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4章 强吻你又怎么样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哈哈哈!”许千夏做完坏事,幸灾乐祸地抱着肚子笑:“瞧瞧你这怂样!我告诉你,我就是强吻你了,强吻你了又怎么样?你敢怎么样?!”

    这死丫头……

    时城的双手紧攥成拳头,脸色阴沉地可怕,但脸颊却是飘上了两朵红晕。浅浅的颜色,不易察觉。

    “许、千、夏!”

    一字一句,重重的,像是砸在心头。

    许千夏浑身一怔,站直了身子,眼前如雾一般的视线变得清晰了一些,眼前似乎站了一个人,是谁呢?

    她眯起眼睛看:“你?你是谁?”

    她面色酡红,一双眼睛似乎看不清楚,时城的心软了一些,声音依旧清冷:“你爸!”

    许千夏歪了下脑袋:“我没有爸呀!”

    “你没有爸?”时城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上前一下子拽住她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竟然敢说她没有爸!

    “我是没有爸爸呀。”许千夏垂了垂脑袋:“我是个孤儿,你不知道吗?我是孤儿。”

    时城的手下意识地松开她的衣领,整个人显出懊悔之意:“我不是那个意思。”

    朦朦胧胧的视线重新变得更加模糊不清,许千夏伸手按着太阳穴:“头好晕。”

    时城上前一步,拽住她的手臂:“过来喝水。”

    早知道会这样,那个时候他应该拦着她喝酒的,他自觉酒量不错,但最多只敢喝两杯的酒,她居然连喝三杯,还不带喘气的!他还以为她酒量天下第一,没想到是酒疯发作的慢!

    “不喝!我要睡觉!”许千夏伸手往他的胸膛推:“你放开我!”

    “别闹!”时城瞪她,但醉酒状态的许千夏像是换了个人,完全不怕他。

    “你谁呀?别碰我!”她手上一个用力,时城怕抓疼她,没敢使劲抓她手臂,竟然让她挣脱开来,但她力道太重,一推他,自己反而往后栽倒在了地上。

    地上铺了地毯,但还是发出沉重的闷响。

    时城闭了闭眼睛,走到床边,一脚重重地踢在床沿。

    这都是什么事儿呀!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抬起右手,用手臂擦拭了一下唇,紧接着无可奈何地走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许千夏面前,冷声:“起来!别装死!”

    两次了!

    那种事,他竟然被强迫了两次!还是同一个人!

    许千夏一动不动,保持着刚才摔倒的动作,时城心一惊,蹲下身推了下她的脑袋:“许千夏!”

    “恩……”她不悦地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竟是睡着了!

    时城咬着牙齿,伸手将她抱了起来,走到床沿将她放在大床上。

    似乎是因为躺在床上觉得更舒服了,许千夏满足地弯起嘴角,闭着眼睛找到被子,抱着被子的一角沉沉地睡了过去。

    时城站在床边看了许久,咬着牙:“等你醒过来再找你算账!”

    走出卧室,他越想越不对劲。

    许千夏的性格,根本不是能干出刚才那种事的人,说出来的话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说出的一样。

    他来回在房间内踱步,他记得许千夏刚才对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很流利,一点结巴都不带的。

    很多人喝了酒会结巴,许千夏却是反了一下,难道这丫头是在装结巴,为了让大家可怜她?

    时城停住脚步,脑海中回想起许千夏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不会骗人。

    他否定了刚才的想法,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胡老师吗?我们现在见一面吧。”

    是夜。

    喉咙处火烧一般,紧绷绷的。

    滴答、滴答……

    有水的声音,她动了动眼珠子,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水……”

    “自己倒!”

    熟悉的、极其冷漠的声音。

    她浑身一个激灵,倏然瞪大了眼睛,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时城坐在离她不远处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专注地看着。

    她慌忙支撑着身子坐起来,头部一阵晕眩感,她不由得痛苦地轻哼了一声,大脑陷入短路。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床上?为什么会觉得浑身……酸痛?

    不会是……

    许千夏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满脸震惊地看向时城:“时城,你……”

    “醒酒汤在床头柜上。”时城站起身,将报纸扔到一边:“给你十分钟,整理好自己出来。”

    时城的神色凝重,比起平时更加显得冷峻。

    ——按照你这么说,千夏很有可能有双重人格。

    ——酒精是诱发她另一重人格的原因,那一重人格的千夏,没有结巴的毛病。

    这是荒唐的解释,却也是最合理的解释。

    时城走出房门,许千夏伸手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原来她是喝醉了,刚才她居然以为时城对她做了那种事,真是丢人!丢人!丢人!时城要是想要女人,怎么也轮不到她的!

    她甩甩脑袋,从床上爬起来,快速喝了床头柜上的醒酒汤,跑到卫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方才走出卧室。

    巨大的落地窗外,密密麻麻或静或动的灯光如星盘一般,繁华的美。

    居然已经晚上了。

    她喝醉酒是她的错,许千夏自知理亏,低着头走到站在落地窗前的时城面前,踌躇着开口:“我、好了。”

    时城没动,沉默半晌才说话:“以前喝过酒吗?”

    这是要开始兴师问罪了吗?

    她老实地摇头:“没、没有喝过。”

    从侧面看过去,时城的轮廓简直如同完美的雕塑,她连忙收回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恩。”时城转身,似乎在盯着她看:“喝醉之后的事记得吗?”

    她浑身不自在地攥紧了手心,脑子里开始回忆喝醉之后的事,她只记得自己头很痛,然后就躺倒沙发上休息了,再后来的记忆,就是刚才她一醒过来看到时城的场景。

    “不记、记得了。”她微咬着下唇,心想,该不是喝醉之后做了什么让时城不爽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她有些害怕地抬起头来,看向时城:“我……我怎么了?”

    不会是发酒疯了吧?

    “没事。”时城移开视线,走到茶几边拿起钥匙:“走吧。”

    “噢!好!”她连忙跟上。

    坐回车上,时城一路没有再说话,她绞尽脑汁回忆在沙发上休息之后的场景,却是毫无所获。

    虽然时城说没事,但时城既然这么问了,她肯定是做了什么了。

    这种断片的感觉真不舒服!

    她偷偷侧头看了时城一眼,时城紧皱着眉,心情似乎很不好。

    气氛太冷了,说点什么吧。

    她干咳了一声,出声:“那个,时城啊。我、我们不去医院了吗?”

    这个方向是往盛世山庄开的。

    “不用了,你不是更年期提前。”时城板着张脸。

    ——你说千夏经常脸红啊!那是因为她不谙世事,换句话说就是太纯了。才不是什么更年期提前。

    老胡的话还历历在耳。

    “咦?”时城那个时候不是一直怀疑她更年期提前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又说的这么坚定了?

    两人再无话,一路沉默着回到盛世山庄。

    “少爷好。”时管家恭敬地一鞠躬,又对着她点头:“少小姐好。”

    “恩!”她点头,这回她学乖了,没有回以鞠躬,只微微点头。

    时管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少小姐,你喝酒了?”

    她心里一紧,尴尬地回答:“恩。”

    “身为时家的……”

    “我说过了,她我会管。”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时城转过头来看她:“还不跟上来?”

    时城这是在帮她脱困!

    她连忙跟上去,跟时城并排走在一起。

    时管家对她虽然恭敬,但是她总有种害怕的感觉,相比之下,还是跟时城一起好一点。

    “我爸肯定也在,如果他在客厅,你打个招呼就上楼。”时城瞥她一眼:“我爸是个很刻板的人,平时连红酒都不让我妈喝。”

    时夫人都不能喝酒,她喝了那么多,要是被时老爷发现……

    她浑身哆嗦了一下,心里更觉害怕。

    她还在心里祈祷着时老爷已经上楼休息了,手突然被一只大手覆盖住。她错愕地看向时城,时城居然……握住了她的手!

    时城面色自然,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脚步比刚才快了一分。

    两个人很快走到客厅门口,她从两个人相握的手上移开视线,抬眼往客厅内看,时夫人正削苹果,时老爷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

    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时城的手。

    “你们回来啦?”时夫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千夏,时城说带你吃东西去了,你们在哪吃的?”

    “我……”

    “我们还有事。”时城直接打断她的话,拉着她就往楼上走。

    “你们还有什么事?”时夫人疑惑地问道。

    时城脚步不停,反而加快了脚步。 [$妙][笔$i][-阁]

    不一时,他们便到了楼上。

    “让你打个招呼就上楼,你还想长聊?”时城停下脚步,松开手斜了她一眼。

    她也想那样,可是时夫人都问她话了,她总不能直接无视吧?

    许千夏垂下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反正怎么解释都不好,不如保持沉默吧。

    “还敢不说话!”时城的神色愈发冷峻:“回房间抄一百遍家规给我!”

    “一、一百遍?”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一百遍得抄多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