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4章 时城你喝醉了吗?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许千夏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奶油,继而将手指放进嘴里:“哇!好甜!”

    “能不甜吗?”郑璃茉欲哭无泪:“时城学长知道,肯定会杀了我,杀了我的……”

    “时城?”许千夏眨了眨眼睛,得意地笑起来:“时城不可能在的!我偷偷溜出来的!”

    “……”

    李熏冉跟郑璃茉不可思议地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你结巴好了!”

    “什么呀?”许千夏又抹了一把脸上的奶油,皱了皱眉:“没有了,我还想吃!”

    李熏冉冷静下来:“璃茉,原来千夏一醉酒就不结巴了!看来她的结巴也不是治不好,咱们得告诉时城学长!”

    “是啊!”郑璃茉同意地点点头,其他人更是没有意见——这意味着她们可以见到时城了!

    “我还想吃!”许千夏一扭身,挣脱了李熏冉的手,再度往蛋糕走去。

    其他人连忙拉住她,郑璃茉心里害怕的要死:“千夏,你可别再闹了,一会儿时城学长来了,看到你这副模样,还不骂死我?”

    “我还有一套备用的衣服!不过,稍微有点……尺度。”一女生提议:“不如先给她换上?不管怎么样,总比一身奶油要好。”

    郑璃茉连忙点头:“好!”

    李熏冉负责联系时城,郑璃茉负责带千夏换衣服。

    其他人则是帮忙收拾现场,一时间各忙各的,现场稍显混乱。

    另一边。

    黑暗的房间突然响起手机铃声。

    时城微微皱眉,从床头柜上摸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他向来没有晚睡的习惯,所以这个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很晚了。

    来电显示的是陌生的手机号码,他没犹豫,挂断了电话。

    大半夜的,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陌生电话上。

    挂断电话后,他再度闭上眼睛,翻了个身继续睡。

    没多时,铃声再度响起来。

    睡意顿时去了一大半,他脸色不好地打开床头灯,这一次,他接了电话,声音还带着睡意,显得分外低沉:“哪位?”

    “时城学长你好,我是李熏冉……”

    李熏冉。

    他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名字。

    没有印象。

    他抬起手指刚要切断通话,电话那头继续传出声音:“千夏现在我这里,她喝醉了,您能来接一下她吗?”

    时城的手指在距离手机屏幕还有两毫米的位置处停住。

    两秒后,他毅然决然地切断了通话,将手机扔在一边继续睡觉。

    乱说什么胡话,许千夏明明在他对面房间里睡觉,怎么可能在外面喝醉了?

    他冷哼一声,闭上了眼睛。

    几秒钟后。

    时城突然坐起身,骂了句:“**!”

    继而从床上下来,径直走出房间,一路走到许千夏的房门前。

    犹豫了好几秒,他才抬起手敲响房门:“许千夏。”

    里面毫无反应。

    他微微皱眉,手放在门把手上,房门被锁,他顺利地开了门。

    床上,平平的,根本没有许千夏的影子。

    “该死的!”他狠狠地踢向床沿,脸色阴沉地回到房间,往刚才的那个号码拨了回去,电话一接通,他开门见山:“地址。”

    二十分钟后。

    “千夏,你别吃了,想吃的话,我以后天天买蛋糕给你吃!”郑璃茉拿走千夏手里的蛋糕,但很快就被她夺了回去。

    “璃茉,你不是我朋友吗?可是为什么你连蛋糕都不让我吃,呜呜呜……”许千夏说着说着,居然直接哭了出来。

    郑璃茉一心软,只好递还给她:“那这快吃完,不准再吃了!”

    许千夏忙不迭地地点头:“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爱你么么哒!”

    李熏冉目瞪口呆,半天才说出话来:“许千夏,你被鬼附身了吧?啊?你真的是许千夏吗?”

    喝醉之后,完全就是另一个人啊!完全!

    “呀!时城学长!”有女生尖叫了一声,顿时整个酒吧轰动起来。

    “我还以为他不会亲自来接人,没想到居然亲自来了!好体贴哦!好想成为他女儿!”

    “时城简直是爸爸力max!更爱他了,啊啊啊!”

    时城的视线一直落在许千夏身上,在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后,眼眸一沉。

    露脐装加超短小热裤,肩膀上还开了一个大洞,这样的衣服……居然穿在许千夏身上!

    他脸色极其不好地脱下自己的外套,直接盖在她身上,紧接着将她横抱起来,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落在其他人身上。

    李熏冉跟郑璃茉对视一眼,尴尬地抬手打招呼:“时城学长好。”

    时城的脚步顿时,才抬眼看她们。

    “是你们。”他记得她们,上次在天台,就是她们两个帮忙的。

    “恩。”郑璃茉心虚地点头:“今天是我生日,我邀请了千夏,我不知道她酒量那么差,对不起!”

    时城的眉心皱得更深,目光打量了一下这里。

    “十里深夜”,新开不久的一家酒吧。

    许千夏,你交的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生日居然挑这种地方办!

    注意到时城脸色的变化,就算是相对淡定的李熏冉的额头上也直冒汗。

    “没了!”许千夏突然出声:“不够吃!我好饿啊!我还想吃!放我下来!”

    不再结巴的许千夏说话语速特快,嘴角还沾着奶油,看起来搞笑又可爱。

    时城满脸不悦:“她吃了多少?”

    “六……六块了。”郑璃茉弱弱地说道。

    时城的眼皮跳了跳,深吸了一口气,道:“明天再跟你们算账。”

    说完,他转身抱着许千夏离开。

    两人的一颗心悬着,郑璃茉更是满脸懊悔:“早知道我一滴香槟也不会让她碰的!”

    而出了十里深夜的许千夏依旧不安分,酒精让她脱胎换骨,完全不怕时城。

    “你放开我!”千夏的双眸恶狠狠地盯着时城。

    时城虽是面无表情,但眼底一片寒意:“许千夏,你最好乖乖听话。”

    半夜三更溜出家也就算了,还来十里深夜这种地方。

    来十里深夜这种地方也就算了,还喝醉酒。

    喝醉酒也就算了,还敢穿那种衣服!

    简直是……

    “你谁呀你?”许千夏不爽地眯起眼睛,伸出右手食指在时城的脸颊上戳了戳:“谁允许你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的?”

    “呵呵。”时城皮笑肉不笑,在红色法拉利前停下脚步,打开车门强行将她塞了进去。

    “放我出去!”千夏使劲拍着车门,但醉酒的她根本找不到车门在哪开,只能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像是被人绑架了一般,惹得路人纷纷侧目。

    时城猛地关上车门,快速将车子驶离十里深夜。

    他的脸色很是不好,但他没有说一个字,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的感觉。

    但喝醉的千夏哪会注意到这个?

    她一个劲地拍着车窗,起先是大喊着“放我出去”,到后来似乎是喊累了,开始大哭:“我知道错了,警察叔叔,我以后再也不犯事了,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吧!”

    时城满头黑线,紧抿着唇不看她一眼,车速快到令人害怕。

    不到二十分钟,车子回到山庄。

    “少爷。”时管家早已经在车库门口等候。

    时城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一把将千夏拎了出来。

    “这……”时管家脸色微僵,连忙上前帮忙扶住摇摇晃晃还满脸泪痕的许千夏:“怎么喝了这么多呀?”

    “喝的倒是不多。”时城瞥她一眼,只是根本没酒量还喝酒。

    “少爷,都是我的错,怪我放少小姐出去,才会……”

    时城脸色微愣:“你放她出去的?”

    难怪能溜出去。

    “请您责罚!”时管家一脸自责与愧疚。

    “算了,你去煮点醒酒汤。”时城弯腰,一把将苦累的许千夏横抱起来:“这件事不需要跟他们汇报。”

    他们,指的自然是时夫人和时老爷。时管家不疑有他,答应着率先跑去煮醒酒汤了,这件事当然是瞒着最好。不说不是欺骗,不违反管家守则。

    “我渴……”千夏微微睁开眼睛,声音很是沙哑。

    时城抱着她往前走,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还知道渴?

    怎么不渴死她?

    回到房间,时城长出了一口气。从看到她房间没人的那一刻,他的心就一直是悬着的,直到现在,那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地。

    他有些头疼地坐在床沿,按了按太阳穴。

    他这是怎么了?

    居然会为许千夏担心,他这是魔怔了吗?

    他的父性光辉散发得也太早了吧?

    “渴……”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没睁开眼睛,眉心却是一直皱着的,似乎很不舒服。 百度嫂索 —国民校草宠上瘾

    “还知道渴呢?”时城冷哼一声,板着一张脸倒了一杯水放到床头柜:“赶紧起来!”

    床上的人依旧迷迷糊糊,却也听得到声音,手开始在胡乱摸索,却不小心往时城的腿上摸去。

    时城目光一凛,下一瞬便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咬着牙念她的名字:“许!千!夏!”

    真是无法无天了!一不留神,居然敢往他那个部位……

    千夏艰难地睁开眼睛,她眼里的时城有三个头。

    “咦?”

    她疑惑地歪了下脑袋:“时城,你的头怎么有三个,而且,怎么你脸那么红,你喝酒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