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62章 韩俊旭时城纷纷逃课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体育课,教室内极其安静。

    韩俊旭坐起身来,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

    小丫头放了他鸽子。

    不行!

    他猛地将手握成拳,他必须得去问问,到底为什么要放他鸽子。

    跟他一起吃顿饭就那么难吗?!

    说干就干。

    韩俊旭站起身就走,也不管这是上课时间,直接出现在了许千夏所在的教室。

    “韩少爷……”正在上课的老师惊讶了一下,连忙走出教室:“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找许千夏。”

    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足以让八卦心十足的同学们听得一清二楚。

    “千夏同学请假了,现在不在学校。”老师抱歉地一笑:“有什么急事你可以找班主任,让班主任明天一早跟她转达。”

    原来是请假了,所以才放了他鸽子啊。

    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

    韩俊旭刚要走,忽而又抓住老师:“她为什么请假?”

    “这我也不太清楚……”老师想了一下,不敢确定地说道:“好像是摔伤了脚,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未等老师说完,韩俊旭转身就走,播了一个号码给韩管家。

    “少爷,您……”

    “听着老头!”韩俊旭路过几个高一的班级,引起一众女生的尖叫。

    电话那头的韩管家恭敬地站着:“是,您说。”

    “你打电话告诉时家的人,我要去时家做客。”

    韩管家愣了一下,连忙答应:“是的,少爷,我这就跟时家说一声。”

    韩俊旭有些烦躁地挂了电话,快步往校门口走。但由于上次骨折,他的伤还没有好彻底,虽然不妨碍走路和跑步,但走起来的姿势依旧有些奇怪。

    “会长,你去哪儿?”迎面遇上几个同班同学,疑惑地看着他问。

    韩俊旭却是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顾自往前走。

    自从上次打电话给小丫头,被时城发现后,他就再也打不进小丫头的电话了。

    时城那个家伙……

    也不知道怎么当爸的!

    ……

    “小葵,快打电话通知一下夫人,韩少爷要来家里做客。”张嫂挂了电话,忙着吩咐其他人打扫客厅。

    时管家不在,所有的活就都落在了她身上。韩少爷可是个贵客,不能有丝毫怠慢的。

    小葵疑惑地发问:“韩少爷来我们这里干什么?这个时间吗?现在不是还是上课时间吗?”

    她是初中,放学时间早,可韩俊旭他们可是要五点多放学的,现在也才四点多啊。

    “这哪是我们需要知道的?”张嫂一边擦着花瓶,一边催促:“你赶紧打个电话给夫人。”

    小葵答应着,给时夫人去了个电话。

    “行,我知道了,我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回来。你让张嫂费点心,对了,一会你去给千夏洗几个樱桃番茄,对她的伤有好处。”

    小葵瞥了一下嘴角:“夫人,您对我都没那么好呢!”

    电话那头静了一下,笑出声来:“这哪儿一样啊,千夏可是我的孙女!你赶紧的,我这还有事,先挂了。”

    很快,电话传来忙音,已经被挂断。

    小葵阴测测地眯起眼睛。

    许千夏……

    “夫人说什么了?”张嫂放下抹布询问道。

    小葵敛下眼中的阴霾,回道:“说是让您多费点心。她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回来。”

    “还有呢?”

    小葵顿了顿,一歪脑袋:“没有了呀……”

    “成,你去厨房帮下忙。”张嫂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拉住她:“先去给少小姐洗几个小番茄(正式名为樱桃番茄)送上去。”

    小葵神色一僵,点了头。

    许千夏,为什么你会这么阴魂不散!

    ……

    眼前,是大片大片的花海。

    这是哪里?

    许千夏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处于大片的花海中。一呼吸,满肺都是清香。

    一只蝴蝶俏皮地落在她的鼻尖,她下意识地伸手赶开。

    再往前看时,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她的面前。

    “时城……”

    千夏连忙跑过去。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时城的出现让她慌乱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她跑到时城面前半米的时候止步,时城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别走!”她慌了,连忙伸手去拉时城的手。

    可指尖刚一碰到时城,周围的花却在瞬间枯萎。

    她惊恐地收回手,时城却凭空消失了。

    不……

    “嘭——”一声巨响。

    她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房间的床上。一伸手,额头上和手心满是汗珠。

    原来是梦,那么真实又诡异的梦。

    “做噩梦了?”小葵看她一眼,将手里盛着樱桃番茄的碗放下,抿嘴笑起来:“也是,心中有鬼的人大概会经常做噩梦。”

    心中有鬼?

    她紧盯着小葵的眼睛,在确认这个小葵,到底是不是她刚来时家,对她友善亲和的小葵。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小葵咽了口唾沫,后退一步:“我有哪里说错吗?”

    本来就是心肠歹毒,城府极深的人嘛!她又没说错什么!

    “小葵。”她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小葵,语气里透着无奈:“你到底要这样针对我到什么时候?”

    她累了。

    很累。

    “针对你?”小葵嘲讽地一笑:“我哪敢针对你哟!你可是我们时家的少小姐了,我对你恭敬还来不及,怎么敢针对你呢?”

    这些话,真是句句尖酸带刺。

    “小葵。”她语气平静,只是眼眸多了一丝冷意:“你也知道,我现在、是时家的少小姐,不能招惹。那你怎么不知道,我现在随便把你的一句话录音,就足够有理由、把你赶出时家了?”

    “……”

    小葵面色一僵,险些有些站立不住。结结巴巴的一段话,震撼了却是十足。

    “要不要试试?”许千夏拿起手机,轻轻摇了摇。

    “你给我记着!”小葵转身就往外走,将房门关得巨响。

    千夏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刚要躺下,房门再度被打开。

    她皱眉,刚要说话,对方却是快步走到她床边:“小丫头!你伤怎么样了?怎么不在医院住院呢?!躺在家里算怎么回事?!”

    韩俊旭的眉心都皱得快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她惊讶地询问:“你、怎么来了?”

    “他们没有告诉你吗?”韩俊旭转头看了一眼房间的门,眉心又是一皱。

    刚才的女生……

    “我问的是、你怎么来了?”

    韩俊旭转回头,一脸幽怨地看着她,犹如一直被抛弃的猫咪。

    “你说呢?我怎么来了?我可是从中午放学,一直等你等到午休结束!”

    是哦……

    千夏心虚地垂头,今天中午,她不仅放了时城鸽子,还放了韩俊旭的鸽子。

    “算了!”韩俊旭摆手:“看在你最近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她最近心情不好?

    许千夏疑惑地看着韩俊旭,突然明白过来,韩俊旭是知道她养父去世的事情了。

    养父……

    似乎是见她神色不对,韩俊旭伸手去探她的额头:“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怎么脸色突然变差了?”

    还不是因为他提起养父了!

    许千夏将身子往后仰,避开他的手:“对不起,我、我下次请你吃饭吧……”

    放别人鸽子终归是不对的。

    “真的?!”韩俊旭眼睛大亮,一把抓住她的手,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小丫头,你真要请我吃饭?”

    那模样,就像是八辈子没人请他吃过饭一样,弄得她心里更愧疚了。

    另一边,时城按下手机通话键,一边翻看着课本,一边开口:“什么事?”

    “少爷,韩少爷来我们家做客了,我特意告诉您一声。”

    时城翻看课本的手微微一顿,下一秒,他猛地合上课本,从座位上站起身。

    “时城哥,你怎么了?”上官梓樱疑惑地看向他:“

    刚进教室的老教师推了下眼睛:“坐下了,我们开始上课。”

    “抱歉,教授。”时城拿起课本,走到教授面前:“我有事得提前走。”

    说完,也不等教授点头,抬脚就走。

    “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应该是出事了吧?不然时少爷的脸色怎么突然变那么差啊?”

    “对啊,而且时少爷从来不旷课的。”

    上官梓樱一咬牙,也站起身:“教授,我也得请一节课的假!”

    说完,上官梓樱快步从后门跑出去,追上时城。

    “时城哥,你等等我!”

    上官梓樱穿着高跟鞋,跑起来显得很是吃力。

    但时城的脚步没慢半分,依旧大步往楼梯口走。

    “时城哥!”上官梓樱终于追上来,拉住时城的手:“时城哥,你要去哪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如果有什么事,我可以……”

    “没什么事。”时城停下脚步,脸色不大好地看着她说道:“只是这节课突然不想上了,你回去吧。”

    说完,时城抬脚就走。

    “……”

    上官梓樱的脸色由白转黑。

    时城绝不可能因为不想上课就不上了!时城不是那样的人!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想到这个,她顾不得脚上穿着高跟鞋,快步往时城离开的方向追去。

    她一定要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半小时后。

    “少爷好!”张嫂伸手接过时城的外套,有些疑惑他怎么那么早回来,但没敢多嘴询问。

    但直觉告诉她,提前回来的原因是——韩俊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