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3章 偷跑出家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安初夏瞪他一眼:“也不知道俊旭刚出生的时候是谁激动地把整个市的烟花都给买了。”

    韩七录的话被噎住,黑着脸走开。

    安初夏耸耸肩:“你们都不吃,正好我一个人吃!”

    另一边,许千夏无奈地抓了下头发。

    “对不起啊,璃茉,我今天真的出不来了。我已经回到家了。”

    要不是郑璃茉打电话来,她压根就把约好要去十里深夜的事给忘了。

    手机里的声音突然加大了十倍:“许千夏!”

    她连忙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

    “你今天要是敢不来!我们就绝交!”

    说完,未等她有所回复,电话已经挂断了。

    怎么办呢?

    千夏重重地叹了口气。

    手机屏幕忽而又亮起来,是李熏冉的短信。

    内容很简短:“今天是郑璃茉生日。”

    看着这条短信,千夏惊愕了好几秒,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郑璃茉非要她去十里深夜了。

    感情是因为,因为是郑璃茉的生日,所以才希望她能够去。

    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除了养父的朋友之外的人的生日。她捂住胸口,感觉到心脏“嘭嘭嘭”地剧烈跳动着。

    开心。

    开心到有点想哭。

    璃茉为什么不告诉她,这是生日会呢?

    如果早点告诉她,她无论如何都会准时到的!

    手机屏幕再度亮起来,依旧是李熏冉的短信:“来不来?”

    现在时间,九点二十。

    现在出发去十里深夜的话,说不定还能够赶上十点钟到!

    她抓着手机,再没有犹豫,回复了一个字。

    “来!”

    不仅仅是为了去十里深夜就能得到兼职,更是因为郑璃茉跟李熏冉是她交的,除了小葵之外的唯一的两个朋友。她失去了小葵这个朋友,不想再失去她们两个。

    十分钟后,许千夏站在一棵围墙边的大树旁。

    大门有保镖守着,她要是出去,保镖肯定会向时城报告。所以唯一的办法,只有爬树出去了!

    “一定可以的!”她暗暗为自己打气,准备爬树。

    然而,就在她的手刚碰到树干的时候,就听到了两只狗狂吠的声音。

    她神经一紧,是时管家的两只猎犬!听说那两只猎犬曾经把一个溜进时家的贼放咬得半死!

    冷汗从额头冒出,猎犬的声音越来越近,她拔腿就准备跑。

    “啪——”

    手电筒打开的声音,她僵立在原地。

    “少小姐?”时管家疑惑地看着她,两只猎犬在此时赶到,站在时管家的两侧朝着她狂吠。

    “是我……”她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有时管家在,就不用怕猎犬咬她,可是她也暴露了自己。

    “去!”时管家拍了拍一只猎犬的脑袋,两只猎犬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不再吼她,乖巧地离开了。

    “时管家,是你吗?”时城的声音!

    许千夏的脸顿时“唰”得白了,时城应该是还没睡觉,听到狗叫的声音就往这边过来了。

    完了完了,璃茉的生日会去不了!

    绝对……不可以!

    她几步上前,抓住时管家的手,恳求着时管家:“求求你,时管家。我、我必须得出去。不能、让时城知道。”

    时城肯定不会同意她这么晚出去,还是去十里深夜那种地方。

    “抱歉,少小姐。”时管家冷着脸:“管家守则第二条,就是绝不隐瞒主人事情。”

    身为管家学院出来的人,时管家对“规矩”两个字看得比什么都重。

    去不成了啊。

    她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目光仿佛失去了焦距。

    她不贪心啊,只是想参加朋友的生日,可是为什么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达不成呢?

    千夏缓缓放开时管家的手:“我、知道了。谢谢您。”

    她已经可以看到时城的人影了。

    也是,她这种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人,怎么有资格实现愿望?

    就应该一点点的奢求都不要有。

    刚要抬脚往时城那边走,时管家突然开口:“少爷,我在跟小葵训话呢,夜里湿气重,您回去早点休息吧!”

    时城的人影突然停住,两秒后,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许千夏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时管家。

    时管家居然……帮她了?

    她是在做梦吗?

    “爬树危险,您从正门走吧,我会跟他们打声招呼。”说完,时管家关掉电筒,抬脚去别的地方巡视。

    “谢、谢谢您!”她回过神,连忙对着时管家鞠躬。

    她长出了一口气,快步往正门口跑。

    九点五十五。

    “谢谢您!”她对着司机大叔鞠躬,时管家连司机都给她叫好了。

    原来,时管家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呆板、不近人情。

    “这是我的号码,我就停在这附近,您要回去的时候打我电话就好。”司机递上一张名片,她惊愕地接过,时家的司机都配有名片……

    司机开走后,她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四分钟!

    十里深夜的门口守着两个保镖。

    “我是、璃茉的朋友。”她自报家门,来的路上李熏冉已经告诉她十里深夜已经被郑璃茉包场,进去的时候只要说是郑璃茉的朋友就好。

    似乎是有提前打过招呼,两个保镖看她一眼后,没有再盘问,点点头放行。

    走过一道幽深的长廊,一扇画着抽象画的铁门映入眼帘,她隐约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音乐。

    千夏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铁门。

    音乐震耳欲聋,一下一下的节奏使得地面一下一下地震动。

    一群人在舞池上跳着舞,舞池下面零零星星地站着一些喝酒的人。

    一时有些不适应灯光和音乐的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千夏!”下一秒,她的整个人被拥入了一个怀抱,郑璃茉一边抱着她一边跳起来:“你居然来了!你居然来了!”

    巨大的音乐声和郑璃茉的晃动让她觉得头昏脑涨的,但她心里却觉得无比地满足。

    “别晃了,再晃许千夏就要吐了。”李熏冉及时出声,满脸无语地看着郑璃茉。

    她刻意没有告诉郑璃茉,就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看来她的目的达到了。

    郑璃茉这才松开手,满眼都是笑意:“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你是故意的吧!先说不来,然后给我惊喜!”

    许千夏刚要说话,郑璃茉笑着搂住她的肩膀:“我带你认识我的朋友们!他们都是时城后援会的哟!”

    时城……后援会的。

    也就是说,都是时城的脑残粉吗?

    她心里觉得无奈的同时,又有点自豪。

    时城可是她现在的养父,虽然只是临时的,但也是她养父啊!

    “你就是时城学长的女儿啊,长得真可爱!”

    “对啊!看起来好清纯噢!”

    郑璃茉把她一一介绍给了朋友们,那些人基本都是生面孔,但看穿着就能看出绝非一般人家家里的孩子。

    时城能被这些名媛喜欢,她突然又觉得心里闷闷的。

    就好像别人夸她的衣服好看,然后一直盯着她看一样难受。

    等等,时城才不是衣服!

    “在想什么呢?”郑璃茉让朋友们继续玩后,端了一杯香槟过来。

    千夏已经渐渐习惯了这里震天响的音乐声,听到郑璃茉的声音,连忙摇摇头:“没、没想什么。”

    郑璃茉没多想,笑嘻嘻地说道:“你喝喝这个,很好喝的,度数很低!”

    上次醉酒让时城不高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有这个前车之鉴,她不敢接,摆摆手拒绝:“我不太会喝酒,不……”

    “这根本算不上酒好吗?”郑璃茉楼过她的肩:“放心吧!不会醉的!就算醉了,这不是还有我和熏冉吗?不会让你出事的,放心!”

    郑璃茉的热情,她推托不了,只好接过。

    半小时后。

    “璃茉,该切蛋糕了!”李熏冉走上前提醒,继而诧异地问道:“咦?千夏喝醉了吗?”

    “是啊!”郑璃茉无奈又委屈地说道:“我不知道她这么不会喝,才三杯,就醉了。”

    “那让她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先切蛋糕。”

    “好……”

    许千夏睁开眼睛,视线朦朦胧胧的,仿佛要震破耳膜的音乐声让她的头更痛了。但隐约她听到有人在说切蛋糕。

    是叫她切蛋糕吗?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扶着沙发站起身来。

    足足有三层的蛋糕上点着十几根蜡烛,刺眼的灯光被关掉,只留了几盏较暗的灯光做照明用。

    切蛋糕……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睛瞪得大一点,好能看清楚事物,终于她来到了蛋糕前。

    璃茉生日,她要帮忙切蛋糕才对,一定要坚持住!

    “吹蜡烛了!” [^*]

    郑璃茉许好愿,深吸一口气,吹灭了蜡烛。灯光大亮起来,大家打开礼花筒,彩带飞扬,气氛大好。

    “找到了!”许千夏一拍手,兴奋地拿起切蛋糕的刀,拉开了面前的人。

    众人终于发现了不对,醉酒的人突然出现,郑璃茉被吓了一跳,第一个冲上去拉住她:“千夏!”

    许千夏迷茫地扭头,脚却不听使唤地错了脚步。

    郑璃茉惊恐地捂嘴眼睛——她慢了一步。千夏整个人笔直地倒在巨大的蛋糕上。

    全场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千夏!”李熏冉最先反应过来,跑上去把千夏从蛋糕里拉出来:“你没事吧?有没有摔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