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33章 你行不行啊?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似乎真的把自己代入了父亲的角色。

    可明明他只比她大三岁呀!

    许千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城!你小子敢打她试试!”

    天台的门被撞开,韩俊旭大怒着走过来。

    她愣了一愣,连忙结束:“韩、韩俊旭,不是这样的。”

    “你就太听话!所以老被这个黑心的欺负!”韩俊旭恨铁不成钢地将她拉到自己身后,继而恶狠狠地等着时城:“我告诉你啊时城,我这条腿现在虽然骨折了,但是不一定就打不过你!”

    “哦。”时城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目光却是越过他的肩膀看着许千夏。

    察觉到自己被无视了,韩俊旭的脸色更差:“臭小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臭小子?”时城皱眉,终于正视韩俊旭:“小朋友,没大没小也要有个限度。”

    小朋……友!

    韩俊旭彻底发狂,抬脚就要冲上去。

    “别冲动!”许千夏连忙拉住他,出声提醒道:“你不是答应过梓樱,除了在跆拳道馆,不会接近时城超过一米的距离吗?”

    “可是,这小子太过分了!”韩俊旭一副要抓狂的样子,他只比时城小一岁,一岁啊!

    居然被叫小朋友,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时城的表情一贯淡定,命令道:“许千夏,过来。”

    她抓着韩俊旭袖子的手刚一动,韩俊旭就反抓住了她的手,咬着牙说道:“不准过去!”

    “过来。”时城看着她,抬高了音量:“听话。”

    家规最后一条:必须听家长的话。

    许千夏为难地咬住下唇,看向韩俊旭:“韩……”

    “你要是过去,我就跳楼给你看!”韩俊旭嘴唇一抿,一副她要是敢过去就真死给她看的表情。

    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用的戏码,怎么被韩俊旭用上了呢?

    她满头黑线。

    “许千夏,过来。”时城冷眼看向韩俊旭:“你放心,如果他真跳楼了……”

    时城说到这里,声音微微一顿,她等着时城的后话。

    “我会替他报警的。”

    “……”

    “……”

    沉默两秒,韩俊旭终于崩溃:“时城,我杀了你!”

    “别!别冲动!”许千夏下意识地挡在韩俊旭面前,紧紧地抱住他,防止他冲上前。

    韩俊旭的脸色一僵,看向她。

    时城声音突然变冷:“许千夏!松开手!”

    “不行!”她态度坚决:“韩俊旭,你不要冲动啊,冲动是、是魔鬼!”

    “你们在干什么呀?”脆脆的声音响起,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天台的门。

    上官梓樱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

    韩俊旭干咳一声,脸颊微红:“小丫头,你……可以放开了。”

    许千夏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动作,她居然主动去抱一个男人!

    她连忙松开手,往后退开了几步,一张脸火辣辣的,像是要烧起来。

    “你们两个……”上官梓樱提着裙角走过来,问道:“已经在一起了?”

    她刚要否认,时城冷淡地开口:“你怎么上来了?”

    “是呀。”韩俊旭不知为何也没有否认,而是说道:“生日会的主角不在怎么行?”

    “还没有正式开始呢。”上官梓樱的神色恢复正常,面带笑意地看向她:“这不,趁着还没正式开始,上来透口气。没想到这一走上来,你们三个都在。不过,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们两个为什么抱在一起?”

    上官梓樱如果误会他们两个,那她跟韩俊旭就更不可能了!

    她连忙解释:“刚才是、是个误会。我跟韩俊旭,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是吗?”上官梓樱似有若无地看向韩俊旭微红的脸颊,淡笑了一下:“我倒是你们两个挺般配的。你觉得呢,时城?”

    时城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不出情绪,也不接上官梓樱的话。

    “你真的觉得,我们两个挺般配的?”

    说话的是韩俊旭,他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无比认真地盯着上官梓樱看。

    上官梓樱脸上的笑容一僵,尴尬地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我随便说说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一起下去吧。”

    “随便说说的啊。”韩俊旭垂了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他这副样子,许千夏心里更觉过意不去。

    上官梓樱的一句“般配”肯定伤害到韩俊旭了,真是可怜。

    都怪她!让上官梓樱误会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蛮是愧疚,连看都不好意思再看韩俊旭。

    “还愣着干什么?”时城瞥她一眼:“还不下去?”

    上官梓樱的神色微微一变,继而重新挂上优雅的笑容,走到时城面前:“时城哥,你好像忘记了,你是我的男伴,那小姑娘呢,是俊旭的女伴。”

    时城的目光看向上官梓樱,沉默两秒后,直接抬脚往天台的门口走去。

    上官梓樱跟上去几步,忽而又停下,妆容精致的脸美丽动人,一双眼睛却是带着不屑的神色看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她不喜欢这种眼神,但还是回答:“许千夏。”

    “我记住了。”上官梓樱嘴角微一勾,笑意未达眼底便转过头去,快速跟上了时城的脚步。

    两人一走,她才想起韩俊旭。

    “小丫头,她说,我跟你很配。”她刚一转身,韩俊旭突然开口。

    愧疚之意更深,许千夏连忙走过去:“不是的!她不是说了吗,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不要、不要放在心上。”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韩俊旭皱眉:“就好像你在可怜我一样。”

    “没、我没有。”她连忙否认。

    “没有最好。”韩俊旭下巴微扬:“不过,看你的反应,我现在似乎应该难过。可是奇怪了,我居然一点也不难过。”

    “……”她只听说过乐极生悲,还没听说过悲极生乐的。

    韩俊旭略一思索,忽而烦躁地甩了下脑袋:“不管了!把我拐杖拿来!该下去了!”

    ……

    宴会会场内,著名钢琴师亲自弹琴。古典音乐在会场内缭绕,会场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被精心布置,没有任何瑕疵。

    只要进入会场,就能收获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

    她跟着韩俊旭回到会场的时候,上官梓樱正站在会场内小舞池中间的小台子上,气定神闲地讲着宴会开场致辞。

    “总之一句话,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上官梓樱对着宾客微微一欠身,下面的人立即捧场地鼓掌。

    就在她以为上官梓樱要走下来的时候,上官梓樱突然又开口:“还有一件事,怪不好意思的。今天宴会的第一支舞,大家能让给我跟我的男伴,时城哥吗?”

    大家再度鼓起掌,不少人还吹口哨起哄。

    许千夏下意识地去找时城,可是她站在太后面,根本看不到时城。

    “抱歉!不行!”

    响亮的声音响起,穿透起哄声,人们纷纷往她这边看过来,她这才惊觉刚才那一句“抱歉”是站在她身边的韩俊旭说的。

    所有人的视线几乎都集中在她——身边的韩俊旭。台上的上官梓樱脸色一白,略显尴尬,但还是强行保持镇定,等着韩俊旭的下一句。

    许千夏的心底隐隐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俊旭,你要做什么?”韩夫人走过来,语气里带着责备。

    韩俊旭直接无视韩夫人的话,扬声说道:“这第一支舞一向不是谁先邀请舞伴跳舞,谁是第一个吗?”

    这韩俊旭,不会是想邀请上官梓樱吧?

    许千夏缩了缩脖子,脚步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她敢断定,上官梓樱是不会答应韩俊旭的,这下丢人了……

    此刻上官梓樱脸色已经变得极差,她还想借此向大家说明她对时城的心意,却没想到,韩俊旭居然跑出来让她难堪!

    一时间,她下台也不是,继续站着也不是,处地极为尴尬。

    许千夏站在一旁替韩俊旭捏了一把冷汗。

    “许千夏小姐,你愿意跟我跳第一支舞吗?”韩俊旭忽而走到她面前,极为绅士地伸出一只手来。

    “……”她当场愣在原地。

    别说韩俊旭一只脚打了石膏不方便跳舞了,就算是韩俊旭方便,她也不会跳舞啊!她唯一会跳的就是广播体操!

    但重点不是这些,重点是,他要邀请的人难道不应该是上官梓樱吗?难道韩俊旭也知道上官梓樱会拒绝他?

    可找她跳舞这算什么事儿呀!

    她一时心里有些崩溃:“我……”

    “她的第一支舞,应该跟我跳。”低沉的声音响起,现场鸦雀无声。

    许千夏心里一怔,看向往这边走过来的时城。

    时城的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心里不由得就变得慌乱起来。

    可韩俊旭不知道她不会跳舞,时城怎么也分不清楚状况啊?时夫人去哪儿了呀?怎么也不出来帮她解围?

    “时城,你不要给我搞事啊?!”韩俊旭恶狠狠地盯着时城,摆出一副要把时城生吞的表情。

    时城极其冷淡地瞥了韩俊旭的脚一眼,故作疑惑地问道:“你的脚,真的行?”

    “我行不行,关你什么事啊?”韩俊旭又是一眼瞪过去:“我就算是腿断了,也要跟小丫头跳这第一支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