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2章 酒店独处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她惊讶地看向韩俊旭“这……”

    “你手机不是丢了么?时家那么小气都不给你再买一个!这是我的手机,送你了!”韩俊旭拍拍她的肩:“卡已经拔掉了,我会给你办张卡。不过,这个号码,不准给时城!听到了没有?”

    她满头黑线,这两个人,怎么都喜欢干帮她换卡的事儿啊?

    “问你话呢!听到没?!”韩俊旭皱紧眉心。

    “听到了。”她乖巧地点头,反正,时城知道她另一个号码呀。

    听言,韩俊旭极为满意地勾起嘴角:“对了,你怎么走路上学啊?健身吗?”

    “……”谁愿意用这种方式健身啊?

    “不过你这小身子板,前面平也就算了,后面……”韩俊旭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她某个部位:“好吧,后面还算合格!”

    “……”她脸一红,恨不得立刻跳车。

    车子平稳地往前开,她注意着窗外,适时开口:“就在、在这里停车吧!”

    “这里?”韩俊旭看了眼窗外:“你要干什么?”

    “我……”

    “你不会是不想跟我一起在校门口下车吧?”韩俊旭恶狠狠地眯起眼睛:“小丫头,弄半天我对你掏心掏肺,感情你压根看不起我!”

    她连忙解释:“我、我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就闭嘴!”韩俊旭瞪她一眼,继而抬高音量对司机喊:“开慢点会死啊!”

    车速骤然减下来。

    “对了。”她想起韩俊旭几次要打电话给他,便问道:“你打给我,有、有什么事吗?”

    “我正要说呢!”韩俊旭眨了一下眼睛:“咱们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为什么老是乱用成语?

    她直接无视后面一句话。

    “那个,少爷……”司机大叔犹豫着开口。

    “闭嘴!小丫头,我想了一个晚上,想通了一件事!”韩俊旭表情变得极为严肃:“我现在可能不喜欢梓樱了。”

    “不喜欢、了?”她迟疑着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这个问题嘛……”韩俊旭揉了揉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没想过!”

    “……”

    车子以“小碎步”的速度终于抵达了亚特兰高中部门口。

    “糟糕!”韩俊旭突然一拍脑袋:“我忘了俊宇!”

    司机大叔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我一路都想提醒您忘了带俊宇少爷,您没给我开口的机会……”

    “俊宇少爷……”她迟疑着问道:“是你的弟弟吗?”

    那次在校门口等时城,韩俊旭把她带走的时候,车上的那个小男孩。

    “没错!”韩俊旭对着司机大喊:“还愣着干嘛?回去!”

    车子快速掉头往回开。

    “等等!我我我……我要下车!我到了!”她一急,比平时更结巴了。

    “我不管!都怪你!你得陪我!”韩俊旭蛮不讲理地说着,双手抱胸,闭目假寐。

    她欲哭无泪,到底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人?

    一个小时后,她站在教室门口,敲了敲门:“抱歉,老师,我、我迟到了。”

    “这位老师!”韩俊旭突然冒出来:“我跟她一起扶老奶奶过马路,做好事,没想到迟到了!希望老师不要怪小丫头!”

    讲台上的老师面色惶恐:“做好事迟到嘛!老师怎么会批评你呢?快回去坐下吧!”

    这么蹩脚的迟到理由,这老师居然一点也不怀疑?

    她狐疑地看了韩俊旭一眼,那家伙对着她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她浑身一哆嗦,快步走进教室坐回座位。

    “老师果然是明事理的人!”韩俊旭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转身潇洒离开。

    “会长好帅哦!”

    “简直帅裂苍穹!”

    “再帅也没有我们时城学长帅!”

    “切!”

    “行了,安静!”老师干咳一声,板起脸:“我们继续上课!刚才讲到……”

    一节课结束,老师前脚刚走,郑璃茉就转回身趴在了她桌上,一脸赞赏地说道:“行啊你!看来你已经完全打入敌人内部了!”

    “许千夏!”李熏冉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你要是敢被韩俊旭迷惑,背叛我们后援会的话,你就死定了!”

    她干笑了一声:“我、我不会的。”

    李熏冉这才满意地勾起唇,提议道:“要不,你中午跟我一起吃饭吧。”

    这是第一次有人邀请她一起吃饭,她甚至有些不确认地问了句:“真、真的吗?”

    李熏冉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难不成还是假的吗?你这表情就好像是第一次有人邀请你一起吃饭一样。”

    “……”她又是干笑了一声:“没、没有。”

    “那就这么说定了!”郑璃茉凑近了她问道:“你爱吃香菜吗?”

    “啊?还、还行。”

    “太好了!终于找到同类中人了!”郑璃茉夸张地大笑起来。

    临近放学,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

    “放学后,盛世酒店,18楼vip1房。”

    署名,时城。

    她愣了一愣,这写的不是酒店房间的号码吗?为什么时城要给她发这个?不会是发错了吧?

    “千夏,你在干什么呢?”郑璃茉转过头来,自修课没有老师,故而教室较为热闹。

    她按灭屏幕,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没、没事。”

    “没事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郑璃茉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许千夏犹豫了会,问道:“璃茉,我有件事问、问你。如果,你爸突然发了一条短信给你,上、上面是酒店的房间号码。那是什么意思啊?”

    郑璃茉眨眨眼睛:“你爸发给你酒店房间号了?”

    她面色一僵:“不、不是。”

    “嘿嘿!肯定就是!”郑璃茉嘻嘻一笑,表情突然又严肃起来:“我告诉你啊,不是你爸有事找你,就是发给小情人的短信发错,不小心发给了你!”

    发给小情人的短信……

    难道这本来是要发给上官梓樱的?

    “不过应该没有出轨的男人会蠢成这样!你爸估计找你有事,反正,去了准没错!”郑璃茉一副“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

    “恩。”她点头,但整个上午一直都有些魂不守舍的。

    放学铃声终于响起。

    “抱歉了,今、今天不能和你们一起吃了。”她脸带愧疚,同时也觉得有些遗憾。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呀?你快去吧!万一真是我说的第二种情况呢?”郑璃茉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加油吧!许千夏同志!”

    “恩,谢谢!”她点点头,走出教室。

    盛世酒店离亚特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但她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只好跑着去酒店。

    跑到一半,突然想起时城让她带着药酒的事,这才意识过来时城是要在酒店让她给他涂药呢。

    可是,在哪儿不行,干嘛挑那么远的地方?

    她欲哭无泪地停下休息,大喘着气。

    “嘟嘟嘟——”耳畔响起震耳欲聋的喇叭声。

    她站直身子看过去,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缓缓停在了她面前,车窗摇下。

    “嗨!夏雨荷!”阎一蒙伸手撩了一下头发,双眼发光地看着她:“你在干嘛呢?”

    昨天不是已经记得她名字了吗?为什么又忘记了?!

    她脸一黑,回答道:“散步!”

    “你可真有情调!”阎一蒙又是一撩头发:“那再见了!”

    下一瞬,车子快速开走,消失在视线里。

    她长出了一口气,还好阎一蒙没有追问,也没有缠着她。否则又得被烦死。

    休息够了,她看了一眼时间,继续抬脚往酒店跑。希望时城不要那么快到,否则等的不耐烦了,她又有的受了!

    十五分钟后。

    “终于……到了!”由于剧烈运动,她的脸颊变得通红,靠在巨大的柱子上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脚底都有些发虚。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吗?”酒店保安走上前,礼貌地询问,态度恭敬有礼。

    她刚要开口,手腕突然被人抓住,整个人被迫转过身去。

    “我就说你不可能大中午的散步!”阎一蒙满脸得意:“说!你要跟哪个家伙约会?!”

    她满头黑线,这个家伙,神经病吧?!

    “怎么不说话了?”阎一蒙抬眼看了一眼酒店,挑眉问道:“难道你不小心散步散到了酒店?”

    “松手!”

    低沉的声音响起,阎一蒙下意识地松开手:“时城?”

    许千夏连忙跑到时城身后,阎一蒙简直太可怕了!比时城还可怕!

    她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的几步动作,让时城的嘴角弯起了一个不易擦觉的弧度。

    “原来……你要跟时城开房啊!”阎一蒙恍然大悟。

    许千夏脸色一黑:“不、不是这样的!”

    这个家伙,真是什么都敢说!

    “走吧。”时城并不解释,转身往酒店内走去。 [$妙][笔$i][-阁]

    “带我飞啊!”阎一蒙几步跑上来,被时城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盛世酒店是时家旗下的产业,一直到房间门口,一路过来的酒店员工都是对他们毕恭毕敬的,恨不得给他们跪下行礼。

    “少爷,午餐马上就好,您还有别的吩咐吗?”酒店经理毕恭毕敬地问道。

    “你先出去吧。”时城微抬起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是,少爷。”经理一鞠躬,后退两步转身离开。

    巨大的总统套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房间采光极好,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半个江山市。房间内所有设备一应俱全,家具全都是最顶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