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76章 时城就是个老头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千夏下意识地快速收回自己的手,但小葵还是看到了她拉着时城的手的那一幕。

    “放那里吧。”时城指了一下桌子,继而看向她:“你干嘛?继续。”

    “好……”她不知为何心里觉得有些心虚,不敢去看小葵,拿过时城的手继续撕创口贴。

    小葵放下牛奶,目光紧盯着她这边,注意到她撕下来的创口贴,立即紧张地走上前问道:“少爷,您受伤了吗?怎么不请医生?我这就去……”

    “不需要。”时城斩钉截铁地拒绝:“你出去吧,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可是……”

    “出去!”时城加重了语气,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

    小葵咬了咬下唇,道了声“少爷您好好休息”,这才不甘不愿地转身离开。

    时城手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她看了一眼已经被关上的房门,忍不住说道:“小葵她、是关心您。”

    “所有关心我的人,我都得让他们来看一眼我的伤吗?”时城的声音变冷,显得有些不悦:“你也出去吧。”

    她刚才说错什么了吗?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还说她是叛逆期呢,时城才是处在叛逆期的老头吧!对!老头!生活习惯、作息,都跟老人差不多!时城就是个老头!

    她在心里腹诽着,快速收拾好医药箱,转身走出房间。

    “许千夏!”刚一关上房门,身后突然响起小葵的声音。

    她脊背僵了一下,连忙转身。

    小葵拉长着脸,语气不好地说道:“到你房间谈谈吧!”

    小葵要谈的事情,肯定脱不开时城受伤的事,她无奈地点了下头,带着小葵进自己的房间。

    刚一关上门,小葵便开门见山地发问:“你老实说,少爷为什么会受伤?”

    果然是这件事!

    时城之前一直想瞒着这事,怕时夫人担心,却无意间被小葵发现了。她犹豫了下,还是选择隐瞒。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小葵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不会说谎的人就不要说谎了吧!少爷到底为什么会受伤?!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去告诉夫人!”

    说完,小葵作势要走。

    她一惊,连忙拉住小葵:“别、别说!”

    小葵停住脚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那你说,为什么会受伤?!”

    “因为……我。”她垂下头,愧疚地说道:“那个时候,我、快摔倒了,所以……”

    “所以少爷为了你拉你,自己摔倒了?”小葵的眸光变得锐利:“那手呢?手上的伤呢?”

    千夏不由得把头垂地更低:“他为了、帮我打开石头……”

    “呵呵……”小葵眼中尽显嘲讽之意:“许千夏,你还真是厉害啊!害的少爷为你受那么多伤!”

    “对不……”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啊!?”小葵说着,猛地指向她的鼻尖:“我发现了,你就是一个扫把星!你怎么不快点滚出我们盛世山庄呢?你除了会让少爷因为你受伤,你还会什么?!”

    除了会让时城受伤,她还会什么?

    她还会什么……

    “许千夏。”小葵突然软下语气,走到离她左右一步的距离停下,继而猛地跪了下去。

    她惊愕地捂住嘴,紧接着跟着蹲下去拉住小葵:“小葵,你这是、干什么?你快起来!”

    “千夏,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再祸害少爷了,少爷人虽然冷冰冰的,有时候也会凶人,但他也会给流浪猫洗澡,为受伤的鸟上药。他人那么好,你不要害他了,好不好?”

    小葵说的真切,豆大的眼泪直接滚出了眼眶,落在了地上化为小小的一滩水渍。

    “你别、这样……”

    她想伸手去拉小葵,但小葵硬是不肯起来。

    “你答应我,离开时家,我就起来!不然……我一辈子都跪在你面前!”

    小葵泪眼折射出的光极其坚定,似乎真能做出一辈子跪在她面前的事来。

    千夏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里也毫无察觉。

    她真的很喜欢这里,也很喜欢时城,不只是心底对时城的爱慕,更是对时城有了一种亲情。

    小葵说话虽然刻薄,但有一点小葵并没有说错。

    那就是,她的到来,带给时城的,只有麻烦。

    除了给时城带来麻烦,她还给韩俊旭带来了麻烦,也让上官梓樱视她为眼中钉。

    这种种的一切,都说明她不该来到这里,更不属于这里。

    “千夏,我求你了……”小葵抓着她的衣角,弯下上身,竟给她磕头!

    她面色苍白,看着小葵一下一下地磕头,心里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她的五脏六腑,难受的无可言语。

    对她那么好过的女生,此刻却是为了让她离开,给她磕头!

    她明白小葵让她走,不只是因为时城,更是因为小葵她自己,但是……

    “你起来吧。”她拉开小葵扯着自己衣角的手,面色苍白地站起身:“给我、几天时间,我会走的。”

    永远,离开这里。

    但是,她需要时间。

    “真的吗?”小葵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泪痕,站起身来:“你不骗我?”

    她咬紧牙关,决然地点了一下头。

    “不骗你。”

    “谢谢你!”小葵后退一句,对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我替时家,替所有人,谢谢你!”

    千夏握紧拳头,置于自己的胸口。

    那里,快要喘不上气了。

    小葵的谢谢,比让她滚,更叫人难受。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小葵的声音比之前还软了不少,转身出门,还轻轻地替她带上了门。

    房门被关上,房间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墙上还贴着时城制定的家规,短短这么几天,她没想到自己对这里已经有这么深的感情了。

    现在走也好,免得以后,等到时城亲自赶她走,她都舍不得走了。

    她走到床边坐下,似是在自言自语:“挺好的。”

    明明说着挺好,眼泪却是疯了一样落下来。

    命运是不公的,这一点她心里无比清晰地知道。

    但,她还是有点不甘啊……

    次日清晨。

    “许千夏,你是猪吗?几点了还不起来?!”时城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她昨天忘了锁门了!

    千夏连忙用毛巾捂住自己的脸,紧张的说道:“我、我马上好!”

    “洗个脸要这么久吗?女孩子真是……”时城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不对劲,脚步一步步逼近她。

    她连忙转过身,依旧用毛巾捂着脸:“你、你别过来。我、还没化妆呢!”

    “化妆?”时城的脚步停住:“许千夏,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你之前见人的时候都化妆了?你到底在搞什么东西?转过来!”

    时城的命令她不敢不听,可是……

    她丝丝拉拉地转身,手上的毛巾却是不离开脸。

    “把毛巾放下!”时城再度开口命令。

    从张嫂说她早就起了,但是在楼上忙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她一不化妆,二不做事拖拉,没理由一大早在楼上耗那么久。

    此刻看她一直拿毛巾捂着脸,他心里更觉得不对劲了。

    “我……还没、洗干净脸呢。”她说着,转身就往卫生间走。

    然而她刚没走出去几步,手腕就突然被人抓住,紧接着脸上的毛巾被扯下。

    “别!”她慌乱地想捂住脸,可是一只手被抓住,另一只手根本捂不住自己的脸。

    “你的眼睛……”时城唇瓣微张,诧异地看着她:“你哭过?”

    他记得昨天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会让她哭的事情呀。

    难道是因为,昨天让她回房间的时候,他的语气不好?可许千夏虽然挺会哭的,但也不是那种因为那点小事就把眼睛哭肿的人。

    “说,怎么回事?”

    他倒要听听,谁敢把他的人欺负了去!眼里还有没有他时城这个人了?!

    眼睛红肿的事情已经败露,再挡着也是徒劳,她干脆放下手,将另一只手从时城的手里抽离,细声道:“昨天睡前、水喝多了。”

    睡前水喝太多第二天的确是容易引起水肿,但时城显然不相信她这个说辞,直接转身往外走:“你不说,那我去问问……”

    “别!”她连忙几步追上,紧紧地抓住时城的手臂:“别问!”

    时城斜睨了她一眼:“那你自己交代。” 》≠miao》≠bi》≠ge》≠,

    眼睛肿成那个样子,简直跟猪头一样!一定是哭了一夜!难怪迟迟不下去呢!

    “我……”她松开时城的手臂,搅着手指,终于憋出一个理由:“我想、养父了。”

    时城抿唇,上下看她,却是没再说什么,看来是信了她这个说辞。

    “下午放学,我带你去祭拜他。”时城右手握拳,抵在鼻尖干咳了一声:“这样出去也不是办法,干脆请了上午的课,正好我的课在十点,现在就带你过去看看他吧。”

    虽然他不是很高兴许千夏还记得他那个赌鬼养父,但好歹那个人把她养到这么大了,身为现任养父,他也是该带许千夏去祭拜祭拜的。

    “请假?”她疑惑地看向时城:“这样、好吗?”

    “难道你还想顶着你这双金鱼眼去学校?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我妈还没起床,正好看不到你的眼睛。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去墓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