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5章 你就欺负我吧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到底是谁喝酒了!

    三杯香槟,醉成这样!难怪上次喝了后劲那么大的酒后强吻了他!

    “躺着别动!”时城紧皱着眉心。

    听言,许千夏嘴一抿,眼泪瞬间就顺着脸颊滑下:“你凶我!你就知道凶我!”

    “……”

    “爸走了,我无依无靠了,你就欺负我吧!反正我是没爸没妈的人!”

    “我没……”

    “你闭嘴!”许千夏继续扯着嗓子哭:“我爸死了,我不敢在你面前哭,也不敢再同学面前哭,我怕你生气,怕同学笑话我。可是我现在头好晕,我忍不住了,我好想哭……”

    时城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面容难得出现复杂的神色。见她满脸是泪珠,伸手扯了几张纸巾替她擦干眼泪。

    他什么时候会因为她哭就生气了?

    该哭哭,那么怕他做什么?

    “少爷,醒酒汤好了。”时管家腾出一只手,抬手敲门。

    时城叹了口气,面色恢复扑克脸:“端进来。”

    “是。”时管家恭敬地端着醒酒汤进来:“我用冷水冰了一下,少小姐不会烫到的。”

    “知道了。”时城站在原地,见时管家半天没走,疑惑地皱眉:“怎么了?”

    时管家迟疑着问道:“您来喂吗?”

    他还等着时城走,他来喂少小姐呢。

    “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时管家你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明白吗?”时城沉下脸:“出去吧。”

    “……”

    他哪会对少小姐有非分之想?而且,“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难道少爷不是男人吗?

    似乎是看透了时管家的心思,时城一脸正色:“我是她爸,当然不用顾忌那个。你出去吧,年纪大了更要早点休息。”

    时管家微微一愣,少爷这是承认少小姐的身份了?

    不敢再逗留,时管家鞠躬后快步离开,并且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起来喝汤。”房门关上后,时城伸手推了一下哭睡着的千夏。

    后者嘟囔了一声,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扔到一边,沙哑着声音道:“别吵我……”

    “赶紧起来。”时城皱眉,语气却是放软:“听话。”

    要是不喝掉的话,明天早上非得头痛死她不可。

    千夏翻了个身,直接无视他。

    对现在的她来说,时城根本只是一个吵她睡觉的讨厌鬼。

    “给你三秒。”时城深吸一口气:“再不起来,后果自负。”

    躺着的人依旧一动不动,丝毫不吃他的威胁。

    “很好。”时城的眸色变深,眼底有什么情绪在涌动着。

    这样的时城是可怕的,也是迷人的。

    他微俯身,手上一个用力将千夏扶了起来。

    “干、干什么?”许千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时城的脸让她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时城怎么离她这么近?

    这是哪?

    她刚要看自己在哪里的时候,面前的时城突然俯身,按住她的肩膀,紧接着她只觉得唇上一片炙热。

    时城!

    吻了她!

    她豁然瞪大眼睛,十分确定以及肯定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时城。

    难道,时城喝多了?

    刚冒出这个想法,她就感觉到时城的舌尖正在探入,柔软地撬开她紧闭的唇瓣。

    时城……到底在干什么?!

    她连呼吸都觉得不自由了。

    不能这样……

    理智让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抵开时城的胸膛,可刚一碰到时城的手,又酸又甜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

    这个味道她再清楚不过,是醒酒汤。

    每次许养父喝醉了,她都会煮点醒酒汤给养父喝,所以她对这个味道很熟悉。

    记忆在一瞬间随着酸甜的味道涌入脑袋。

    原来喝醉的人不是时城,而是她。

    可是她的记忆只停留在喝了三杯后,她觉得头疼欲烈,就坐在十里深夜的沙发上休息,而在那之后的记忆,她是没有的。

    时城终于放开她,一张冰山脸难得露出不一样的神情。

    但那神情,她看不懂。

    “时城……”她的声线颤抖着,眼睛直直地看着时城:“对、对不起。”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肯定又给时城惹了麻烦。

    不过,为什么时城会知道她喝醉了?

    时城又为什么要用嘴给她喂醒酒汤?

    问题太多,她的脑袋又开始觉得疼了。

    “你……醒了?”时城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什么时候醒的?

    “恩。”她揉着太阳穴点头:“对不起。我、我没跟你说,就、出去了。”

    又开始结巴了,果然已经清醒过来了。

    时城干咳一声,快速从床沿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窘迫的神情:“你别误会,刚才我是在给你喂汤。”

    “我知道。”她乖巧地点了下头,一开始她是误会了的,可是醒酒汤的味道一蔓延,她就知道时城在做什么了。

    “你知道就好。”时城又咳嗽了一声:“而且你也不亏。”

    “恩。”

    “而且,我是你爸,你不要有负担,这样做很正常。”

    “恩。”

    “而且这件事你最好马上忘掉。你知道我粉丝很多吧?”

    “诶?”时城干嘛跟她解释那么多,说那么多啊。

    “诶什么诶?”时城的眉眼染上一些怒意,怎么就清醒了呢,早知道他就该让她自己喝的。

    “没、谢谢!”她真诚地道歉:“还有,对不起。”

    “知道对不起就好!”时城板起脸:“这次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但凡有下次,你就死定了。知道吗?!”

    一次就够心惊胆战了,哪还敢有第二次啊?

    她连忙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我、知道了!”

    绝对绝对,不敢有下次了。

    “哼!”时城从鼻尖发出一声冷哼,转身离开。

    刚走出几步,又转回身,抬手指了一下床头柜上的碗:“赶紧把剩下的喝完,麻烦死了。”

    说完,这次才真的离开,关上了房门。

    “呼——”千夏按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心跳没有以为的会乱跳。

    只是她有点奇怪,时城居然没有杀了她,反而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她了。

    难道这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吗?

    翌日。

    “少小姐,早安。”时管家走上前,恭敬地一鞠躬:“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少爷已经走了,一会儿我送您去亚特兰。”

    她脸色微微一僵。

    时城居然先走了吗?这是还没有消气?

    太阳渐渐升高。

    韩俊旭满脸杀气地闯进大学部,径直往时城上课的班里走去,打开门,里面并没有时城的人影。

    众人都被韩俊旭吓了一跳,有个胆大地上前问道:“请问,你找谁?”

    “时城!他滚哪里去了?!”韩俊旭语气很冲,音量也很大。

    “时城好像找了梓樱去操场,你去操场找找。”

    亚特兰大学部和高中部是相对隔绝的,因而操场也是**的,大学部的操场要比高中部更大一些。

    韩俊旭二话不说就往操场跑去。

    不但挂他电话,还约他的梓樱!

    简直是不想活了!

    大学部操场。

    梓樱靠在操场的路灯上,笑得大方得体:“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找我吧?”

    以前从来都是她主动去找他。

    时城略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有事想请你帮个忙。”

    “没事你也不会找我。”上官梓樱走上前挽住他的手臂:“说吧,什么事?你明明知道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会帮你实现!”

    时城微微皱眉,但没有即刻甩开上官梓樱的手。

    毕竟有求于人,该忍的他还是能忍的。

    “是阎严的事情。”时城用最精简的话跟上官梓樱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他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许千夏。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假扮阎严哥的女朋友吗?这不靠谱吧?从小我跟他就没什么交集,怎么可能突然一下子就……”

    时城打断上官梓樱的话:“不是你,我需要你介绍一个不会出错又能保密的女生。”

    上官梓樱也算是名媛中较有影响力的,认识的名媛多,办事里麻利,所以他才会想到找她。

    上官梓樱了然地点头:“好啊,包在我身上了。不过……时城哥,我答应帮你这个忙,你是不是也能答应我一件事。”

    上官梓樱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他帮忙的。

    他刚要开口,韩俊旭的声音突然传来:“时城!你还不快给我离梓樱远一点!”

    韩俊旭怎么到这里来了?

    时城的脸色微微一僵,他退开一步,跟上官梓樱拉开了一步的距离。 [$妙][笔$i][-阁]

    “俊旭,你怎么来了?”上官梓樱脸上写满诧异,高中部现在是上课时间,韩俊旭突然出现在这里着实让她惊讶。

    “想来就来了。”韩俊旭看了她一眼,继而看向时城,目光锐利:“时城!我要跟你单独谈谈!”

    “俊旭,我正在跟时城哥说事情呢,你有什么事情,等你放学再说吧。”上官梓樱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太好,但碍于韩氏的商业地位,韩俊旭再怎么喜欢她,她再怎么不喜欢韩俊旭,也不敢轻易直接表露出来。

    但韩俊旭似乎是铁了心,直接越过她,跟时城平视:“我们好好算一下昨天的账吧!”

    一开始不接他电话也就算了,后来接了,但居然敢在他还没说完话的时候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简直是比不接他电话还要让他觉得耻辱!

    时城依然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我跟你,好像没有什么账需要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