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34章 第一支舞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此刻时城已经走到她面前站定,似笑非笑地微勾了下唇,对着韩俊旭说道:“可你喜欢的人不是梓樱吗?跟许千夏跳第一支舞算是怎么回事?”

    听言,许千夏极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正好她昨天听郑璃茉说过,这整岁的生日宴会的第一支舞对未婚男女来说,就像是摩天轮的传说。两个人跳了全场的第一支舞,就能一生幸福。

    韩俊旭一时语塞,显得极为郁闷。

    “这样吧。”上官梓樱不知何时已经下了台,走到了他们面前,表情自然:“这第一支舞不如先留着,等夏日祭舞会的时候,我们再来跳。到时候你的腿肯定也好了,如何?”

    亚特兰学院在放暑假前,会举行一个庆典,被同学们称之为“夏日祭”,这只是一个学生们自己叫的称呼,跟日本的夏日祭典不同。

    上官梓樱问的是韩俊旭,并未开口问时城。

    但时城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在上官梓樱开口后便保持沉默。

    “梓樱说的的确是个好办法。”韩夫人微笑点头:“俊旭,你不要再惹事了啊,跟千夏一起到旁边休息一下吧。”

    “等等!”阎一蒙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你们四个如果不能决定谁跳第一支舞的话,就让给我好了!反正韩俊旭的脚,到夏日祭那天也不一定能好的了!”

    韩俊旭的脸立即一黑,谁都知道阎一蒙这混蛋就是个乌鸦嘴!

    他还未开口痛骂呢,一根拐杖狠狠敲在了阎一蒙的背后。

    头发花白的老人开口就大骂:“你个没智商的!你瞎了吗?看不清楚状况吗?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阎一蒙捂着背,无奈手不够长,够不到被敲到的地方,满心委屈地说道:“爷爷!我不是阎家亲生的吧?!”

    “诶!你个小兔崽子……”阎老爷子握紧拐杖。

    “阎老爷子,您别动气,小孩子闹着玩呢,这不是图个热闹吗?!”上官夫人优雅大气地走过来拦住阎老,笑容大方得体:“大家都不要拘谨了,宴会正式开始!”

    舞曲响起,大家纷纷开始跳舞。

    “第一支舞”风波,算是就此平息。

    “时城,陪我跳支舞吧。”上官梓樱走上前一步:“第一支舞不行,随便跳支舞总可以吧?我的男伴?”

    时城脸色毫无变化,微微躬身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注意着这边的女生纷纷羡慕地尖叫起来。

    上官梓樱笑容渐深,目光似有若无地略过她,跟时城一起进入舞池。

    “该死!梓樱居然跟那种人渣跳舞!”韩俊旭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梓樱一定是眼睛出问题了!改天我一定要带她去眼科看看!”

    许千夏满头黑线,瞥了一眼相携跳舞的两个人。

    青梅竹马的两个人,郎才女貌,无比般配。

    她眼神一暗,移开视线。

    “看着都烦,走,我们不玩了。”韩俊旭伸手过来拉她的手,她心情莫名低落,由着韩俊旭把她拉出宴会场。

    在快出门的时候,她突觉脊背凉飕飕的,像是有什么人在盯着她。

    她下意识地转了一下头,时城正专心致志地跟上官梓樱跳舞。

    胸口闷闷的感觉再一次出现,她转回头,宴会门突然被打开,时夫人诧异地看着他们:“千夏!你要走了吗?”

    “是吧?”她看了脸色不好的韩俊旭一眼。

    “这么早啊?不过也好,我今天还有任务在身,估计也照顾不到你。你早点回去我就不用担心你了。”时夫人脸色显得有些虚弱。

    她疑惑地问道:“您不舒服吗?”

    “有点拉肚子,不过刚才去吃了点药,好多了。”时夫人说着,看向韩俊旭:“韩小子,你要安全把千夏送回家。知道没?”

    “哦。”韩俊旭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拉着她走了出去。

    外面的空气比里面舒服的多,她整个人也轻松了一些。

    一路走出酒店,韩俊旭没有带她上车,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

    “韩俊旭,你、你难过吗?”她看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韩俊旭。

    听言,韩俊旭回过神,停住脚步看她:“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呢!小丫头,你说,难过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我好像不太懂!”

    难过是什么样的情绪的?

    她垂头想了想,回答道:“应该就是、心口闷闷的,然后,有点想哭。”

    “噢?原来是这样吗?”韩俊旭挠了挠头,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可是,看梓樱被时城那臭小子拉走跳舞的时候,我心口一点都不闷。就是看时城很不爽!你说,这是难过吗?”

    这……

    她摇摇头,如实说道:“这应该、应该不是。”

    这应该只是单纯的看时城不爽吧?

    “这就奇怪了。看到喜欢的人被一个禽兽拉走跳舞,我应该很难过才对啊。”韩俊旭一脸的疑惑不解。

    许千夏脸色微变,皱着眉说道:“韩俊旭,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时城、时城不是禽兽。”

    “他不是禽兽?他不是禽兽,谁是禽兽?”韩俊旭指着自己的鼻子:“难道还是我吗?”

    再怎么样,时城现在也是她的抚养人,她听到有人骂他,不能装作听不到!

    她暗暗握紧了拳头:“韩俊旭!我、我不准你骂时城!”

    “……”韩俊旭的脸色微僵,好半天,他捂住自己的胸口,疑惑地说道:“奇怪,为什么我现在觉得胸口闷闷的?”

    许千夏瞪他一眼:“你别装了!你反射弧再、再长,也不会到现在,才、才有反应。”

    “是真的啊。”韩俊旭一脸委屈:“我没有骗人!”

    “总之,你以后、以后要是再在我面前骂时城,我就、就再也不理你了!”她能想到的威胁只有这个,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韩俊旭沉默两秒,挫败地摆手:“行吧行吧!都依你!我以后在你背后骂时城行了吧?”

    她一阵无语,韩俊旭已经拿了手机叫司机开车过来,很快她被送到了时家大门口。

    “小丫头,不如你到我家住算了!你看啊,你也去过我家了,不比时家小,还不用看到时城那张棺材脸!多好?”韩俊旭一脸认真地提议。

    “不用了。”她摆摆手:“你回去、好好休息。”

    “好吧!”韩俊旭叹了一口气:“我得回去好好想想,为什么我不难过。有结果我会通知你的!”

    说完,他关上车门,车子很快飞驰出去。

    许千夏满头黑线,有结果了干嘛要通知她呀?

    “少小姐,您回来了!”张嫂迎了出来,看到她盛装打扮的样子,眼睛一亮,由衷地赞美:“少小姐,您今天可真好看!本来底子就好了,这一打扮可就更可人了!”

    她被夸得有些不自在,尴尬地抓了下裙摆道:“我们进去吧。”

    夜,渐深。

    洗完澡,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不知为何全都是时城弯腰请上官梓樱跳舞的场景。

    她突然想起自己对韩俊旭说过,难过,就是胸口闷闷的。

    下一瞬,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玩偶小兔从床边掉落到地上。

    她意识到,自己在时城跟上官梓樱跳舞的时候,在难过!

    为什么要难过?

    她用力揉了揉脑袋,头发变得乱糟糟的。

    如果时城真的跟上官梓樱在一起了,结婚也得等到大学毕业吧?

    那个时候,她跟时城的关系,估计早就结束了。不,不用大学毕业,只要她满十八周岁,抚养关系就自动解除!

    所以,时城不管会不会跟上官梓樱在一起,上官梓樱都成不了她妈!

    所以,她不需要纠结了!也不需要气闷,更不需要难过!

    “睡吧!”许千夏小声地对自己说了一句,躺回了床上。

    一闭眼睛,时城跟上官梓樱相携着跳舞的场面又在脑中浮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烦躁地再度坐了起来,在房间走来走去好几遍后,又去冲了一个澡。

    心底的烦躁这才稍微消散了一些。

    她走到阳台,夜风吹得人神清气爽的。

    两辆车往盛世山庄开来,在黑暗的夜色也显得格外醒目。她心一跳,是时城和时夫人回来了!

    车子很快开进大门,她看着时夫人从前面一辆车走下来,而时城则是从他那辆红色法拉利上下来。

    按照时城的性格,是不会喜欢这么“跳跃”的颜色的车子,所以她问过时夫人,才知道那辆车是时城高一时考了全校第一,时老爷送给他的奖品。

    对他有激励意义。

    “夫人,少爷,欢迎回来。”张嫂迎出去。

    许千夏犹豫了会,也转身跑出房间下楼。

    “哎哟!我今天真是累到了。”时夫人伸了个懒腰:“我要赶紧去睡觉!”

    “夫人。”她走下楼:“需要我替您按摩一下吗?” 百度嫂索 —国民校草宠上瘾

    她到时家当佣人的第一天,张嫂有教她怎么按摩。

    “家里有专门的按摩师,你要跟他们抢工作吗?”时城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她面色一窘,很是尴尬。

    时夫人没注意到这些,又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地说道:“千夏,你也早点睡吧,我要上楼卸妆睡觉了。”

    时夫人困极,很快上了楼。

    她正好上楼,时城突然开口:“带着那张纸,到我房间来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