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86章 你喜欢他?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时城是不可能会对她有兴趣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

    “聊够了没?”时城从侧门走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眼冒桃心的小女生。

    陆邈闭了嘴,退开一步,看向时城,“当爸……当哥哥的,不要老是凶她。”

    “呵呵。”时城干笑一声,那笑容有些渗人。

    “那我走了,千夏。”陆邈说着,对她挥了挥手,大步离开。

    他不着急跟许千夏再进一步,追求小女生,不能急于一时。更何况,是对一见钟情的小女生。

    至于时城,他是有危机感的,可当许千夏说出时城跟她的关系是养父女时,他就彻底地放松了。

    “时师兄,你下午真的不能来教我们吗?”时城身后的女生们鼓起勇气询问。

    时城恢复冰山脸,语气也是冷冷淡淡,“不教。”

    女生们丝毫不介意他冷漠的回应,一个个都露出遗憾的表情。如果能让时城亲自教的话,该有多好呢?

    “还愣着干嘛?留着等吃饭啊?”时城斜睨她一眼,径直往大门口走。

    他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现在出门的话,还能够避开午高峰,赶回盛世山庄吃饭。

    “喔……”她有些后怕地应了一声,快步跟上。陆邈这一关暂且算是过去了,可是一会儿时城问起她怎么不去打工,她该怎么办回答才好?

    由于心里着急,她额头上都渗出了些细密的汗珠。

    但愿一会上车,时城只顾着骂她,把别的什么事情都给忘记才好。

    “嘭——”时城那边的车门被重重关上,这车是老爷子送的,时城是很珍惜这车的,可现在却把车门关得这么重,她心里微微一跳,顿时觉得有点心慌。

    “老实交代吧,你们怎么认识的。”他记性很好,袁毅是跟他提过一次那个陆邈的,他记得陆邈的父母是加拿大华裔,在加拿大做的很大,但最近想回国发展。这样的人,他想不出怎么会跟许千夏认识的。

    “我……”

    “算了。”时城抬了一下手,阻止她说话,“你说也说不清,我来问,你点头或者摇头就是了。”

    “噢……”她闷闷地应了一声。

    “你们以前就认识?”

    “不是……”

    “让你点头或者摇头。”时城瞪她一眼,下一个问题,“你喜欢他?”

    许千夏内心汗颜,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啊。这么想着,她连忙摇头。

    时城似乎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收回瞪着她的目光,眼睛看向前方,“行了,现在回答我问题。为什么不在高尔基,跟陆邈来这里?”

    她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回答:“我今天请假了。回孤儿院,看瞿阿姨。正好碰到、陆邈,我知道你在这里,就让他、带我来这里找你。”

    “回孤儿院?”时城的眉心展开,他想起来了,袁毅也说过陆邈是被那对加拿大华裔夫妇收养的。

    这就难怪许千夏会跟陆邈凑到一起了。

    “系好安全带。”时城瞥她一眼,启动引擎,车子很快驶离正德道馆。

    千夏僵硬着一张脸,抓着安全带的手都有些抖。

    她没想到自己编的回答居然这么容易就让时城相信了。

    前方是红绿灯,时城停下车,用余光扫了她一眼,“怎么不说话?”

    千夏动了动唇,她还真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是说“对不起时城,我刚才都是在骗你”,还是说“时城,今天天气挺好”?

    “我……”

    时城突然皱眉,“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

    老是口吃,听得他都快要口吃了。

    “喔……”千夏委屈地垂下头,扣着自己的指甲。

    她觉得时城这个人真是矛盾,让她说话的人是他,让她闭嘴的人也是他。还有之前,让她不准说出两个人关系的是他,可说出两个人的关系的人还是他。

    她是真搞不懂时城这个人。

    时城的手指敲着方向盘,绿灯亮起,车子重新启动。

    他清了一下嗓子,无比平淡地说道:“时管家说已经找到了可以治疗你口吃症的人了。过段时间,他就带人过来,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她的太阳穴跳了一下。

    时城的伤最多一周就好了,她是打算时城的伤一好就走的,可偏偏在这时候……时城告诉她,她一直想治好的口吃症可能会被治好。

    “你没听错。”时城的眼睛微弯,眼角泄出一丝笑意。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听到这个消息都不敢相信了。

    一直到车子在车库里停下,时城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一下,她才从纠结中回过神。

    “还不敢相信呢?”时城说着,掰过她的肩,“早跟你说了,我时城从不说空话。我说能把你的口吃症治好就一定能。许千夏,你得抱紧我大腿。”

    “啊?”她愣了一愣,“为什么要我、抱你大腿?”

    多羞人啊!

    时城脸一黑,松开按着她肩膀的手,侧身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他在干嘛啊?他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千夏一脸不解地跟着下了车,时城走的很快,压根没想等她。等到她走到客厅的时候,时城已经坐着吃饭了。

    “少小姐。”张嫂迎上前,接过她手里的包,“午餐已经好啦,夫人去欧洲度假了,应该到月底才会回来。”

    “这么突然吗?”她心里有些失落,马上就要离开时家了,对她那么好的江诺她连多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一路走过来,她已经想好了。等时城的伤一好,她就彻底离开。她已经患了十几年的口吃症了,说实在的,她自己都已经习惯了。且不说那医生能不能治好她,她已经不想欠时家更多了。

    “夫人一向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张嫂没有看出她的异常,将包交给站在一旁的小葵后,又走过去替她拉开了椅子。

    她走过去坐下,菜很好吃,可她几乎没有胃口。

    “啪——”桌上突兀地筷子放下的声音。

    时城擦了下嘴角,站起身,“吃完到我房间来一下。”

    她连忙点头,时城却不看她,直接转身上楼。

    时城上楼后,她又扒拉了几口。饭还剩大半碗,她却实在吃不下去了,干脆起身上楼。

    “奇怪了……”张嫂摇摇头,看着那两碗都省了一大半的米饭,疑惑地说道:“难道换的新米不好吃?怎么两个人都吃那么少啊?”

    小葵耸肩,时城她是不知道,但许千夏,大概是心情不好吧。

    走到时城房间门口的时候,她踌躇了好一会儿,心里猜测着时城找她的原因,但思来想去也猜不出来,干脆心一横,敲开了门。

    很快门被打开,时城直接递出一张便签贴到她脑门上。

    她愣了一下,扯下脑门上的便签,还没看呢,时城的声音就响起,“这是新的家规,今晚把它背下来,明天早上我会检查。”

    “啊?噢!好!”她连忙去看手里的便签。

    所谓的新家规,只是把第一条和第二条给改了。第一条由原本的不许说出两个人关系,变成了“在外面可以说我们是兄妹”。看到第二条的时候,她的手指僵住了,手中的便签差点掉到地上。

    ——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口吃症。

    “有什么意见吗?”时城一双眼睛盯着她的脸看,“就算有意见也没用,难道你还想在外面说我们是养父女?”

    这种仅相差几岁的养父女关系,弄得他心里止不住的烦躁。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在不知道的人面前,还是委屈一下他,当许千夏的哥哥好了。

    千夏摇头,“我没意见。只是,我、不想治口吃。”

    一旦给她自己希望,她真的会舍不得离开的。所以一开始,她就干脆不接受吧?

    “许千夏!”时城有些不高兴了,“你突然的耍什么性子呢!”

    他刻意把第二条的“不许粘着他”改成了“积极治疗口吃”,她却不接受!

    他现在总算是有些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有多深刻了!

    “我……”

    “行了!”时城直接打断她的话,“我告诉你啊许千夏,不管你是使什么小性子,治疗这件事上,没的商量!”

    时城说这话的时候双手收紧,显然是在压抑怒气。

    千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不敢再火上浇油,只得点了头,“好。”

    反正她已经决意离开。

    时城快速斜瞥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

    “你去哪里?”她下意识地发问。

    时城留下“散步”两个人就下楼了。她这才想起时城吃完晚饭都要去散步的,这个习惯似乎也是跟他爷爷学的,从习惯上,她就知道,时城的爷爷对时城来说真的是个很重要的人。

    而她……时城应该很快就会忘记她这个突兀地闯入他生活的人。

    次日。

    时城在她下车前,让她背了一遍家规。她背完,突然觉得时城其实挺幼稚的,这么想着,她忍不住“噗”笑出了声。

    时城蹙眉看她,“笑什么?”

    “没。”她连忙找了个借口,“我还要值日、先走了!”

    时城的车子刚开走,有人拍了下她的肩。

    “小丫头!帮我个忙吧!”韩俊旭不知道是正巧出现,还是故意等时城走了才出现的,他一手垂着,一手搭在她肩上,可怜兮兮地恳求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