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手成婚 第八章:神一般的存在
作者:亦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宋城手撑着半张脸,目光深邃的穿越人潮,周边拥挤的人群仿佛滤镜虚化,那张明媚小脸在视线中越来越清晰。

    她怎么会在这里?

    宋城细想片刻后觉得好笑,他为什么要对个小姑娘上心?

    尽管有这样的心里预防,却在再抬眼时朝同一个方向看去。

    然而,人已经淹没在人群中。

    宋城慌地起身,四下张望,凭着身高优势,视线在人群中搜寻无果,仿佛刚才的一瞥,只是眼睛出现的幻觉。

    约莫半小时后,宋城接到左翼电话后,准备返回酒店。

    转过商业街,宋城目光越过人群落在前面十米远的两个女孩身上。

    宋城步子快了几步,酒店大门转瞬就到,宋城却忘记停下来。

    “先生。”

    左翼声音从上面传来,宋城赫然清醒,他脚步顿住,缓了两秒才侧目。

    左翼从台阶上小跑下来,在宋城跟前说道:“宋公子带着他两个弟弟在酒店等您。”

    宋剑桥去而复返,领着两个弟弟来见宋城,然而左翼和元瑾都不知道老板去了哪,手机也没带身上,就刚那茬儿,把大家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宋城闻言,脸色略显暗沉。

    本不想被人打扰,可他那弟弟……

    他原地站了站,笃定头也没回的小姑娘就是刘千舟。

    左翼见他家老板没给回应,试探性的再喊了声:“先生?”

    宋城摒去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抬脚上台阶,回酒店。

    宋剑桥领着他的两个表弟来宋城面前露个面,都是亲里亲戚的,往后也多有个照应。

    当然,这也是宋剑桥母亲的意思。

    用宋剑桥母亲的话说,这是老赵家的孩子,不帮衬自家人,难道还帮衬外人?

    赵经年兄弟俩在宋城的套房等着,姑姑嫁了云都宋家,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豪门世家,宋家宋二哥的名声他们是打小听到大。

    赵经时在套房里走来走去,赵家虽然富有,可跟云都的宋家却没得比。

    套房内的元瑾眼睛直接黏在赵经时身上,对宋剑桥把赵家两兄弟带进自家老板的套房很有意见。

    可宋剑桥毕竟是宋家的少爷,自己老板对宋剑桥又是格外纵容,以至于元瑾几度想出声提醒,话都压了回去。

    赵经时屋里转了一圈,感慨说:“二哥住的是总统套房吧?真豪华。”

    他走向宋剑桥,“表哥,听说国内一线大都市都有世纪豪庭,都是宋家的?”

    世纪豪庭大酒店,坐落的每座城市都能称得上地标级建筑,可见这大连锁大酒店是怎样的气派宏伟。

    宋剑桥点头,眼底藏不住的自豪。

    “世纪豪庭就是我宋家的公司,能不是我宋家的?”

    赵经时感慨一番后,又问:“那宋二哥是什么职位?”

    宋剑桥眼底的自豪更加明显:“我二哥是集团的一把手,除了世纪豪庭,我二哥自己的副业同样出色,董事长眼里,他是宋家继承人的不二人选。”

    赵经时听得咂舌,那位传奇人物,果然不一般。

    “那大哥呢?”赵经时又问了句。

    宋家现在当家人是宋城的父亲,宋城上头有个大哥。

    宋剑桥的父亲排行第二,后头还有个小姑,都在世纪豪庭集团担任要职。

    宋剑桥有些不耐烦,轻蔑回了句:“大哥当然有资格竞争,但他得有那个本事。”

    赵经时这一听,对宋城的仰慕就更深了。

    “宋二哥真是神一般的存在。”

    宋剑桥对这话非常认可:“那是!”

    赵经时话说个没完,相反赵经年就显得内敛多了,从进套房之后,就规矩坐着,只在赵经时说话时候抬一下脸。

    宋剑桥话落一段,又开始叮嘱两个表弟:“待会儿见着我二哥后,你们话要想好了再说,我二哥是个严肃不苟言笑的人。特别是你,经时,你得跟你哥学学,这么大人了别尽说些不着调的话。”

    “表哥……”赵经时顿觉冤枉。

    宋剑桥当即打断他:“说你两句还不乐意了?来的时候我怎么教你们的,都还记得吧?”

    赵经时闷声点头,赵经年点头回应:“记得。”

    宋剑桥看向出声的赵经年,对赵经年很看好,他妈也总提赵经年,说大表弟为人沉稳,是块做事业的料。

    这屋里正说着话,宋城和左翼进屋。

    没有一点防备,两人走了进来,元瑾当即上前:“先生。”

    左翼接话:“先生出去走走,在酒店门口遇到。”

    元瑾松了口气,随后让开一边。

    宋城进了房间,在空的沙发上坐下,宋剑桥领着两个弟弟在他面前。

    “二哥,这是我老舅家的两孩子,我表弟,下午跟你提过,这是大表弟,赵经年,在我们云都念研究生。这是二表弟,赵经时,在襄城念大学,大……”

    宋剑桥话到这,立马转向赵经时:“大几了?”

    赵经时赶紧上前一步:“这学期就大三了。”

    宋剑桥点头:“哦,大三了。这是二哥,一家人,叫二哥。”

    赵经年两兄弟同时出声:“二哥。”

    宋城抬眼,客气了句,“都坐吧,不用拘谨。”

    宋剑桥手在身后摆了摆,“去那边坐吧都。”

    他宋城身边坐下:“二哥,我老舅和舅妈想请你去家里吃饭,说您难得来襄城一趟,都是自家人,不去家里吃饭过不去。这不,让两个弟弟过来请你,你看……”

    宋城拧了下浓眉,转向宋剑桥,真会给他来事。

    心底不满没说出来,安静的几秒钟像时空被冻结一般,尴尬气氛在空气中飘散。

    宋剑桥知道这先斩后奏很不好,他也是不得已才来这么一下。

    上头他亲妈给了压力,老舅家又热诺得他受不了,他只能把宋二哥这尊佛请去了。

    “二哥,我知道你这不方便,需要休息,可都是亲戚,一家人,就是去吃个便饭,反正你在酒店也是要吃饭的。”

    宋城被宋剑桥磨得烦,妥协道:“去吧。”

    宋剑桥立马兴奋大乐,赵家兄弟俩也在这当下笑开了颜。

    一行人开车前后往赵家去,赵家兄弟车在前面,宋城车在后面。