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85章 时城是我爸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陆邈收回目光,看向她,“出什么事了?一分钟都不能等吗?”

    还有一分钟比赛时间就结束了,她一分钟也不能等!

    “不能。她收回自己的手,背向场地,目光无比坚定,预感告诉她,再等下去,绝对会死很惨的!

    “那好……”陆邈正准备起身,忽而看向她身后,眼睛倏然瞪大,“小心后面!”

    她正要转身,只觉后脑勺生风,一转头,一个飞旋踢偏转了方向,往她这边踢来。

    “让开!”陆邈猛地拉过她,自己却向前扑倒。

    一声闷响,陆邈痛呼出声,他朋友的飞旋踢正中胸口。

    “咳咳咳!”他双膝跪地,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住胸口,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

    千夏又惊又恐地跑上去扶住陆邈,“你怎么样?还、还好吗?”

    现场沉寂了两秒,有人出声,“怎么坐到比赛场地里了,难怪被踢到!”

    红色护具的男生愣了一下,连忙上前,“陆邈?怎么是你?没事吧?”

    “没事……咳咳咳!”陆邈干咳几声,没好气地骂道:“袁毅,你这是要killme呀!”

    千夏被那个叫袁毅的男生挤到一边,心里有些自责。

    如果不是她着急走,陆邈也不会被踢到。是不是所有接近她的人,都会因为她而受伤啊?

    “没事吧?”低沉的声音响起,千夏顿时脊背僵硬,想要撒腿就跑。

    “没事。”陆邈恢复的差不多了,借着袁毅的力起身,笑着说道:“你就是时城吧?我听袁毅说过你,你很厉害噢!”

    陆邈眼里闪着崇拜的光,像看偶像一样看着时城。

    时城回以一个点头,目光移开。

    许千夏顿时背过身去,压着嗓音说道:“陆邈,我先走。”

    她不敢多说话,免得暴露自己的口吃症被时城认出来。

    可她还没来得及抬脚,陆邈就很是热情地拉过她,另一只手无比自然地搭在她的肩上,对两人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千夏!”

    她感觉到时城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对陆邈的自责荡然无存,只想掐死他!

    “你女朋友吗?”袁毅弯唇笑起来,“好小子,回国才这么几天,就交了女朋友了!”

    许千夏刚要解释,站在对面的时城忽而开口:“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几乎是咬着字吐出来的,她只觉自己指尖一片冰凉完蛋了!

    “不是。”陆邈收回放在她肩上的手,继而笑了一声,“现在还不是,不过……如果她愿意的话……”

    “她不愿意!”时城倏然眯起眼,一双眼睛盯着陆邈看,目光有些不善。

    陆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时城,“你们认识?”

    许千夏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心有余悸地看向时城,她该承认,还是该否认?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不论她是承认还是否认,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吧?

    似乎是看到她一副害怕的样子,时城半勾起唇,“我们认识吗?许千夏?”

    她又是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正要点头,一旁的陆邈却是抬脚站在了她面前,“时城学长,我很敬佩您!但是,请你不要用这种不善的眼神看我朋友!”

    “朋友?不是女朋友吗?”时城的眼睛似笑非笑,浑身却是散发出“别惹我赶紧滚”的讯息。

    “你这话什么意思?”陆邈将手中的帽子往地上一丢,“时城,你是不是成心找茬呢?!”

    陆邈这动作一出,道馆围观的人坐不住了,纷纷起身,“你谁呀?怎么对时师兄说话呢?!”

    撇开时城的身份地位不说,但就在正德道馆的人气,一人一口唾沫就够淹死陆邈的了。

    陆邈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眼中毫无惧意,眼神透露出“谁怕谁”的讯息。

    “陆邈。”许千夏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陆邈。

    这时候她再不站出来事就得闹大了。

    不管怎么样,陆邈是跟她一起从孤儿院出去的人,两个人虽然今天才认识,但她心里对陆邈有一种“同类人的惺惺相惜”的感觉。因而她不希望陆邈出什么事,当然也不希望时城出事。

    “千夏,这事你别管。”陆邈扯开她的手,对上时城的目光,“有种来打一架!”

    “别说了,陆邈。”

    她重新拉了陆邈一次,这一次力度比之前大,终于引起陆邈重视,侧头看她。

    时城将头上的护具摘下,一手拿着,也看向她。

    “你们、不会真的认识吧?”陆邈说着,还有些不相信,甩甩头道:“不是这样的吧?

    “陆邈。”她深吸一口气,知道大家都在看着她呢,犹豫了一下,道:“时城,是我哥哥。”

    这么多人看着,她无法说出“时城是我爸爸”这句话。

    时城的表情也是微微一僵,但很快恢复淡定,将手中的护具直接往她怀里一塞,继而将她拽到了自己面前。

    “陆邈是吧?”他由上自下看了陆邈一眼,只一个眼神,就弄得陆邈有些自愧不如。

    这个男人,气场实在太强,任何人在他面前似乎都不够资格跟他抬杠。

    陆邈微抬起下巴,强撑着回答:“对!”

    “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头,但我想,你陆邈还不够资格教育我时城,怎么对我妹妹说话。”

    说道“妹妹”两个字,时城故意压着应,弄得千夏心里一阵发毛。

    陆邈听着有些懵,他有猜测过两个人认识,但没想到竟是兄妹。他有些糗,但在这么多目光面前,又拉不下脸道歉,只是直愣愣地站在那里。

    许千夏有些看不过去,想走过去,“陆……”

    “闭嘴!”时城冷冷瞥她一眼,那眼神似在说“呆着别动”。

    听到时城这话,陆邈顿时火气又上来了,“就算千夏是你妹妹,你也不应该这样凶她!哪有哥哥这样凶自己妹妹的?!”

    时城抿唇,心里冷笑,哥哥没资格,那作为养父有资格了吗?

    顿时两人之间的气氛再度降温。

    就在许千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袁毅突然“噗”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我怎么觉得是在争风吃醋呢?”

    时城一个眼神飞过去,“袁毅,你话太多了。”

    “袁毅!你胡说什么呢?!”陆邈也是一眼瞪过去,耳朵却是微微红了。

    “好了好了,你们都去练习吧!今天我跟时城的比试,就作平局好了。”

    “切!大师兄赖皮,明明你就要输了。”有初中生学生调皮地说了一句,气氛稍缓,围观的人纷纷散开,各自练习。

    “时城。”千夏适时扯了一下时城宽大的袖子,“我们,回去吧。”

    再呆下去,她害怕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又僵化起来。

    听言,时城低头瞥她一眼,“许千夏,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她心里心虚地厉害,连连点头,“好好好。”

    不管时城怎么收拾她,只要别让时城发现她已经辞掉了高尔基的工作就好。

    “陆邈。”时城忽而抬起下颚,眼中的寒意未散,“谢谢你照顾我妹妹,我现在要带她回去了。”

    “回去?”未等陆邈有所反应,袁毅猛地拉住了时城的袖子,“你答应我帮我训练一个下午的新学员的。”

    “是吗?”时城挑眉,“那大概不是我。”

    “靠!”袁毅啜了一声,“你他妈不能这样见色忘友!”

    “哪‘色’了?这是我妹妹。”时城说着,还低头半笑不笑地对她弯了一下唇,看的她浑身发冷。

    陆邈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开口道:“千夏,你出来一下。”

    千夏看了一眼时城,见时城没有什么反应,这才跟着陆邈往外走。

    她知道,其实她从未见过真正发火的时城,所以,她不敢去触及时城的底线,能避开时城发火,还是避开为好。

    门外,远远地可以看到一群小学生模样的跆拳道学生在训练。

    “千夏,那真是你哥,没错吧?”

    一出门,陆邈就跟她确认了时城跟她的关系。

    她咬了下唇,最终还是不忍心瞒着,便摇摇头。

    但她还没说话呢,陆邈就揽起双臂的衣服,“我就知道那个家伙不可能是你哥的!我这就进去痛扁他一顿!”

    “等等!”她连忙拉住陆邈,“别、别去。”

    “你别怕!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让他吃点苦头!”

    许千夏欲哭无泪,为什么要拼命揍时城啊?她压力很大的!

    无奈之下,她连忙用最简洁的语言说道:“时城是我爸!” http://banfu*

    陆邈要往里冲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侧身看她,“千夏,你在说什么呀?”

    “是真的!”她说的无比真诚,“时城,是我养父。”

    “就他那个年纪?”陆邈瞪大了眼睛,“千夏,他不会是那种……借着养父的名义,平日里对你动手动脚的吧?你老实说!我陆邈绝不会让你受委屈!”

    他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小女生顺眼了,打算追求来着,怎么能让她活在那样的家庭里?

    “不不,不是的。”她连忙摇头,时城怎么可能对她有兴趣呢?陆邈真是太高看她了。

    “真没有?”

    “真的!”她重重点头,“你放心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