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92章 瞎了才会看上她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千夏干笑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开始紧张起来。

    她一想到要面对一帮人面试,心跳就快的要死。

    “千夏!”李熏冉从教室外走进来,“刚才买零食的时候路过了大礼堂,会长让我把面试号带给你。”

    李熏冉说着,将一个号码牌递到她面前。

    “六十六号,这可真吉利!”郑璃茉哈哈大笑起来。

    李熏冉一把将郑璃茉拉开,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他还让我带话给你,说是让你不要紧张,你只要唱首歌就能入选了。”

    唱歌,又是唱歌。她现在一想到唱歌就头疼!

    一个上午在忐忑不安中度过,千夏虽然极力想把老师讲的内容听进去,可是左耳听进去右耳就出来了,根本无法集中精力。

    她挫败地趴在桌上趴了一会儿,今天时城没课,所以早上就好让她自己在食堂吃饭。可她忘记告诉李熏冉和郑璃茉了,等想起这件事,教室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这时候叫她们已经太迟了,她只好自己往食堂走去。

    亚特兰的食堂很大,但很少人会在食堂吃饭,因而食堂很空,几乎不怎么需要排队。

    “小姑娘,要吃什么?”食堂阿姨推荐道:“今天中午有蜜制大排焖面,要来一份吗?”

    她略一犹豫,点头道:“好。”

    “等等,我给你盛。”阿姨转身去盛面。

    “那不是许千夏吗?听说是时城少爷的养女。”

    “拜托!时城少爷才比她大几岁啊?怎么可能是养女!我看,是那种危险的父女关系才对吧?”

    “不可能吧?时城少爷瞎了才会看上她!”

    “可能就是图个新鲜吧!你看她现在都一个人在食堂吃饭呢!”

    女生们的窃窃私语传到她耳朵里,她攥着衣角,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

    “好了小姑娘,你的焖面。对了,那边有紫菜汤,你自己盛。”食堂阿姨说着,将焖面端到她面前。

    她道了谢,刷完卡,快速端着面选了一个较为角落的地方放下,又转身去盛汤。

    盛汤处只有两个汤勺,故而有些挤,她只好站在一旁等着。

    就在快要轮到她时,前面盛汤的女生突然开口:“哎呀!你说我今天盛汤盛的怎么这么慢呢?”

    另一个拿着汤勺的女生勾起嘴角笑道:“可能是因为今天食堂多了一个垃圾吧?”

    “人家不就是结巴吧,叫人家垃圾干嘛?多伤人啊!万一人家一个不高兴,跟会长告状,那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喽!”

    千夏攥紧手心,想要说回去,可是注意到周围很多人都幸灾乐祸地盯着这边,她只好压下心中的火气,转身回到位置。

    如果她回骂,那两个女生只怕更不会善罢甘休。

    千夏只好在心里劝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忍就好”。

    她深吸几口气,调整好心态后准备吃面。然而原本她放在碗上的筷子却是不翼而飞了!

    她四处扫视着,发觉筷子不知被谁扔到了桌下,“我的筷子……”

    “哈哈哈哈!”远处的一群女生笑起来,“你看她才刚发现呢!”

    她攥紧了拳头,几秒后站起身离开。

    那些笑声听在她耳里是那么刺耳,那些人,明明从不曾跟她有交集,却是用慢慢的恶意对她。

    鼻尖一阵泛酸,她揉了揉眼睛,将眼泪逼了回去。

    她知道,如果她哭了,那些人只会更开心。所以,绝对不能哭!再难过也要忍住!

    走出食堂,外面的空气清新多了。她摸了摸肚子,原本有一点小肚子的她,现在连肚子都饿平了。

    “千夏!”老胡的声音响起。

    她转身,正好看到老胡拿着一份外卖往这边走过来。

    “你好!”她礼貌地鞠躬。

    “吃过了?”老胡看她一眼,似是注意到了她的眼眶有些红,神情立即严肃起来,“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

    “不是。没有。”她连忙摇头否认,“刚才有沙子、吹到眼睛里。”

    老胡微微叹气,“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肯定还没吃过吧!去我办公室!我这份砂锅很大份,正好我们两个分着吃!”

    “不用了!”她要谢绝,但老胡直接拉着她一路到了办公室。

    老胡买的砂锅的确很大份,两个人都吃饱了还有富余的。

    老胡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道:“韩小子跟我说,你答应了他参加话剧演出?”

    “恩。”她点头,犹豫着问道:“胡医生,你知道韩俊旭他……他……”

    “他的躁郁症吗?”老胡开门见山,“你不会是担心他躁郁症发作,才答应他出演的吧?”

    “恩……”

    老胡起身,走到办公室内的洗手池洗碗,一边洗一边说道:“他这个病的程度很轻,他自己都还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你做的对,要防患于未然,别说他躁郁症发作了,就他那个破脾气,一般的女生还真受不了。”

    “恩……”

    “而且,这对你也是很好的锻炼机会。加油,我到时候给你献花!”老胡说着,咧嘴笑起来。

    老胡的笑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她谢过老胡的午餐,回到教室。

    前脚她刚走进教室,郑璃茉就冲上来将她拉到了李熏冉的座位旁坐下。

    “你们、干什么啊?”

    “选歌啊!你挑挑看!哪首你比较拿手?”郑璃茉说着,拿过李熏冉手里的本子递到她面前。

    上面写满了一面的歌名,但很多被红笔划去了。

    “这是……”

    “你不会忘记午休课结束就要开始面试了吧?”李熏冉看她一眼,道:“还好我们机智,帮你找了歌。你看看我们选的,都是一些没什么技巧但是还好听的歌。”

    “我们可听说了你在阎老董事长生日会上唱了歌,还听说你唱歌不口吃!”郑璃茉说着,饶有兴致地推了她的肩一下,“赶紧来给我们哼一曲!”

    “……”千夏满头黑线,故意无视她,低头选歌。

    最后她没有选李熏冉她们两个挑的歌,而是选了一首《身骑白马》,这首歌是她最喜欢的歌,因而也就熟悉。

    但选了这首歌后似乎吓到了郑璃茉,原本咋咋呼呼的郑璃茉好半天都没说话。就连一向淡定的李熏冉也是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

    千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说话不顺、所以,就喜欢唱歌。”

    这也是她唯一的娱乐方式了,所谓熟能生巧就是这个道理。

    午休课铃声响起,她本想睡一觉,但郑璃茉非要她记歌词。其实她歌词已经记得滚瓜烂熟了,但熬不过郑璃茉的苦苦相劝,只好背歌词,这样一来她反而开始紧张了,头也觉得晕晕的,状态也没有之前好。

    下课铃声响起后不久,广播通知参加话剧竞选的女生们到大会堂门外集中。

    学校规定没参加竞选的人必须留在教室复习,而其他人她又不熟悉,所以她只能一个去大会堂。等她走到的时候,学生会的人已经开始点名了,还好她的报名号在很后面才没有迟到。

    “听好了,按照报名号排成队。现在开始点50到100号的名。五十一名,徐然。五十二……”

    “六十六,许千夏。”

    “到!”她喊了一声到,连忙排在第六十五名后面。

    六十五号听到名字,转头看她,表情极为震惊,“是你--”

    千夏愣了一愣,从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女生的脸,突然想起六十五号就是在食堂骂她垃圾的那个女生。

    她极力在面上保持镇定,嘴角扯出一个尽可能淡定从容的笑,“是我。”

    这可是她从时城身上学到的,不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里,气势不能输!

    “呵!”六十五号冷笑一声,似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她说,“没搞错吧!”一个结巴也想上台!谢幕的时候估计都得结结巴巴地致谢吧?!

    六十五号的不屑溢于言表,千夏干脆扭过头不去看她。

    郑璃茉跟她说过参加竞选的人会有很多,但她没想到居然多成这个样子。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

    女生们排成了好几列队,似乎半个多亚特兰高中部的女生都来参加了。好在大学部的学姐们不能来参赛,否则人数将会变得更多。这么一比较,她觉得自己的六十六号还是很靠前的。

    “没有搞错吧?”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学生会也不弄个参赛限制,真是什么鸟都能来参加呀!” ,

    千夏下意识地看过去,那极为讽刺的尖锐声音正是由一个烫着大波浪卷的女生发出的。女生身体很是高挑,在人群中显得很扎眼。而她此刻正有意无意地对着自己身边一个胖胖的女生,似乎刚才的话正是说给那个胖女生听的。

    女生们正觉得等待面试很枯燥,有这么一出,纷纷往那边看去。

    胖女生尴尬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但最终只是挤出了三个字:“要你管?!”

    大波浪卷女生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连眼珠子都在演绎着讽刺,“我刚才可没指名道姓啊!你对什么号、入什么座呀?”

    胖女生的脸色变得更差了,一双手拳头攥的紧紧的,似在克制自己的怒气。

    “哟!怎么着?还想打人啊?”大波浪卷女生不屑地挑眉,“我告诉你啊,你这死胖子要是敢动手,我就敢让你少十斤肉!”

    胖女生所有的克制在听到“死胖子”三个字的时候,瞬间崩塌。她拳头攥地紧紧的,一个跨步走出了列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