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84章 偶遇时城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离开餐厅,司机已经走了,下班时间才会来接她,她干脆回了一趟孤儿院,把过几年就到孤儿院来帮忙,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阿姨们。其他阿姨并不赞成她离开时家,只有瞿阿姨一直保持沉默。

    “瞿阿姨?”她试探着问道:“您也、不同意吗?”

    如果瞿阿姨也不同意,她就来孤儿院都不能回了。因为她必须离开时家。

    “回来吧。”瞿阿姨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回到孤儿院,必定是不利于你个人的发展。但是阿姨更舍不得你在所谓的上流社会受委屈。所以,回来吧!”

    在孤儿院工作了那么多年,她也见过不少上流社会的人来这里领养孩子。那些高端人士很多都是一副鼻孔对人的傲慢态度,她不想千夏受那样的委屈。

    千夏忍不住红了眼眶,“谢谢你,瞿阿姨。”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这傻孩子!”瞿阿姨擦了下湿润的眼角,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表,“这个时间,小陆要到了吧?”

    “小陆?”她疑惑地问道,“是新来的、工作人员吗?”

    “瞿姐,小陆来了!”有阿姨从外面跑进来,一脸高兴的样子。

    瞿阿姨挽着她站起来,一边带着她往外走一边解释道:“小陆也是从我们孤儿院出去的,他被一个大户人家领养了,前几天才联系的我,说是被领养后就被带到了国外,这几天才回国的。跟你一样,是个好孩子!”

    原来也是有人记得这里的。

    她的心情也忍不住随着瞿阿姨变得开心起来。

    “哪有变老啊!您明明跟以前一样年轻!”一个剃着板寸头,但短短的头发却染成黄色,穿着一身宽松的棒球服的男生搂着一位接待阿姨笑嘻嘻地聊天。

    “小陆!”瞿阿姨极为高兴,声线都显得有些颤抖,“回来啦?”

    “诶!您是瞿阿姨吧!我想死您了!”板寸头立刻几步跑过来,抱住了瞿阿姨。

    明明是一个大男生,眼眶却泛红了,她在一旁看着都不免动容。

    “好了好了,不怕人笑话。”瞿阿姨笑着松开手,将千夏往前推了推,“这是千夏,千夏被领养的时候,你正好进孤儿院,所以没有碰过面。现在认识一下吧。”

    这么说来,这个板寸头是年纪略大了才被送进孤儿院的啊……

    “hello!”板寸头笑着伸出手,“我叫陆邈,很高兴认识你,千夏!”

    “我也是。”她伸手跟陆邈握手,后者的耳朵却是微微红了起来。她看着有些奇怪,但没有指出。

    聊了一会儿,陆邈提出带她出去玩,阿姨她们似是很高兴他们能一起玩,连声劝她跟陆邈出去玩。

    “去吧。”瞿阿姨也笑着说道:“你们都是从这里出去的,能有往来自然更好,以后大家相互照应,多好?还有,千夏,你不能一直闷着,跟着小陆去散散心也好。”

    “你心情不好吗?”陆邈看着她,热情地说道:“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能发泄,我带你去吧!”

    她并不想跟着认识不久的人出去玩的,但看在瞿阿姨她们一片好心和陆邈的热情,正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上车。”陆邈看起来大咧咧的,但也很绅士地替她打开了车门。

    看得出陆邈的确是被家境很好的一户人家领养的,她虽然不懂车子,但看这跑车车型就知道价值不菲。

    车子渐渐远离孤儿院,她心里闷着要离开时家的事,被风一吹,心情还真是好了一些。

    陆邈是个健谈的海归,言语中夹带着几句英语,说出的都是一些她没有听说过的国外趣事。

    车子慢慢停下,陆邈说完趣事,还补了句:“你要是看到也肯定会笑到肚子痛的!”

    她忍不住也弯了唇,“真逗。”

    “对了,我暑假还要回去跟以前的同学玩,你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吗?”

    陆邈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那种眼神,让人无法对视,她忍不住别开脸,“不、不用了。”

    “没关系的!我同学都很好相处。”陆邈笑着露出一颗虎牙。

    陆邈考虑的只是她在国外适不适应,而没有想过,她的条件允许不允许。看来他的养父母把他照顾的极好,她打心眼里羡慕陆邈。

    “你要带我、去哪?”她看了一眼周围,是陌生的街区,市区很大,她还没有来过这边。

    “带你来放松一下心情!”陆邈推开车门,笑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但是,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下车吧!”

    陆邈的性格跟韩俊旭很像,但又没有韩俊旭那么目中无人,她想着瞿阿姨的话,便跟着下了车。

    “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道馆,我在国外的时候,也有很多同学去学跆拳道,你是不知道,那些老外……”

    “等等。”她猛地拉住陆邈的衣角,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你说这是、哪里?”

    “道馆啊!”似乎是怕她误会是道教的道馆,陆邈还补上一句,“跆拳道馆。”

    许千夏的脸色一白,她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张嫂告诉她时城穿着跆拳道服出门了,而陆邈带她来的正是跆拳道馆。虽然知道整个江山市有跆拳道馆无数家,碰到时城的概率小之又小,但她心里还是有些慌。

    “怎么了?”陆邈看出她的脸色不对劲,转身询问:“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她收回拉住陆邈衣角的手,恳求道:“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可是我在江山市认识的好玩的地方很少啊。”陆邈说着,看着她的眼睛问道:“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怕这里啊?你在这家道馆有人认识?”

    她并不想跟认识不久的人说自己的状态,又想到自己应该没那么衰,便心一横,“我们,上去吧!”

    陆邈疑惑的目光转了一下,看她面色恢复正常,也就耸耸肩,不再追问,抬脚进门。

    “我跟你说啊,出汗是最好的发泄方式。”

    陆邈的这句话她倒是很同意,比起有的人用“一醉解千愁”的办法,她也觉得还不如运动运动,出一身的汗来的痛快。

    她本以为陆邈可能只是带她在江边走走,来到跆拳道馆她倒是真有些惊讶了,心里对陆邈的好感增加了一点。

    这家跆拳道馆很大,进门后先走过了一片绿化区,才是一间仅有一层,但面积很大的房子。

    道馆的门口上方挂着“正德道馆”四个字。

    “奇怪了,今天都没有人训练的吗?”陆邈摘下头上的帽子,“之前很多人都是在室外训练的。”

    “人好像、都在里面。”她看着紧闭的门,耳边隐约听到了加油喝彩的声音。

    “进去看看。”陆邈大步向前,推开了门。

    “加油!加油!”

    门一打开,铺天盖地的加油声。

    穿着大小不一的跆拳道服的人们围坐成一圈,最中间有两个人正在进行比试。

    陆邈眼睛一亮,“原来是有比赛,我们快进去看!”

    千夏还刚往里面看呢,手腕就被陆邈拉住,被迫进了室内跟着陆邈坐下。

    场地中间两个戴着护具的人相互攻击着,势头都不弱,看的人热血沸腾。

    “那就是我朋友!”陆邈指着戴着红色护具的人,一脸的自豪,仿佛正在比赛的不是他朋友而是他一样。

    “恩。”她点了下头,看了眼周围,陆邈和她坐得里面了点,其他人都坐在他们后面,这么想着,她便提醒道:“我们坐太里面了。”

    “里面清楚些!看比赛就是要占据最佳位置,doyouknow?”陆邈说着,又兴奋起来,“加油!”

    看陆邈这么兴奋,她只好作罢。

    虽然她看不懂比赛,从旁边讨论的人说的来看,陆邈的朋友正处于下风。戴着黑色护具的人虽然也显得有些吃力,但目前还是占据着上风。

    “大师兄和时师兄太厉害了!看来今年的江山市跆拳道比赛冠军又非我们正德莫属了!”

    “这话还不能说太早,不是还有个松石道馆的韩俊旭吗?”

    “可是去年……”

    “你还敢提去年的事!”

    旁边两个小姑娘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被许千夏听在耳里。后面她们说了什么千夏已经听不进去了,她万万没想到那么小的概率,还真就是被她给撞到了! (=半-/浮*-生)

    那个戴着黑色护具跟陆邈朋友对战的人,就是时城!

    她全身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去扯陆邈的袖子,“陆邈,我们、走吧!”

    “别,时间快到了,你要是不喜欢这里,等他们分出胜负我们就走。”陆邈看的津津有味,根本舍不得走。

    她今天穿着红色的棒球服外套,旁边的陆邈也打扮的那么显然,等时城比完赛,不发现他们才怪!她必须得走!

    这时候她也管不了陆邈了,拿好包准备走,“陆邈,我有急事。你、继续看,我先走了。”

    “干嘛这么着急啊?等等我送你回去!就等一分钟!”陆邈拉住她的袖子,可眼睛还是盯着他朋友和时城不舍得移开。

    “不用了。”她想抽回自己的手,这样半站不站的姿势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