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8章 被带到天台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问你。”韩俊旭盯着她的眼睛询问:“那个人既然已经把你卖给了时家,还来找你干什么?该不会是想攀高枝,想从你这里再拿点好处吧?”

    时夫人之前在韩家住了好几天,所以韩俊旭对她的事情还算是挺了解。

    许千夏听着这话,却是有点不开心:“我不许你、你这么说我爸!”

    “爸?”韩俊旭咬牙:“这种卖女儿的人,你怎么还能叫他爸呢!虽然我不喜欢时城那个混蛋,可是,时城怎么着也比卖了你的那个人要好!”

    “我爸是、没办法,才……”

    “行了行了!”韩俊旭没耐心听她替养父洗白,伸出食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警告道:“以后不许再跟那个人有来往!听到了没有?”

    她低头,不去回答。

    “我跟你说话呢!”韩俊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说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倔,这么说不通呢?”

    许千夏抬头,表情极淡地看了韩俊旭一眼:“快上课了,我要、下车了。”

    “你还敢给我使脸色!”

    许千夏无视他的话,打开车门下了车。

    韩俊旭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养父是什么样的人,她呆在养父身边那么多年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那时候赌场逼得紧,都到家里来砸东西了。如果不把她卖到时家,她和养父的日子都会更难过。到了时家,她没有受过半点苦,养父也还清了赌场的钱,这是养父找到的最好的办法。

    她能理解,真的能理解。

    所以,她不喜欢韩俊旭说那些话,诋毁养父。

    养父是有很多坏习惯,可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不要有来往就不再来往了的。

    “许千夏,我跟你说话呢!”韩俊旭跟着下车,几步跑到她面前伸手拦住她。

    许千夏抬头,看着他,神情淡漠:“你说。”

    说完,她就可以走了。

    韩俊旭脸上的表情一僵,伸开的双手垂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生气了?”

    “……”她沉默。

    似乎是从没哄过女生,韩俊旭显得有些无措。挠了挠后脑勺,压低声音:“我以后不再说你养父了好吧?”

    许千夏看他一眼,下一瞬,抬脚绕过他往前走。

    “你怎么还生气啊?”韩俊旭几步追上去:“我收回我刚才的话还不行吗?大不了,以后你们见面,我躲在暗地保护你!”

    这一次,许千夏的脚步停住,转头看向韩俊旭。

    “我养父不是你、你说的那种人!他是,家里的钱只够买一个饼的时候,也会分我半个的、的人!”

    韩俊旭愣了一下,撇撇嘴,道:“如果我是你爸,我会把那整个饼都给你吃!”

    还分一半,真不是个好父亲!

    “你什么都、都不懂!”许千夏的眼眶红了起来:“他要是不吃那、那半个饼,就没有力气去工地干活,挣、生活费!”

    “……”韩俊旭整个人僵立在原地。

    早在听说许千夏的养父许向东把她卖到时家,他就在心里给许向东打了一个大叉叉,觉得许向东是十恶不赦连女儿都卖的人。所以在知道许向东今天来找她,心底才会那么抵触。

    他还以为许千夏也会恨许向东,可现在看来,他大错特错了。

    小丫头是真的生气了,该怎么办才好……

    许千夏说完,抬脚就走,但韩俊旭没有再追上来。

    一直走到感觉不到韩俊旭的目光,她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突然,面前一个黑影往她面前飞来。她一时躲闪不及,黑影撞在了她的脑门上。

    “啊——”

    她后退了好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子没有摔倒在地。

    是一个排球。

    她揉着额头,四处看了看,却没有人上前来,大家只是纷纷往她这边看,目光亦或冷漠,亦或不屑,更有幸灾乐祸的人。

    是有人故意砸的。

    她垂下头,不想多生事端,快速往教学楼走。

    “这种平民,真该滚出我们亚特兰。”

    “就是!到底有什么脸出现在这里啊?!”

    冷漠的话语钻入她的耳膜,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砸了。因为养父的出现,大家知道了她的身世。看来都传开了啊……

    希望不要有人知道她跟时城的关系才好,不然会侮辱时城的名声的。

    她加快脚步。

    回到教室,大家都停下手头的事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眼神像是在打量一个怪物。

    就像是第一天她来到这个班级,大家知道了她有口吃症时的场景。

    “你们都看什么看?”

    出声的是郑璃茉。

    郑璃茉是班里的副班长,又是时城后援会的会长之一,说话也是有几分威信的,众人收敛了眼神,但气氛任是压抑。

    好在铃声很快响了,午休时间,众人纷纷趴在桌上睡觉。

    许千夏感激地对郑璃茉笑了下,坐回了位置。

    “给你。”

    没多时,郑璃茉往她桌上扔了一张纸条。

    ——不要出教室,我们走教室的路上听到有人要教训你,你放学跟我们一起走。

    这是……在担心她吗?

    “璃茉。”她收好纸条,看向正准备睡觉的郑璃茉。

    郑璃茉转头看她:“怎么了?”

    许千夏弯起嘴角,真挚地说道:“谢谢。”

    她一句谢谢,说的郑璃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只点了头就把头转了回去,趴在桌上睡觉了。

    午休过后,她一直呆在教室,好在她没怎么喝水,不用上厕所。一个下午倒是也平安无事。

    放学铃声响起,郑璃茉和李熏冉同时起身走到她座位旁。

    她心中一动,差点哭出来。

    “谢谢……”

    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站在她这边,第一次感受到被朋友关心和保护是什么感觉。

    “矫情!”李熏冉翻了个白眼,率先走出教室。

    郑璃茉嘻嘻一笑,挽过她的手:“千夏啊,以后你都跟我们一起出校门吧。对了,你怎么回家?时城学长来接你吗?”

    “嘘——”许千夏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见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刚才说话,心里这才放松了一些。

    “我忘了要保密!”郑璃茉捂住嘴巴。

    “你们两个还磨蹭什么呀?我还要去传达室拿快递呢!”李熏冉不耐烦地催促着。

    两人连忙跟上。

    虽然李熏冉的说话语气一直都不好,但她知道,李熏冉其实跟郑璃茉一样,心里其实对她很好。

    “熏冉,你又买什么呀?你不会又买塔罗牌吧?”郑璃茉一边挽着她,一边问李熏冉。

    “对啊。”李熏冉挑眉:“这次的塔罗牌,可是……”

    塔罗牌什么的,她听不懂,索性开始想以后要怎么办。

    她不可能一直躲在教室里,别人要教训她,她其实是不怕的。从小学到初中,由于她家境困难,加上又患有口吃,男生对她很好,可女生毫无例外都讨厌她。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也还是会莫名其妙受到女生攻击。

    所以,她几乎被欺负习惯了。

    她担心的是,跟她要好的李熏冉和郑璃茉会不会因为她,受到牵连。

    传达室就在门卫处,她跟郑璃茉站在门外等着李熏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郑璃茉开始不耐烦起来:“怎么还没有出来,我去看看。”

    “好。”她答应着,站在门口等。

    郑璃茉刚进传达室不久,她的手臂就被一股大力牵制住,整个人被迫转过身。

    “现在,闭上你的嘴巴,跟我们走。”拽着她手臂的,是一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胖胖的女生,眉毛特别浓,眼神凶神恶煞的,一瞪就像是寺庙里吹胡子瞪眼的四大天王的佛像,颇为吓人。

    “走。”一个身材匀称的女生瞥她一眼,率先走在前面。

    许千夏攥紧了手心,犹豫了好几秒,最终还是没有喊出声。

    不能连累她们两个!

    胖女生拉着她,一路往教学楼走去。

    “你们要带我去、去哪里?”走出好远,她才开口说话,一边说话,一边偷偷用没有被抓住的手去翻自己的包。

    打电话给时城!

    这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

    “天台!”胖女生瞪她一眼:“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我不保证你能完好无损地走出校门口。”

    “她就算老实,也不一定……”走在前面的女生转过头,说到一半的话突然顿住。

    下一瞬,女生几步走回来,脚一伸,重重踢在她的手背上。

    手机“嘭”地掉在地上。

    “臭丫头!还敢打电话求助!”胖女生拽着她手臂的力道又重了一分,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赶紧带上去!”瘦女生说着,抬脚在她手机上重重踩了两脚,方才解气跟上她们。 [$妙][笔$i][-阁]

    差一点就拨出去了……

    许千夏咬住下唇:“你们不能踩、踩我的手机!”

    “是噢!”瘦女生说话尖酸刻薄:“穷人家的孩子,买个手机不容易,我不该踩的。我向你道歉!”

    嘴上说着道歉,却是抱着肚子笑起来。

    她被连拖带拽地上了教学楼的天台,她之前都还不知道教学楼上还有一个这么宽阔的天台,晚风拂过脸颊,还有丝丝的凉意袭来。

    天台上站在好几个女生,看到她上来,均是露出了不屑的笑,一个个往她这边走过来。

    “你们要、要干什么?”她的手心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