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78章 你爸还是很疼你的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跟时城多独处一秒,她的心脏就好像要爆炸一样。

    “韩俊旭就那么让你喜欢?”

    时城的声音突然响起,她感到自己脊背一阵紧绷,时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的。也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看到她调整呼吸的窘迫样子。

    等等,时城刚才说什么?

    她回过神,看向时城,可时城早已经抬脚离开。

    是她说想去宴会,所以又惹时城不高兴了吗?

    她知道,她私心太重了,可是,她想要的,也是能再多看他几眼……远远地看着就好。

    晚饭。

    “时城,一会儿吃完饭,你带千夏一起去健身。千夏的身子看起来太纤弱了,得锻炼锻炼!”江诺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说道。

    时城从下楼吃饭就开始冷着一张脸,此刻更是连头都不抬,直接将筷子一放:“我还有事。”

    说完,他起身上楼,自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

    “这小子是怎么了?“江诺有些不悦地皱眉:“甩脸子给谁看那?谁有招他了?”

    千夏尴尬地低头扒饭。

    还能甩脸子给谁看?她呗!

    一小时后。

    她走出江诺的房间,走到时城房间的门口时,犹豫着停下脚步。

    时城的伤还得继续换药,可是,他不一定想见到她。

    要不要进去呢?

    “你在干什么?”

    低沉的声音冷不丁从身后响起,她整个人吓了一跳,颤声指着时城:“你你你……”

    “知道自己结巴就少说话!”时城蔑了她一眼,微抬下巴质问:“站在我门口干什么?”

    “帮你……换药。”她平复了心跳,试探着问道:“你、去健身房了吗?”

    明明说有事情所以不带她健身的,可是现在却浑身是汗出现在走廊。

    他不回答是否去了健身房,抛出一句“不需要”便从她身侧走过。

    还在生气吗?就因为她想去宴会?

    好吧,既然这样……

    她转身,伸手拉住了即将进门的时城的衣角。

    “我不去了。”她走近一步,重复道:“不去了。”

    时城微抬下颚:“这么想去,为什么又不去了?”

    还不是因为你生气了?

    她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乖巧地说道:“你不开心、我不去。”

    由于时城背对着她,她看不到时城的表情,当然,就算看的到时城的脸,时城也不会摆出什么表情,但她明显感觉到时城身上冷冽的气息变得缓和了。

    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时城这么不想让她去宴会。

    “进来吧。”时城侧头蔑她一眼,眸光依旧冰冷,继而抬脚开门进房间。

    “好!”千夏如获大赦,连忙跟了进去。

    只要时城不生气,什么都好说!

    换好背上的药,她顺手拉过时城的手看手上的伤。受伤的伤本来就轻,现在已经结痂了,不需要再涂药。

    那就等时城背上的伤好了,她再走吧!

    她整理医药箱的时候突然突然开口问道:“许向东受过伤吗?”

    时城和养父虽然都是她的养父,可是,好歹许向东比时城年龄大了两轮不止,听他直接说出名字,她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但不敢提出,只点了下头。

    养父喝醉了之后容易倒地就睡,所以经常摔个鼻青脸肿。每次十点后养父还不回家,她就得大晚上的出去找人。

    往往养父直接醉倒在路边,她就得去隔壁大婶家借三轮车,把养父抬上三轮车带回来。

    想想那些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却没有现在这样心里这么难受过。

    以前在学校,虽然大家也会无视她,甚至取笑她,但至少没有人往她头上砸花盆,也没有人会故意往她身上泼水。

    她眼眸渐黯,离开,似乎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时城侧着脸,所以没有注意到她表情,没过一会又问道:“那你也这样给他涂药?”

    她收拾医药箱的手一顿,突然意识到什么:“时城,你在吃、我养父的醋吗?”

    听言,时城猛地站了起来:“你胡说些什么?我是那么幼稚的人吗?赶紧收拾好东西回去睡觉。”

    不是吃醋啊,又是她想太多了。

    她点了下头,闷闷地应了一声:“喔……”

    医药箱很快收拾好,时城早已经捧着一本经济学的书在看,她不想打扰,便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时城却是叫住了她,等她转身才继续说道:“让你别去宴会,是因为我的女伴,是上官梓樱。这是家父安排的,如果你也去,就没人陪你。”

    千夏微张唇瓣,原来是这样啊……

    她还以为时城觉得她去了丢人,才不让她去的呢。

    “可是。”她抓了抓耳朵,“我可以、找韩俊旭玩啊。”

    话刚说完,时城便将手中的书重重一合:“还敢提他!”

    她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似乎是觉出吓到她了,时城语气稍缓:“韩俊旭的情商太低,我不放心。”

    一个叛逆期和一个智障一起玩,他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另一边,正在打游戏的韩俊旭突然打了个喷嚏。

    “那我可以……”

    时城顿时沉下脸:“你就这么想去?”

    就这么想跟韩俊旭一起玩?

    眼看着时城表情又变冷冽,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话说出口,时城整个人僵在原地,一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如同石化了一般。

    她这才意思过来自己刚一着急说了什么,连忙捂住嘴,脸红到了脖子根。

    她到底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种话,居然从她嘴里说出来了!好丢人……要不然她干脆直接跑出去吧?

    可是跑出去的话,会更奇怪吧?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立刻跑出去的时候,时城干咳了一声,睨了她一眼:“话说的结结巴巴的,倒是挺会哄人。”

    哄人?

    她抬眼看向时城,发觉他的眉眼都变得柔和了许多,这是心情变好了?

    时城变脸的速度,真是比变天还快啊!

    不过庆幸的是,时城不知道刚才那是她的告白。

    “行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他们会把礼服给你送过来。”时城做了一个“去吧”的姿势,重新打开书本看书。

    千夏的脑回路比较慢,等出门后才意识过来时城这是同意让她去宴会了。

    既然要去宴会……

    她连忙给高尔基的老余发了条请假的短信,然而老余却是回“不是时少爷已经帮你请过假了吗?”

    这一会儿功夫,时城居然连假都帮她请了。

    如果她能一直留在时城身边……

    “不!”她猛地甩了一下头,立刻否认了刚才的想法。

    她不能当时城的扫把星,她不能再害时城,她必须离开!

    ……

    “这身裙子真搭你!”江诺极为满意地围着千夏转了个圈:“我说千夏宝贝啊,你咋这么美呢?”

    一旁的化妆师连忙附和:“千夏小姐是我见过的,皮肤最好的女生了。”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时城幽幽地说道:“因为不漂亮,所以只能夸皮肤好了。”

    许千夏脸色一青,顿觉尴尬。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江诺狠狠地剐了他一眼:“我们千夏多好看啊!我就没见过比我家宝贝孙女还耐看的小姑娘!”

    “那是你老宅在家!”时城将手中的报纸一放,站起身:“我去接人了。”

    接人……

    未婚男宾参加聚会一般都会邀请门户相对的女生作为女伴,而上官梓樱则是时城出席聚会的“标配女伴”。

    不难猜,时城肯定是去接上官梓樱去了。

    “少爷,你的外套。”张嫂恭敬地递上外套。

    时城伸手接过,刚要抬脚,却是转头看向江诺:“照顾好许千夏。”

    叛逆期的孩子交给一个更年期的,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知道了知道了。”江诺语气不耐烦,脸上的表情却是极其高兴,“千夏宝贝,你看你爸还是很疼你的!”

    “……”

    江诺说完,看向张嫂:“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张嫂,叫司机在外面等着吧。”

    “是的,夫人!”张嫂连忙快步走出大厅。

    阎老的生日安排在下午四点,现在已经是三点了,他们时家作为贵宾,时间得控制地刚刚好,不能早到,也不能太晚到。

    小葵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拉住她的手道:“千夏,你今天真好看!”

    她刚要说谢谢,小葵却是用仅有她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离开时家的约定。

    千夏脸上的表情僵住,愣愣地点了下头,她不会忘的。

    因为小葵的提醒,她一路上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江诺一直在照镜子,倒是没注意到她的异常。

    “夫人,到了。”司机大叔将车子稳稳地停在会场前。

    十点十分,不早也不算晚。[ban^fusheng] 首发

    江诺却是不着急下车,放下镜子问道:“时城到了吗?”

    “到了。已经在会场里了。”

    “恩。”江诺点头,看向车外。

    阎一蒙正在往这边走过来,穿着一身正装的阎一蒙倒是显得比以往都要亮眼。

    司机适时下车,替她们打开车门。

    “好久不见了,江姨!你是不是去韩国整过容啊,我怎么觉得你又变美了?!”

    阎一蒙像是嘴上抹了蜜,几句话说得江诺眉开眼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