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49章 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瞧瞧,我们还没动手呢,我们的结巴小公主就开始害怕了。”方才的瘦女生又是一阵冷嘲热讽,惹得在场的十来位女生笑了起来,笑声刺耳。

    结巴小公主……

    许千夏缓缓闭上眼睛,再不闭眼睛,她怕自己会哭出来。

    这是她的伤疤,被她们当做日常,血粼粼地揭开来,还要撒上一层盐。

    “哟!还高傲起来了!”其中一个女生走上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小贱人!今天我们就是要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知道时城学长不是你这种人能接近的!”

    “就是!时城学长是梓樱学姐的人!你算个什么东西呀?!”

    女生们你一言我一语。

    许千夏捂住脸颊,眼眶微红:“你、你们……”

    以前她被排挤,被漠视,可从未被人打过。

    “我们怎么了?”扇她耳光的女生双手抱拳,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是不是觉得刚才的耳光回味无穷,想再来一次?”

    简直是……太过分了!

    许千夏咬紧下唇,抬手,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地扇回了那女生一个耳光。

    “靠!你敢打我?!”那女生不敢置信地抚上自己的脸颊,其他的女生也是满脸错愕。

    看起来这么不堪一击的许千夏,居然还敢还手!

    简直是不要命了!

    “把她绑起来!”

    女生恶狠狠地说着,其他的女生七手八脚地拉住她,强行将她绑在了天台上唯一的那张椅子上。

    “你们快放、开我!不然我就、报警了!”许千夏使劲扭动着身子,可绑着她的绳子原本是跳长绳的绳子,极为坚固,她根本挣脱不开。

    “报警?”女生们对视了一眼,捧腹大笑起来。

    最开始被她扇耳光的女生鄙夷地走上前,拽住她的衣领:“死结巴真是放狠话都不会!别说没人敢进亚特兰抓人了,就算是有,我也会在进局里前,先把你给毁了!”

    啪!

    耳光重重地落下。

    “嘶——”女生倒吸了一口冷气,收回手:“你这什么脸皮,打的本小姐手都痛了!”

    许千夏只觉得整个左脸颊都是火辣辣,仿佛已经不是她的脸了。

    完全是往死里扇的耳光。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许千夏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宁默,你打这么重会不会不好啊?”有胆小的女生走上前小声地说道:“毕竟她跟时城学长是认识的,万一……”

    “时城学长会喜欢一个死结巴?别说时城学长不知道了,就算是现在立刻出现在我面前,我估计时城学长帮的也是我!”被叫宁默的女生刚一说完,天台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

    “是吗?”

    低沉的、冰冷的声音。

    宁默浑身一阵哆嗦,心道:不是吧?

    许千夏下意识地侧过脸,不去看出声的方向,她的脸现在肯定肿得很高,她不要自己这副没用的样子被时城看到。

    “果然在这里!”郑璃茉喘着粗气跑进天台,李熏冉很快也跟了上来。

    “时城学长……”宁默颤抖着身子转身,刚一对上时城的眼睛,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尽管平时时城也很冷漠,可此刻,时城的眼神,就像是……要生生活剥了她一般恐怖。

    其他女生们没人敢上前去扶,纷纷能躲多远躲多远。

    时城极为冷淡地瞥了宁默一眼后,将目光落在深埋着头的许千夏身上。她的头发已经散乱出来,遮住了脸,故而他什么都看不到。

    他的眉心微微皱起。

    “许千夏。”时城步履缓慢地走过去。

    天台上鸦雀无声,脚步声平稳地响起。

    许千夏攥紧了手心,将头埋地更低:“你别、别过来!”

    她不想这副样子,被时城看到。如果不是被绑着,她早就跑了。

    真的不想让时城看到这么没用的她!

    脚步声不停反急,终于在她面前站定,她可以看到时城的脚。下一瞬,一只手拨开了她额前的散发,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像鸵鸟一样,以为自己闭上眼睛时城就看不到时城了。

    一向较为冷静的李熏冉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郑璃茉更是惊呼了一声:“天……”

    许千夏只觉得冰冷的目光紧盯着她的脸,她咬着下唇睁开眼睛,时城一双眼睛似乎泛出幽暗的光,显得很是可怕。

    他的人,居然被别人欺负了去?

    半晌,时城抬头,目光看向准备逃跑的一帮女生,女生们面面相觑,不敢再动一下。

    “一个也不许走。”时城的声音像是掺了冰块。

    郑璃茉和李熏冉对视一眼,后退几步,“嘭”一声关上了天台的门。

    打了人还想跑?简直是做梦!

    许千夏犹豫着开口:“时城,别生气……”

    她最怕的,就是时城生气了。

    听到她声音,时城再度转头看她,只一秒就移开了目光,动手帮她解开绳子。

    “时……”

    “闭嘴!”她刚一开口,就被时城冷冷打断。

    束缚着她身体的绳子终于被解开,重获自由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向自己的左脸。

    然而手还没碰到脸,手腕就被时城抓住:“本来就够丑了,还想破相?”

    她的手僵住。

    时城的嘴里就不能说一句好听的话吗?

    她不言语,抽回自己的手,刚要站起身,时城却突然弯腰直接横抱起了她。

    许千夏满脸惊恐:“时……”

    “闭嘴!”时城再度呵斥了一声,微微蹙眉:“难道你觉得我抱不动你?”

    她当然不是这样觉得,只是因为时城的这个动作太可怕了!他不是一直都不想让大家知道她跟时城的关系吗?他帮她解开绳子的举动,她可以解释时城是在做好事,可是抱她……

    她要怎么解释啦?!

    她还没想要怎么让时城放下她,时城再度开口:“你们两个,把她们的名字登记下来。”

    “好好好!”郑璃茉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李熏冉则是一脸娇羞。

    知道许千夏是时城的养女后,她们自然是不会胡乱吃醋的,只是天台上的一帮女生眼珠子都快要看得掉下来了。

    平时连看都不屑看她们一眼的时城,居然主动抱一个死结巴!

    时城抱着她一路走下楼梯,她连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去看时城,只一个劲地盯着他的衬衣看。怎么时城穿简简单单的白衬衣都那么帅呢?

    “许千夏。”

    时城突然开口,吓了她一跳。

    “在!”她连忙回答。

    时城低头看她一眼,那高高肿起的脸颊让他不由得再次蹙眉。

    “算了!”

    许千夏愣了愣,想要追问,可一张嘴,连带着嘴角都开始痛。那个女生下手实在是太重,难怪连她自己的手都给打痛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疼痛的模样,时城的脚步加快。

    她忍住疼痛,踯躅着说道:“我的脚不、痛。”

    言下之意是说她自己能走。

    “我知道。”时城不看她,人已经停住,腾出了一只手打开车门,将她安置在了副驾驶座上。

    她这才发觉居然已经走出校门了。

    车子快速启动引擎,往市中心医院方向开。

    车内很安静,为打破尴尬,她按着嘴角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天台?“

    时城微微抿唇,他只是等了很久不见人出来,打电话居然说不在服务区,就下车去找人。没想到正好碰到郑璃茉和李熏冉在找人,他眼尖地发现一只屏幕已经裂掉的手机。

    手机屏幕虽然裂了,但是还有用,他一拨号码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

    还是李熏冉提醒“很多女生上午就说要教训她,该不会把她带到天台了吧”,他就立即往天台去,果然看到了人。

    在亚特兰学院,天台是女生们聚众打架的地方。因为那里,曾经有人为他跳过楼,一些胆子小的女生连上都不敢上去,那些胆大的女生就借这个吓唬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韩俊旭会说他杀过人。其实只是一个一直追求他的女生追求不成,自己跳楼了,跟他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但这些,他不想说,免得吓到胆子比老鼠还小的她。

    “嘴巴痛就闭嘴。”他冷淡地瞥她一眼,继续开车。

    她乖乖闭嘴,好在一路上都没有堵车,市中心医院很快就到了。

    “好了,一天换两次药,三四天就消肿了。对了,睡觉的时候最好往右边侧,免得碰到伤口。”医生说完,还责备地看了时城一眼:“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医生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许千夏连忙要解释,刚一张嘴,时城率先开口:“谢谢医生。”

    说完也没有解释,直接拿药往外走。

    她连忙快步跟上,心跳却是乱了频率。

    时城为什么不解释呢?难道是觉得解释太麻烦,反正也不认识那个医生,所以不需要解释吗? [$妙][笔$i][-阁]

    肯定是这样子的。

    她抓了抓耳朵,暗骂自己没出息,这都能心跳如鼓。

    回到车上,时城把药扔到她腿上:“这几天先住酒店。”

    她迟疑了一下,想起自己的脸肿成这个样子,要是被时夫人看到了,时夫人该担心了。

    这么想着,她连忙点头答应:“好。”

    上了药之后她的脸冰冰凉凉的,痛感几乎要感觉不到了。不过这些药好像都是进口的,肯定很贵……

    想起她给时城用了养父做的二十块钱就可以买一大瓶的药酒,她就觉得一阵羞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