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1章 你就不会愧疚吗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葬礼很简单,来的除了几个邻居并没有其他人。

    “千夏啊,别太难过了。”

    葬礼结束,房东奶奶拍了拍她肩膀,也走了。

    “走吧。”时城看她一眼,没有哭,很不错。

    “恩。”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墓碑上养父的照片,离开了。

    三天,她脸上的肿已经完全消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千夏,你还好吗?”一进教室,郑璃茉跟李熏冉就拉着她走出教室,来到僻静的角落:“你没来学校的这几天,大家都知道了你跟时城的关系,不过不是我们说的,是时城学长……算了,这个不重要,你知道吗?那几个要教训你的女生,都被退学了。”

    听言,许千夏愣了一下。她记得当时天台上有好几个人来着,居然都被退学了。

    能做出这么大动作的人,她能想到的只有时辰。

    时辰,时家,到底代表着什么?

    “发什么呆呢?”郑璃茉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中午去吃韩牛吧!好好庆祝一下!”

    许千夏将额前的散发别到耳后,目光还是有些涣散:“喔。”

    “喔是什么意思?”郑璃茉凑近她:“你不对劲啊!心情不好吗?”

    “没有。”她扯着嘴角笑了笑:“进、去吧。”

    虽然很想她也很想倾诉,但是,就算是郑璃茉和李熏冉,也不会愿意听她说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所以,还是放心里吧。

    把所有的难过放心里放久了,也就不难过了。

    李熏冉狐疑地看她两眼,也不多问,进了教室。

    刚一坐下,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许千夏拿出手机,是时城的短信。

    “中午接你。”

    简短的四个字,后面还严谨地打上一个句号,标准的时城式短信。

    她目光暗了一下,住在酒店的这几天,时城也跟她一起住在酒店。她不是没有注意到时城这几天对她的态度好了不少,虽然说话还是冷冷冰冰的,但却会时不时观察她的表情。

    是怕她想不开吧?

    她最不希望的就是让别人为她担心,可她却让时城担心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满是自责,没有丝毫犹豫,她打出一行字:中午跟朋友们约好了吃饭,几天没见到她们,想聚一聚。

    她想了想,又加上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

    发送成功。

    至少,不能再让时城觉得她还沉浸在养父去世的阴影里。

    一分钟后,时城回复了一个字。

    “哦。”

    上课铃响起,她关掉手机,开始认真听课。

    要更加努力了,无论是学习也好,走出阴影也好。

    ……

    “所以我说啊,她们被开除是活该!”郑璃茉翻动着牛肉,看向她:“是吧!千夏!”

    千夏回过神,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郑璃茉皱了下眉:“千夏,你没事吧?我看你一个上午都不大对劲,你到底怎么了?”

    李熏冉抿了一口柠檬汁,也看向她:“许千夏,你不会瞒着我们什么事吧?”

    “没有。”她果断地摇头,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就是、大家知道我跟时城的关系后,觉得有点、很难适应。”

    的确是很难适应,就算是排队上个厕所,大家看到她出现,也会立即走开。

    每个人似乎都很害怕她的样子。

    “原来是这个啊!”郑璃茉拍了下桌子:“你慢慢适应就好,那帮人估计是在后怕以前对你的态度。现在吃东西的时间就不要想那些破事了!来!干杯!”

    她僵硬了笑了下,举起杯子跟郑璃茉碰杯。

    一天,平静又不寻常地度过了。

    放学铃声响起。

    “我们晚上去‘十里夜色’,千夏你去不去?”郑璃茉一边整理东西一边问她。

    许千夏微愣,眼眸闪过疑惑。

    晚上去深夜是什么意思?

    郑璃茉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乖宝宝,你不会不知道十里夜色是酒吧的名字吧?”

    “……”

    李熏冉走过来,白了郑璃茉一眼:“觉得她会知道的你,才奇怪吧?”

    说完,李熏冉转身走出教室,郑璃茉气急败坏地跺了几下脚:“千夏!你看她!”

    许千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我、不去那种地方。”

    “你是没吃过肉不知道肉滋味!我不管!今天晚上,你必须来!十点钟,夜色见,你要是不来,以后就不理你了!”郑璃茉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许千夏咬了下唇,很是为难。

    她从来就没去过酒吧那种地方,听说那种地方很可怕。再说了,如果她跟时城说,要去那种地方,不知道时城会不会被她气死。

    她最怕时城生气了。

    犹豫半晌,千夏开口:“那我去的话,你能、帮我一件事吗?”

    郑璃茉一看有戏,的眼睛立即就亮了,当即便点头:“能能能!别说一件事了,就算是……你先说什么事。”

    口不能夸得太大。

    “帮我、找个打工的地方。”

    郑璃茉整个人呆住:“啊?”

    她重复了一遍,郑璃茉才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时城学长不给你钱花吗?”

    “帮不了吗?”

    “当然能帮!多大点事儿啊!包在我身上了,十点十里深夜,不见不散!”说完,郑璃茉蹦跶地跑出了教室。

    许千夏叹了口气,抓紧了书包带走出教室。

    夕阳西下,晚霞漫天,傍晚的风吹过脸,格外地舒服。

    “许千夏。”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她的脚步停住,疑惑地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上官梓樱踩着高跟鞋从树后走出来,似乎是特地在这里等她的,这条路是教学楼到校门的必经之路。

    上官梓樱找她会有什么事呢?

    “有、事吗?”她本能地有些想逃离。

    上官梓樱的脸色似乎不大好,一双描绘精致的眼睛透出一丝疲惫:“许千夏,你能消失吗?”

    “……”

    一开口,就是让她消失。

    千夏暗暗握拳:“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上官梓樱嘲讽地勾唇:“你是真不懂呢,还是隐藏得太深?把别人的人生毁了,你还在这里装无辜?”

    “……”她什么时候把别人的人生毁了?

    从头到尾,她从来都没有招惹过她上官梓樱吧?

    千夏刚要开口,上官梓樱直接打开包,一扬手,一张纸落在她脚边:“你自己看看吧!”

    她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纸。

    “父女关系断绝书……”

    上官梓樱一双眼睛紧盯着她:“因为你,就是因为你,宁默被退学了!爸爸是个军人,眼里容不得一颗沙子,觉得她被退学是耻辱,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她现在无家可归!听到这些,你就不会有一点点的愧疚吗?!”

    宁默……

    许千夏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名字。

    对了!

    天台!那个扇她耳光的女生,那些人叫的就是宁默这两个字!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脸上表情的变化,上官梓樱冷笑一声:“想起来了?许千夏,你可真是伟大啊,只要流几滴眼泪,在时城哥面前装装可怜,就能轻易毁掉别人的人生。还是说,你知道早就知道宁默是我表妹,才故意针对她?”

    千夏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不、不是这样的,我根本不知道,也、没想到……”

    “没想到?”上官梓樱嘲讽地点头:“好啊,既然你不是有意的,既然你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那就想办法补救吧。”

    “怎么、补救?”

    “你们在干什么?”低沉的声音响起,千夏猛地一怔,时城!

    她明白上官梓樱的意思了。

    让她求时城,放过宁默她们。

    被拉到天台的是她,被扇耳光的是她,被绑的是她,被侮辱的是她,可上官梓樱觉得,错的人也是她?

    “正巧碰到,聊了一下天。”上官梓樱像是换了个人,对她友善地弯了下唇,露出浅浅的酒窝:“那么,下次再聊喽!再见!”

    说完,上官梓樱对着时城摆手,抬脚离开。

    时城走上前,盯着她看了几秒,看的她有些心慌。

    “怎、怎么了?”她避开时城的视线,心跳乱了频率。

    “她找你做什么?”时城开门见山。

    “正巧碰到。”她攥紧手心,心里很是心虚。

    好在时城并没有追问:“走吧。”

    他在车里等久了,干脆下车找人,没想看到的是她跟上官梓樱面对面站着,气氛似乎有点不对。但既然她不说,他也就不问,反正许千夏的智商是瞒不住什么的。

    上了车,两个各怀心思。

    “咦?这……”不是回时家的路啊。

    时城专注地开着车,没有解释。

    约摸过了十分钟,车子在一家装潢精致的韩氏烧烤店前停下。她的表情微微一僵,又是烧烤……

    中午郑璃茉说她瘦,硬是让她吃了很多韩牛,导致她现在看到“烧烤”这两个字就已经想吐了!

    “下车。”时城说着,自己率先下了车。

    她不敢有异议,连忙跟着下车。

    时城锁了车,率先走在前面,她认命地跟上。就在她以为时城要进烤肉店的时候,时城却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

    她愣了一会,连忙加快了脚步。

    最终,时城带着她来到了韩式烧烤店旁边的西餐厅。她在心里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怎么?”时城看着玻璃门,那里倒映着她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