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五章:错过酬谢知不知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屋里安静得诡异,良久,宋剑桥反问出声:“报酬?”

    刘千舟脸又埋了下去。

    “对,我救了宋老板,拿我应得的报酬,理所当然啊。”

    宋剑桥心底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他想极力解释什么,然而刚出声,就被宋城的声音压了下去。

    “要多少?”

    宋剑桥抬眼,宋城声音跟他整个人散发的气息一样,冷!

    宋剑桥想说什么,最终把话咽了下去。

    刘千舟缓缓抬了下头,紧咬着唇,还在犹豫自己要的会不会太多。

    “我……要一万三千三百八。”

    说话后她用力闭紧双眼,心底长长吐了口气后,才慢慢睁眼,像找到站得住的理由一样,她看向宋城,眼里少了挣扎,多了几分无畏。

    “宋老板的命,远不值这个钱,对吗?”

    宋城与刘千舟对视,她眼里仿佛载了星辰大海,他冰冷的眼淡淡一瞥,瞥见了繁星皓月中的冰山一角。

    这样干净的一张脸,却配的是那样俗气的心,糟蹋了。

    宋城移开目光,淡淡开口:“左翼,给她钱。”

    “是,先生。”

    刘千舟一顿,又惊又喜的道谢:“谢谢,谢谢你宋老板,谢谢,谢谢……”

    宋剑桥心里不是滋味,本以为山清水秀的地方,这样钟灵敏秀的姑娘会是不同的。

    原来,女人都一个样……

    “二哥……”

    宋剑桥刚开口,宋城打断他的声音:“你,带她出去。”

    “好。”

    宋剑桥轻轻拉了下刘千舟的衣服,刘千舟毫不留恋转身就走,脸上带着成功的喜悦。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这成功的笑容刺疼了宋家兄弟的眼。

    她更不知道的是,她用一万来块钱,买断了宋家兄弟对她的好感,兴许,那才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拿到钱的刘千舟迫不及待的数了两遍,确认没错之后,再从一小叠百元大钞中取出五张分开放。

    宋剑桥观察到这细节,也没多问,对她心生莫名的失望。

    刘千舟将钱好好收起来,然后笑着道谢。

    “谢谢你。”

    宋剑桥避开跟她的眼神接触,也再也找不到先前迎接她上来的热情。

    “我送你下楼吧。”

    刘千舟赶紧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走,你忙吧,再见。”

    “好,那你自己回去小心点。”宋剑桥客气了句。

    刘千舟留下开心满足的笑,自己离开酒店。

    这边宋剑桥在宋城门口站着,手臂压在门框上。

    “二哥,我不知道她是这种人,我之前说的答谢就作废吧。”

    原本是准备酬谢刘千舟,可谁也没料到人会主动找上门来要。

    主动给的和上门来讨的,那性质完全不一样,宋剑桥那心底,此刻就跟吞了翔一样恶心。

    宋剑桥丢下句“哼,亏我还那么上心”后,消失在宋城的套房。

    刘千舟还没想好怎么跟奶奶说已经筹到学费的事,打小就听话懂事的她,讹人的事实在数不出口。

    人搬着小板凳在门口坐着,双手托腮在想一个合理的理由。

    眼神落在脚尖前方十公分处,思绪还在飘,可眼里却出现了一双双蹭亮的皮鞋。

    刘千舟缓慢抬眼,目光由对方的脚一路往上。

    宋剑桥!

    站在一行人前方的正是宋剑桥,刘千舟无波无澜的眼里带出点点笑意。

    刚笑开来,刘千舟忽然反应过来这些人是干嘛来的后,笑容又收了回去。

    她坐着没动,心底在想赶人走的法子。

    宋剑桥看到刘千舟后也吃了一惊,昨天对她出现在刘家坟前的理由表示不解,今天一早的事情发生后,宋剑桥直把昨天的巧合当阴谋,兴许就是她安排好的。

    可现在,似乎对她昨天的出现,有那么一点释怀了。

    宋剑桥没开口,在他身后的镇长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和和气气的开口了。

    一开口就无比亲近的套近乎:“丫头啊,奶奶在家吗?我们找奶奶说点事儿呢。”

    宋剑桥直接让开了点位置,站在一旁东想西想。

    心道:难道她昨天出现,真是巧合,不是预谋好的?

    昨天宋剑桥和宋城会出现在后山,也因为谈不下来所以上去看看,有没有保留刘家、张家的坟还能顺利启动项目的可能性。

    刘千舟仰脸,平静开口:“镇长伯伯,你挡我阳光了。”

    镇长一愣,赶紧往后退一步,却依然笑问:“千舟,你奶奶在家吗?”

    刘千舟摇头:“不在,她去张婆家了。”

    镇长一听,脸色瞬间黑下去。

    刘千舟张口,声音利落:“你们是来劝我奶答应迁坟的吧?你们只管你们的项目进行,有想过我爸爸和爷爷坟迁走后住哪里吗?死了的人你们都不放过。”

    镇长脸上有些过不去,当即沉声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丫头,这是造福我们本江百姓的大项目,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全本江人民都会记着你们的好,你爷爷和爸爸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

    刘千舟嘴快回应:“欣慰不欣慰我还真不知道,镇长伯伯下去问问?”

    镇长气得吹鼻子瞪眼,懒得搭理这什么都不懂的小娃。

    镇长刚跟宋剑桥低低商讨着计划,刘奶奶就拎着自家种的蔬菜回来了。

    刘千舟立马往奶奶跟前跑:“奶,镇长他们来了。”边说边拿小眼神儿往那边瞄。

    刘奶奶把菜往门前搭的石台子一放,转身拉了把竹椅坐下。

    镇长和宋剑桥等人立马上前来,宋剑桥这回先上前,他手上接过左翼、元瑾递来的礼品,十几个礼品盒子一溜儿摆在刘奶奶脚前。

    “老人家您好,今天唐突登门,还请老人家莫怪。带了点儿小东西,请老人家笑纳。”

    宋剑桥殷勤得像换了个人,等着刘奶奶给话呢,刘奶奶却直接上了正事。

    “说迁坟的事吧?我就问一句,有补偿金吗?”

    刘奶奶一开口,在场人都愣了,包括刘千舟。

    在场人脸色各异,宋剑桥眼底闪过浓浓的鄙夷,却没把情绪表露。

    刘千舟反应过来后,忙抓着奶奶手皱眉低吼:“奶奶!”

    给再多钱,也不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