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39章 致命尴尬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许千……”房门突然被推开。

    她动作一僵,连忙把拆到一半的浴巾遮住重要部位,惊恐地看向门口。

    时城同样满脸惊恐,愣愣地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

    还是她打破致命的尴尬:“有、有事吗?”

    时城右手握拳在鼻尖抵了一下,干咳一声,脸色闪过两抹晕色:“我以为你还没洗过澡,既然你洗过了,那、那我就去洗澡了。”

    原来是叫她去洗澡的,好意她领了,可是进来的时机实在太尴尬了!

    “等等。”她理好浴巾,走上前两步:“我的手机,还在、在你那里。”

    时城脚步微顿,背着身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放在一侧的桌子上:“你的我有用,你最近先用我的。”

    “啊?”她疑惑地微微蹙眉,时城已经走出了房门,并且带上了门。

    不多时,她听到对面房间响起重重的关门声。

    她紧绷着的身子微微放松了一些,脚步有些发软地走到床边坐下。

    刚才她动作虽然快,但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时城莫非看到了?她感觉自己的脸火一般地烧起来,热度一直没有往下降。尽管她告诉自己,时城是自己的爸爸,可是心跳依旧如鼓。

    她不知道的是,时城一回到房间直接就进了浴室,开的是冷水。

    次日清晨,她被刺眼的眼光弄醒,这是周日,天气格外晴朗,明明还没有完全到夏天,太阳的热度已经能让人红脸。

    洗漱完推门出去,恰好对面响起关门的声音。

    她一抬眸,却正好跟时城的目光对上。

    时城淡漠地瞥她一眼,移开视线直接往楼下走去。

    许千夏微微一愣,难道时城已经忘记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想到这个,她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时城肯定没有看到,而且就算看到也不会放在心上,她到底在纠结脸红些什么呀?!

    这么想着,她对昨晚的事情也就不再介怀。

    早餐无比正常地度过。

    “少爷,衣服准备好了。”张嫂拎着一个袋子过来,她依稀能看出来里面是一套白色的衣服。

    时城喝完最后一口豆浆,站起身接过张嫂手里的袋子。

    出于好奇,她开口询问:“你要去哪儿?”

    时城的脚步微顿,清冷的声音响起:“什么时候我的行程需要向你报告了?”

    昨晚弄得他洗了一遍冷水澡不说,还半夜都睡不着,他简直不想再多看许千夏一眼!

    冰冷的声音听得许千夏顿时脸色一白,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时城似乎压根就没想要听她说话,直接走了,佣人们鞠躬送走时城后,客厅安静地不像话。

    “少小姐,需要再加一杯牛奶吗?”佣人走上前询问。

    她回过神,摇摇头,低头继续吃早餐。

    她是该好好反省一下,刚才的那个问题,她完全没有资格开口问的。时城不论去哪儿,都不是她有资格询问的。

    是啊……

    没资格。

    她放下叉子,煎蛋才吃了一半不到,她便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少小姐,不再吃多一点吗?”张嫂关切地询问。

    “我饱了。”留下这么一句,她加快脚步往楼上走去。

    回到房间,她直接找了自己的书包出来,那个书包里装着从养父家带过来的一些东西,其中就有一本通讯录。

    时城的手机还放在桌子上没有动过,她翻了半天通讯录,终于找到了她要找的号码。

    “您好,请问……”

    两个多小时后,她疲惫地从客车上下来,找了个当地的银行,从取款机里取出了一千块钱。卡虽然是时城的,但她给时城的人民币至少有一千多。

    按照儿时的记忆,她找到了自己最初生活的地方——圣玛利亚孤儿院。

    最初创建这个孤儿院的是一个德国人,但那个德国人死去后,由当地的一个慈善家接管,一直到现在。

    孤儿院门口冷冷清清的,从电话里她得知孤儿院的现状很不好,一个一直资助这里的慈善家去世后,他的儿子没有遵照遗愿继续资助这里。

    她远远地看过去,一个年迈的妇人正站在孤儿院门口,使原本冷清的孤儿院更显孤寂。

    “是……千夏吗?”老妇人走下台阶,迎上前迟疑地问道。

    那些没有光和希望的岁月里,这张面孔带来了多少温暖,尽管黑发变成了白发,脸上出现了皱纹,眼神里的那分慈爱却是一点也没有变。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瞿阿姨……”

    “好,好,好孩子。”瞿阿姨伸手抱住她,她鼻尖闻到熟悉的皂香,想起大冬天时,瞿阿姨在河边洗他们的衣服,手冻得通红的场景,眼泪更是怎么也止不住。

    调整好情绪后,她随着瞿阿姨回到孤儿院,由于日子太艰难,很多员工都走了,留下来的基本都已年迈。可是孤儿的人数不减反增,日子越过越艰难。

    “说起来,你还是我在这这么多年,见过的第一个出了这个孤儿院后,还会回来看我们的孩子。”瞿阿姨擦了擦眼角的泪:“我不怪你们,只是常常会想念你们。”

    许千夏刚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愧疚和后悔遍布了全身的细胞。

    她不想回来,是不想再想起无父无母的日子,不想再想起第一个收养她的人家,因为她的口吃症毫不犹豫地把她送回来的场景,不想再想起她是被抛弃的孤儿。

    只是她没想到,除了她,大家都没有再回来。

    谁会想要回这种地方想起那些痛苦的日子呢?人都是自私的,她也是。

    这一次回来,她不过是想让自己牢记自己的身份地位,初衷并不是单纯的回来看看这个她长大的地方。

    “对不起,瞿阿姨!”她退开一步,对着瞿阿姨直接跪下,膝盖微疼,她顾不上,直接对瞿阿姨磕了一个头:“我对不起、对不起您!对、对不起这个地方!”

    “孩子,快起来!”瞿阿姨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疼惜地说道:“你能回来,我已经很开心了。哪里还会怪你?其他的阿姨们看到你回来,肯定也很高兴,快别哭了,我带你去见她们。”

    “恩。”她擦了眼泪,重重点头。

    若她能勇敢一点早点回来,估计不会像现在这么后悔愧疚,可惜她没有。

    见了其他的几位阿姨,阿姨们看到她眼睛都红了,她忍不住又落泪。

    “千夏,你今天中午可得留下来吃饭,我去叫厨房多烧几个菜。”瞿阿姨笑着走出去。

    她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询问着众人近况。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些,她下意识地点开来看,是上官梓樱的短信。

    “时城哥,你怎么还没到呢?”

    她愣愣地看了好久,才想起时城跟她交换了手机。

    原来时城今天是要出去跟上官梓樱约会的啊……

    “千夏?”身边的阿姨疑惑地喊了她一声:“你有急事吗?”

    “没、没有。”她连忙摇头:“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说你四岁的时候……”

    另一边,一辆红色法拉利在一家手机营业厅前停下。

    时城几步走进营业厅,将手机扔在柜台上:“给这个手机换张卡。”

    营业员眼睛都直了,连忙点头回答:“是……”

    临近午饭,许千夏打电话回时家,告诉了张嫂一声中午不回去吃了,张嫂没多问,就让她注意安全。

    放下手机,她走进厨房:“瞿阿姨,我帮您做饭吧。”

    “这怎么行?你是客人!”瞿阿姨二话不说将她往外推:“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看看孩子们吧。”

    她见瞿阿姨坚持,也就不再要求帮忙,抬脚往后院走。

    “小小,这个苹果给你吃。”一个小男孩站在后院的花坛边,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目光黯淡无光的小姑娘,似乎是失明了。

    “不用了。”小姑娘推开小男孩的手,懂事地说道:“这是那个叔叔给你的,你自己吃吧。你如果不吃,可以去萧阿姨她们吃,她们都好久没有吃过水果了。”

    小男孩点头:“那好吧。我明天就走了,今天晚上我们偷偷跑出来聊天吧。”

    “你走了,以后还会回来吗?”小女孩侧着头,无比认真地问。

    “当然了!”小男孩信誓旦旦:“等我以后赚钱了,就回来娶你!”

    许千夏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没有走过去打扰他们两个。

    小女孩虽然失明了,可是比她幸运的多,好歹还有一个寄托,即便小男孩以后没有回来,至少在等待的时光里,心里还是有个盼头的。

    可是她,患有口吃症的她,遭受领养人的再一次抛弃,遭受小伙伴的嘲笑,遭受着日复一日的孤独……

    除了瞿阿姨她们,这个孤儿院其实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

    “千夏啊,可以吃饭了。”瞿阿姨过来叫她。

    她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属于她的家。而时城,不论作为什么身份,都注定不可能属于她。

    这个早该知道的道理,她终于深刻地明白了。

    她转身,脸上挂着淡笑,跟着瞿阿姨离开。

    出孤儿院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暗下来。

    “真的不用我送吗?”瞿阿姨的脸上写着浓重的不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