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 第95章 吻戏
作者:锦夏末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时城铁青着脸,挺直胸膛看着她:“许千夏,你真觉得,我们的关系应该终止?这是你的真心话?”

    他不明白,他的名字能带给她多少好处,就算出去吃顿饭,报他时城的名讳,也能得到不一样的服务态度。她到底在想什么?!

    “是。”她微微垂眼,“真心话。”

    “那如果我说……”

    他抬脚向前走,每往前一步,千夏都不由得后退一步,一直到退无可退。

    “如果我说,我不愿意终止呢?”

    “什、什么?”她愕然抬眸,正对上时城的目光。

    四目相对,她耳根倏地烫起来,慌忙移开视线。

    时城抬手,掌心抵在她背后的墙上,身子微往前倾。

    她的呼吸一下就乱了频率,“你……”

    “听着许千夏,在我还没弄清楚我自己在想什么之前,你不准解除关系。当然,你也解除不了。”

    “……”

    “你想演话剧,那好。”时城收回手,一手插兜一手垂着,“你想玩,我就让你去玩。但是,不要再像今天一样,触及我的底线。我的底线,就是不准瞒着我,更不准说谎!听清了吗?”

    她懵懵地点了下头,“听清了……”

    她刚要松口气站直身子,时城突然又逼近她,双手抵着墙横在她两侧。

    “为了让你张长记性,我必须要罚你。”

    “我可以抄……一千遍家规。”她自告奋勇。

    “呵——”时城冷笑一声,“哪有那么容易?”

    “……”她脸色白了白。

    “让我想想你最怕什么。”

    “……”

    “说说看,你最怕什么!”

    她最怕虫子,可是她又不傻,说出来害自己呢?

    这么想着,她连忙回道:“最怕你!”除了虫子,她的的确确最怕时城了。

    “喔?”时城挑眉,“难道你是想……”

    “啊?”她不明所以地看向时城。她想什么了?

    时城没说话,却是一点一点地凑近她的唇。

    她霍然瞪大眼睛,大脑空白一片,连呼吸都差点忘记。

    就在时城的唇快要贴上她时,他突然退开一步,沉声道:“想的美!赶紧滚下去吃饭!”

    千夏的脸顿时红透,连忙转身跑出了书房。她差点就以为时城真要亲她!

    而后者在她离开后,极为懊恼地垂了下书桌,他还真差点就把持不住!他时城英明了十几年了,居然对一个小屁孩……想到这里,他再度重重锤了一下桌子。

    “啪——”书桌上的相框因为震动倒了下去,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回过神,扶起相框。

    照片里的女生笑容清甜,他突然身子僵住,继而猛地将相框丢进了抽屉里。

    这张照片,他怎么还会留着?早该丢了的!

    次日。

    千夏盯着黑眼圈下楼,她想了一夜时城的那句“在我没弄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之前,不准解除关系”是什么意思,可是想到凌晨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今天少爷没课,吩咐了司机送你去学校。”张嫂说着,恭敬地替她拉开椅子。

    “好的。”她坐下,听到不是时城送她,她心里反而觉得轻松。

    一想到昨天时城凑近她的情景,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吃完饭,家庭医生已经等着帮她换药。也不知道是因为药效好,还是她愈合能力好,才两天时间她的伤已经快好了,只不过深褐色的痂看起来有些恐怖。

    来到亚特兰高中部门口,刚一下车,韩俊旭就直接将她拽到了大会堂。

    “可是我还要、还要上课啊……”

    “就三天时间排练,哪来的亚特兰时间给你上课!赶紧的,看剧本!”韩俊旭说着,直接塞给她一本标注地满满当当的本子。

    她左右翻了翻,惊讶地问道:“这不会是、你标注的吧?”

    详细到演到什么场景需要摆什么样的表情,在哪个地方需要停顿或是如何配合其他演员。

    “怎么可能!”韩俊旭挑了挑眉:“我妈弄的!说是对你有帮助!”

    是韩夫人……

    想起那天电话里韩夫人温柔的声音,她心里就觉得暖暖的,同时也羡慕韩俊旭有那样一个妈妈。

    “噢!对了!里面有一场吻戏……”韩俊旭干咳一声,“我问了指导老师了,不能借位。”

    她倏然瞪大眼睛,“什、什、什……”

    “你这是什么表情?”韩俊旭不爽地皱起眉,“我告诉你啊!别以为我想占你便宜!我还不想受委屈呢!我会跟指导老师提意见的!”

    千夏盯着韩俊旭莫名其妙变红的脸,狐疑地问道:“是吗?”

    “当然了!看你的剧本吧!真是的!”韩俊旭愤慨地转身就走,留她奇怪地站在原地。

    一个上午就在看剧本中度过。剧本她已经了解的差不多的,这个舞台剧主要分三场。

    第一场是白雪公主受继母皇后虐待,第二场是写白雪公主遇到了七个小矮人,但继母皇后扮成了老婆婆来卖苹果。第三场是王子在搬动装有白雪公主的水晶棺材时,白雪公主复活了。王子最后在婚礼上替白雪公主复了仇。

    剧情很简单,但真正需要演出来却是很难的。

    她走出大会堂,李熏冉和郑璃茉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知道你今天不跟时城学长吃饭,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了!上午排练的怎么样?”郑璃茉一边挽着她的手往食堂走,一边八卦她排练的事情。

    “上午是看剧本,还没开始、正式排练。”

    “对了!”李熏冉好奇地问道:“继母皇后是谁演的?”

    郑璃茉顿时也好奇起来,“对噢!这也是一个主要角色!可惜不能竞选,不然我就去竞选这个继母皇后了!”

    “还不知道。”她摇了摇头:“这个、是由评委老师们选的。上午没来,可能……要下午来。”

    “那你放学可要告诉我们是谁。真是太羡慕了,我也好像不上课啊,你能跟韩会长说一声,让我们两个来打打杂什么的吗?”

    “……”

    “千夏你最好了!”

    “我、问问吧。”

    “欧耶!”

    下午。

    “你知道、韩俊旭去哪里了吗?”千夏吃完饭就想找韩俊旭问璃茉和熏冉能不能来的事情,可是找遍了大会堂和后台都没有看到韩俊旭的人,她只好拉了人问。

    “今天下午仪容仪表检查,会长要登记的,可能在学生会办公室吧。”

    “谢谢!”她道了谢,重新坐下看剧本。

    “大家都停一下!”话剧指导老师拍了拍手,“上午我们大家都认识过了,但是还有一位重要角色没有定,那就是继母皇后。也就是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同学,大家认识一下。”

    千夏好奇地看过去,在看到那张脸时,她手一僵,手中的剧本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大家好,我叫马尔雅!”女生笑着介绍完,对着众人深深一鞠躬。

    千夏低头捡起掉在地上的剧本,内心惊涛骇浪。

    原来她叫马尔雅。那个为了引起韩俊旭的注意,故意弄掉话筒的女生。或者说,那个几乎每天都躲在实验楼上,往她头上砸东西的女生!六十五号!

    “好了,大家都继续看剧本吧!等会我们就要开始排练了!你们服装的尺寸我已经上报,会在周五之前赶工赶出来的。”指导老师说完,往后台走去。

    千夏犹豫了半晌,也跟着往后台走去。

    “老师!”她几步走进化妆间,来到指导老师面前。

    见是她,指导老师放下手中的事情看她,问道:“是千夏啊。什么事情?剧本哪里看不懂吗?”

    “不是的。”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我想问、为什么皇后是马尔雅演的?”

    “噢!你问这个啊!”指导老师笑了笑,“这个女孩子非常有城府,也足够有胆量。这样的人,虽然人品可能会有点问题,但是,你要知道,我们这个《白雪公主》的剧,需要的就是恶毒的皇后。我相信她能演出那种感觉。”

    原来是这样。可她还是不希望跟一个想伤害她的人一起演话剧。

    “怎么了?千夏,你脸色不太好啊。”

    “老师。”她抬眸,委婉地说道:“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

    指导老师的神色变了变,正色道:“千夏,你有韩少爷撑腰,在这里,甚至在亚特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现在既然不去找韩少爷说,说明还是尊重我的意见的。而我想说,留下马尔雅,这就是我的意思。”

    “我知道了……”她微一鞠躬,“打扰了。” (=半-/浮*-生)

    “千夏。”指导老师叫住她:“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她,也许是因为她在竞选白雪公主的时候的做法。我想告诉你的是,做人还是要有一颗宽容的心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是吗?”

    “恩。”她再度鞠躬,转身离开化妆间。

    一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堵住了她所有想说的话。

    可如果被砸花盆、篮球,被泼水的人是指导老师,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心平气和地说出这句话。

    离开化妆间,她正心情抑郁呢,迎面差点撞上人。

    “对不起!”对方连忙道歉,两个人对视的瞬间都愣了一愣。

    “马尔雅。”千夏回想了一下指导老师的话,便主动伸手,“以后、好好相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