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8章 背她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她就知道,这个问题回避不了。

    如果说实话的话,她会不会立刻被炒鱿鱼?

    她攥紧手心,有些心虚地看向别处:“不、不认识。”

    “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认识时少爷那样的人物!不过为什么我觉得他在针对你?”老余挑眉看她,似乎还是有所怀疑。

    她不能被炒鱿鱼!

    “可能是因为……”

    “算了算了!”老余摆手:“现在没时间说这个了,你赶紧把开胃菜上好,既然时少爷点名要你,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你给我听着,想要这份工作的话,不论那位少爷怎么为难你,你都给我咬牙忍住,知道了吗?”

    就算老余不说,她也知道该怎么做。

    “我去上菜!”她难得底气十足,连着说了四个字也没有结巴。

    “去吧!”老余叹口气,转身催促几个厨师。

    时城坐在窗边,窗户上倒映着他冷峻的脸。

    她脚步微顿,看向窗户上时城的倒影。

    但下一秒,时城眼皮一抬,在窗户的倒影上跟她对视了。

    “咳——”她尴尬地干咳一声,快步端上开胃菜。

    时城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胸:“把高尔基拿上来。”

    高尔基……

    她目光一泄,高尔基不是这家餐厅的名字吗?也是这家餐厅的老板的名字。

    那她是把餐厅拿上来呢,还是把老板请过来?

    好像哪个都不靠谱的样子。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高尔基端上来?”时城微皱起眉,一脸不悦。

    “时少爷,我去吧!”有看不过去的服务员上前帮忙,可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被时城的眼神给制止了。

    “怎么?端瓶酒上来都不会?你真的是这里的服务员吗?”

    时城冷着脸看着她,似乎是在装作不认识她。

    装作不认识她固然是最好的,可是……她心里隐隐又觉得有点气闷。

    “我马上去!”她转身跑向厨房。

    “高尔基已经放在桌上了啊……”老余诧异了一下,看向她:“对了,你还不知道,高尔基是我们老板自己酿的葡萄酒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板的名字就叫高尔基,他对着这三个字情有独钟呢!不说了,你开不来红酒,我跟你一起出去。你们几个,动作快一点!”

    “是!经理!”厨师们齐声答应着,手上的动作不停。

    似乎是看到她空手回来,时城的眉心微微一皱,却是没有说话,目光淡漠地扫了一眼经理。

    这家伙,刚才好像吼了许千夏。

    “时少爷,她笨手笨脚的,我来开酒。”老余笑了一笑,努力忽略时城冰冷的目光。

    “你去把手洗一下。”时城突然开口,视线是落在许千夏身上的。

    垂首站着等候差遣的千夏连忙答应了一声,拿过老余手里的开瓶器,开瓶器冰冷的触感让她一个激灵,回想起刚才时城的话,诧异地看向时城:“啊?”

    她没听错吧?不是让她开瓶,而是让她去洗手吗?

    “刚才手了一下耳朵不是吗?你要用碰过耳朵的手给我端菜吗?”时城冷着脸质问。

    “我马上去!”她咬了下下唇,转身快步往卫生间走去。

    时城什么时候洁癖那么严重了啊?她只是不经意碰到了一下耳朵而已啊,至于要去洗个手吗?

    还是,真像老余说的,时城在找她茬吗?

    她不敢多想,时城的存在,随时可以搞砸她的这份工作,她必须得把时城哄高兴了,等回去的时候再好好跟时城解释,认错,哪怕是抄一千遍“家规”都没问题。

    “时少爷,您尝尝看。”老余小心翼翼地陪着笑,注意着时城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

    察言观色,是一个服务员最需要做的。

    时城优雅地举杯,抿了一口“高尔基”,目光飘向窗外,却是锁定在玻璃窗老余的倒影上。

    “你刚才说什么了?”

    许是喝了酒的关系,时城的声线较为柔和,站在门口的女服务员们一个个大着胆子往这边偷偷看。

    “刚才吗?”老余回忆着:“您尝尝看?”

    时城不说话,等着老余继续回忆。

    “我来开酒?”

    “这句前面那句。”时城总算是转回头,目光笔直地看向老余:“许千夏笨手笨脚的,这是你说的没错吧?”

    老余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是我……”

    “你不知道吗?”时城站起身,比老余要高出半个头。

    “啊?”他需要知道什么?

    “许千夏这个人,是只有我时城才能骂的。”

    够了,他已经忍够了,他不想再在这里多坐一分钟。

    许千夏不是只是去洗个手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滚出来?

    老余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时少爷这话说的……

    许千夏不是说跟他不认识的吗?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是两个不认识的人!

    许千夏是故意来这里害他的吧?

    “卫生间在哪个方向?”时城抬眼看向老余,眼中写满了不满,但到底是克制住了没有发脾气。

    “我带您去!”老余连忙在前面引路。

    卫生间。

    许千夏扶着洗手台艰难地站起来。

    只是洗个手,不小心掉了肥皂,着急去捡的时候,却好死不死地踩中了肥皂,顿时整个人摔得七荤八素的。

    好不容易脑子清醒点了,脚却被崴了。

    难道她注定得不到这份工作吗?

    一个月两万的话,能帮孤儿院不少忙了。

    “许千夏!”

    时城的声音突然响起,她吓了一跳。本身就还没站稳的她顿时又往后仰去。

    就在她以为这回肯定完蛋的时候,却是跌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然而她鼻尖刚嗅到时城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时,整个人天旋地转——时城也踩中了肥皂!

    “时少爷!小心!”老余心急火燎地跑上前,但还是晚了一步,两人一上一下,以一种让人遐想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千夏紧抓着时城,本以为的疼痛却是一点都没有传来。

    “时少爷,您没事吗?”老余整张脸都被吓得惨白。

    时城对“高尔基”来说等于是超级vip,要不是老板要接待郑璃茉小姐,估计要亲自出来招待他了。可是这样一个超级vip,却摔倒在了地上,老余能不受惊吓吗?

    听到老余极其担心的声音,许千夏缓缓睁开眼睛。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痛了,时城被她当成了肉垫,正一声不吭地被她压在下面呢!

    看清情况后,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你、没事吗?!”

    时城斜眼看着她,淡漠地吐出两个字:“起来。”

    “噢!”她如梦初醒,连忙用手撑着地面,快速站起来。

    “时少爷,我拉您!”

    老余伸出手去却是被时城直接无视:“许千夏!”

    千夏楞了一下,连忙伸出手去拉时城起来。

    说是拉她,其实她根本没有用多少力气,时城自己就站起来了。

    “有摔疼吗?”时城皱着眉看她。

    她偷偷看了一眼满脸震惊的老余,心里咯吱一声,不祥的预感。

    “不疼!”末了她又补上一句:“一点也、不痛!”

    时城冷着脸,上下打量着她:“走两步。”

    “啊?”她愣了一下,迈开脚步:“嘶——”

    只一步,她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似乎脚踝扭伤的比她自己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许千夏!”时城瞪她:“这叫没事?”

    就这么走了一步,就痛得龇牙咧嘴的,这还敢说没事?真是活腻味了!

    许千夏垂首,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份工作肯定是丢定了。

    认命吧……

    只能去找别的工作了。

    就在她心里叹气的时候,突然觉得腰上一紧,时城把她横抱了起来。

    “干、干什么?”她又惊又恐地看着时城。

    时城居然……抱她了?曾经连送她上学都只送到一半就赶她下车的时城,现在真的在抱着她?

    她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去医院。”时城不看她,径直往外走。

    不去医院脚残掉难道还想当他一辈子女儿,让他养一辈子?

    他在心里说了句,不可能!

    “时少爷……”老余瞪大了眼睛,捂住嘴巴,手指着他的后背。

    有一滴血液,落在白色的地砖上。

    时城摔倒的地方,正好有一块玻璃渣子,是早上的保洁工没有清扫干净的玻璃瓶的碎渣。

    他微微侧头,一个眼神示意他噤声,转而继续往外走。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伤难道还要他哭鼻子吗?

    “怎么回事?”高尔基先生从办公室里出来,他听到这边的声音了,想到中午的客人是时城,连忙跑出来查看。

    “嘘——”老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高尔基和郑璃茉同时看到时城抱着许千夏往外走。

    “天哪——”郑璃茉捂住嘴:“时城学长的背……”

    “当不知道吧。”高尔基似乎心中明了了,小姑娘不简单,能让时城这种人物抱着,却还来餐厅打工。

    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小姑娘。

    “璃茉啊,这个朋友,你倒是交对了。”高尔基不多说,笑着走回办公室。

    “什么意思呀?”郑璃茉跑着追问。

    另一边,时城的车内。

    “对不起。”许千夏低着头,不敢看时城一眼,说话也小心翼翼的。

    时城转动方向盘,将车子掉了个头,往医院开去。

    “这段时间,知道违反了几条家规吗?”

    许久,时城才出声,似乎气消了一些,但声音依旧冷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