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83章 我帮你洗脸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千夏找到药酒,磨磨蹭蹭地才拿到时城面前。只要一想到“黑暗一分钟”,她就连看都不敢看时城。她倒是真希望那时候是醉的,也好面对时城的时候不这么局促。

    “坐下。”时城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让她在沙发上坐下,继而打开药酒,倒了一些在手上,替她揉着受伤的额角。

    “其实——”

    她刚一开口,时城便让她闭嘴。

    一直到额角搓地发热了,时城才去卫生间洗手。

    她一直紧绷的脊背这时候才放松了一些,去找房间的医药箱给自己的手上药。

    “你在干什么?”时城的声音响起。

    “涂药。”她将沾了碘酒的棉签扔到垃圾桶,下一瞬,她的手腕被时城抓住。

    手背的中间有一个不小的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戳出来的。

    “怎么回事?”时城的眉心变成了一个“川”字。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想收回手,但时城抓的很紧她只好作罢,如实回答道:“摔倒的时候,被人、踩了一脚。”

    “怎么不早说!”

    “你让我、闭嘴啊……”千夏颇为委屈,搓额头的时候她就想说了,可是只要她一开口,时城就让她闭嘴,她哪来的机会说自己的手受伤比较严重啊?

    听言,时城干咳一声,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很快家庭医生赶过来,重新替她消毒处理伤口。

    “不要碰到水,我会来给您一天换一次药。”家庭医生说着,准备离开。

    “我、自己可以换。”她可不想麻烦别人。

    “别理她,每天吃完晚饭的时间过来。”

    时城送走家庭,折回来由是一顿骂。

    “家庭医生的工资是月结的,用不着你自己处理伤口来省钱,他每天会过来给你换药,你安分点。真是一点都不懂事!”

    许千夏满头黑线。她又什么时候不懂事?!她只是单纯不想麻烦人家呀!何况伤的是左手,她完全可以自己换药嘛。

    但是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面上很乖巧地点头。

    在时城面前,还是认怂的好。

    “行了,睡吧。”时城说着,转身要离开。

    可脚步刚迈开,又退了回来,目光笔直地看着她的脸,惹得她心跳如鼓,“干、干什么?”

    “你化妆了。”时城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过来,我帮你洗脸。”

    时城,帮她洗脸?

    “不、不用了!”她下意识地鞠躬,“谢谢你啊!我自己、可以!”

    “闭嘴!”时城瞪她一眼,继而直接拽着她的衣领进了卫生间。

    “慢慢慢、慢点!”她踉踉跄跄地进了卫生间。

    这还刚站稳呢,时城就从背后一手拦住她的脖子,将她的身子往下按了一些,另一只手打开水龙头帮她把脸弄湿。

    这姿势倒是真像父亲帮孩子把脸上的泥巴洗掉。

    “趴着别动。”时城叮嘱她一声,倒了卸妆油用化妆棉帮她擦掉脸上的妆,又挤了洗面奶帮她洗了脸。

    由于两个人的姿势都不舒服,这洗把脸竟用了接近二十分钟。

    时城需要支撑她的身体,又需要注意水不进眼睛,还得把她的脸洗干净,做完这些,他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

    “擦干!”时城扔了一条干毛巾过去,她连忙接住,用右手擦干脸。

    “明天是周日,可以睡晚一点。”时城说着,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挂回去,继而提醒,“睡觉注意别碰到手。”

    “抱着纱布呢。”她举了下包着纱布的手。

    家庭医生当时就是为了避免她睡觉的时候碰到,特意多包了一层。

    “那休息吧,今天澡就别洗了。”时城说着,又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眼,“衣服……”

    她脸一红,下意识地用双手抱住自己,“我自己换!”

    时城眼睛微微一眯,嘴角泄出些笑意,“想什么呢,早点睡。”

    不过是不能碰水,又不是不能动,他不至于亲自给她换衣服。不过小丫头片子能懂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他还是很欣慰的。

    “喔——”她尴尬地应了一声,声音闷闷的,停在时城耳朵里像是懒猫在撒娇。

    “我走了。”他本是不需要说这句话的,直接抬脚就走就好,可神差鬼使的他就脱口而出了。

    “等等!”她想起他背上的伤,提醒道:“我还没帮你……换药。”

    时城瞥她一眼,“这个今天不用你管了,早点睡。”

    “好。”听他不容商量的语气,她只好作罢,对着时城一鞠躬,“晚安,时城。”

    看着她乖巧的样子,他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跳,这种感觉跟他在学校拿了好成绩,爷爷夸他“不愧是我时家的种”的感觉差不多。

    很开心,但又不是开心能形容的。

    走出房间,他替她关上门,正好碰上端牛奶上来的小葵。不知怎么就变好的心情使得他对小葵也和颜悦色了一些,接过牛奶的时候还说了句谢谢,弄得小葵双眼冒桃心地下楼。

    通常他洗完澡喝完牛奶睡觉,十分钟内就能睡着,可今天不知怎的,他一闭眼睛,就想到黑暗里,许千夏吻上他的场景。

    明明知道对方只是喝醉了无意间的举动,可是那一瞬他是真的有想回应。

    这么想着,他觉得嗓子有些发干,顿时更睡不着了。

    手机恰好在这时候亮起来。

    他拿过一看,是时管家的短信,他扫了一眼,便想起身。

    时管家告诉他在加拿大找到了一个专门治疗心理口吃症的华裔医生,他想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许千夏,可转念想到时间不早,便又躺了回去。

    他想起许千夏在台上唱歌的场景,耳边仿佛还有她的歌声。

    时城翻了个身,脑海中画面一切,又是许千夏吻上他的场景。有那一次不小心的吻,有在酒店套房里醉酒的吻。

    “该死!”他猛地坐起来,起身去了卫生间。

    把擦拭的卫生纸丢进马桶里冲掉的时候,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他觉得自己是个**,居然想到许千夏的吻就来了感觉了。

    看着已经干净的马桶,他甚至想狠狠揍自己一顿。

    这么想着,他真拿了手机约了跆拳道馆的人,准备明天好好吃点苦,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次日。

    原本千夏是想按照时城说的,周日就睡个懒觉。可睁开眼睛,才早上六点多。

    她想再睡会,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去高尔基辞职,便干脆起身洗漱。

    既然决定离开了,那高尔基那边的工作肯定不能再做了。高尔基的薪水那么高,想想她还是觉得挺遗憾的。

    “千夏,你起**啦?”小葵一闪身折进卫生间,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少爷说你的手受伤了,不能碰水,我帮你洗脸吧!”

    她拿着牙刷的手一紧,小葵现在对她这么好,她反倒不适应了。当下她便摇头拒绝,“我自己、可以的。”

    “真的吗?你不要跟我客气喔。”小葵说着,在卫生间里的小凳子上坐下来,笑容依旧甜甜的,“你已经决定好什么时候走了吗?”

    果然。

    “等时城的伤好了、我就走。”她说完,快速刷着牙,好早点离开卫生间。

    “喔。”小葵眼梢跳上丝丝喜悦,“那你走了之后、去哪里呢?”

    去哪里?

    昨天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她就想过去哪里,可是养父不在世了,她正想不出去哪里了。不如——去孤儿院吧!

    孤儿院现在很缺人,她去那里也许是最好的。

    “算了算了,去哪里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好了。”小葵摆着手,看到她用一只手拧毛巾,连忙上前帮忙。

    “谢谢。”她礼貌地点了下头,眼中没有任何的欣喜或是感激。

    她跟小葵的友情早已经走到了尽头,回不去了。

    吃完早餐,江诺还没起**,张嫂却是告知她车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去高尔基。

    “是时城……”

    “是的。”张嫂笑道:“少爷说是您今天肯定要去的,等到下班时间司机会来接您。对了,少爷还交代过这件事不能让夫人知道,所以您放心,我们不会说的。”

    她微一点头,没想到时城还记得她要去高尔基打工。只是,她这次去不是去工作,而是去辞职。

    “对了,时城呢?”

    “少爷在您下楼前就出门了,穿着跆拳道服,估计是去练习了。”张嫂回答完,出门叫司机准备出发。

    她是记得时城要参加市里的什么跆拳道比赛的,便没多想,出门出发去高尔基。

    ……

    “真的不做了?”高尔基老板有些惊讶地问,他还以为这个小姑娘会一直在这里工作下去的,没想到才来了一次,便要辞职,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真是抱歉!”她说着对着老板鞠躬九十度。

    “既然是你的决定,那么我尊重你的决定。”高尔基起身,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你能认识盛世少爷却还来打工,我相信你是个好姑娘。现在我也相信你有你的苦衷。加油吧。”

    “谢谢您。”她又是一鞠躬,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道:“我辞职的事情,能瞒着璃茉和时城吗?”

    她想默默离开,这样她才不会后悔,不会舍不得。

    高尔基点头,爽快地答应,“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