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77章 你可真是我死穴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时城说完,大步走了出去,并且关上了门。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听时城的,快速换了身衣服下楼。

    也知是不是时城交代了什么,她下楼后,所有佣人都低着头,连张嫂都没抬头看她。

    “拿着。”时城递过来一个装着鸡蛋饼的塑料袋和一杯豆浆,继而转身往外走。

    她连忙接过,低着头快步跟上时城的脚步。

    车内。

    时城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低头吃着早餐,两人一路无言。

    “下车。”时城拔掉车钥匙打开车门。

    “其实……”千夏突然开口,她借着想念养父的借口骗了时城,既对不起养父,又对不起时城,心里难受极了。

    时城停下开门的动作,转头看她,面露疑惑。

    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时城,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时城微一歪头,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要是、对我这么好,我……”她咬了咬下唇,继续说道:“我会舍不得的。”

    舍不得离开他,舍不得离开时家。

    “什么舍不得?”时城皱眉:“赶紧下车,我十点还有课。”

    说完,时城打开车门下车,没有再迟疑。

    她微微垂头,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打开车门下车。

    早餐墓地的空气格外新鲜,空气里都是青草的味道,却也徒添伤感。

    “我来看您了。”她站在幕前,忍不住湿了眼眶。

    时城则是站在很远的地方,四处看着风景,故而不需要担心时城听到她说话。

    “您在那边,应该会比在这边、过得轻松吧?”她一边拔草,一边说道:“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要离开时家,以后,可能来看您的时间、就更少了。”

    “我不属于时家,我是姓许、我不会忘记。”

    “您在天上,一定要保佑、好人,时城和时夫人那样的好人,一生平安。”

    半小时后。

    “回去吧。”她走到时城旁边,才发觉时城居然背靠着树睡着了。

    时城的睫毛很长,是让女生都羡慕的那种,只是这双眼睛总不让人窥探内心。

    出神间,时城忽而睁开了眼睛。她惊了一下,连忙移开视线:“你、醒了?我好了,我们走吧。”

    “恩。”时城站直身子,抬脚走出几步,忽而又停下:“跟我来。”

    她不疑有他,跟着时城走。

    时城一路走到许向东的幕前,停下脚步,伸手揽住她的肩,跟她肩并肩站在幕前。

    “许先生,今天我带她来看您,是因为她想你了。但是。”时城微一停顿,才继续说道:“我现在才是他的养父,如果你还在她心里住着,希望你尽快搬出去。因为我会照顾她,比你照顾的更好。”

    这话在墓地说出来似乎有点惊悚,但她的心跳却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可一想起小葵下跪的场面,和时城为她受伤的场景,她心里又变得沉甸甸的,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似的。

    “好了,走吧。”时城松开手,依旧板着一张脸,但目光却是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柔和。

    多呆几天吧,就让她留最后几天。

    “谢谢你。”她几步追上时城的脚步,真挚地说道。

    “以后再说这三个字,就罚抄家规!”时城不看她,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车门。

    一个上午过去,时家的司机送她回到亚特兰,一回到教室,郑璃茉就迎上来问她为什么请假,她找了个睡过头的借口,弄得郑璃茉骂了她一个下午“懒猪”。

    放学铃声响起。

    “亏我还担心了一个上午。”郑璃茉还是有些不愉快:“没想到你只是睡过头才请假的!”

    “对不起……”千夏陪着笑:“我明天、请你吃冰激凌。”

    “不吃!减肥!”

    “那……”

    “好了,你们两个还要聊到多久啊?”李熏冉实在看不下去,几步走上前,压低声音道:“千夏,你要是敢让时城学长等急了,我可跟你急啊!”

    她差点就忘了时城放学都会在东门等她,连忙跟她们道别,快步往楼下跑。

    学校的人已经不多,东门这边更是人迹罕至,她一路小跑着,到了昨天差点被砸花盘的地方。

    这一次,她留了个心眼,路过的时候往头上看了一眼。

    可她刚一抬头,就看到一大盆水浇了下来。即便是她早有准备,也还是被淋到了一些。

    再抬头,实验楼上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又被那个人躲掉了。

    看来,下次她需要绕远路去东门了。

    上次是花盆,这次是水,下次是什么,她不敢想象。

    口袋里的手机徒然震动起来,是时城的电话,一接通,时城冷冽的声音就传过来:“你到底在磨磨蹭蹭什么?”

    “对不起、我上了个厕所,马上就到!”她挂断手机,脱掉校服外套,又拿出纸巾把头上和脖子上的水擦干,这才百米冲刺一般地往校门口跑。

    “阎一蒙呢?”一个身高连时城胸口都还没到的小男生一脸老成地问道。

    时城微一挑眉:“你不是最讨厌他了吗?问这个干什么?”

    “知道他在哪里,我才能避开他!”小男生将帽子一摘,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

    千夏快步跑过来,就看到这样一幕。

    那个小男生她记得,是韩俊旭的弟弟!

    “是想避开他,还是想碰到他?”时城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胸:“小姑娘家就该有小姑娘家的样子,老是扮男生怎么能追到喜欢的人?”

    “扮男生?”千夏惊讶地捂住了嘴,没想到她一直以为的韩俊旭的弟弟,原来是“妹妹”啊!

    “这家伙逼着所有人陪他玩女扮男装游戏,连她家佣人都习惯了叫她小少爷。”时城说着,瞥她一眼:“你头发怎么是湿的?”

    “我……”

    一辆跑车在东门口停下,车门被打开,韩俊旭从车上快速走下来:“韩俊熙,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让你在大门等,你跑东门来干什么?”

    原来这女孩叫韩俊熙啊,名字也这么帅气。

    她感慨的同时,也庆幸韩俊旭的出现让她躲过了时城的盘问。

    “你敢凶我,我要告诉我录哥!”韩俊熙说着,眼睛一眯,双眼放射出精光:“还有,我还要告诉梓樱姐,你常常凶女孩子!”

    “你……”韩俊旭气急,却是毫无办法,干脆不再搭理,转头看向她:“小丫头,我这段时间得准备亚特兰校庆的事,估计没什么时间找你玩了。不过,明天在阎老的生日宴上,我们可以好好玩!”

    “哎哟,难道你现在不喜欢梓樱姐了,喜欢这个身材扁扁的……”

    “闭嘴!”

    “闭嘴!”

    时城和韩俊旭同时开口,韩俊熙一愣,从鼻尖发出一声冷哼,双手置于身后不大高兴地上了车。

    “这小母夜叉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小丫头,我看你身材还是很……”韩俊旭上下看了她一眼,最后干咳了一声:“好了,我先走了!明天宴会见!”

    许千夏满头黑线。

    什么意思啊喂?!

    韩俊旭的车很快开走,时城也打开车门上车,她连忙跟上。

    刚一上车,便听时城说道:“明天的宴会,如果不想去就别去了。”

    “没关系、的。”在她走之前,她私心地希望能多留在时城身边一点。

    车子快速驶离亚特兰东门,时城的脸色却不是很好,好半天才蹦出一句:“之前说了不想去,现在突然想去,是因为韩俊旭吗?”

    “啊?”她正看着窗外发愣,时城突然这么说了一句,她顿时有点懵。

    时城却是以为她默认了,脸色顿时变得更差:“家规第三条和第四条你好像忘了!明天的宴会,你不许去!”

    家规她罚抄了那么多遍,第三条是不许离韩俊旭太近,第四条是不许早恋,她怎么可能忘记?可是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千夏点头。

    最后的这几天,她不想再惹时城生气。

    车子开的飞快,她拽紧安全带才没有害怕地叫出声来。

    很快,盛世山庄到了。

    千夏伸手开车门,时城却是快她一步抓住了她的手。她疑惑地抬眼,正好对上时城近在咫尺的眼睛。

    心跳,在一瞬间乱了频率。

    “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时城的眼珠带着些血丝,看起来很是疲惫。

    “我……”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接受了你。”时城直接打断她的话,像是在对她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不喜欢你不听话,可是你太听话,又怕太压抑你。许千夏,你可真是我的死穴。”

    “……”

    时城这话里的意思,太会让人想偏了。

    可她知道,时城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接受了她“养女”的身份,单纯把她当成女儿了,而没有一丝男女之间的情感。

    她感到既感动,又难过。

    “说真心话。”时城看向她的眼睛:“宴会,你想去吗?”

    时城靠的那么近,她都能感觉地时城的气息喷到她的脸颊上,痒痒的,撩人的痒。

    “想。”

    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多陪在他身边,多一秒也好。

    “我知道了。”时城松开手,坐直身子:“下车吧。”

    心跳太快,她连忙点头,快速下车,长出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