过要去记顺序!

    “不准离韩俊旭太近。”时城的声音低沉,她能感觉到时城现在很不爽。

    第三条,原来是这一条。

    许千夏连忙接话:“对,是这一条!”

    沉默。

    死寂一般的沉默。

    怎么不说话了?

    她偷偷侧头去瞄时城,却发现时城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她豁然瞪大眼睛,心跳失去了正常的频率。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时城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跟着韩俊旭,来参加别人的生日会?”

    时城的脸色无比正常,可越是正常,她心里越是没底。

    许千夏攥紧手心,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有原因的。”

    “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原因,让你无视家规,跟着韩俊旭来到这里。”时城的声音越说越轻,却是更可怕,让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原因是什么呢?

    她静下心来想,如果时城没有发那条短信,她大概会不顾屁股的疼痛,直接跑出校门。

    如果时城来接她了,她现在大概已经在家里了。

    如果时城……稍微有一点,把她放在心上的话。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握成拳状。

    她跟时城的,荒唐的关系,早该结束的。今天,她必须要跟夫人说,解除两个人的关系!

    “怎么不说话了?恩?”时城逼近一步,气息几乎要喷在她的身上。

    许千夏猛然抬头,目光坚定地盯着时城的眼睛:“不需要了。”

    “什么?”时城被她的眼神看的一慌,停住了脚步。

    “家规。”她握紧拳头:“不需要了。”

    时城的眼底翻涌着莫名的情绪,但整个人却是显得愈发冷静:“许千夏,你在说什么?”

    竟敢说不需要家规了,跟着韩俊旭才几个小时啊,居然敢以下犯上,对他说,不需要家规了!

    真是反了她了!

    许千夏咬了咬下唇,再度开口:“等宴会结束回去,我就会、会跟夫人说,求她解除我们之间的关系。今天夫人似乎、心情不错,我觉得是好的时机,所以,不需要、家规了。”

    话已经说出口,就没有收回的可能了。

    她鼓起勇气,后退了一步,对着表情有些僵硬的时辰深深一鞠躬:“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了!”

    似乎是被她刺激到,时辰的神色好半天才恢复正常,冷眼看着她:“所以,你现在是在跟我撇清关系吗?”

    想要撇清关系的,一直都是他不是吗?

    她刚站直身子,时辰突然一把把她拽了过去,两个人脸对着脸,距离是那么近,她都可以数到时城有几根睫毛。

    脸不由自主地一烫,她伸手抵住时城的胸膛:“你……”

    “许千夏我告诉你!在我同意解除关系之前,我们的关系,永远存在!”

    “……”这是什么意思?

    她呆呆地看着他,脑筋一下子转不过来。

    时城却是松开了她,双手负在身后,冷冷地看着她:“你不是要解决强吻了我的事吗?”

    许千夏微微一愣,不明白时城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解决方法就是,在我当腻你爸之前,不准去找我妈!” [^*]

    时城的声音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她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但还是问了一句:“你不讨厌我、我当你……”

    “闭嘴!”时城沉声呵斥:“我告诉你许千夏,你刚才的那番话让我很不爽!以后你要是还敢再说,我就……我就打你屁股!”

    家长打人,似乎都是打屁股,那样子不会把孩子打傻。许千夏本来就蠢得跟猪一样了,再傻下去就不得了了。

    许千夏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屁股,脸一烫,小声地说道:“我已经不小了……”

    怎么还能像打小孩一样打她屁股呢?

    “你下次要是还违反家规,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时城冷着一张脸,似乎没有在开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