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81章 别让我讨厌你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她的呼吸瞬停,连忙将视线移开,脸红到了脖子根。

    时城立即松开她,干咳一声,解释道:“那个家伙很烦。”

    “恩。”她应了一声,调整了下呼吸,“我们、回去吧。”

    突然从宴会上离开,似乎也不太好。

    时城没应声,直接抬脚往回走。

    “等等。”她四处看了一下,有些担忧韩俊旭,“我们不等、韩……”

    “闭嘴。”时城皱眉,加快了脚步。

    她只好作罢,抬脚快步跟上时城。

    ……

    “你们年轻人聊,我去那边见几位老朋友。”阎老笑眯眯地离开,心情极好。

    “梓樱姐。”一直挽着阎严的民航公司大小姐瞬间松开阎严的手,走到上官身边,讨功似的挽住她,“我的表现还好吧?”

    上官梓樱一弯唇,笑道:“只是你没跟你爸妈打声招呼,好吗?”

    “又不是真的男女朋友。”名航大小姐无所谓地耸肩,弄得阎严的脸微微一沉。

    这个细微的动作被上官梓樱看在眼里。

    她又是笑了笑,目光落在正欲离开的阎一蒙的身上,“去找你家小姑娘吗?”

    “什么我家小姑娘?”阎一蒙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窘色,“那是韩家的!”

    “噢——”

    上官刻意拉长了音,弄的阎一蒙更为尴尬,开口就说:“我可对那黄毛丫头没意思啊!你别误会!”

    阎严推了下眼镜,颇显无奈,“一蒙,人家可什么都没说。”

    耍他!

    阎一蒙狠狠白了一眼上官梓樱,在心里骂了句八婆,大跨步走了。

    “你弟弟真有趣!”名航大小姐笑了笑,唇红齿白的样子,惹得阎严也不自觉笑了下。

    这一幕再度被上官看在眼里。

    她微一考虑,便轻拍了下对方的手臂,“叶清,那边不是有你朋友吗?你去玩会,我跟阎大少爷说几句话。”

    叶清属于被家里保护的很好的那种大小姐,心思不深,上官这么一说,便直接往自己的朋友那边走去。

    “不知道……”阎严微一顿,继而笑道:“是有什么忙,需要我帮的吗?”

    “阎大少果然聪明。”上官梓樱弯唇,却不直接说事,“清儿吧,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让你们假戏真做,也不是不可能……”

    “上官小姐。”阎严正色,“我阎某不是连感情都需要别人帮忙的人。你帮我找人演戏,我感激,有什么需要,你直接说便是。”

    他阎严虽然从未谈过恋爱,但也用不着别人引线追女孩!

    上官梓樱有些尴尬,但很快调整回状态,往前走一步。

    “阎大少这么直接,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她微一抬眼,正好看到许千夏和时城从侧门进来。

    “直说便是。”他可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叶清的出现算是给他解了大围了,他自然记得上官梓樱的出力。

    “你知道我喜欢时城吧?”上官梓樱微微一顿,继而说道:“我是他的女伴,可他却只带着许千夏。”

    “千夏是他的养女。”阎严提醒,以证明许千夏跟时城没有什么别的关系。

    上官梓樱挑眉,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想麻烦你的是……”

    会场换了一首舒缓的音乐,灯光暗下来。

    “美好的夜晚,各位不邀请美丽的她,跳一支美好的舞吗?”主持人说的煽情,不少人开始邀请舞伴跳舞。

    许千夏刚被时城罚背完第三条远离韩俊旭的家规,抬眼就看到上官梓樱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过来。明明是挺清纯一裙子,偏被她穿出妩媚小女人的意思。

    恰巧主持人让大家跳舞,她很自觉地往旁边站了站。

    好歹上官是时城的女伴,她也不至于笨到不知道上官过来干什么。

    时城看她一眼,说了句“安分呆着”,便上前邀请上官梓樱跳舞。

    上官家的人都在呢,分寸他还是会把握的。更何况,他有话必须得对上官梓樱说。

    “时城哥,我们跳舞还是这么有默契。”上官梓樱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眼眸仿佛盛着星光。

    谁都不可否认,她的确很漂亮。

    时城抿着唇,带着上官梓樱转了一圈,隐入舞池。

    大家都尽情跳舞,没人注意到他们。

    “上官。”时城的手搂着上官梓樱的腰的力度微重,“你想让许千夏出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丢的脸,也是我时城的脸。”

    上官梓樱脸色的笑容在脸上僵住,时城却是舞步不停,她只得跟着时城继续跳。

    “这一次我能忍,但下次,就不好说了。”

    “不是的。”她连忙解释,“我是知道千夏唱歌的时候,不口吃,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呵呵。”时城低沉一笑,眼眸却是寒冰般冷漠,“别让我讨厌你。”

    上官梓樱扶着时城肩膀的手一僵,只觉指尖冰凉。

    另一边,千夏看着上官和时城相携跳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两个人在别人眼里看起来那么般配,也就又劝着自己去接受他们,祝福他们。

    “千夏。”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她转头,是阎一蒙的哥哥,阎严。

    阎严推了下眼睛,递过一杯香槟,“怎么一个人呢?韩俊旭呢?”

    他可看得出韩俊旭对这个小姑娘不一样。

    上官梓樱拜托他的事极为简单,就是在时城和她跳舞的时候,拉着许千夏喝喝酒,闲聊,免得许千夏打扰他们。

    虽然他心里觉得这个小姑娘不会那么不识大体去打扰人,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加上看她一个人站着也是站着,便过来找她聊天。

    “不知道。”她尽量回答简短,伸手接过阎严递过来的香槟。

    说话越简短,她越不会结巴。

    “没有想到,你唱歌这么好听。”阎严看了一眼舞台,回想起许千夏在台上唱歌的样子,忍不住再度赞美,“我觉得你以后可以去当歌星,韩家在娱乐圈做的挺大。有这个意向的话……”

    “我不行。”

    她不喜欢被人盯着看的那种感觉,何况她的口吃……

    “不试过怎么知道?”阎严说这话是真心的,但没有想到她口吃的问题,等意识过来,连忙抱歉地一举杯,“抱歉,我自罚一杯。”

    “没事。”她摇摇头,是真心不介意。

    阎严点头,将视线落到一边跳舞一边凑近说着什么的时城和上官,感慨道:“也不知道时城最后能不能跟上官走到一起。不过这得看阮玥的意思了。”

    “阮玥?”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好奇。

    “都是些陈年旧事了。”阎严觉得自己聊天挺无聊的,好容易聊到一个让许千夏眼睛一亮的话题,连忙继续说下去,“阮玥跟时城两个人青梅竹马,如果不是时城后来出了一些变故,阮玥又出国了,两个人可能已经在一起了。”

    许千夏呆呆地听着,这件事,她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

    “不过。”阎严举起杯子跟她碰杯,仰头饮下酒,笑道:“两个人现在估计更不可能了。”

    她下意识地跟着喝了一点,有些着急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阮玥的职业。她是飞行员。”阎严说着,抬了一下下巴,目光看向叶清,“就在她爸爸的航空公司里,是明星飞行员。现在已经当上副机长了。”

    她知道飞行员这个职业非常难做,女飞行员更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顿时心里对阮玥佩服地不得了,难怪时城会喜欢,这样有能力的女生,可比上官梓樱更配得上时城!

    “那、为什么飞行员就不可能、跟时城在一起了呢?”

    如果是阮玥那样的人跟时城并肩,她心里就完全放心,也完全服气了。

    “阮玥纵然有能力,但离了家族,她也不过是个飞行员。时家需要的是商业上的儿媳,而不是整天在空中飞的机长。”阎严说的轻松,心里也还是佩服阮玥的。

    能违背家族的意思,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不起的女生。

    “离了家族?”她歪头。

    “恩。”阎严眼中露出些羡慕的光,“她家族不允许她去做飞行员,她便同家里决裂了。很有个性的角色,是不是?”

    “是。”她点头,心里更加佩服。

    灯光闪烁,她甩了甩脑袋,心里想象起阮玥的样子。

    阮玥和上官梓樱忽而在她脑海中重叠,她只觉心里一阵烦躁,直接将手里才喝一口的香槟尽数喝下。

    “这个度数虽然低,但还是少喝一点。”阎严随口劝说了一句,也没多想。

    一杯香槟下肚,她前期味道甜甜的,后期却是变辣。

    她干咳了几声,看向时城的方向。

    她也想成为阮玥那样的人,可是这辈子是不可能了。她唯一能为时城做的,就是离开时城,少给时城添麻烦。只要能让时城的生活过得稍微顺心点,她也满足了。

    慢慢的,她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 ,o

    是哭了吗?

    她用手背揉了揉眼睛,眼眶却是干的,没有眼泪。

    “怎么了?”阎严发觉她的不对劲,放下酒杯关切地询问。

    “没事。”千夏摇了摇头,眼前的阎严却变成了重影。

    她想起了那杯香槟,她不该喝酒的!

    “啪!”一声响亮的声音响起。会场内部变成了暗黑一片。

    大家太热情。今天依旧两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