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59章 我不是在鬼混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除了早恋那条,她全违反了。

    千夏微咬下唇,鼓起勇气:“我、是有原因的。”

    “我问的是这个吗?”时城瞥她一眼,眼神极为冷漠,似乎是处于发怒的边缘了。

    她攥紧手心,乖乖回答:“五条。”

    “五千遍。”

    她一愣,要抄五千遍家规?五千……遍?

    “还有,以后午饭都得跟我一起吃。”时城板起脸:“免得又不知道跑什么地方鬼混去!”

    她不服气:“我不是在、鬼混。”

    她明明是在做正经事,只是以后看来是没有机会继续做了。

    时城嘴唇微抿,稍缓的脸色又覆上了一层冰霜般,极其冷峻。

    许千夏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该辩解,连忙道歉。心里暗骂自己嘴欠,跟谁顶嘴不好,居然敢跟时城顶嘴,简直是活腻了!

    然而时城的脸色并没有变缓和,看得她心里发慌。

    红绿灯。

    时城踩下刹车,转头看她:“许千夏,你到底在干什么?我们家不能让你吃饱喝醉,没有给你用的,给你穿的吗?你居然敢给我跑到餐厅当服务员!”

    似乎是憋了很久,时城一口气说完不带喘的。

    印象中,时城说话都很简短,但最近说的话似乎越来越长了。

    她畏惧地缩着脖子:“是有、有原因的。”

    但她一副害怕的样子,时城似乎更生气了,伸过手按住她的肩膀:“许千夏,喝醉了的你,和现在的你,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

    “……”

    时城在说什么呀?

    难道,她每次喝醉酒,都会发酒疯?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么神奇吗?

    嘟嘟嘟——

    绿灯亮起,后面的司机按着喇叭焦急地催促。

    “车……”她小心翼翼地提醒,没胆量把时城的手甩开。

    喇叭声越来越多,时城却像是没听到一般,眼睛微眯着,审视着她。

    “说吧!”

    她没明白意思:“什么?”

    时城终于松开她,在那些司机下车来骂人之前,启动引擎,车子如离弦之箭。

    “去餐厅丢人的原因。”

    千夏脸一黑,但没有胆量再反驳,犹豫了几秒,开口道:“我缺钱。”

    时城的脸一僵,一丝错愕闪过。

    他记得她以前的养父的确是下葬了没错,他亲眼看着葬礼举行了。那按理来说,许千夏已经不需要用到钱了。

    难道是……

    “许千夏。”他冷静了一下,道:“赌博这个恶习,赶紧给我戒掉!”

    一定是从那个养父那里学会了赌博,沾染了赌博的恶习,才会缺钱!

    “不、不是的。”她连忙解释:“不是因为赌博。”

    她怎么可能会去赌博啊?

    可是如果说是为了孤儿院,时城会不会直接给孤儿院捐一大笔钱呢?她不希望欠时城很多,毕竟他们的关系,随时会结束。

    时城挑眉,瞪着她继续说下去,可是等半天,她也只是低头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他的脸色一黑,加快了车速。

    猛然加快的车速让许千夏一惊,紧咬住嘴唇,手紧紧地抓着安全带。

    许是注意到她一副惊恐的样子,时城终于还是放缓了车速。

    一路只碰到一个红灯,市中心医院很快就到了。

    车子稳稳地在车位上停好,时城打开车门,沉声道:“你坐着别动。”

    “啊?”她狐疑地发出一个声音,但时城开口,她不敢不听,乖乖地坐着等着时城开门。

    没几秒,她看到时城绕过车头,伸手打开了车门,把车钥匙扔到她手里后,紧接着直接俯身将她横抱了起来。

    “你……”

    “闭嘴!”时城用脚关上车门:“把车锁了!”

    “噢……”她连忙按照时城的吩咐,按下锁车键。

    医院人来人往,不少人看到他们,纷纷侧目。

    许千夏觉得浑身都是僵硬的,被时城抱着本来就感觉怪怪的了,何况还是在这种公共场合。

    她抬起头,看着时城的下巴:“我自己、可以走的。”

    时城依旧给了她冷冰冰的两个字。

    “闭嘴!”

    尽管冷冰冰的,甚至有些不近人情,但她心里却是觉得满满的。

    好吧,就让她在时城的怀里,多停留一刻吧。

    反正以后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伤到了筋,骨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医生正要继续说,却被时城冷声打断:“什么叫应该没有问题?在不能确信的情况下,作为医生,不是应该不能随意诊断吗?”

    医生愣了一下,没想到一个小年轻人能说出这样的话。

    但好歹是经历过事情的人,医生只愣了几秒,便道歉,并为她安排了拍片。

    “在ct室前等就好了。”医生递出排列号,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年轻人身上的气场实在太强了,让他都有点受不住。不过,这个年轻人好像有点眼熟,好像在电视上还是报纸上见到过。难道是明星吗?

    时城二话不说拿过排列号,弯腰再度抱起她。

    这次许千夏没有再说她自己可以走的话,乖乖地任由时城抱着去了ct室。

    ct室前坐着两个老人,安安静静地坐着,偶尔相视一笑,场面温馨。

    时城将她放在等待的长椅上坐下,自己则是去跟两位老人核对排列号,看是不是他们做好ct就轮到他们了。

    她忍不住脸上露出笑容。

    这是养父也不曾给过她的关心。

    时城……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

    万一她沉溺在他的好里无法自拔,等到该离开的时候,她该怎么办呢?

    时城,真坏啊。

    “还痛?”时城皱眉看她,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她的身边。

    她一个激灵,连忙摇头:“不痛了!”

    当时太疼,急诊室的医生给她注射了止痛剂,所以现在她没有疼痛的感觉。

    时城移开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开口道:“如果那个理由不能说的话,那就告诉我,需要多少钱。”

    钱,他从来不缺。

    “不、不用。”她连忙拒绝。

    她想好了,绝对不能再欠时城更多了。

    时城的眉心微皱:“许千夏,你非要我骂你是吗?”

    她惊了一下,口吃更加严重:“不、不是的!”

    “闭嘴!”时城瞪她:“既然不要钱,那以后也不准去打工!”

    “……”

    她没说话,这个她不敢答应时城。

    孤儿院的情况太糟糕了,她既然知道了孤儿院的状况,就不能袖手旁观。

    所以……对不起了,时城。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起,时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继而冷着脸嘱咐道:“你在这里等着,还有三个人才轮到你,我会在那这里赶回来。别乱跑。”

    她无比感谢这个打电话给时城的人,连连点头。

    时城刚离开,ct室的门被打开,护士出来喊了两个老人其中的一个进去。

    剩下的老人许是觉得无聊了,开始跟她搭话,声音里带着浓重的乡音:“你男朋友长得真俊。”

    她脸一热,连忙解释:“不、不是的。他不是我男朋友。”

    时城怎么可能会看上她嘛……

    时城又不瞎!

    “小姑娘你就别骗人了。”老人笑起来,露出洁白的假牙:“我看他看你的眼神就看出来了!”

    时城的眼神?

    她回想起时城那要杀人一般的冰冷眼神,她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么可怕的眼神,老人是怎么觉得时城跟她是男女朋友关系的啊?

    跟人聊天时间过的就快多了,搭话的老人也很快进去做ct,没多时,轮到她了。原先还有一个排在她前面的病人似乎有事耽搁了,没来。

    “许千夏?”护士看她一眼:“到你了,进来吧。”

    护士大概是觉得她年轻,不需要人扶着,喊完后直接进了ct室。

    本想喊护士帮忙的话只好咽了回去。

    本以为打了止痛针后就不会觉得疼了,没想到只是在脚不使力的状况下才有效果。脚一碰到地面,脚踝处瞬间像针钻进去一样,疼得她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膝盖碰撞到医院大理石制的地面,又是新的疼痛。

    她忍不住眼眶泛红,但硬是把眼泪逼了回去。

    没关系的。

    “怎么还……”护士皱着眉走出来,看到她跪在地上,顿时大惊失色,跑上前小心地扶起她:“这是怎么回事?不能站起来吗?”

    她咬着唇点头,凭她自己,似乎真的没有办法站起来。

    刚摔的时候她还觉得没什么,但现在似乎越来越痛了,止痛针似乎完全是没有用的。

    “你应该叫我的。”护士有些愧疚:“不过,你家人呢?你自己来的医院吗?”

    “他、去忙了。”她说完,护士便开始责怪时城。 [ 首发

    片子很快拍完,结果跟急诊室的医生猜测的一样,没有骨折。

    “这个每天三次,抹在脚踝上,抹完后,记得用手心去揉,揉到发烫才行。”医生嘱咐完,又看向她的脚踝,问道:“自己一个人能走吗?刚才陪你的男生呢?”

    她怕医生又跟刚才ct室的护士一样,责怪时城,便说自己可以走。

    她忍着痛,用手扶着桌子小心地站起来,紧接着单脚跳出了医生办公室。

    时城肯定是忙事情去了,她不如先回车里等他好了。

    为防时城直接去ct室找她,她给时城发了条短信才单脚跳着往医院门口去。

    “那么,就这么定啦!”上官梓樱笑着说道:“咱们还真有缘,没想到你就在这附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