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71章 青春叛逆期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时管家适时开口:“夫人,这次的会议真的很重要。”

    “哪次的会议对他来说不重要?”时夫人将勺子重重一放:“你就忙你的去吧,不用回来了!反正有千夏宝贝陪着我!”

    时老爷推领带的手微微一顿,目光有了些许波动:“千夏,这次阎家的请帖也有你,你跟阎家人认识?”

    许千夏想起阎一蒙和他的哥哥,想着应该是他们邀请的,刚要回答,时城却是在她之前开口:“我怕她周末在家无聊,故意让一蒙给她也弄了个请帖。”

    居然是时城提的?她微显惊讶。

    “恩。”时老爷没再多说,系好领带往外走去。

    时老爷一走,时夫人也闷闷不乐地站起身回了房。

    十分钟后。

    “谢谢你让阎一蒙帮我、弄请帖。”出于礼貌,她先道了谢,后来才说道:“但是我不会无聊的,我、还要去高尔基打工呢。”

    时城转动方向盘,车子成功超车。

    “不是我让他给你写请帖的。”时城的眸光淡淡的,似乎有什么不能说的话。

    千夏踯躅着开口询问:“那为什么……要那样说呢?”

    “我爸是个商人。”时城握紧方向盘:“对他而言,只要对他有益,谁都可以利用。”

    所以时城是为了避免时老爷利用她,才故意那么说的啊……

    她心里一阵感动,同时又觉得惶恐。

    她担心时城对她的好,会让她无法从对时城的感情中抽离出来。必须得早点断掉自己的念想。

    “那个……”她深吸一口气:“上次你说,到对的时机、才能跟夫人说,让我们的关系尽早结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对的时机?”

    时城握着方向盘的手力度加大:“就这么看不起时家?想要跟我尽快……”

    “不是的!”她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时城的脸色很不好看,让人不寒而栗。

    她咬了咬下唇,大着胆子说道:“我们的关系、很荒唐,不是吗?”

    一个只大她几岁的大学生养父?

    “许千夏!”车子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路边。

    她害怕地抓紧了胸前的安全带,身子下意识地往车门缩。

    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说解除关系,时城会发那么大脾气。他们的关系如果解除,时城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终于少了她这个麻烦。

    难道是因为,解除关系是由她提出的,时城觉得被伤自尊了?

    一定是这样的。

    “许千夏!”时城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一副即将大怒的表情。

    “在。”她抓紧了安全带,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时城。

    “你……”时城刚开口,却是想到了昨晚老胡的话,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被尽数咽了下去:“算了!看在你特殊情况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以后不许再提这个!年龄到了关系自然解除!”

    她微微一愣,面露茫然。

    之前时城不是这样说的呀,一开始是说,时候未到不能贸然去说,后来说在他当腻那个身份之前,她不许解除关系。而现在,却是干脆让她不许再提这个了吗?

    还有,特殊情况是什么意思?

    车子重新启动,她还没来得及问出疑惑,前面的岔路口突然一声巨响。

    “你这个人怎么开车的啊?没看到我要往这边开啊?!”粗鲁沙哑的声音响起,连坐在车内的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车祸,一方是电瓶车,一方是一辆白色的宝马。

    电瓶车车主并没有受伤,只是不停地拍着宝马的车窗,嘴里说出些粗鲁的话。

    她以为这种场面时城必然是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但现实是,时城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你?”她疑惑地看着时城。

    “时间还早,我去处理一下,你留在车上不要下来。”时城一边说着,一边利索地解开安全带下车。

    动作之快,她甚至来不及多说一个字。

    难道……那开宝马的人,是时城认识的?

    不管怎么样,时城都下车了,她不能这么清闲地坐在车里。

    这么想着,她伸手去解安全带,但还没解开,宝马车的车门就打开了。

    是上官梓樱!

    一大早的,上官梓樱穿着一身红色流苏裙,淡妆浓抹,给无聊的早晨带来了一丝明亮。

    安全带自动松开,她却是没有了想下车的兴致。

    难怪时城会停车,会二话不说就直接下车帮忙。

    她微微垂头,抓了下自己的耳朵,低声道:“想什么呢?!”

    上官梓樱是认识的人,时城当然得去,她不能因为自己对时城的感情,就希望时城不去帮上官梓樱。

    她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坏的人了?

    关着车窗,她听不到时城在说什么,只看到时城风淡云轻地说了句什么,那位电瓶车车主便由便来的嚣张跋扈,变为了一言不发,连脸色都甚不好看。

    很快,原本聒噪的电瓶车车主便灰溜溜地拉着车走了,上官梓樱则是一脸感激地对着时城说着什么。

    千夏在心里猜测着上官梓樱会说些什么,同时又讨厌自己这种行为。

    “不行!”她猛然握紧了拳头。

    不能成为让自己都讨厌的人!

    下一秒,她伸手打开了车门。

    她是不喜欢上官梓樱,但上官刚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说明的确是被吓到了。不管怎么样,作为相识的人,她得去安慰一下。

    “不是你出现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上官梓樱说得动容,眼睛一飘,目光正好跟她对视。

    千夏连忙加快脚步走上前,细声询问道:“你还好吧?”

    “多亏了时城哥,我没什么事。”上官梓樱淡淡一笑,眼中闪耀着动人的神采,嫣然像一个热恋中的女生。

    “不是让你在车上呆着吗?”时城皱眉:“回去!”

    她脸色一白,没想到她只是慰问一下上官梓樱,时城就对她这么凶。

    为什么?

    她自觉并没有做错什么。

    “小气的有钱人!”一声难听的咒骂响起,紧接着千夏就看到一块石头往她这边飞过来。

    扔石头的人正是那电瓶车车主。

    “啊”上官梓樱禁不住尖叫出声,拉住了时城的衣角。

    可分明石头是往她这边飞过来的。

    她想要躲开,可脚还没开始动,时城就挡在了她面前,伸手一挥,那块不小的石头被他拍开。

    上官梓樱惊愕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刚一拉住时城的衣角就被时城甩开了。

    石头落地,三个人都看向那电瓶车车主,但那无理取闹的车主已经骑着电瓶车快速离开。现在追的话,估计是追不上了。

    “时城哥,你没事吧?!”上官梓樱几步上前,拉过时城的手,那里红红的一片,有丝丝血迹渗出:“天哪,你流血了!”

    时城却是毫不在意手上的伤,收回自己的手,淡淡地问道:“许千夏,没被吓到吧?”

    千夏瞪大了眼睛,她是想问时城有没有事的,但嘴巴还没张开,关心的话就全被上官梓樱说了去。

    但她没想到的是,时城一开口,居然是问她有没有事。

    “我没被、吓到。”她摇摇头,看向时城的握紧的手。

    肯定很疼吧?

    “时城哥,受伤的可是你,你快上车,我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上官梓樱拉住时城的袖子,一脸担忧。

    千夏刚张开的嘴巴又合了回去。

    怎么梓樱每次都能抢在她前头说话呢?

    “我没事。”时城不找痕迹地抽回手,眼睛瞟向她:“我就猜到会这样,让你好好留在车上不听!赶紧上车!”

    原来让她上车,是怕她有危险啊……

    “时城哥……”上官梓樱再次开口。

    但这次,她鼓起勇气打断上官的话:“可是你的手、不能开车了。”

    “车上有急救箱。”时城说了这么一句,转头看向上官梓樱:“你应该也被吓到了,还是让你经纪人来帮你开车吧,我先走了。”

    “可是时城哥……”

    “愣着干嘛?”时城瞪她一眼:“想迟到挨批?”

    “不……”她摇摇头,下意识地看了梓樱一眼,梓樱正冷冷瞪着她,眼神非常可怕。

    她连忙收回视线,快步往回走。

    “告辞。”时城淡然地说了一句,抬脚离开。

    很快,他们的车子开过上官梓樱的身边,一身红色流苏裙的上官慢慢变成了一个小红点,一个拐弯,再看不到人。

    “就这么放下她、好吗?”她看向时城,心里有些担忧。

    时城虽然帮了上官,但后来这么无视上官,上官心里肯定不好受。

    她想到上官最后的那一个眼神,觉得浑身发冷。

    “不是说不喜欢她吗?怎么现在又关心起她来了?”时城的余光瞥她一眼,咬字清晰地说道:“青春期的小孩,真是难搞。” 360搜索:(*)☆\\半^浮^生//☆=

    青春期的……小孩?

    excuseme?

    说她吗?

    她猛然想起之前时城说的“特殊情况”,原来时城是觉得她在青春叛逆期吗?

    “你、误会了……”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关心她,公式化问一下而已。放心,我不会回去接她的。”时城单手开着车,受伤的手还没有来得及包扎。

    时城对她的误会似乎太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