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94章 关系终止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嘭!”一个篮球砸在了她刚才站的位置,蹦了两米多高,往旁边滚开。

    “你没事吧?!”

    千夏回过神,刚才推开她的人,正是胖女生宋禾。

    “我没事……谢谢!”她有些发懵,抬头往楼上看去。依旧是空空荡荡的,依旧是实验楼。

    “那个人呢?”宋禾也跟着抬头往上看,提议道:“我们上去看看是谁干的吧?这也太过分了!万一要是砸到,非得脑震荡不可!”

    “别!”她连忙拉住宋禾,“实验楼那么大,我们、找不到的。算了吧。”

    怪只怪她忘记了注意头顶,看来以后每一次路过实验楼的时候都要注意了。

    “这样吧!”宋禾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你直接走,我躲到一旁,看看等会谁从实验楼下来。这个时间实验楼不会有人的,所以那个下来的人,就是砸东西的人!”

    可是这样就得麻烦宋禾了。

    她犹豫半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可是你……”

    “我家就在附近,不碍事的。你把手机号留给我。”

    “好!”她不再犹豫,将手机号留给了宋禾,继而跟宋禾假装告别,往东门走去。

    那个给她砸过花盆、篮球,往下泼过水的人,终于要浮出水面了。

    回到车上,因为实验楼的事情,她一路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今天学校有发生什么事吗?”时城突然出声。

    她一时没注意听,只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时城不悦地皱眉。从上车到现在,一直像跟丢了魂似的。有事也从来都瞒着她!她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他时城了?!他时城在她眼里就那么没用,那么不能帮她解决问题吗?!

    一想到昨天的事件是由韩俊旭出面解决的,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他时城家里人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他韩俊旭插手了!

    眼看着时城的脸色越来越沉,千夏心里越来越慌。

    莫非又有人给时城打报告,把她在学校被同学欺负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说话!”时城声线低沉。

    她不禁一哆嗦,脱口而出:“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就是怕你……怕你担心!”

    时城微一眯眼,果然有事情瞒着他!

    “继续说!”

    千夏用余光瞥了时城一眼,发觉他脸色微沉,顿时明白过来时城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完蛋了!不小心说漏嘴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没什么人愿意跟我玩。”她随便扯了一个理由,笑得很牵强。

    “是吗?”时城开着车,也没空注意她脸上的表情。

    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宋禾的手机号!

    “怎么不接?”时城猛地将车子停在路边。

    她狠狠咽了口唾沫,急中生智道:“这里、有摄像头,停车会被……贴罚单的。”

    “许千夏。”时城松开方向盘,目光冷冷地盯着她:“你是觉得我交不起罚单,还是觉得你这个电话我不方便听呢?”

    她的额头不由自主地渗出了细密的汗。

    时城好整以暇地侧过身,似有若无地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微一挑眉:“恩?”

    “我……”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干笑着说道:“怎么、怎么会不方便听呢?”

    “是吗?”时城抿唇,下一瞬,直接伸手抽走了她手里的手机,并且快速按下了免提。

    “千夏是我!我看到她了!那个用篮球砸你的人,就是今天女主角竞选的时候排在你前面的那个六十五号女生!”

    完了完了……都穿帮了。不仅是被砸的事情穿帮,还有话剧表演也被知道了。

    她哀怨地闭上眼睛,甚至有些后悔让宋禾帮她看害她的人。

    她小心翼翼地往车门边缩了缩:“那个……”

    “你不用谢我啦!也没帮你什么忙。不过你得好好想想怎么揭发她,这么坏的女生,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今天要是被砸到了,你非得砸出个脑震荡不可!”

    她吞了口唾沫,偷偷瞄了一眼时城,见他没什么表情,顿时心里更怕了。这难道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吗?

    许是听不到回应,手机传来宋禾疑惑的声音:“千夏,你在听吗?”

    千夏干咳一声,道:“我在。那个什么……我先……”

    “我还以为你没在听呢!你这几天记得睡个好觉啊,几天内就要排好话剧,肯定会很累的。”

    “咳咳咳!”她连忙假装咳嗽,但于事无补。

    “你感冒了吗?那你多喝点水,早点休息,我先挂了。拜拜!”

    宋禾的电话总算是挂断了,她的手心早已全是汗。

    车子在此时飞驰了出去,她吓了一跳,侧头去看时城。时城依旧是一副冰山脸,却是快到盛世山庄了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越是安静,她越是害怕。

    眼看着盛世山庄就要到了,她鼓起勇气开口:“时……”

    “我劝你现在最好别跟我说话。”否则他很有可能再次把她扔在路上!

    她连忙捂住嘴,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车子在车库里停下。她还没来得及解开安全带,时城已经开门下车。

    她连忙跟了上去,踌躇着开口:“对不起,我……”

    “闭嘴!”他现在脑子一团乱。

    千夏连忙再次捂住嘴,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少爷,少小姐。”

    张嫂刚要上去帮时城拿过外套,时城直接就把外套往沙发上一甩,冷着脸道:“滚到我书房去!”

    张嫂一脸错愕,千夏缩了缩脖子,说了句“是”,抬脚往楼上走。

    “少爷,晚饭做好了,该吃……”

    时城冷眼扫过去,张嫂连忙噤声,整个屋子的佣人都双手置于两侧垂首站着,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千夏快步走上楼,认命地来到时城的书房等着。

    书房很整齐,只是由于天色暗下来,光线偏暗。

    她不由自主地四下张望几眼,目光最后落在巨大书桌上放着的一个相框。

    里面的时城还未褪去青涩的模样,少年的棱角还没有现在这么分明。他抱着一只大狗笑得很灿烂,而站在他身后的女生静静地看着他,笑容清甜。

    她不由得走上前,拿过相框,女生的面容姣好,跟上官梓樱比更是多了一分女生少有的坚毅。

    而这份坚毅,恰好是她所没有的。

    “阮玥……”

    她不禁念出了这个名字。

    少有的女飞行员,为了自己的飞行员梦,跟家族决裂。

    这份勇气,她望尘莫及。

    书房外脚步声响起,千夏连忙将相框放回原位,垂首站在一旁。

    时城径直走进书房,直接走到书桌前坐下。

    她低着头准备挨批,可好半天似乎都没说话。

    难道睡着了?

    她好奇地偷偷抬头,却发现时城正盯着她!

    她吓了一跳,连忙再次低下头去。

    “解释清楚吧!”时城终于开口,“一件一件来。先解释用篮球砸你那件事。”

    事到如今,她只好实话实话,“游泳馆那次之后……我只要一个人走,就会、莫名其妙有东西砸下来。这次、是篮球。正好被我朋友看到了。”

    时城眉心深锁,那次游泳馆他摆明了护着她,以为会让她在学校过得更好,却没想,恰恰相反。

    他回忆了一下那通电话,在脑海里暗暗记下了“六十五号”这个数字。

    “话剧呢?”

    “话、话剧……”

    时城抬眼,“说!”

    “就、就是这周有校庆。我们约好……一起看话剧。”

    时城薄唇微抿,从椅子上站起身,一步一步靠近她。

    她按耐住内心的紧张,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是真的……”是真的在撒谎。

    “家规最后一条。”

    她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必须听、家长的话!”

    时城在距离她仅有一步的地方停住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现在可以说实话了。”

    千夏攥紧裙角,心里挣扎着。

    “说话!”时城命令着,单手将她的下颚托住,强迫她与他对视。

    深邃的、谜一样的眼眸。

    她移开视线,启唇说道:“我答应了韩俊旭、帮他演话剧。”

    “恩?”时城凝眉,专注地盯着她的眼睛,似要把她看穿。

    “我、没说谎了!”

    “可你刚才说谎了!”什么看话剧,全都是骗人的!

    “……”她沉默一阵,时城的脸近在眼前,她鼓起勇气:“夫人不在,我们、自己去解除关系吧!”

    时城的眼角倏然眯起:“你说什么?”

    “我不明白!”她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一把推开了时城,后退几步,道:“我对你来说、只是个包袱。既然是包袱,你为什么……不甩开?”

    她不会自作多情时城喜欢他,更不会觉得时城是喜欢有个女儿!

    时城愣着,后背抵着桌角,感受到阵阵痛意。

    包袱……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觉得许千夏是个包袱。虽然他有时候确实会觉得麻烦,可从来也没想过要甩开这个麻烦。

    “时城,我的存在,只会、拖累你,害你受伤,所以,我们还是……”

    “许千夏,你听谁说的这些……”

    “听谁说的、不重要!”她上前一步,“我们的关系、应该终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