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75章 时城的取向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店员一眼就觉出时城的气场不凡,连忙看向时城手指的方向,面色微微一僵:“抱歉,客人。>

    时城抿唇,等着店员说下去。

    “那个款吧……是适合三四十岁的阿姨穿的。”

    许千夏忍不住想笑,但碍于时城就在她旁边,只好生生忍住笑。

    什么眼光嘛,居然挑大妈穿的泳装。

    时城却是神色不变,两指夹着一张黑卡置于店员面前:“就那件,她的款。”

    店员好歹工作了好几年,随机应变能力不是盖的,连忙双手接过卡,笑盈盈地说道:“那个款式很适合您,小姐,我这就去给你包起来。”

    许千夏脸一黑,咬紧了下唇。

    世态炎凉啊……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情绪不对劲,时城抬眼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还喜欢哪件,自己去挑。”

    “啊?”她刚发出一个音,突然想起时城不准她说话,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时城无奈地叹气:“允许你说话。”

    她这才拿开双手,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给我买那件?”

    “哪那么多废话?喜欢哪件就去拿,赶紧。”时城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给你十分钟。”

    既然都已经买了,还要再买干什么?

    她摇摇头:“不用了。”

    “又闹小孩子脾气!”时城瞪她一眼,身上的冷冽气息却是少了不少:“赶紧去挑,你还有九分钟。”

    “不是,我……”

    “你还有八分四十九秒。”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抬脚去挑泳衣。

    这里的泳衣都是最新款的,有好几件她倒是都觉得挺漂亮的,但一看那标价,她顿时就没有勇气伸手去拿。

    “先生,您的泳衣。”店员态度恭敬地递上精心包装好的泳衣。

    时城却是不接,抬手指向几个方向:“那几件,也都包起来。”

    “啊?”店员微微一愣,下一秒喜上眉梢,这个月的业绩有了!

    十几件泳衣都被买下,千夏发现那几件正好都是她目光停留过,觉得好看的那几件泳衣。没想到时城居然连这都注意到了。

    “包好了,您的卡!”店员的态度比刚才更为恭敬,差点就没给时城跪下了。

    时城面无表情地接过卡,看了一眼表,继而抬眸瞥了她一眼:“自己拎着。”

    “小姐,给您!”店员连忙毕恭毕敬地双手将十几个袋子奉上。

    她连忙接过,倒了声谢后快步跟上时城的脚步。

    时城有钱,这一点她知道,可买泳衣需要买十几件吗?每件的价格都是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薪水了,这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

    这么想着,她就有点心疼时城的卡。

    时城走的很快,她需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好不容易回到车内,时城却突然道:“把那件我挑的找出来。”

    千夏不疑有他,连忙翻找时城挑的那件。那件泳衣是十分保守的类型,款式设计跟其他的几套相差都很大,故而她找起来并不费劲,只是心里奇怪时城找那件泳衣做什么。

    难道是送给江诺?

    可是时夫人的尺寸比她大了两个x,那件泳衣时夫人根本穿不了啊。

    “找到了。”她递过袋子,面露疑惑。

    时城伸手接过袋子,下一秒,将袋子扔到了后座:“那件明天带到学校,其他的,在家穿。”

    “在家?”她瞪大了眼睛。

    “家里有泳池,你不知道吗?”时城说着,启动引擎,车子快速倒库开出了地下车库。

    千夏拿着包装袋的手突然一紧,意识到时城特意买那件三四十岁大妈穿的泳衣,是因为那件泳衣的款式保守,而不是因为品味差。

    可是……时城的思想,怎么会比她还保守啊?

    “时城……”她踌躇着开口:“你、交过女朋友吗?”

    时城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手指骨节明显泛白,嘴唇微抿,有些不悦地问道:“小孩子家的,问这个干什么?”

    她虽然离成年还差一点,可是用“小孩子”来称呼,她还是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但碍于对方是时城,她也只好作罢。

    “我是想问……”她大着胆子说道:“你会不让你、女朋友,穿亚特兰的泳衣吗?”

    他的女朋友,非得跟他闹分手吧?

    “女朋友又不是我的人,她有她的自由,我管不了。”时城说着,补上一句:“并且,我没有过女朋友。”

    原本她只是开玩笑一问,却没想,知道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时城居然没有谈过恋爱!

    身份有了,地位有了,钱更是不用说,也是学校的学霸,这样的人,却没有过女朋友?

    难不成……是时城的取向……

    她想到时城跟韩俊旭两个人一见面就“横眉冷对千夫指”,而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两个人的针锋相对,分明是相爱相杀!

    难道时城喜欢的人……不是上官梓樱,而是,韩俊旭吗?

    两个人都有颜值,家世也相当,连性别都一样,完全……般配!

    “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时城突然开口,吓了她一跳。

    她按住胸口,尴尬地笑笑:“没、没什么。”

    “后天就是阎老的宴会了,如果……”时城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真的不想去,就别去了。”

    “没、没关系的。”她摆摆手:“正好我可以陪你、去。免得你无聊。”

    “谁会无聊?”时城满嘴嫌弃,眼角却是微微弯起一个不易擦觉的弧度来。

    车内气氛正好,cd放出舒缓的古典音乐,夜,即将来临。

    “来,千夏宝贝,吃一口奶奶切的苹果!”江诺用牙签戳了一小块苹果递到千夏面前。

    时城突然将手中的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站起身来:“许千夏,上楼。”

    千夏接苹果的手微微一顿,诧异地看向时城。

    江诺顿时不高兴了:“死小子,你什么意思啊?我不就是上次给你喂了一块掉到地上的苹果吗?你至于记到现在吗?”

    “……”她一脸黑线。

    时城嘴角微抽:“我找她有事。”

    “有什么事啊?赶着投胎啊!吃完再跟你上去就能少块肉啊?”江诺的火气“噌”一下上来,嘴里说出的话语速之快,都能跟机关枪媲美了。

    时城抿唇,没多说,抬脚上楼了。

    “千夏,别搭理他,咱们继续吃!”江诺再次将苹果递过来。

    她尴尬地接过苹果,看到时城缓步上楼,心里突然觉得暖暖的。

    这个家,不是她真正的家,却给了她家一样的温暖。

    二十分钟后。

    江诺终于吃够了,这才放她上楼。

    “咚咚咚。”

    房间的门没关紧,出于礼貌,她抬手敲了几下门。

    “进来。”时城的声音传出,她这才抬脚进去。

    时城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着白色的浴袍,正自己拿毛巾擦着头发。

    “你……”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几步上前:“你洗澡了?”

    “不然呢?”时城一脸奇怪地看她。

    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心:“你的伤还没好,还不能碰水呀!”

    “我知道。”时城在沙发上坐下:“刻意避开了。记得这个伤还不赶紧去拿医药箱给我换药!”

    原来时城叫她上楼是让她帮忙换药呀!她想起今天在游泳馆,时城是没有脱掉上衣的,但当时也没多想。却没想,是她把时城受伤的事情给忘了!

    那么昨天,时城的伤,是谁帮忙换药的?

    她快速找到医药箱,准备给时城换药。

    “昨天……”她一边打开医药箱,一边问道:“是上官、帮你换的药吗?”

    “上官?”时城扭眉:“哪个上官?”

    “上官梓樱啊……”她还记得很清楚,昨晚两个人可是“吻别”了!

    不过,两个人“吻别”了,就说明,上官没有时间给时城换药。

    “想什么呢?”时城微弯中指,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我自己换的!”

    “诶?”她惊讶地歪了下脑袋,后背的伤,自己怎么换的?那得换得有多艰辛啊?

    “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只顾着韩俊旭的伤,我哪敢让她换?”时城别过身去,利落地将上身的浴袍褪下。

    他说出的话跟平时的时城不太一样,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对不起……”千夏满心愧疚,小心地替时城解开绷带。

    由于时城是自己换的,伤口处理的都不是很好,她只好一一再次消毒。

    “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来、帮你换。”她俯身想要吹一下伤口,忽而想起自己白天帮他吹的时候就被骂了,于是立刻止住了吹气的动作,涂上药膏,重新包扎好,还可以打了一个漂亮的小蝴蝶结。 /~半♣浮*生:*

    时城不经意一瞥,看到那蝴蝶结,顿时额角蹦出青筋,气不打一处来:“把那个丑东西弄掉!”

    “我觉得很、可爱啊……”她调整了一下蝴蝶结的角度:“你看,多好看!”

    时城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穿着衣服没人看的到。

    “手给我。”她指了指时城的手。

    手上的伤口虽然很轻,但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

    白天贴的创口贴,时城并没有撕掉,她只好拿过时城的手,用湿布将创口贴浸湿再轻轻撕开,动作轻柔。

    “少爷!”房间的门忽而被推开,小葵的声音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