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7章 你把许千夏当什么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分……分析报告?”老胡猛地站起身:“我都已经给你分析好了还写什么报告!韩小子你别走!”

    另一边。

    上官梓樱远远地看到时城走出校门,她理了理头发,几步迎上前:“时城哥。”

    时城抬眼看她,微微颔首。

    “时城哥,你现在有空的话,能帮我……”

    “我还有事。”时城面无表情地打断她的话。

    上官梓樱脸上的笑容一僵,但只一瞬就恢复了平常:“你今天没有课的,怎么会来这里?还是来高中部。送千夏来上学的吗?”

    时城眉心微皱,他当时只是想追上许千夏的车子,具体来干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见他不说话,上官梓樱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时城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

    上官梓樱深吸一口,问道:“你心里,把许千夏当成什么?”

    朋友?女儿?喜欢的人?

    这三个回答,都很荒唐。

    她等着时城回答。

    沉默许久,时城开口:“不知道。”

    “不知道?”上官梓樱凝视着时城的眼睛:“你连自己未来要走的每一步路都很清楚,可是,你现在却说不知道把许千夏当成什么。”

    时城移开视线:“我还有事,先走了。”

    上官梓樱没有跟上去,一直目送着时城开着车离开。

    随着时城的车子渐渐远去,她的眼眸变得愈发深邃。

    不妙的感觉,很不妙。

    正午,艳阳高照。

    韩氏烤肉店的包厢内。

    “所以,你是时城学长的养女?”郑璃茉惊恐地捂嘴嘴巴:“我还想过你跟时城学长可能是男女朋友……当然啦,时城学长不可能这么没眼光的。”

    “……”许千夏干笑了一声,略显尴尬。

    什么叫时城不可能那么没眼光……好吧,她承认她是配不上时城,但听着人家说出来就是心里不舒服。

    “怎么说话呢?”李熏冉瞪了郑璃茉一眼,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酸梅汤后,才看向她,说道:“那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解除?”

    许千夏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我、不知道。”

    “解除干嘛呀?”郑璃茉兴致勃勃:“千夏是时城学长的女儿的话,我们说不定可以近水楼台先得城!”

    李熏冉撇撇嘴角,不搭话。

    韩氏烤肉店离亚特兰学院不远,三个人便徒步往回走。

    “我都说了,不准进就是不准进!你这个老头子怎么这么烦?!”安保大叔拦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满脸的不耐烦。

    “我就是想见见我女儿,你为啥不让我进去?”老人的声音似乎还很年轻,但面容却是布满了沟壑皱纹。但最引人瞩目的,是他右眼一圈都是淤青,似乎是被人揍了一拳。

    安保大叔不屑地瞪他一眼:“你女儿能在这个学校读书?你要是再不走,别怪我叫人撵你走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闹的动静挺大,吸引了不少回校学生的目光。

    “怎么现在乞丐也能出现在我们学校门口了?”郑璃茉皱皱鼻子:“我最受不了乞丐了!”

    李熏冉没什么表情,但脚步往右靠,显然也是不喜欢那老人的。

    “你干嘛呢?还不走?”

    似乎是发现许千夏没有跟上来,李熏冉转头疑惑地看着她。

    许千夏愣在原地好几秒,听到李熏冉的话才回过神。但她只看了李熏冉一眼,脚步就往安保大叔和那位“乞丐”走去。

    “诶!千夏去干嘛去!”郑璃茉这才发觉后面两个人都没跟上来。

    “你就让我进去吧!我女儿真的在这里读书!”老人的语气软下来,带了恳求的意味。

    安保大叔皱眉,招呼了其他几个安保一声:“我看你是真想去警察局呆几天了!你们几个,快打电话……”

    许千夏几步跑上前,拉住老人的手:“爸!你怎么来、来了?”

    几个安保大叔一脸错愕,更惊讶的是郑璃茉和李熏冉,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然而她根本顾不上李熏冉和郑璃茉,脑子里看到的都是养父脸上的伤。只是这么几天没见,养父就好像老了十岁,明明四十出头的人,却像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爸,你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她语气里带着哭腔,鼻尖一酸,眼泪控制不住落了下来。

    养父许向东笑着伸出手擦掉她脸上的眼泪:“不哭,爸没事。”

    “同学,这真是你爸啊?”之前跟许向东说话的安保大叔走上前,带着疑惑询问。

    许千夏几乎没有犹豫地点头:“对。”

    “那你……”是怎么进到这个学校读书的?

    剩下的话安保大叔没问出口。

    亚特兰学院里的学生,一个个都是非富即贵,这位能进到学校,肯定是有什么后台的,所以不该问的话他还是不问比较好。

    “千夏啊。”李熏冉跟郑璃茉走上前,郑璃茉心直口快:“这位大爷,真是你养父啊?”

    要不是吃烤肉的时候听她说了自己的身世,估计郑璃茉和李熏冉会更惊讶。

    她再一次点头:“恩。”

    她不是没有注意到郑璃茉和李熏冉一开始看到养父的时候,那种嫌弃的表现的。但养父再怎么不堪,也是把她养到这么大的人,是她的再生父母,她不能为了面子就否认这个事实。

    “那个不是之前跟时城学长他们一起过的许千夏吗?天哪,没想到她家那么穷。”

    “她爸简直就是个乞丐好吗?”

    “她到底积了什么德,能接近时城学长和俊旭学长的?”

    “你看看她那狐媚相,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听到这些议论,许向东脸色一僵,原本弓着的背更弯了,有些无地自容,嘴上不忘解释:“我不是她爸。她爸是时……”

    这里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养父一说,全校就都知道了!

    “爸!”许千夏急得直接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这件事,不、不能说,要保、保密!”

    “为啥?”许向东看着她:“是不是时家虐待你?那位夫人,明明说会把你照顾的很好的。我才答应把你让他们带。千夏啊,你要知道,养父也舍不得你,要不是赌场那边逼得急,爸也不会把你……”

    许向东说的有些哽咽,他虽然好赌好酒,可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

    “我知道。”她眼眸暗了暗:“时家对我很好,您、您不用担心我。”

    “好就好。”许向东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爸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过的好,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我走了,我不该来的,给你丢脸了。”

    “不会!”她摇摇头:“我、我没有觉得丢人。”

    “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许向东声音有些哽咽:“行了,好好读书,在别人家要学着察言观色,别惹他们不高兴,爸走了。”

    “恩。”她捂住嘴,免得自己哭出声。

    许向东蹒跚着离开了,一直到看不到人影,许千夏才收回目光。

    “千夏啊……”郑璃茉跟李熏冉走上前:“那什么,你别难过了。你现在过的很好,不是吗?”

    她现在过得很好吗?

    许千夏垂下头:“我不、不难过。”

    就只是心口有那么一点堵而已。

    “小丫头!你在干嘛呢?!”一只手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韩俊旭嬉笑着看着她,几秒后,突然皱眉:“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

    “沙子、沙子吹进眼睛里了。”她说着谎话,弯起嘴角强笑。

    韩俊旭的眉心皱得更深,沉默几秒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李熏冉和郑璃茉身上:“说!是不是你们两个欺负她了!”

    郑璃茉脸色一白:“才不是!我们没有!”

    李熏冉也是一脸的恐惧。

    “不是她们!”许千夏连忙拉住韩俊旭的手:“你、你别误会。”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韩俊旭目光阴森地看着她:“不准说谎!”

    韩俊旭的眼神像是要杀人,这么恐怖的韩俊旭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难怪李熏冉和郑璃茉那么害怕的模样,韩俊旭一旦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还真让人有点害怕。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那个人把你卖给了、唔——”韩俊旭瞪大了眼睛。

    许千夏捂住韩俊旭的嘴巴,有些慌张地说道:“不、不能说!”

    韩俊旭的耳朵微红,腾出一只手拉开她的手嘟囔道:“不说就不说,别对我动手动脚。”

    “……”她愣住,连忙收回手,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

    “那个……千夏啊,你们要不要换个地方说话?”李熏冉朝着旁边的人群眨了眨眼睛,示意大家都在注意这边,还是换个地方说话比较好。

    “看什么看?!谁想被挖眼睛尽管看!”韩俊旭一手插兜,不可一世的模样。

    果然原本往这边看的人纷纷收起目光,加快脚步往学校里走。

    “你们聊吧,我们先走了。”李熏冉对着她带了下头,拉着郑璃茉离开。

    郑璃茉不情不愿地说道:“干嘛拉我走啊,我觉得……会长其实挺帅的,还挺有魅力的。”

    李熏冉一个眼神瞪过去,郑璃茉立即噤声。

    “我也、也走了。”许千夏抬脚就要跟过去,后一秒她的手腕被韩俊旭拉住,直接被带往另一个方向。

    她还没问去哪,就被塞进了一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