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74章 记住你是我的人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李熏冉摇摇头:“并不是因为拒绝了她,她才自杀的。相反,那女生之所以自杀,是因为时城接受了她的亲手做的早餐。”

    “对……”郑璃茉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补充道:“很多人知道了这件事后,就在暗地里整那个自杀的女生。所以,那个女生真正跳的原因,不是因为时城拒绝她的告白,而是被那些嫉妒她的女生们逼死的。”

    许千夏不寒而栗。

    时城当时只是接受了那个女生的早餐,那个女生就被整得跳楼自杀。

    而今天,时城则是在公开场合护着她……

    “你也别太担心。”李熏冉拍了拍她的肩:“很多人都知道了你跟时城的关系,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所以,你应该会安全一些。总之,先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

    “是啊。”郑璃茉眼睛里溢满了恐惧,但还是安慰着她:“有我们陪着你呢,就算她们使坏,也不会得逞的!”

    “谢谢你们!”她满心动容。

    失去了一个小葵,可她还有李熏冉和郑璃茉,她不是孤身一人,她比以前已经好了太多了。

    一堂游泳课,就在三人心事重重中过去了。

    放学后。

    “真的不用我们陪你走东门吗?”郑璃茉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

    “真的不用。”她感激地笑笑:“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她不想让关心她的人担心,所以她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那我们走了。”李熏冉对她点下头,拉着郑璃茉走了。

    李熏冉虽然没有郑璃茉对她热情,可她知道,李熏冉已经接受她这个、第一眼的时候并不顺眼的朋友了。

    为了不让时城久等,她快速收拾好东西,往东门跑。

    她还没那个胆刚让时城等她很久。

    “许千夏!”

    有陌生的女声响起,她停住脚步,下意识地往后看。

    但她转身往后看,身后除了一个藏不住人的大花坛外,别提人了,什么都没有。但她刚才的的确确听到了声音,而且她能确认自己刚才不是幻听。

    唯一能藏人的地方是她身后的实验楼!

    有了这个认知后,她快速往实验楼的楼上看去。

    一个花盆正快速地掉下来。

    出于本能反应,她快速地往右躲,花盆重重地落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碎成了好几块。

    千夏心有余悸地按住上下起伏的胸口,重新往实验楼看去。

    实验楼有五层,每层的房间都很多,她不能保证上去就能找到那个扔花盆的人,只好作罢。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看了一眼,是郑璃茉的短信:“安全到达东门口了吗?”

    她刚要回复,郑璃茉的短信又来了:见到wuli时城学长了吗?

    刚才的惊心被这两条温情的短信融化。她没有说飞来的花盆事件,只说快到东门了,便抬脚快步往东门跑。

    说了花盆的事,只会让郑璃茉和李熏冉空担心,还不如瞒着。

    “怎么这么慢?”时城背靠着车门,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对、不起!”她气喘吁吁地道歉,撒了个谎:“老师拖课了。”

    东门鲜有人走,但也还是有几个人走这边过的,时城不愿多逗留,也就没深究,直接上了车。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到另一边上车。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方向并不是回盛世山庄的方向。

    千夏忍不住提醒:“这条路……”

    “去买礼物。”

    简单的四个字,让她顿觉尴尬。时城怎么可能开错路嘛!

    她想问要给谁买礼物,但怕时城嫌她话多,便把疑惑都咽了下去。

    车子在盛世国际百货的地下车库里停下,她知道这家百货公司是时家的产业,虽然是百货公司,但里面买的东西均是高于平民消费水平的。因而这里虽然出名,但她还从来没有进去过。

    “想想看,给老人买东西需要买什么?”时城一边往车库电梯走,一边询问她。

    时城的问题她不敢随便回答,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比起价格是不是昂贵,老人家更喜欢有心意的礼物。”

    时城按下电梯间,微微挑眉:“比如?”

    “比如一些、有寓意的东西。”

    “行了,闭嘴。”时城揉了揉太阳穴,这些话听起来有道理,但等于没说。

    千夏却是突然意识到,这位“老人”很有可能就是阎一蒙的爷爷!

    想到那场即将到来的生日宴,她连忙问道:“我真的、也要去吗?”

    “阎家的请帖,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在三楼停下,电梯门缓缓打开。

    她实在不喜欢那种场合,但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时城出了电梯。

    三楼卖的都是创意礼品,不少礼物她觉得都很好,但时城的目光太挑剔,只看了一眼就走过。

    “时城,你看!”她拉了下时城的衣角,指了指一家雕木店。

    雕木店的店门口摆着一个巨大的木雕,乍一看只是一个普通的蟠龙木雕,但仔细一看,能认出一个“寿”字。

    雕木店老板笑盈盈地迎上来:“小姑娘好眼光,这个木雕可是纯天然就生长成这样的!我们只是进行了细微的加工。这个木雕用来送寿星啊,不但寓意好,还能给寿星带来好运!”

    “这么好啊?”她不禁被店主说得心动了,忍不住走进店里。

    “可不是吗?”店老板一本正经地介绍道:“你看看这工艺,这色彩……怎么样,小姑娘,把它带回家吧!”

    这礼物如果送给阎一蒙的爷爷,倒是很讨喜的。

    她转头去看时城,却发现原本在她身后的时城突然不知道去哪了。

    “找你男朋友吗?”店老板指了指隔壁:“我刚才看到他走到隔壁店里去了。你去问问他的意思,这木雕是真的好!”

    “好。”她答应着,快步走出木雕店。

    时城果然在隔壁买观赏鱼的店里,她走进去的时候,时城正俯身看着一个鱼缸。

    她刚准备说木雕的事情,时城突然开口:“多少钱?”

    “二十万,不二价。”店主一本正经地说着,仿佛买的不是鱼,是黄金。

    千夏长大了嘴巴,看着时城掏出卡。

    一缸鱼,卖二十万?

    不行!

    “等等!”她几步上前抢过时城手里的卡:“这、太贵了!”

    “这可不能算贵。”店主无比自豪地说道:“我的鱼,就值这个价,小伙子你说是吧?”

    十几条观赏鱼,卖二十万,平时用黄金喂的吧?!

    她刚准备拉时城走人,忽而注意到鱼缸里的鱼。

    它们似乎注意到有人在看它们,在几秒钟的时间内,自动排队,竟然排成了一个“60”!

    她记得阎老爷子今年要过的正是60大寿!

    “把卡给他吧。”时城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她吃痛地回过神,颤颤巍巍地把卡递了过去。

    训练鸟她见过,训练狮子她见过,可是能把鱼训练成这样,她还真没见过!

    服了!

    “地址写这里,明天我们就把会这缸鱼安全送达。”老板递过来一张便签。

    时城利落地写下盛世山庄和自己的手机号。

    老板接过便签,下一瞬,他脸上的表情僵住:“盛、盛……”

    “我需要你帮一个忙。”时城从钱包里抽出一张支票。

    “用不着用不着!您有什么吩咐,您说就是,我一定照办!”老板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他刚才居然叫盛世大少爷“小伙子”,真是活腻了!

    “这个你还是收下吧。”时城将支票折好,塞到店主的上衣口袋里:“我要你帮的忙,就是关店一周。”

    “啊?”老板愣了一下,忽而意会到时城的意思,连忙满口答应。

    离开观赏鱼店后,千夏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他关店、一周啊?”

    时城不答反问:“阎老如果收到这缸鱼,你猜他会有什么反应?”

    她想了想,道:“会很高兴吧?这么有新意的、礼物。”

    “那如果,他收到两缸鱼呢?”时城瞥她一眼,跨上自动扶梯。

    她这才明白时城让店主关门的意思,万一有人也买了这种被训练的鱼送给阎老,那就尴尬了!

    “傻站着干嘛?”时城的声音响起。

    她回过神,连忙也跨上自动扶梯。

    “我们、要去哪里?”

    礼物已经选好了,时城为什么还要往上走?

    时城不再搭理她,在上了两层后,终于下了自动扶梯。

    她左右看了几眼,这一楼卖的都是女装,难道……

    “时城!”她拉住时城的衣角:“如果、是要给我买的话……还是不用了。这里、太贵了。”

    时城没有扯开她的手,但却是冷冷瞪她一眼,压低声音说道:“许千夏,瞧瞧你这穷酸样!你什么时候能记住你是我的人?”

    他时城怎么可能会嫌买的东西贵?许千夏这是看不起他!

    “我……” 2miao2bi*2阁2,

    “闭嘴!”时城皱紧眉头:“从现在开始,不准讲话。”

    “噢……”她灰溜溜地答应了一声。

    “还说?”

    千夏连忙捂住了嘴巴,满肚子委屈。

    她好像没有说错话啊,为时城省点钱也是好心,怎么就让她闭嘴了?

    还有,什么叫“她是他的人”啊,怪让人误会的。

    两个人很快到了泳装专区,各种牌子各种款式的泳装令人眼花缭乱。她正不知如何选择,时城却只扫了一眼,就指向了一个方向:“要那件,她的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