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1章 危险的父女关系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怎、怎么会这样?”她面露惊讶,不是陪上官梓樱逛街了吗?怎么还受伤了?该不是为了上官梓樱跟人打架了吧?

    时城疲惫闭着眼睛,背靠着沙发。

    “对了。我有药酒带、带来,用那个给你擦?”她从养父家背回来的背包里还放着一瓶治跌打的药酒,养父就是做这个生活的人,她有个什么跌打损伤的都会擦那个,所以就带了一些来。

    时城微微颔首,眼睛依旧闭着。

    她很快找到药酒,抹了一些在手上,人半跪在时城面前:“我擦了啊,可、可能会痛。”

    时城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又闭上眼睛:“恩。”

    许千夏探身向前,将沾了药酒的手抚上时城受伤的额角,温热的感觉,让她觉得手臂变得有些僵硬。她深吸一口气,稳了下心神,专注地揉着时城的额角。

    “要揉到发烫才会有、有效果。”她大着胆子将身子又往前探了一下,加重了手上搓揉的力道。

    时城微微皱眉,但眉心很快舒展开来。

    看着那淤青的地方,她很想问为什么会受伤,可是脑海里一回想起早上时城的话,她要问出口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你没资格问的,许千夏。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渐渐的,她手臂有些发麻,僵直的上半身也有些支撑不住。为了防止摔倒在时城身上,她用另一只手支持着沙发,身子这才保持了平衡。

    “你很酸?”时城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直直地盯着她看。

    “还、还好。”她被时城的眼神看的心里有些发毛,两个人的距离又莫名暧昧,她慌慌地收回手站起身来:“好了。”

    时城瞥她一眼,问道:“要涂几次?”

    “一天吗?”她想了想,回答道:“我以前都是一天两次的。”

    “哦。”时城淡漠地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明天带去学校。”

    她推开一步,让开路给时城走。等回过神刚才时城说了什么的时候,时城已经快要走到门口。

    “带药酒去学校吗?”她不敢确认地问了一句。

    时城的脚步微顿:“不然?”

    她点头,想起时城看不到她点头,又连忙应了一句:“好。”

    “许千夏。”时城突然转过身,看向她,眼神有些森然。

    她心里毛毛的,有些畏惧地应了一声。

    “身为你的抚养人,我受伤了,你居然也不问为什么?”时城微眯起眼睛,有水珠滑到他的眉骨。

    危险,又迷人。

    她错愕地歪了下脑袋:“啊?”

    “许千夏。”时城微微抬起下巴:“我对你很失望!”

    “……”

    她脸色黑了黑,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

    不是不让她多嘴,可这会儿怎么又怪她不问一句?

    人说伴君如伴虎,这话用在时城和她身上出乎意料地适合!

    “时城哥?你怎么在千夏房间?”上官梓樱的声音在走廊响起:“这应该是千夏的房间没错吧?”

    “涂药。”时城说了两个字后便再无声音。

    “那晚安啦!”

    许千夏收拾药酒的手一顿,上官梓樱居然在时家留宿?

    时城出去的时候没有关门,虚掩的房门被敲响,上官梓樱礼貌地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她放好药酒,有些拘谨地回答:“可以。”

    “千夏啊。”上官梓樱几步走过来,吐了吐舌头问道:“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就今晚。”

    “……”她错愕地微张开嘴,搞不明白上官梓樱怎么会提出跟她一起睡。

    “在陌生的房间一个人睡我有点害怕。”上官梓樱说着,上前挽住她的手臂:“你一定会答应我的,对不对?”

    说实话她并不想答应的,但理智却让她点了头:“好。”

    “谢谢你!千夏你人果然好好!”上官梓樱松开她的手臂,往床边走去。

    她去卫生间洗了一下沾了药酒的手,再回房间时,上官梓樱已经躺在床的右侧,眼睛闭着,似乎已经睡着了。

    为了防止吵醒对方,许千夏轻手轻脚地关掉了灯,小心地躺在了床的左侧。

    刚一躺平,身侧的上官梓樱突然翻了个身,目光与她直视:“千夏。”

    她被吓了一跳,错愕地“啊”了一声。

    月光明亮,洒在上官梓樱的姣好的面孔上,更添了一分柔美。

    “问你个问题,你不要介意噢。”

    她点了点头,等着上官梓樱发问。

    “那我就问了哦!”上官梓樱眼眸带笑:“你跟时城,不会是那种危险的父女关系吧?”

    危险的父女关系……

    她放在杯子里的手暗暗握拳。

    “你想太多了,我、我跟时城,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上官梓樱脸上的笑意渐深:“是我想多了就好。我也觉得时城不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丫头,更何况,你跟时城还是法律上的父女关系呢。”

    她吸了一口气,神色自然:“你放心好了。”

    去了一趟孤儿院,她已经深刻记得自己的身份地位了,抛开跟时城的荒唐的父女关系,她也不可能跟时城有别的关系。

    上官梓樱目光专注地盯着她看,许久,才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了。你应该知道我喜欢时城吧?”

    她如实点头:“恩,我知、知道。”

    “也许,我以后会成为你妈妈呢。”上官梓樱捂嘴笑起来,眼睛仿佛会发光,亮的有些刺眼。

    “我跟时城的关系,在、在我满十八的时候就会自动解除了。”

    “是吗?”上官梓樱勾勾嘴唇:“我有点困了,晚安啦!”

    “晚安。”

    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她在闹钟声中醒过来,一侧头,上官梓樱还在睡梦中。

    想起昨天的谈话,她眉心微蹙。

    上官梓樱显然不是不敢一个人睡才跟她一起睡的,不过,把她当成假想情敌的话,是不是有点高看她了?

    她自嘲地笑笑,小声地起身换衣服、洗漱。

    “少小姐,您起来啦。”张嫂迎上前:“我还打算上楼叫您呢,少爷已经在吃早餐了。”

    听言,她抬眼看过去,时城果然已经在吃早餐了。

    走下楼,她礼貌地说了句:“早上好。”

    出乎意料的,时城抬眼看她:“吃快点,别让我等。”

    这是……要送她去学校的意思?

    “好!”她没敢多问,快速坐下吃早餐。

    时城吃饭永远是一副贵族用餐的模样,不紧不慢,连吃饭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而她……三下五除二快速解决掉了早餐,乖乖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吃完。

    不多时,时城起身走到她面前:“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吗?”

    什么东西?

    刚要问,上官梓樱的声音响起:“时城哥,你怎么这么早?”

    “送她上学。”时城的声音毫无波澜,皱着眉看她:“药酒,你是猪吗?许千夏?”

    “那个带、带了!”她连忙回答。

    上官梓樱脚步微顿:“时城哥……”

    “时管家会送你。”留下这么一句,时城抬脚就往外走。

    许千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时城的脚步。让她跟上官梓樱在一辆车内处着,她会觉得浑身难受的!还不如跟冷冰冰的时城坐同一辆车。

    两人一路无言,依旧是在十字路口处停车。

    她其实很想说一句,能不能再走一段,这里走到学校也是需要消耗很多体力的!

    打开车门,她脚刚往外跨了一步,突然又收回来:“药酒还、还没给你。”

    时城冷淡地瞥她一眼:“到时候我会找你。”

    “啊?”她歪了一下脑袋,等意识过来时城说了什么后,连忙垂头:“那我、走了。”

    红色很快消失在视线里,她叹了一口气,想着改天还是坐公交车上学好了。可问题是,她手里拿着的是时城的卡,她的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不能再从时城的卡里拿钱了。

    怎么办呢?

    不如……有时间去找个兼职。以来可以赚到坐车的钱,而来,剩下来的钱还可以给瞿阿姨她们。

    打定了主意,她心里轻松不少,脚步也轻快起来。

    刚走过红绿灯,身边一阵急刹车声响起。她错愕地停住脚步,还没来得及转头,人就被捂住嘴巴,紧接着身子被人抓进了一辆车。整个过程不到三秒!

    一进车子,抓她的人立刻放开了手,她刚要尖叫,就看见韩俊旭红着眼睛看着她:“许千夏!你竟然敢不接我电话!”

    见是韩俊旭,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是你啊……”她还以为自己被人绑架了呢!

    不过想想也是,怎么可能会有人那么无聊绑架她啊!

    “不是我还是谁?”韩俊旭凑近她,伸过手一把将她拽到了身边:“我问你呢,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电话……

    她想起时城帮她换了个手机号码,不会是不想让韩俊旭打电话给她,才这么做的吧?已经讨厌韩俊旭到这种地步了吗?

    她转了转眼珠子,机灵地说道:“我手机丢、丢了……”

    “丢了?”韩俊旭微张开嘴,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几秒,忽而松开手,大笑出声:“我说呢!你怎么可能敢不接本少爷的电话!”

    她心虚地移开视线,干笑了几声,附和道:“是啊,是啊。”

    “喏!这个给你!”她手里被塞进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只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