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60章 不生气了?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许千夏的脚步猛然停住,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她还以为时城有正事要忙,没想到,居然是跟上官梓樱在一起聊天吗?

    而且,貌似还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恩。”时城不甚在意地点了下头:“那那件事就麻烦你了。”

    上官梓樱刚要说话,余光瞥见了一个人,她眼眸的颜色变深,忽而凑近时城的耳朵:“那你可别忘了,事情办好,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的。”

    “知道。”

    时城微点下头,忽然人呆了一下,惊讶地开口:“你怎么出来了?”

    许千夏攥紧手心,强迫自己笑起来:“做完检查了,就、出来了。”

    “检查?”上官梓樱上前一步,跟时城并排站在一起,面露担忧:“千夏,你生病了吗?”

    似乎,她许千夏是个外人。

    等等,她本来就是那个外人啊。

    这些她都知道,只是她实在不想应上官梓樱的话。

    “能走了?”时城走上前看着她:“医生怎么说?”

    她如实回答:“没有骨折,让我每天抹药。”

    “恩。”时城在她面前蹲下:“上来。”

    在被她无视的时候,上官梓樱的脸色没变分毫,但在时城蹲下身的那一刻,上官梓樱的整张脸都黑了。

    “愣着干嘛?”时城有些不耐烦地催促:“赶紧!”

    她看了一眼上官梓樱,又看了一眼时城,最终还是后退了一步。

    “时城,我可以、自己走的。”

    上官梓樱虽然很讨厌,但是,的确是配得上时城的。

    而她,必须要在自己深陷之前,抽身出来。

    时城的身子一僵,下一秒,站了起来,径直往停车位走去。

    上官梓樱似乎是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脸色闪过一丝阴冷,走上前,在距离她半米的地方停住:“许千夏,你还真是不识好歹。”

    “……”她明明是想跟时城疏远一些,免得上官梓樱乱想,怎么就变成不识好歹了。

    “像你这种卑贱的人,就应该在卑贱的地方呆着。”上官梓樱仿佛变了一个人,在看了一眼时城离开的方向后,竟直接伸手将她一推。

    她受伤的脚原本就是没有使力落在地上的,被上官梓樱这么一推,整个人失去重心,直接摔在地上。

    “嘶——”她倒吸了一口冷气,额头上的冷汗立即冒了出来。

    “呀?你怎么摔在地上了?”上官梓樱勾唇一笑:“这里没有摄像头,千夏,你可不要诬赖我喔。”

    说完这些,上官梓樱直接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的离开。

    卑贱的人,如果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话,很容易从树上摔下来,摔死的。

    时城似乎生气了,已经走远。她看着上官梓樱正在远离的背影,比起脚踝处的疼痛,上官梓樱带给她的震撼更大。

    想过不会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从扔掉韩俊旭的道歉信就可以看出来。

    但她没有想过,性格差到,到这个程度。

    这样的人,似乎除了出身外,没有别的什么能够配得上时城了。

    “小姑娘,你没事吧?!”扶起她的人是在ct室门口跟她聊过天的老人,老人正好在这里等儿子的车开过来,没想到看到她坐在地上。

    “谢谢。”她借着老人的力站起来,由于不敢把全身力气都压在老人身上,所以起来的过程很艰难。

    “嘟嘟嘟——”

    喇叭声响起。

    是时城的车。

    “男朋友来了。”老人笑笑:“我扶你上车。”

    “谢谢。”她对老人感激地点头,坐在了车后的位置,没有坐副驾驶座。

    她不怪时城没有等她,因为时城明明可以从另一个更近的出口出去,但时城却是选择绕到这边来接她。

    时城没有说半个字,但是她知道,时城是关心她的。至少这一刻是这样。

    车子开出医院,安静的氛围让她觉得有些尴尬,却是不知道怎么打破这种死寂的气氛。

    “对不起!”

    “对不起!”

    她一愣,两个人竟然同时开口说了对不起。

    时城瞥她一眼,继续说道:“我有事拜托她,所以耽误了。”

    他的确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做好检查了。

    许千夏点头:“没关系的。”

    时城能给她解释,她已经很高兴了。

    “不生气了?”时城眼眸闪过一丝诧异。

    明明那个时候,生气到连背都不想让他背的,现在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说没关系?

    “我、没有生气啊。”她哪敢生时城的气呀,何况,时城本身就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能带她来医院,她已经是很感激了。

    时城没再说这件事,拨通了一个号码,直接替她请了假。

    待时城挂了电话,她犹豫着开口:“其实我可以、去学校的。”

    “闭嘴。”

    又是这两个字。

    她乖乖闭嘴,看向窗外的景物。

    车子开过斯帝兰,不少同学已经回校了,她收回视线,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时城微皱眉,鼻子微微一动,似乎在嗅味道。

    这样的时城,倒是有点萌萌哒。

    她忍住想笑的冲动,在车内四处查看。

    不知道为什么,闻到这个似有若无的味道,她心里就有点慌。

    这个味道,很像是……

    血腥味!

    她猛然想起,摔倒的时候,时城是垫在她下面的,正是因为这样,那一跤她摔得一点也不痛。

    可这不代表,时城没有受伤!

    “停车!”她神情严肃,语气硬邦邦的,带着一丝不容抗拒。

    她是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时城说话的,当然,喝醉的状况除外。

    时城墨黑的眼眸闪过诧异,连忙停了车,转头刚要询问发生什么事情,许千夏的手伸过去,拉住他的手臂。

    他薄唇微抿,眼中的寒气渐散:“怎么?”

    终于知道她今天越矩太多了?

    “时城,你坐前面一点。”许千夏皱着眉,眉心变成了一个浅浅的“川”字。

    此刻她全身上下散发出严肃的气息,让时城瞬间明白了什么。

    “我没事。”他拉开她的手,准备重新启动引擎。

    “不行,我看看。”她更加笃定时城受伤了,车里淡淡的血腥味,一定是从时城身上传来的。

    不是手,不是脚,那就是……

    “后背!”她拉住他准备开车的手:“你让我看看、后背。”

    “许千夏。”时城微一抿唇:“你才多大年纪,就想看男人的后背了。”

    “……”她的脸噌地一下红起来,火辣辣的。

    时城在乱说什么呀!

    她不过是担心他而已!

    “行了。”时城收起那根本察觉不出的笑意,利落地启动引擎,车子重新回到马路上平稳地开着。

    她眼里是浓重的担忧,一双眼睛盯着时城的后背,一点也不肯移开。

    一定是受伤了!说不定比她还严重呢!

    怎么一路过来,她都没有发现呢?

    “别看了。”时城专注地看着前面,认真的样子让人沉迷:“我受伤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回家后,来我房间。”

    果然是……受伤了吗?

    她自责地重重点头,眼眶忍不住湿润了。

    由于她的疏忽,养父已经离世了,再回不来。她不希望时城再为她受伤了!

    时城用余光瞥她一眼,忍不住皱眉。

    “真是麻烦!”

    说完这句,他左手扶住方向盘,右手拿了一包纸巾扔到她怀里。

    路上车量不多,很快便递到时家。

    “坐着别动。”

    又是这一句,她连忙拉住时城:“我自己、可以走。”

    这要是被时老爷看到了,指不定得误会什么了。她知道时老爷并不喜欢她,也知道时家的大多数人还是跟小葵一样,对她并不友好的。

    “闭嘴。”时城拉开她的手,快速下车,到她那边开了车门,将她横抱起来。

    “你还是把我放下来的,你的、伤……”

    时夫人似乎得知了消息,快速往这边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女佣:“夫人,您跑慢点!别摔了!”

    时城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还记得我在车上说了什么吧?”

    他受伤的事情不能透露给任何人。

    她点头,时城看来是不会放下她了,倒不如仍由他抱着,免得扯到他的伤口。

    “这是怎么了这是?”时夫人气喘吁吁地跑上前来,能让时城抱下车,说明肯定受伤了。

    千夏刚要回答,时城却率先替她回答:“脚崴了而已。”

    “而已?”时夫人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而已?你这个爸爸怎么当的啊?!千夏受伤了,你还……”

    “夫人,送我去医院的是……”

    “怎么又忘了,要叫我奶奶!”时夫人一脸不高兴。

    时城撇撇嘴角,直接走过时夫人。

    “千夏,你让你爸先带你上楼,奶奶给你去煲骨头汤!”

    “……”

    许千夏偷偷瞥了一眼时城,时城的脸色不甚好,似乎是因为“你爸”这两个字。

    哎,时夫人怎么还没有玩够过家家游戏呢?

    但好歹过了时夫人这一关了,她刚松口气,时城抱着她进客厅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僵住。

    这个时间,时老爷居然在家,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看着。时管家则是在一旁恭恭敬敬地站着。

    听到声音,时老爷抬头,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眸明显一怔。

    时城微点了下头便直接抱着她上楼,她也只能跟着点了一下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