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四章:上门要钱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说了吗?来镇上的大老板被蛇咬了,昨天惊动了整个卫生站的人。”

    “一早听那边卖鱼的杨姐在说,她老公就是卫生站的,可不得了呢。”

    “我大姐就是卫生站的护士,说是所有医生都去了,架子可真大……”

    街边卖菜的大妈们又开始一天的八卦交流,本江小镇不大,任何事情都能在一夜之间传遍街头巷尾。

    刘千舟提着豆浆和包子,埋着头从大婶们面前走过,大婶们八卦的事情,她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豆浆和包子放桌上,朝屋里忙活的奶奶喊了声:“奶,早餐我放桌上了啊。”

    刘奶奶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好,你趁热先吃。”

    刘千舟撕着馒头慢慢往嘴里塞,心里在合计她救的那人,会不会就是从市里来的大人物?

    想着她也算是救了人一命,要求拿一点报酬不过分吧?

    刘千舟主意打定,眼神光亮无比。

    剩下馒头往口里一塞,回头朝房间喊了声:“奶,我出去一下。”

    声音还在屋里盘旋,人已经飞了出去。

    外地来人一般都会住在镇上最好的酒店,在新开发区那边,并不是很远。

    刘千舟一路朝酒店狂奔,脚下步子迈得又急又快,丝毫不影响脑子盘算要多少钱合适。

    她学费是一万二,还得加八百八的住宿费,那是需要一起交的,再加上返校后一个月的生活费,最起码得一万三千三百八。

    一口气跑到了酒店门口,刘千舟望着宽敞的大门口,这里平时没有保安守的,今天居然在门口守了人。

    她调整好呼吸,整了整衣服往酒店大堂走。

    可刚到门口,居然被保安给拦住了。

    “抱歉,小姐,酒店暂停营业。”

    刘千舟闻言瞪圆了眼:暂停营业是几个意思?

    “那个……那个宋老板不住这里?”刘千舟磕巴的问,“我是宋老板的救命恩人,昨天是我救了他,不信你可以问他弟弟宋剑桥。”

    好在她记性好,名字说过一次就能记住。

    门口保安互看一眼,立马用对讲机报告楼下的情况。

    对讲机里面的声音刘千舟听得很清楚,听到那边人说等等后,刘千舟心都提起来了。

    她害怕人不见她,那种大人物脾气都很怪,万一不肯见她,她又该怎么办?

    班上同学上学期就把这学年的学费交了,而她已经拖到这学期国庆了,节后返校再拿不出学费,她要面临的就是休学或退学。

    刘千舟忐忑的等着,没等来对讲机里面的声音,倒是等来了令她格外惊喜的人。

    宋剑桥颇具穿透力的声音从大堂传出来,拔高的声音透着意外的惊喜。

    “小可爱,真是你啊,快快快进来,刚我还跟二哥提到你呢,你居然就这么神奇的出现了,哈哈哈……”

    魔性的笑声在酒店大堂传开,在空旷安静的空间里,这笑声听来有些惊悚。

    刘千舟愣愣的站在门口止步不前,没料到宋剑桥会这么热情。

    可她是来要钱的,心底愧疚顿生。

    刘千舟还木着在,宋剑桥已经奔至她跟前。

    他俯身,一张俊颜在眼前放大,刘千舟赫然惊醒。

    她瞪大眼珠子,后退一步,抬眼,可黑白分明的眼里并没有惊吓的痕迹。

    宋剑桥表情抱歉:“吓到你了?”

    刘千舟没说话,数秒后,她摇头。

    宋剑桥大概意识到自己行为太张扬,当即收敛着笑容,他说:“跟我来吧,二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谢你昨天临危不乱救了二哥一命。”

    刘千舟埋着头,做好事要求回报,这是第一次。

    昨天在救人的时候,她还没想过,今天来这里,把好心变成了利益。

    她头埋很低,宋剑桥话有点密,很想知道关于她的事情,可他十句问话她九句都没回答,这令宋剑桥不得不反思是不是自己吓着了人家姑娘。

    两人沉默的上了三楼,然后转进走廊,在一间房门前停下。

    宋剑桥敲了两下门,等人开门的空档才跟刘千舟介绍。

    “这就是宋二哥住的套房,他身体底子好,休息了一晚上现在好得差不多了。”

    “哦,那就好。”刘千舟轻轻应了声。

    门开了,宋剑桥立马给刘千舟介绍:“这是左翼,我二哥的左膀,里面那人是我二哥的右臂,他叫元瑾,都是好人,你别害怕,进来吧。”

    左翼见宋剑桥领着个陌生女人进来,反感的拧眉。

    “宋公子,先生他在养伤。”

    宋剑桥笑道:“我知道,她可不是别人,她是二哥的救命恩人,今天特地来看二哥的。”

    左翼和屋里的元瑾一听这话,脸上表情这才放松下来。

    里面套房门关着,宋剑桥直接带着刘千舟走过去。

    看得出左翼和元瑾有想阻止的意思,可两人最终打消了念头,只是跟在身后。

    宋剑桥推开门,屋里宋城已经坐起了身,从脸色上看不出身体欠佳。

    “二哥,你看谁来了?小姑娘担心你,今天一大早过来查看你的伤势。”

    刘千舟在宋剑桥身后,在宋剑桥高声介绍她时这才抬眼。

    然而她一抬眼,却对上一双冷漠幽深的眸子,她心口一紧,下意识心慌的埋下脸去,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宋剑桥拉着刘千舟手腕往床边走,宋城酷硬的面上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

    宋剑桥把刘千舟往前推,“你要看看二哥的伤口吗?”

    刘千舟站着不动,双手背在身后,指甲用力掐自己指腹。

    纠结、矛盾、羞于开口,重重情绪压榨着她的神经。

    她这样做,奶奶会不会打断她的腿?

    她这样做,会不会就成了没道德没底线的人?

    她这样做,比向赵家妥协好在哪?

    宋城深邃眸光看向头脸深埋的刘千舟,打量片刻后问:“你来做什么?”

    宋剑桥一听他二哥这语气,立马打圆场。

    “我的哥诶,人家小姑娘是担心你,特地来看你伤情的,你别总板着脸……”

    刘千舟忽然抬眼,眼神坚定,一字一句说:“我来拿报酬。”

    刘千舟的话,直接像巴掌一样扣在宋剑桥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