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2章 都是你给惯的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千夏连忙收敛住神色,摇摇头:“没事。我们、来这里吃饭吗?”

    “阎一蒙的哥哥回国,在这里碰个面。”时城一边说,一边走上台阶。

    门口的服务员连忙开门鞠躬:“欢迎光临。”

    “时城!这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她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跟阎一蒙长得很像的男人正朝着他们挥手,而阎一蒙则是垂着头坐在一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原来这就是阎一蒙的哥哥啊。

    两个人长得极其相似,只是他哥哥戴了一副黑框眼镜,脸部轮廓也更加有菱角罢了。

    她了然的同时,拉住了时城的衣角,小声地说道:“时城,要不然,我先、回去。”

    她记得酒店的位置,能够找到回去的路的。

    时城侧头看她一眼:“家规最后一条。“

    她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必须听、家长的话!”

    时城抿唇,大步往阎一蒙那边走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也跟了过去。但她心里有些不明白,时城跟阎一蒙的哥哥见面,干嘛非要带着她啊?她又不认识人家,一起吃饭会很尴尬的啊。

    而且重点是,她不想见到阎一蒙那个乌鸦嘴!

    千夏刚一走过去,阎一蒙的哥哥就站了起来:“这就是千夏吧!”

    她本能弯腰鞠躬:“您好!”

    阎一蒙却突然拍桌:“我想到办法了!夏雨荷!就用夏雨荷!”

    “……”她满脸呆愣,虽然不明白阎一蒙在说什么,可是她有一种“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的预感。

    时城面色毫无变化,替她打开了椅子后才开口道:“在说什么?“

    阎一蒙从愁眉苦脸,变成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亲爱的小千夏,帮我们一个忙呗!”

    阎一蒙难得说对了她的名字,她看向时城,等着时城说话。

    时城注意到她的视线,并没有看她,锐利的目光笔直地看向阎一蒙。

    阎一蒙淡定下来,开始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阎一蒙的哥哥阎严已经有二十六了,阎家一直催着他找对象,阎严是个天体狂人,只对研究天体有兴趣,所以干脆就骗家人说有女朋友了。

    这次阎老七十大寿在即,他迫不得已回国,却不敢回家,生怕家里人追问起“女朋友”的事情。

    许千夏僵硬地干笑了一声:“那只要、跟你们爷爷解释一下就好了啊。”

    “不行!”阎一蒙摇头:“如果被知道哥根本没有女朋友,他会被打死的!”

    阎严推了下眼睛,尴尬地笑了下。

    所以用她的意思,就是让她扮演阎严的女朋友吗?

    这太扯了吧?

    “服务员。”时城抬了下手腕,服务员训练有素地过来递上菜单。

    时城将菜单推到她面前:“如果不饿,就点个儿童套餐。”

    许千夏一愣,不明白时城怎么知道她现在还很饱。不过,儿童套餐……她尴尬地抓紧了菜单。

    谁是儿童啦!

    最终她还是点了一个儿童套餐。

    阎一蒙有些按捺不住:“千夏,你同不同意啊?”

    她再次看向时城,用目光征求时城的意见。然而时城却只是低着头看着菜单,压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她悻悻地收回目光,看向满脸期待的阎一蒙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阎严,内心犹豫。

    时城看来是不准备表意见了,这件事对她来说虽然会麻烦一点,可如果她不答应,阎老指不定会杀了阎严……她不是没有见过阎老的,是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老人,她就曾经看到过阎老动手打阎一蒙。

    “小千夏,拜托你了,等这件事事成,你要什么我哥都会满足你!”阎一蒙看起来似乎比阎严都关心她是否同意。

    阎严推了下眼睛,礼貌地笑笑:“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不答应也没有关系的。”

    “我……”

    “不行。”

    她刚开口,时城便打断了她的话,将勾选好的菜单还给服务员,服务员鞠躬后离开。

    千夏诧异地看向时城,时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目光却显出不容抗拒的坚毅的光。

    阎一蒙微微皱眉:“为什么?千夏这么老实,肯定会保密的,让千夏帮忙,再合适不过了。”

    时城目光瞥了她一眼,道:“她真的是最适合的人?你当阎老傻吗?”

    阎一蒙的脸色一僵呆:“啊?”

    他不大明白时城的意思,他只知道,如果许千夏去阎老的七十大寿的话,时城肯定也会来。他一直觉得时城对许千夏不一样,他很想知道千夏跟阎严手挽手站在一起的时候,时城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

    说白了,就是八卦。

    既可以救阎严一条命,又可以看好戏,简直是两全其美。

    时城目光一一掠过他们三个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以阎老的个性,我多了一个养女,他会不去调查许千夏吗?”

    “……”

    许千夏一脸懵逼地坐在位子上没敢动,虽然她不知道这件事到底要怎么办,但是时城一开口,她就觉得很安心。

    阎一蒙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的“两全其美计划”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了。

    “我会帮你物色一个人。”时城说着,对着阎严举杯:“忘了说,欢迎回国。”

    阎严听言,表情也放松了一些,时城做事他放心。

    “谢谢!”两个人微一碰杯,发出清脆的声音。

    许千夏看了自己面前的红酒两秒,伸手去拿。虽然她酒量不好,可是出于礼貌,她也应该敬阎严一杯酒才对。

    然而她的手指还没碰到高脚杯呢,高脚杯就被一只大手拿开。

    时城目光有些凶地瞪她:“这个不准碰,你的儿童套餐有橙汁。”

    有橙汁就有橙汁啊,干嘛对她那么凶。

    她有些委屈地抿了下唇,低低地打了一声:“喔……”

    儿童套餐很快上来,时城跟阎严说话,她根本插不上嘴,干脆低头专心吃牛排。

    天色渐渐暗下来,晚餐终于在百无聊赖中结束。

    她发觉时城似乎什么都懂,阎严说的一些很专业的跟天体有关的事情,时城也能准确地接上下一句话。她看着时城,目光突然有些模糊。

    时城这个人,仿佛并不是真实存在在她的世界,好像,只是她的一场梦。

    “你要傻站到什么时候?”时城停下脚步,转头冷声说道。

    千夏这才回过神,连忙跟上时城的脚步。

    “很有意思。”阎严推了下眼睛,收回落在时城和许千夏身上的目光。

    阎一蒙有些不解地看向阎严:“什么有意思?”

    “他们啊。”阎严微抬下巴,示意刚一前一后走出门的两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出来,时城对那个小姑娘是不一样的。”

    阎一蒙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知己:“你也这样觉得么?!”

    “不过。”阎严微微摇了摇头:“感情这种事,谁说的准呢?你回家吧,我这几天先住在酒店。记得千万不能透露我已经回国的事。”

    “知道了。”阎一蒙摆摆手,面露遗憾地起身离开。

    是夜。

    时城从浴室出来,沙发上的手机不停震动着。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毫不迟疑地拒绝接听。

    做完这些,他打开电视调到财经频道。

    没过几秒,手机再度震动了起来。

    时城眉心微蹙,眼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什么事?”他声音低沉,语气里带着不悦。

    电话那头的韩俊旭立即拍桌:“时城!你他妈终于接电话了!你是不是想死啊?居然敢挂我电话!”

    时城目光盯着电视,听言眼睛微微一眯:“没事我挂了。”

    “等等等等!”韩俊旭的语气不得已软下来:“我这几天去c市参加生物理比赛,我听说小丫头出了很多事……我想问问,她现在还好吗?”

    “就这个?”时城面色毫无变化。

    韩俊旭压抑着怒意,压着嗓子说道:“对!”

    “哦。”时城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挂了。”

    说完,他直接切断了通话,顺便关机。

    电话那头的韩俊旭直接气地将手机扔进了游泳池里。

    “时城,你这个混蛋!看我明天不杀了你!”

    要不是他联系不到小丫头,他怎么可能会打电话给时城那个家伙!

    “你要杀谁呢?”韩俊旭的父亲韩七录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冷着一张脸。

    韩俊旭心里一慌,他最怕的就是他爸了,连忙心虚地摇头:“我开玩笑呢!在跟同学讨论游戏的事情,说杀怪呢,爸你别误会。”

    韩七录上下打量着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看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你怎么不向时城学学?人家就比你大一岁,但人家比你懂事多了!”

    韩俊旭一脸不悦:“你能别拿我跟他比吗?他爷爷没死的时候,不是比我还顽劣吗?”

    “那你也要等你爷爷百年后,你才肯懂事是不是?!”韩七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一凑一起就吵架啊?”韩母安初夏及时出现,手里端着一盘樱桃:“俊旭,来吃樱桃,别跟你爸生气了。”

    韩俊旭依旧一脸不爽,说了句“不吃”后抬脚就走。

    “你看看他!”韩七录面若冰霜:“都是你给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