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0章 帮我揉揉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真的不用,我都这么大了,不会出事的。”许千夏说着,从包里掏出她之前取出来的一千块钱,递到瞿阿姨手里:“瞿阿姨,这些你拿着,我现在也用不着钱,虽然有点少,但我……”

    “不行,这钱我不能收!”瞿阿姨撤回手:“你养父的条件我清楚,这钱你自己拿着用!”

    她微微一愣,想起自己没有告诉瞿阿姨养父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瞿阿姨,我现在在另一户人家家里,这钱我真用不到,你收下吧!”她说着,故意板起脸:“要是不收下,下次我就不来了。”

    瞿阿姨面露犹豫,终于还是收下了钱:“那你有空常回来看看。”

    “好。”她答应着,对着瞿阿姨摆手,往车站走去。

    这个点,应该还赶得上最后一班去江山市的客车。

    走出一段距离,她身后突然响起急促的喇叭声,车灯照在她的后面,她转过身去,灯光太晃眼,看不出是谁在鸣喇叭。

    “夏雨荷夏雨荷!”

    熟悉的声音和……名字。

    她脸一黑,装作没有听到喊声,转回身继续往前走。

    说了多少遍了她不叫夏雨荷!

    车子很快跟上来,阎一蒙从车上下来,跑到她面前:“还真是你啊!我刚才还以为认错人了呢!”

    “你是认错人了。”许千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的确不是夏雨荷。”

    “不可能!你这张脸,化成灰我也认得!”阎一蒙信誓旦旦,一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不要再装了,你就是夏雨荷!”

    奇怪的人。

    她再度下定论,无可奈何地解释:“你没认错人,但我的名字,叫、叫许千夏。”

    “咦?是吗?”阎一蒙恍然大悟:“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时城也在这里?”

    “时城在跟上官梓樱约、约会吧。”她看向阎一蒙:“你还不知道我跟、跟时城的关系吗?”

    “对噢!我爷爷说你是他干女儿。”阎一蒙揉了揉头发的,再度问道:“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她不准备多说,只道:“来看一个熟人,你继续忙,我要去赶客车了。”

    “等等!”阎一蒙拉住她的后领:“你怎么不问我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为什么要、要问你?”她奇怪地看着他,这个人,真是……

    阎一蒙理所当然地说道:“我都问你了啊!而且,这么晚了,最后一班客车也没有了吧?”

    “怎么可能没有……”她忽而瞪大眼睛,一辆回江山市的客车从身边经过。

    最后一班客车,现在是真的没有了!

    阎一蒙似乎是注意到她表情不对,往那辆开走的客车瞥了一眼,问道:“那辆不会就是最后一班客车吧?”

    “你说呢?”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这个时候,再口吃的人,也能顺利说出这三个字吧?

    “诶?还真巧呢!”阎一蒙单纯地笑了一下:“你可以坐我的车回去啊!不过你得先问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小镇。”

    “……”她满头黑线,这个问题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阎一蒙满脸期待:“快问我啊!”

    许千夏攥紧手心,想着最后一班车也走了,坐出租车的话她根本没有钱。

    算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问得极其僵硬。

    阎一蒙满足地勾起唇:“因为我爷爷有个战友住在这里,他今天生日,我来接我爷爷,可是爷爷说今天不回去了。所以,我就只能一个人回去喽!”

    “哦。”她面色冷淡地应一声,接他爷爷这种事,她根本装不出感兴趣的样子。

    好在阎一蒙并不在意这个,直接转身去帮她打开门,极为绅士的模样:“请,夏小姐!”

    夏小姐……她表情僵硬地坐进去,反正只要别再叫她夏雨荷就好。

    车子很快启动,往江山市开去。

    “对了,雨荷……”

    “我叫,许千夏!”她压着嗓子提醒道。

    “噢!千夏。”阎一蒙喊了一遍她的名字,突然停顿了一会:“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都怪你!我给忘了!”

    “……”

    好不容易挨到车子开到盛世山庄门口,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快速解开安全带下车:“谢、谢谢你!”

    “没事儿!”阎一蒙摆摆手:“那明天见了,千夏。”

    她微微一愣,这家伙,居然叫对了她的名字!

    “再见!”她挥手,差点没被感动到哭。

    阎一蒙的车子快速调转车头开走,她刚转身,就听到又一阵汽车开来的声音。

    红色法拉利开过她的身边,山庄的大门自动打开,车子快速开了进去。她脚步微顿,跟着走了进去,门口的保镖对着她鞠躬:“少小姐,欢迎回来。”

    她想回以鞠躬,又想起时管家的话,便只点了头,快步往里面走去。

    “说起来,我都好几天没来了呢。”上官梓樱挽着时城的手臂,脸上满是笑意,看到她,目光微愣,脸上笑意更深:“是千夏啊,你从外面回来的吗?不会是在门口等时城吧?”

    时城的目光冰冷地扫过她。

    她收紧手心,深吸了一口气,面色自然:“我从外面、刚回来。”

    言下之意,就是她并不是在等时城。

    “这样啊,你出去玩了吗?不会是跟俊旭吧?”上官梓樱说着,看向时城:“俊旭今天也没有来训练,不是吗?”

    时城神色微变,直接抬脚往前走去:“你不是饿了吗?”

    上官梓樱饶有深意地看她一眼,这才收回目光跟上时城的脚步。

    许千夏站在原地站了一回,回想了一下刚才上官梓樱的眼神,那眼神里,是得意吗?是拥有时城的得意。

    可是,她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呢?

    她又从来没想要跟上官梓樱抢时城。

    她吸了吸鼻子,往前走去。

    走进大厅,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今晚的菜比往日更丰富,时老爷正坐在主位上跟上官梓樱说着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而时夫人正在念叨着时城,似乎是在责备他什么。

    “少小姐好。”时管家率先发现她,恭敬地走过来,小声地提醒:“老爷回来了。”

    她自然是注意到时老爷了。

    “恩。”她对着他们一躬身:“你们慢慢吃,我先上楼了。”

    “千夏,你不吃晚饭吗?”时夫人担忧地看着她:“我刚问时城你在哪里呢!你今天去哪里过了?我睡到中午,张嫂说你出去玩了,我打你电话,居然说不在服务区。”

    “我给她换了号码。”时城声音听不出情绪:“一会儿把号码发给你。”

    “原来是这样!”时夫人松了一口气:“千夏,快过来吃饭吧。”

    上官梓樱转头来看她,笑意浅浅:“千夏,来一起吃吧。”

    “真的不用了,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你们慢慢吃。”她笑笑,转身上楼。

    “那你早点休息,我看你有点累。”时夫人关切地说道。

    她脚步微顿:“好。”

    “时阿姨,你好像很喜欢千夏呢。”上官梓樱脸上的笑意不减:“您对她可比对时城关心多了。”

    时夫人笑笑:“谁让千夏长得可爱呢!是吧,时城?”

    时城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颤,不做回应。

    这一细微的动作被上官梓樱看在眼睛,她嘴角弯起的弧度微淡,继而开口说道:“千夏是挺可爱的,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时夫人极为满意地笑起来:“来!给你夹个鸡腿!”

    回到房间,许千夏耳边还回响着上官梓樱的那句“千夏是挺可爱的,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明明是夸她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在耳朵里就是不舒服。

    “哎……”她莫名叹气,拿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

    水声隔绝了一切声音,她觉得自己全身都舒畅了许多。

    洗完澡躺在床上,她回想起来的都是今天去孤儿院时看到的场景。孤儿院很多地方都需要修葺了,可是资金却连水果都买不起。一想到阿姨们受这些苦,她心里的愧疚就像是要吞没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咚咚咚。”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响起。

    她以为是幻听,凝神听了一会儿发现是真的有人敲门。

    她连忙起身去开门。

    “时……城?”

    时城穿着一套深灰色睡衣,头发还是半干的,似乎刚洗过澡。

    时城的神色似乎有些疲惫,一只手抬起:“你的手机。”

    她连忙双手接过:“我这、这就去拿你的手机。”

    说完,她转身进房间去拿手机,背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时城居然跟进来了。早上的时候,还一副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的模样,现在却进她的房间。

    真是搞不懂这个人。

    她拿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转身却发现时城居然在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给,你、你的手机。” [^*]

    时城揉着他的额角,没有看她,也没有接手机。

    一时之间她有些尴尬地保持着递手机的动作。

    “帮我揉揉。”时城突然开口。

    她脊背一僵,错愕地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声音。

    “帮我揉揉。”时城重复了一遍。

    时城的手放下来,她这才发觉时城的额角居然淤青了一块,之前是有刘海遮住了那个部位,现在洗完澡,时城的头发往后梳,淤青立即就明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