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61章 时城脸红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上楼后,时城直接抱着她进了他的房间,将她放在了沙发上,自己则是进了卧室。

    时城的房间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只是她面前的茶几上堆放着好多书,她随便拿了一本,居然是一本全英文的书,叫《capitalinthetwenty-firstcentury》。

    她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本书叫《21世纪资本论》。

    时城看的书,果然也好反人类……

    “你喜欢看?”时城不知什么时候从卧室里出来,身上的外套已经脱掉,只留里面的白色衬衫,手里则是拿着一个医药箱。

    “那个……”她连忙把书放了回去。

    这种书,她是绝对不会去兴趣去看的。

    时城也只是随意一问,走到她面前将医药箱放在茶几上后,蹲下身,伸手替她脱鞋子。

    “我自己……”

    “来”字还没有说出口,时城便打断她,全程冷着脸替她脱下鞋子,并且拿了一双拖鞋给她。

    她感激又感动地说了句:“谢谢。”

    时城微微一愣,冷淡地说道:“轮到你替我做事了,不许哭。”

    不许哭是什么意思?

    她心里正疑惑着呢,时城背对着她蹲下,她顿时捂住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时城的背部一片腥红,白色的衬衫完全被染成了红色,还有几个玻璃渣子还残留在他的背部,让人看着就害怕。

    背上有着这样的伤,却是一声不吭地带着她去医院检查脚伤,又一声不吭地抱着她上楼,替她换鞋吗?

    时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眼眶忍不住红了。

    心疼。

    是她现在唯一的情绪。

    “哭出来你就滚出去。”时城冷着脸:“医药箱里面有钳子,用那个把玻璃渣子拔出来。”

    “好。”她颤抖着声音答应着,伸手去打开医药箱,连手指都是颤抖的。

    时城转头看她一眼,没有看到眼泪,脸色才缓和了一些:“手别抖,利落一点,我不怕痛。”

    她知道他不怕痛。

    可是不怕痛,并不代表不痛啊。

    她咬着嘴唇点头,提醒道:“得先脱掉衬衫。”

    时城低沉地应了一声,站起身利落地将身上的衬衫脱落,露出结实的肌肉。

    这一次,时城没蹲到地上,而是在她身侧坐了下来,沙发说小不小,可是两个人坐还是有点挤。

    更可怕的是,她居然有一种想咽口水的冲动。

    此情此景,许千夏,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污水吧!

    她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自己,拿好钳子,一只手按在时城的肩上,另一只手准备拔玻璃。

    玻璃这种东西,如果不手脚利落点,很容易残留在里面。

    她鼓起勇气,狠下心拔出玻璃。

    一共七颗玻璃砸在,时城的背部一片血迹,看得她差点又想哭了。

    “痛吗?”她忍不住问出声。

    尽管知道时城的回答,一定是不痛。

    “痛。”

    “……”她一愣,看向时城,时城正好侧过脸,一双墨黑的眼睛似乎能发光。

    “说不痛你会信?”时城脸色微显不自然,将头转了回去:“赶紧处理好。”

    “好!”她连忙答应着,拿碘伏擦干血迹,之后又找了治疗创伤的药,涂好后小心翼翼帮他包好绷带。

    由于时城的背受伤地方不同,她只好找最宽的绷带,绕过时城的胸前,一圈一圈地包扎好。

    手指不经意触及他的皮肤,温热的触感。

    但这次她没有多想,老老实实地绑好绷带。

    “好了。”她收回手,将棉签等垃圾扔到脚边的垃圾桶,这才松了一口气。

    “恩。”时城转过身,将医药箱的盖子盖好。

    她注意到时城的脸颊有些微红。

    “咦?”她疑惑地伸手去探时城的额头。

    难道是伤口感染导致发烧了?

    时城的身子僵了一僵,脸色更加不自然:“你在做什么?”

    “没发烧啊。”她收回手:“可是、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呢?”

    “屋里太闷。”时城站起身,将窗户打开,风从窗户灌入,引起窗户飞扬。

    时城绑着绷带站在窗户看着窗外,她突然想到了——折翼天使。

    “啊——”她猛然想起:“我的药、忘在车上了。”

    时城转过头,神色恢复了往日的冰冷。

    “我下去拿。”走出几步,他又停住脚步调转了方向往书房去,不多时拿出来一本练习本和一只钢笔,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时城。

    这是啥意思?

    “五千遍。”时城眉头微微一挑,继而拉了件衣服穿上,转身往外走,眼睛都不带眨的。

    许千夏脸色一白,哀怨地叹了口气,拿过纸笔开始罚写家规。

    真庆幸时城只给她立了六条家规。要是跟中学生手册一样长,她这辈子就在抄家规中孤独终老好了。

    她刚抄了一遍,房门就被敲响。

    时城这么快就拿回来了吗?她要不要求求他,能不能少抄几遍?

    一抬头,从玄关处走来的人却不是时城。

    “老爷……”她连忙要站起来,时老爷一抬手,示意她不用站起来。

    “我来看看你。”时老爷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目光在她身上审视了一下后,落到她肿胀的脚踝处:“医生怎么说?”

    她反应过来,连忙回答:“没有骨折。休养几天、就好了。”

    “恩。”时老爷点头:“看来这几天,跟时城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她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时老爷,每次时老爷说话,总是话中有话,上次是这样,这次,应该也是这样。

    “时城这孩子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心肠比谁都好。”说着,时老爷站起身:“所以,老是会给很多女生带来幻想,千夏,你应该不会,是吧?”

    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点头。

    “好好养伤,脚踝处理不好是会落下病根的。”时老爷清浅一笑,笑容未到眼底便收起,转身往外走。

    故意从客厅找到这里,只是为了让她不要因为时城的一点温柔,就产生什么不必要的心思。

    其实就算时老爷不说,她也知道这一点的。

    看着手里的本子,她突然就不想抄了。

    “老爷。”她将手里的本子和钢笔放到一边,看时老爷的脚步停住,她才继续说:“您跟夫人提一下吧,我跟少爷的关系,应该尽快解除。”

    “这个不着急。”时老爷转回头:“你这么懂事,也就更不用着急。江诺早晚会自己解除你们的关系的。”

    说完,时老爷走出房间,带上了房门。

    不能不着急啊……

    许千夏攥紧了手心,再这样下去,她怕她快要坚守不住了。

    “我爸来干什么?”时城走进门,似乎是碰到了出门的时老爷。

    她干笑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道:“就是来看看、我的伤怎么样了。”

    时城盯着她:“不会撒谎的人就不要学别人撒谎。”

    “……”

    “他说的话,你不需要听。”时城走到她面前停住脚步,伸手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在这个世界,你只需要听我一个人的话就好了。”

    “……”她一脸呆愣。

    许是得不到回应,时城不悦地皱眉:“聋了?”

    “没、没有。”她回过神,连忙回答。

    时城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今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我下午回来给你涂药。”

    “你要去哪?”她疑惑地看向时城,两人的脸只隔十公分,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学校。”时城弯腰,将她放到床上,透着小心翼翼。

    许千夏连忙拉住他的袖子。

    “你也受伤了,你……”

    时城板起脸:“忘记这件事。”

    “……”

    “我走了。”时城转身离开,走路很正常,丝毫看不出他背上被玻璃渣子戳出了那么多个洞。

    真的……没关系吗?

    她眼里写满担忧。

    一个下午,时夫人都陪着她,倒是也不觉得无聊。

    “夫人,老爷要走了。”时管家敲了下房门:“您要去机场送他吗?”

    “这就走了?”时夫人惊了一下:“不是六点的飞机吗?”

    “得早点去,不然碰上晚高峰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时夫人放下故事书,对她笑了一下:“我去机场送一下你爷爷,你睡一觉吧,等我回来就可以吃晚饭了。”

    时夫人是真的把她当小孩子了,还给她读童话故事听。

    不过,她很开心。

    “恩。”她点头:“路上小心。”

    说实在的,只要时老爷在家,她一颗心就吊着,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害怕。

    时老爷要出差了,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她告诉自己,高兴不对,但她心里就是止不住地放松。

    窗外阳光很好,大概是三点多本来就容易困,没多时她就睡了回去。

    亚特兰学院。

    “会长,打球去吧!”一男生抱着篮球拍了一下韩俊旭的肩膀。

    韩俊旭却像是没听到一般,直愣愣地坐在那里,目光虽然是看向前方的,但眼中并没有焦距。

    像是木偶一般。

    男生叹了一口气:“会长啊,你得这样坐到什么时候啊?你都坐了一个下午了!吃完午饭回来你就坐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韩俊旭回过神:“我没事,你去玩吧。”

    说完,他又趴了下去,头埋在手臂里。

    男生耸耸肩,抱着篮球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