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90章 你不会是早恋了吧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许千夏,你不会是早恋了吧?”时城忽而眯起眼,一双眼睛危险地盯着她看。

    她愕然地对上时城的眼睛,连忙摇头否认“没有!”

    “谅你也不敢。”时城收回放在车窗上的手,“赶紧滚上车”!

    千夏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快速走到另一边上车。

    时城这关总算是过了,天知道刚才时城盯着她看的时候她有多紧张!

    车子很快开离亚特兰,但由于她耽误了太多时间,还是被堵在了江山大桥上。

    晚高峰的车流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连走路都要比开车来的快。

    “恩,你放心吧张嫂。”千夏挂断张嫂打来询问的电话,心里满是愧疚,要不是她耽误了太多时间,也不至于正好碰上晚高峰。不知道璃茉和熏冉有没有堵在路上。

    她刚要打电话过去询问,时城的手机响起。

    他接上蓝牙,沉声问道:“哪位。”

    千夏细声听着是谁的电话,可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只注意到时城原本平坦的眉心越走越深。她都担心时城会不会三十岁额头上就有皱纹。

    “我知道了。”时城说着,摘下蓝牙,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她感觉的出时城的心情变差了。

    会是谁的电话呢?

    莫非,是上官梓樱的?

    “许千夏。”

    时城突然开口,她被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连忙答应了一声,“在!”

    “把你班主任电话给我一个。”

    她惊讶了一下,问道:“你要班主任电话、干什么?”

    “让她提醒最后一节课的老师,不要拖课。”时城的声音依旧低沉,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起手机,似在等着她报出号码。

    千夏狠狠咽了口唾沫,如果时城打过去,事情肯定会穿帮的!

    她急中生智,干笑了一声,说道:“不是的,老师也不怎么拖课。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时城微微侧头,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她只觉脊背一凉,微垂了下头,“对不起,我、骗了你。”

    时城一定是什么都知道了,刚才那个电话,一定是亚特兰那边打过来的。

    时城嘴唇微抿,似在压抑内心的怒火。

    “说!”

    她在学校差点被人欺负,被人诬陷,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还跟骗他说是老师拖课。更该死的是,他居然一点怀疑都没有就相信了她找的蹩脚理由!

    “就、就是……”她抓紧了衣角,断断续续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她不知道打电话过来的人跟时城说了多少,所以她现在根本不敢再有所隐瞒。

    时城越听脸色越沉。

    他竟不知道这丫头在学校居然那么没有人缘。按理说跟他时城只要扯上半点关系,那个人就会成为所有人追捧的对象。可现实似乎并不是这样。

    当他听到在场的人都诬陷她是她推的人后,他恨不得把那些人一个个都扔进江山江!

    还没了王法了!

    “后来,我发现有、监控。”她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韩俊旭帮她的事情说出来,可担心时城听到韩俊旭的名字会更生气,干脆就不再说。

    “就这样?”时城挑眉。

    难道那个人把韩俊旭帮忙的事情也说出来了?

    她悬着一颗心,声音微颤,“差、差不多就是这样。”

    时城握紧了方向盘,沉默几秒后,突然说道:“下车。”

    她倏然瞪大眼睛,这可还在江山大桥上呢!

    “下车!”时城重复了一边,声线一如既往的低沉,目光却是无比冰冷。

    她攥紧了手心,心里满是委屈,却只好顺从着摘掉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

    江山大桥堵地十分严重,所以她下车走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一路走回盛世山庄的话,不知道得走几个小时了。

    随着夏天即将到来,气温也在攀升。但夜风还是掺带了许多凉意,大桥上风很大,她按住裙角,靠着桥边的非机动车道一步一步往前走。

    手机铃声响起,是郑璃茉的电话。

    “千夏,我终于到家了,还好我跑得快,我跟你说,熏冉到现在还堵在路上呢!哈哈哈!”郑璃茉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到家、就好。”

    “你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怪怪的?还有,你那边风很大吗?”郑璃茉狐疑地问道。

    她连忙将手机拿远了一些,清了清嗓子才重新接听电话,“我在散步呢,还没、吃饭。”

    “噢!这样啊!真羡慕你能跟我男神住在一起!好啦好啦,你继续散步吧!我该吃晚饭啦!”郑璃茉说着,风风火火地挂断了电话。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微微侧身去找时城的车子。

    她有些不明白时城为什么突然让她下车,可现在看来唯一的解释似乎是她隐瞒了韩俊旭帮了她的事情。

    时城的车子她没找到,身侧一辆敞篷跑车倒是响起了喇叭声。

    她还以为是自己挡住了人家的路,连忙站开了一点。可想起自己走的是非机动车道,便疑惑地看向那辆车子。

    车内坐着三个穿着嘻哈运动服的男生,其中一个躺在后座睡觉,用一本杂志盖着脸。

    “美女!怎么一个人走路啊!到哥哥车上来!载你一层!”开车的男生说着,还吹了一个口哨。另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生也用戏谑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猎物。

    这种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

    “不用!”她摆手,往旁边走了一点。

    “别呀!我们不是坏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生打开车门就要走下来。

    她心一紧,连忙去找时城的车。可是时城的车上似乎已经开到前面去了。

    “你们、别过来!”她着急地往前跑了几步,但还没跑几步,就被男生被拉住了手腕。

    “你别跑呀!我们真不是坏人,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男生说的诚恳,但那目光还是让她觉得可怕。

    “你、放开!”她左右看了一眼,车那么多,喊一声救命应该有人会下车帮忙的吧?

    “我们真不是坏人!”男生坚持不肯放手。

    没有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吧?

    她刚要喊救命,车后座用杂志盖着脸的男生突然坐起来,一脸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吵什么啊?”

    千夏愣了一愣,随即眼中露出惊喜,“陆邈!”

    “咦?你们认识?”拉着她手的男生松开手,呼了一口气道:“我就说我们不是坏人吧!”

    他只是纯粹想搭个讪呀!

    陆邈直接翻身下车,几步走到她面前,“sorry!我刚才在睡觉。这是我两个朋友,也是刚回国,所以不知道国内的女生都比较……总之,他们的确不是什么坏人。”

    她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啊?”陆邈看了一眼几近堵死的大桥,面露疑惑。

    “我……”

    她正不知要怎么回答,低沉的声音突然传过来,“许千夏!”

    她身子一僵,看向前方。时城正往这边走过来,脸色阴沉地有些吓人。

    陆邈同样也是一愣,继而想到了什么,伸手就将她拉到了身后,“时城!你是不是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在这里走有多危险啊?!”

    所以他不是过来找人了吗?!

    时城停住脚步,不怒自威,“轮得到你说?”

    “你……”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千夏连忙拉住了陆邈,“谢谢你。我、走了。”

    说完,她连忙向时城走去。

    时城身上冷冽的气息这才消散了一些,等到她走到面前,语气不悦地说道:“让你下车你就下车!你是不是笨蛋啊!”

    她明明只要解释一句,不是故意瞒着他就好了。怎么怕他怕到这个程度?不是说青春期的小孩子都不怕家长的吗?

    千夏双手垂在身侧,听到时城的话,满心委屈地抬头看他,“是你……说让我下车的啊。”他说出来的话,她从来都能是能顺从就顺从的。

    时城面色一黑,转身往前走。

    她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站在原地不敢跟上去。

    走出几步,时城似乎发觉她没有跟上来,停下脚步侧身看她,“还不走,还想继续站在那里等着别人跟你搭讪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后视镜看到有人下车拉住她的手,他的身子甚至不受大脑控制,直接就下车往这边走过来了。在以前,这种情况可是从未发生过的!

    千夏连忙抬脚跟上来,回到车上也没敢再说话。

    倒是时城,绕过车头上车后,就开始教训她,“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肥了!不论什么人都敢理会!”

    她忍不住辩解道:“那是、陆邈。”

    “陆邈就能搭理了?一个认识还没几天的人?”时城冷睨她一眼,“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脑子里当然是脑浆了,不然还是浆糊啊?她抽抽鼻子,没敢再说话。

    等回到盛世山庄,张嫂早已在大厅门口等着了。见他们回来,连忙迎上前,“少爷,少小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这怎么赶上晚高峰了呢?”亚特兰的放学时间比普通高校要早,应该正好能避开晚高峰才是。

    千夏尴尬地干笑了一声,“耽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