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38章 小葵被责罚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要把东西送给陌生的小葵,她心底多少是觉得有些不大情愿的。

    她紧了紧手里的袋子,指甲嵌进肉里,感到明显的疼痛。

    深吸了好几口,她终于走上前:“给你。”

    小葵红着眼睛,有点欣喜地看向时城:“少爷,这是……送给我的?”

    “恩。”时城不多做解释,抬脚就走。

    许千夏站在原地,想着早上小葵恶寒恶意的样子,她心底就一阵心寒。

    但她同样没有忘记,小葵是她的第一个朋友。

    第一个。

    “小葵。”她攥紧手心,略显紧张地问道:“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吗?”

    这是她最后一次,向小葵示好。也是最后一次,给小葵也给自己的一个和好的机会。

    “以前?”小葵翻着袋子里的衣服,突然变了脸色:“这是你昨天晚上穿过的!”

    张嫂出来接她的时候,小葵正好也看到她回来了,故而记得这一件衣服。

    许千夏的脸色一白:“送衣服给你不是我的意思。”

    她还跟在养父身边的时候,老是有街坊邻居拿旧衣服给她穿,她每次都很高兴,所以一直以为这是一种示好。

    但从她说要把衣服送给上官梓樱,上官梓樱说她侮辱人后,她就明白了,穿过的衣服是不能送人的。

    “呵……”小葵冷笑一声:“东西我收下了,谢谢你!”

    下一秒,小葵直接把那两个袋子往地上一扔,继而上去狠狠地踩了两脚。

    衣服扔了就扔了,可还要上去踩几脚就太过分了!

    许千夏终于忍不住冲上去推开小葵:“你、你干什么?!”

    小葵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脸上闪过诧异,仿佛对她的突然大发脾气感到惊讶。

    片刻后,小葵又是冷笑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许千夏,你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她脸色变得苍白:“我不、不是故意推你的。”

    这一回小葵再没有跟她说话,直接拎着当初拿的那一篮子衣服走开了。

    她追上前几步,终于又停下脚步,脸色白得如同一张白纸。

    她是想要和好的,可现在这个最后机会也失去了。她跟小葵真的回不到过去了,而且日后也只会越走越远。怎么会这样?

    衣服……

    她走到被踩了两脚的衣服和首饰前,慢慢蹲了下去。裙子上印着好几个脚印,项链断了,其他的首饰都略有变形。

    她蹲了半天,直到觉得腿有些发麻,才动手把东西装回到袋子里。

    “少小姐,这些东西都坏了,我帮您扔掉吧。”时管家的声音响起,在她身边蹲下身来。

    “不用。”她把断掉的项链装回袋子,站起身来:“我想、想留着。”

    时管家深深地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刚才我都看见了,我这就让小葵离开时家。”

    “不、不需要!”她连忙阻止:“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如、如果您赶走她。这个误会,永远也、也不可能解释清楚。”

    “既然你坚持的话。”时管家瞥了一眼她手里的袋子,道:“恕我直言,要是让外人知道您捡这些垃圾回去,是会被人嘲笑的。如果您喜欢,我可以现在就叫人再买一套一模一样的首饰和裙子。”

    即便那是定制款,时家想要,不是办不到。

    她咬了咬下唇:“我只、只想要这套,不会让别人、知道的,谢谢您了。”

    她微一点头,转身离开。

    时管家没有再跟上来,她一路走回房间。房间内的灯没开,她直接走到卫生间,拿出裙子小心翼翼地去搓洗脚印。

    脚印被水一晕染,顿时黑了一大片,她越洗,裙子却越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抵在手背上,有些烫。

    “你在干什么?”时城的声音漠然地响起,片刻后,声音变得惊讶:“你把裙子抢回来了?”

    “我怎么会、回去抢回来?!是她不要!”她猛地转身,红着眼睛瞪着时城。

    她在时城心里,就这么不堪吗?会去从小葵手里抢一件裙子?

    她觉得自己的心口都在抽搐。

    时城的脸色黑了一下,嘴巴微张了张,看着她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许千夏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刚才的语气太冲了,对方可是时城,她竟然敢用这种口气对时城说话,真是不要命了!

    她攥紧手心,猛地一鞠躬:“对不起!”

    她看到时城的脚后退两步,继而转身离开。她直起身,只看到时城的背影。

    生气了吗?

    她不想惹时城生气的,也不想跟小葵闹成这样,所有不想的事情,却都发生了。

    好失败……

    她在原地站了好久,转回身去看着洗手台里的裙子,裙子已经黑了一大片,就算洗干净,也不会是原来那件裙子了。只是有些对不起韩俊旭,一片好心送她裙子,却被人踩成这样。

    “让开!”时城的声音突然再度响起。

    她诧异地看过去,时城已经伸手过来将她推到一边。

    “怎、怎么……”她惊愕地看到时城手里多了一袋蓝月亮,沉着脸倒了一些洗衣液在裙子上,动作僵硬地搓洗着裙子。

    “不是要洗裙子吗?”时城面无表情:“女孩子要贵养,时家的少小姐怎么能做这种粗活?难怪时管家觉得你没规矩。”

    所以刚才时城不是生气了,而是去拿洗衣液?

    她的心跳突然间就失去了原来的频率。

    时城依旧是背对着她,依旧声音冷冷的,还骂她没规矩。可是她一点都不觉得难过。

    “谢谢。”她鼓起勇气说道:“不过,还、还是我来吧。”

    反正她从懂事起就会洗衣服做饭了。

    “安静呆着!”时城不看她一眼,专注着洗着裙子。

    “喔……”她知道时城不会让她插手,只好听话地站在一旁看着。

    一看时城就是第一次洗东西,洗件裙子,倒了几乎三分之一的洗衣液,泡泡弄得整个洗手台都是。

    但看时城故作镇定的脸,犹豫再三,她还是选择安静呆着。

    “少小姐,房间里的热……”张嫂闯进来,看到他们,脸色一僵,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您房间里的热水坏了,得明天修,今晚您可以去别的空房间洗澡。”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

    张嫂又看了时城一眼,踯躅着走上前:“少爷,您在洗衣服吗?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你忙你的,我在教许千夏规矩。”时城连眼皮也没抬一下,依旧专注地在搓污渍。

    “这样啊,好的。”张嫂不疑有他,恭敬地一鞠躬,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污渍本身就不难洗,时城虽然是第一次洗衣服,鼓捣了半天,最后终于还是把裙子洗干净了。把裙子晾在她阳台的那一刻,她看到时城的眼底有自豪的光闪过。

    时城果真是很喜欢变强,就连洗好一件衣服都会高兴。

    时城再看她的时候,眼底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以后这种粗活不许再做。”

    极其强硬的语气。

    她微一点头:“好。”

    反正关系解除后,时城估计也不会管她做什么了。

    时城在阳台的椅子上坐下,突然问道:“鞋印,是小葵踩的吗?”

    她身形一僵,继而摇了摇头:“不是的,是小、小葵说不适合她,还给我的时候,出、出了点意外。”

    听言,时城深深地看着她,目光深邃,仿佛要在她身上看出一个洞来。

    “是这样么?”

    “是这样。”

    她不敢直视时城的眼睛,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小葵她,很小的时候就在时家了,几乎是跟我一起长大的。”时城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今天早上没有赶走她。”

    “恩。”她点头,不多言语。

    她“恩”了一声后,时城再没有说话。她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好久,终于觉得脖子酸的不行,一抬头,却正好跟时城的目光对上。

    她的心突突地剧烈跳动了两下。

    “许千夏。”时城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如果是我亲生女儿的话,我可能不会喜欢你。”

    “……”

    她脸色一僵,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说话。

    时城再不看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即将离开阳台的时候,留下一句:“晚上的时候,带上衣服到我房间洗澡。”

    “……”她脸一红,尽管知道时城没有别的意思,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脸。

    不能这样啊……

    她伸出双手覆上自己的脸,等脸上的火热感消失了,她才回到房间看书复习功课。

    是夜。

    她伸了个懒腰,找了衣服,没有犹豫地找了间空房间洗澡。

    一想到如果在时城的房间洗澡,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所以她干脆还是不要去好了。

    洗完澡她才发觉自己忘记带睡衣了,好在这里有备用的浴巾,她只好将就着裹着走到门口。这个样子看到人还是蛮不好意思的,故而她先伸出头查看了一下走廊有没有人。

    走廊空空荡荡的,淡黄的灯光柔和地洒在地毯上,她松了一口气,打开门快速跑回了自己房间。

    一路顺利,她松了一口气,走到衣柜前找睡衣。

    时夫人让人给她准备的睡衣基本都是粉色的,完全满足小女生的粉色公主梦。但她一直记着她是成不了公主的灰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